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進坑
loading...
“全書完”

讀完最後三個字,陳閑虎軀一顫,弄得小床吱吱作響,緊繃的神經鬆弛下來。躺在黑夜裏,他疲憊之餘,臉上浮出幸福的神情。

不知不覺,又到淩晨三點了。

到此刻為止,他整整兩天沒閉眼,宅在宿舍看網絡小說。這個叫暗形的作者謀篇精絕,擅長挖坑埋讀者,坑得他欲仙欲死,無法自拔。

從小白到老白,隨著閱曆提升,他的品味越來越挑剔,已經很久沒有像這樣,忘我地沉浸在一部作品裏。

“暗形巨牛逼,不愧是黑金作家!可惜,我是窮逼學生黨,得省錢去洗腳,隻能先欠一個盟主。待你封神之日,我再來還上哈~”

他揉著脹痛欲裂的太陽穴,去書評區水完一帖後,關上了手機。

亮光消失,空虛感隨著黑夜再度湧來,令他意識愈發朦朧。

“不行,再不睡就要死了……”

他閉上沉重的眼皮,翻了翻身,背過這個孤獨的世界。

……

……

“快醒醒,你別死啊!”

陳閑腦海裏一片混沌,仿佛夢遊,聽到焦急呼喊聲的同時,隻覺身軀劇烈抽搐。他緩緩睜開眼眸,映入眼簾的,不再是那間逼仄的大學宿舍。

藍天、白雲……以及一名少女。

少女閉眼大哭,小手揪住陳閑的衣領猛搖,頭頂的倆小辮也跟著跳動,看起來頗滑稽。

“咳、再搖就真死了!”

陳閑被搖得神魂顛倒,不明白發生了什麽,更不明白眼前這個枯瘦如柴的小妹妹,手勁兒咋這麽大。

見他痛苦咳嗽,少女哭泣驟止,慌忙扶他坐起來。

他正想捶胸,卻發現自己穿著麻衣布鞋,一身古代打扮。原本是重達兩百斤的死肥宅,竟變得枯瘦如柴,比鴨架子還骨感。

“臥槽,我的胸呢?”

某某醒來發現自己改頭換麵,來到另一世界,這是網文界爛大街的開局手法。若連這點常識都不懂,他這些年的小說算白看了。

他打個激靈,瞬間秒懂,自己穿越了!

通宵看小說就能穿越,這種方式太特麽夢幻,避免了各種悲慘死法不說,而且無痛無後遺症,這……這難道是給正版讀者發福利?

果然,看書還是正版好啊!

由於是老書蟲,見過各種穿越場麵,所以此時,他不僅沒懵逼茫然,反而神清氣爽,萌生出一股回家般的熟悉感。

“什麽種田流、升級流、無限流,這些套路爺都看吐了,希望別出現在未來的人生篇章中。廢柴流也不行,我不想扮豬,沒有受虐傾向!”

他坐在那裏,浮想聯翩,萬千網文從心間呼嘯而過。論穿越,他這是頭一回,雖然還沒吃過豬肉,但已看過無數豬跑,是資深的老鍵盤俠了。

“另外,凡是喜歡發布任務、叮叮不停的係統,本主角一律拒收!我又不是驢,沒興趣給它拉磨,隻要能實現財務自由,每天混吃等屎,就很滿足了……”

開玩笑,不當鹹魚,那還是他陳閑麽?

這時,少女瞪他一眼,擦著哭花的小臉,埋怨道:“長輩們常說,天坑是不祥之地,得繞著走。你非要跑進來看看,這下倒黴了吧!”

天坑?

陳閑一愣,起身環顧四周,這才發現,原來自己正站在一個巨坑裏,綿延數公裏,被視線盡頭的環形山丘包圍,空曠遼闊。

詭異的是,坑內土石焦黑,似墨染一般,從遠處望去,像是塊巨大的硯台。跟肥沃的黑土地不同,此坑極度貧瘠,以致寸草不生,很是荒涼。

“這個坑又大又圓,不像是天然而成……”他暗忖道。

少女忽有所思,神色緊張起來,怯怯地道:“哥,你剛才說,感應到坑裏有東西呼喚你,又突然暈倒,會不會是中邪了?”

陳閑無言以對。

按常見的網文套路,宿主記憶屬於新手禮包,應該會如潮水般湧出,幫穿越者盡快適應身份才對。

然而,他腦海裏空白一片,並沒有任何信息。

這不合套路啊!

不過,通過少女的話,他隱約猜到,剛才宿主在昏迷前,曾產生過某種微妙的感應,跑進天坑想一探究竟,卻稀裏糊塗地被奪舍了。

中邪不假,所謂的邪正是他。

少女見他表情不自然,以為他被嚇到,急忙改口,“我就是隨口說說,你別當真!有夫子暗中庇佑,哪個不開眼的妖邪,敢來這裏猖獗!”

陳閑轉身看向比自己矮一頭的妹妹,疑問脫口而出,“夫子是誰?”

話剛出口,他就後悔了。

果然,少女看著他,小臉上寫滿問號,“哥,你怎麽回事?夫子的傳說還是你講給我聽的,怎麽自己卻不記得了?”

陳閑撓了撓頭,搪塞道:“大概是磕壞了腦袋,我醒過來後,突然遺忘一些事……”

少女將信將疑,“十六年前,冥王從天外來犯,所向無敵,多虧夫子挺身而出,跟他大戰三萬裏!雙方每次碰撞,都砸出一個大坑,打到咱們這裏時,戰況最激烈,夫子大展神威,重創冥王!”

她眉飛色舞地講著,眸光湛湛,仿佛看到當年那場絕世之戰的盛況。

光是激戰時蕩開的餘威,便摧枯拉朽,留下這麽多駭人巨坑,難以想象,兩位強者縱橫天地間,氣吞山河,那是何等浩蕩的大場麵!

然而,陳閑翻了翻眼皮,內心毫無波動,甚至有點犯困。

危急關頭,主角帶著音響和外掛登場,打敗反派,拯救全世界,這樣的爛劇情一毛錢不值,比島國動作片還沒懸念,他毫不感興趣。

“又是夫子、又是冥王,我還以為穿越到《將夜》的世界呢!原來就是倆坑貨,弄出這麽多坑!”他叉著腰,心中吐槽道。

少女眺望遠方,清稚眉眼間滿是崇拜。

“但冥王生命力太頑強,夫子年邁力頹,毅然選擇同歸於盡!爆體前他高呼,‘我是不會死的!’我相信,他老人家英靈猶在,必能震懾妖魔!”

在她眼裏,夫子儼然化作神明,守護著這方世界,並未離開。而天坑是他當年戰鬥過的遺跡,餘威猶存,因此她相信,沒有妖孽敢在此撒野。

“嗬嗬!”

陳閑不以為然,嘲諷道:“或許就是他陰魂不散,見我骨骼精奇,是萬中無一的武學奇才,想喊我過來繼承神功,繼續維護世界和平……”

少女當然get不到其中的槽點,背起采藥簍,跑向遠方,“快!天說變就變,暴雨馬上就來了!”

陳閑抬頭仰視,果然,在天坑盡頭,墨雲翻滾一片,跟地麵的黑土交融,幽暗森冷,真是雨夜將至的征兆。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不知這世間的人們,是否也有過同樣的感觸。

望著陰雲出神片刻,他邁步去追少女,沒有察覺到,在自己左掌心裏,一道明黃色光點悄然顯現,泛著微弱的光澤……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