第20章 拿捏得死死的
loading...
在陳閑眼裏,周家就像取款機,而周升升儼然是一張高額度的信用卡,隻要拿著他不斷抽插,就能套出一筆筆現錢。

周明豈敢無視自家少主的安危,不假思索,立即答道:“好!我這就派人回家取錢!”

他轉身喚來一名親信,低聲囑咐道:“回去後,務必把剛才的情形稟報家主!並轉告他,老夫不會再重蹈覆轍,少爺和錢,都將完好無損地還給他!”

這項交代很重要。

他害怕周大佛聽到贖金後,當場炸毛,降罪於他,所以讓親信先講述現場情形。這樣周大佛就能明白,並非他技不如人,輸給陳閑,隻是一時大意,被陳閑算計了一道而已。

成年人都懂得,上司眼裏隻看重結果,不在乎過程。周明隻要能完璧歸趙,並且殺死陳閑,挽回周家的顏麵,那麽,短暫借用一千兩銀子,也就不重要了。

親信不敢遲疑,領命而去。

果然如周明所料,不到半盞茶時間,親信抬著一大箱銀子趕回來。

“老爺說,別讓他失望!”

周明點了點頭,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

顯然,家主還是很信任他的,相信憑他的二境修為,定能製服陳閑。

俗話說,殺雞焉用宰牛刀,不是周大佛目中無人,而是陳閑太弱,還不至於一上來,就逼得周家掀開底牌,讓他這位家主親自出動。

一位大長老,應該就足夠了。

周明轉身看向陳閑,漠然道:“錢已經取來,你可以放人了吧?”

陳閑瞥一眼偌大的錢箱,浮出憨厚笑容,“我怎麽知道,你們有沒有缺斤少兩,偷偷吃回扣?先把錢抬進屋裏,讓我數數,隻要夠一千兩,我自然會把周升升扔出來!”

那親信聽他懷疑自己的人品,神色驟變,“你別血口噴人,我們怎麽敢動……”

周明抬手打斷,看著陳閑見錢眼開的樣子,冷冷道:“可以讓你數錢,但你最好數快點,別挑戰老夫的耐心!”

那親信見狀,慌忙勸阻,“使不得!萬一他收了錢,卻不放人,那咱們豈不是賠大發了!”

“蠢貨!”

周明壓抑著暴脾氣,低聲怒罵,眼底浮出森然可怖的陰影,“隻要騙他放回少主,老夫就可以隨意出手,他還能把銀子吃了不成?!”

親信悻悻閉嘴,意識到自己犯蠢了。

對啊!銀子是死的,放在屋裏又不會消失,無非是被陳閑摸幾下而已。憑大長老的本事,想要如數搶回來,還不是易如反掌!

這對主仆低聲私語著,自以為得計。他們哪裏知道,一旦銀子抬進屋,那是真的會被陳閑“吃”掉,從這世間消失!

陳閑早已看破他們的小心思,但不說破,拎著不省人事的周升升,隨錢箱一起進屋。

“嗬嗬,他們肯定想不到,這是在拿汽油滅火!抬進來的錢越多,我就會變得越強,越有實力勒索他們!”

他心花怒放,好像進洞房的新郎官一樣,急不可耐地撩開錢箱,沉浸到那股美妙銷魂的享受之中。

屋外,遵照周明的吩咐,眾家丁將書鋪圍得水泄不通。

他們手持刀劍,嚴陣以待,隻等少主被扔出來後,便一擁而上,將屋內的陳閑亂刃分屍。猛虎尚且架不住群狼,他們相信,無論陳閑的身手多快,今天都插翅難逃!

場間鴉雀無聲,一片死寂。

這樣的陣勢,保持了整整一個時辰,仍不見屋裏有動靜。

周明終於按捺不住,攥著拳頭,暴喝道:“陳閑,你再不放人,我就要衝進去了!”

便在這時,屋裏傳來陳閑的笑聲,“錢已收到,周前輩,千萬接穩了!”

緊接著,一道人影被拋擲出來,甩到半空中。

周明眼眸驟眯,看清是自家少主的裝扮後,便不再猶豫,抬手去接。

千鈞一發間,異變陡生。

一直處於僵硬姿態的“周升升”,忽然揚起衣袖,從袖裏掏出一個黑色事物,居高臨下,朝猝不及防的周明頭頂砸去。

“糟糕,中計了!”

周明終究是二境強者,反應極快,瞬間便意識到,飛出來的這位並不是少主,而是陳閑所扮,試圖趁機偷襲自己。

他眼明手快,疾速運起真力,一拳轟向襲來的事物。

然而,他再次失算了。

還沒等拳頭擊中,那事物自行散開,原來並不是暗器,裏麵包裹著大量麵粉、辣椒粉,頓時灑向周明,化作一團迷霧,將他湮沒其中。

陳閑並不指望,光憑偷梁換柱這一招,就能騙過周明的眼睛。

他也沒打算跟周明正麵硬拚,與其逞蠻勇,提前暴露實力,還不如再略施小計,輕輕鬆鬆,把這老東西拿捏得死死的!

周明接連失算,心中已是慌亂,急忙揮舞雙掌,企圖驅散遮蔽視線的粉塵,不料在掌風揮動下,那些粉塵更是迎麵撲來。

辣椒粉管夠,空氣中彌漫著辛辣的味道,讓人睜不開眼睛。

“陳閑,你……咳、咳!”

甭管他伸不伸手、接不接“少主”,都會被陰這一道,在劫難逃。

還沒咳嗽幾聲,他頓覺頸間一緊,緊得喘不過氣來。

一隻手掌從霧裏探出,平穩而有力,牢牢扼住他的脖子。

等濃霧散去,外界眾人看清眼前的畫麵後,個個目瞪口呆。

這畫麵……太特麽眼熟了!

擒人的還是陳閑,用的還是那隻左手。但這次被擒的,換成了大長老周明!

抓完小的抓老的,這是啥操作?

陳閑摘下遮擋口鼻的紗布,打了個噴嚏,憤然道:“前輩,我讓你千萬接穩,你怎麽能出拳打我!我很生氣,後果很嚴重,這次別想輕易把你贖回去!”

臉上雖然在演戲,但他手上絲毫不敢大意,緊緊掐住周明喉嚨。

初境綁架二境,能不謹慎麽!

周明臉色煞白,哪還有氣說話,眼看就要窒息昏迷。

這真是名副其實的“拿捏得死死的”!

在無數錯愕目光的注視下,陳閑慢慢悠悠,再次走回屋裏,隨口留下兩句話,“幫我問問周大佛,三千兩換倆人頭,過不過分?要是過分的話,就再加點!”

裏麵還綁著一個周升升呢,他可舍不得放棄重要人質!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