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殺盡天下斷章狗
loading...
陳敬梓來看熱鬧,給陳閑增添不少壓力。

昨天陳閑回家後,兩人進行過一段交流,雖然過程短暫,他能強烈感受到,這位陌生父親的脾氣跟自己親爹簡直一模一樣。

嚴厲、不苟言笑,由於讀過書的緣故,除了有涵養之外,還有些迂腐古板,動不動就愛講他們認知範圍內的大道理。

這種三觀傳統、作風穩健的老一輩,能接受熱血殺伐的小白文嗎?

陳閑想起當年高中時看小說,老師登門告狀後,被親爹罰了整整一天的站。在家長們眼裏,網絡小說戾氣太重,就是百害無利的垃圾。

他一邊說書,一邊用眼角餘光瞟陳敬梓的反應,心裏惴惴不安。

“早知道這麽快暴露,就應該選一本逼格高的文青流!後麵蕭炎還會強上美杜莎女王,當著老爹的麵兒,這怎麽講得出口啊!”

為了迎合男性群體,很多小白文都穿插一些擦邊球情節,勾起讀者們的色欲。寫得露骨叫搞黃色,寫得內涵叫開車,這在網文界司空見慣。

如果是無關痛癢的情節,陳閑可以跳過不講。但要命的是,鬥破疑似開車的內容,尤其美杜莎那段,對整個故事走向有著決定性作用。

愛愛美杜莎,這情節跳不過去。

這車必須開!

當著父親的麵開車,光是想想就刺激……

他被刺激出一身冷汗,情不自禁地跺腳,高聲道:“蕭炎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鬥皇強者,實力竟恐怖如斯!”

啪啪啪……

此處響起掌聲。

眾人沉浸在驚心動魄的故事氣氛中,熱烈鼓掌。他們哪能想到,在另一個平行世界,“恐怖如斯”四個字被玩壞了,成為經久不衰的名梗。

這時候,站在後排的陳敬梓眉頭微蹙,什麽也沒說,背著手默默離開。

就這麽和諧地走了?

陳閑長舒一口氣,仿佛逃過大劫,心頭的巨石終於墜地。

“看老爹的意思,似乎是默許我說書?小白文這種風格,他真心認可嗎?還是說為了還債,他不得不暫時收起腔調,裝不知情?”

不管是哪種情況,至少現在,他完全沒有壓力了,感覺樹下的空氣都變得快活起來。

可以盡情飆車了!

……

……

不知不覺,天色已晚。

樹下仍圍著一大群觀眾,幾乎沒人舍得離開,他們都聽得入迷,沒有要散場的意思。

這故事實在太過癮了!

陳閑說了一天書,再也吃不消,從馬紮兒上站起來。

“蕭炎停下腳步,直視著對麵那名少女,背負了整整三年的恥辱和憤怒,化作實質的殺氣,這一刻徹底爆發出來!”

說到這裏,他微微一頓,神情凜然。

“蕭家,蕭炎!”

“前來挑戰!”

幾乎同時……他飛身跑向大街盡頭。

???

觀眾們聽得津津有味,對他的舉動始料未及,先是一愣,旋即都反應過來,個個暴躁抓狂。

“不能讓他走!”

“草,說到最精彩的地方沒了!小小年紀,跟誰學得這麽賤!”

“別愣著,快把他抓回來!不聽完這段,老娘今晚怎麽睡得著?”

……

大家捶胸頓足,又急又氣,如同衝刺便秘失敗一樣,那是相當難受。

這斷章,賤得毫無人性!

眾所周知,整個鬥破前半段,蕭炎都背負著三年之約,早就把讀者的期待感拉滿。大家憋了太久,總算盼到這個大高潮,褲子都脫了,就等著爽這一炮呢,你卻跟我說沒了?

要不是陳閑跑得及時,他們現在連殺人的心都有了!

在這方麵,他們還是太年輕。

陳閑身為老書蟲,當年也曾對斷章深惡痛絕,被坑過很多次,怎會不懂讀者的憤怒?

“有朝一日刀在手、殺盡天下斷章狗”,聽聽這虎狼之詞,殺氣多重。

但章該斷的還是要斷,要斷得果斷,讀者有多痛苦,作者就有多舒服。斷完章就跑,更是刺激到炸裂!

夕陽下,陳閑抱著錢袋,邊跑邊笑,笑得像個傻子。

一路狂奔後,他回到自家書鋪,怕被觀眾們追殺過來,匆匆上門板打烊。

後院裏,陳敬梓獨坐在小桌旁,沉默不語。

桌上擺著幾樣菜,爆炒腰花、水煮牛肉……雖然賣相不佳,但香氣撲鼻,都是兒子以前最愛的硬菜。

老陳上一次親自下廚,燒這麽多菜,還得追溯到兩三年前。

陳閑喘著氣走過來,躬身行禮,局促地道:“爹,我回來了!”

對於這位嚴父,他有一種莫名的敬畏。

老陳抬起頭,瞥一眼他這身滑稽打扮,沒有說話,而是伸手指了指對麵,示意他坐下。

陳閑老實遵命,像做錯事的孩子一樣,雖然肚子咕咕叫,也沒敢自覺地拿起筷子,狼吞虎咽。

老陳沉默片刻,開始訓話,“誇獎的話,我就不多說了,你終於長大了。我隻說不對的地方……”

陳閑一臉黑線。

靠,我是功臣啊,怎麽能把最重要的稱讚給省略掉!

“低俗!”

“俗不可耐!”

老陳一上來,就給出最尖銳的差評。

“我在人群裏聽了一點,你這個故事,可以說是毫無內涵,簡單粗暴,光知道打打殺殺!憑你故事裏那些人、那些做派,也配成宗師?”

老陳啜了口酒,開啟狂噴模式,把他嚇一大跳。爹,您這輸出火力,比前世的職業噴子還凶殘啊!

“再說那個叫蕭炎的,狂傲囂張,走到哪裏都能挑起衝突,純屬腦子有病!你別不服氣,不是他自己有病,難道整個世界都錯了?!”

大概是由於文化差異,這世上沒有“裝逼”、“沙雕”之類的詞,不然,老陳肯定會狂噴,這蕭炎太特麽愛裝逼了!

“再就是……”

陳閑坐在對麵,默默地聽著,沒有反駁半個字。事實上,他心裏並不認為,父親的評價都是錯的。

小白文就是這樣。

鬥破是本不錯的小白文,這就足夠了。

他選擇抄這本小說,看重的正是這點,隻有這樣,才能讓更多觀眾接受。畢竟,曲高和寡,願意為內涵和質量買單的人太少了。

掙錢嘛,不寒磣!

一個巴掌拍不響,見他始終不還嘴,老陳也覺得無趣,又怒斥一會兒後,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罷了!”他自嘲一笑,眼神苦楚,“是我自己無能,逼得你街頭賣藝,又有什麽資格對你指指點點?枉我自詡滿腹經綸,有個屁用!”

陳閑起身,替父親斟滿酒杯後,飲盡自己的酒。

“爹,雖然故事低俗,不入您法眼,但對我來說,能鼓足勇氣向外界展現自己,就是一大進步,這是好事!再說了,今天我玩得很開心啊!”

他不懂什麽狗屁情商,純粹走心而已。

明月高懸。

父子倆院中對飲,溫情難得。

老陳又痛飲幾杯後,醉意朦朧,不再擺出平時的嚴肅神態,“不裝了!其實從你進院後,我就一直憋著,想問問……”

沒等他說出口,陳閑憨厚一笑,搶答道:“咱爺倆一起數?”

陳敬梓哈哈大笑,很久沒笑得這麽痛快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