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小白文?真香!
loading...
【為書友“小書童的陪伴”加更】

陳閑怕被抓狂的書迷們“追殺”,一路狂奔回家,到現在還沒顧得上數錢。聽老爹開口,他連忙把錢袋搬到石桌上。

嘩嘩的響聲從裏麵傳出,光聽就知道,今天賺大發了!

陳敬梓喝過酒後,麵頰本就紅潤,此時眼見兒子賺回一袋子錢,更加興奮不已,臉色如夕陽暈染一般,光彩照人。

他搓了搓手,大把往外捧錢。

陳閑負責數錢,像看見泳裝美女一樣,眼眸精光四射。

“十文、十五文、二十文……”

像徐公子那樣出手闊綽的土豪,畢竟占少數,大部分觀眾是掏出隨身攜帶的零錢打賞,因此,整個錢袋都被裝滿了。

月光下,父子倆手忙腳亂地配合著,跟盜竊得手的團夥似的,笑得合不攏嘴。

世上還有比數錢更幸福的事?

不存在的!

越往下數,陳敬梓的笑容越精彩,忍不住笑出聲來,“哈哈哈……閑兒說書這招絕了!爹做這麽多年生意,還從沒在一天之內,賺過這麽多錢!”

在酒和錢的雙重猛攻下,他將平常的嚴厲姿態拋到腦後,流露出真實心情。沒辦法,今天陳閑帶給他的驚喜,實在太大了!

陳閑陪著父親傻笑,手上數錢的動作不停,“我也沒想到,錢賺得這麽容易!”

前世他就知道,寫書這一行沒有門檻,看似賺錢輕鬆,實則艱難,成名的大神隻是鳳毛麟角,底層的撲街寫手不計其數,往往一撲就是一輩子。

今早出門時,他已經做好心理準備,把期望值調得很低,沒指望能賺太多。但萬萬沒想到,這才剛開始,就是要大火的節奏!

必須感謝某顆土豆,讓他順利收獲穿越後的第一桶金!

爺倆忙活半天,累得渾身是汗,終於把這袋子錢數完了。

陳敬梓目光有些恍惚,仍不敢相信,眼前這副景象是真的,“總共是多少?”

陳閑伸了伸懶腰,“你猜。”

陳敬梓一愣,沉吟片刻,不自信地試探道:“八十兩?”

陳閑笑著搖頭。

陳敬梓目光驟亮,“一百兩?”

陳閑又搖頭,“爹,敢不敢大膽一點?”

陳敬梓愈發驚喜,“一百二十兩?!”

極度激動之下,他連語調都變了。

瞧他沒見過世麵的樣子,陳閑隻好放棄賣關子,“算了,我還是直說吧!不多不少,剛好一百八十兩銀子。”

“多少?”

陳敬梓懷疑自己聽錯了,身軀狠狠一抖,差點從凳子上跳起來,“一百八十兩!這怎麽可能!”

一百八這個驚人的數字,瞬間把他的世界觀碾壓成渣。

他開店賣書多年,自詡精明能幹,富有商業頭腦。但是,即使是在行情最好時,他也得用一個月時間,才能賺這麽多錢。

畢竟,如果放到地球上,一萬八千塊的收入,要在一個月內掙夠,也太不容易,相信絕大多數人都做不到。

而陳閑,隻用了短短一天……

還隻是出道第一天!

日薪就完爆別人月薪,如此恐怖的成績,怎能不令人驚歎。出道即巔峰,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商界鬼才吧!

被老爹用詭異的眼神盯著,陳閑感到不自在,無奈地聳了聳肩,“爹,你要是不相信,就再數一遍……”

“不用了!”

陳敬梓一擺手,從震撼情緒中緩過來,為兒子的表現感到驕傲,“不愧是咱們陳家的種,既通文采,又懂經商,這回幹得漂亮!”

不能再省略讚美之詞了,大堆銀錢擺在麵前,由不得他不服。

“額……”陳閑有些尷尬。

如果沒記錯,剛才是誰嫌棄小白文低俗幼稚、侮辱智商來著?怎麽一轉眼功夫,就變成有文采、幹得漂亮了?

另外,這跟誰的種沒關係好伐!

陳敬梓興高采烈,樂得直拍大腿,“等你的名聲傳揚出去,未來幾天,來聽書的人絕對會更多,賞錢超過今天不成問題!”

麵對金錢誘惑,他的反應很真實,無需經過任何思想鬥爭,就已經堅定地支持陳閑繼續說書了,哪還管什麽俗不俗。

不俗能當飯吃麽?

他起身來回踱步,盤算道:“一天一百八,十天就是一千八,湊夠欠款不在話下!周家的利息太高,咱們連本一起還清!”

陳閑看在眼裏,百感交集。

果然,就算是在異界,也逃不過真香定律。爹,您別叫陳敬梓了,不如改成陳境澤吧!

陳敬梓沉浸在巨大的喜悅中,體貼地道:“你今天的布置太寒酸,哪有點說書人的風度?明早我跟你一起,把書桌和椅子扛過去!”

不等陳閑答話,他繼續說道:“另外,你長時間說書,得多喝茶潤喉。這些小事,你就甭費心了,明天我都給你安排妥當!”

陳閑哭笑不得。

這時候,一陣寒風吹過,陳敬梓打個冷顫,略微恢複清醒。他這才意識到,自己酒後的表現未免太直白,尷尬地幹咳起來。

“咳咳,雖然你的書有些俗,但爹豈是那種不知變通的老頑固?為了救急,你能想出如此有效的主意,已經難能可貴!”

“繼續奮進,不要停!”

陳閑怕他沒麵子,立即點頭附和,“明白,明白!”

他總算明白,某土豆為啥換湯不換藥,同樣的套路重複到吐了。媽的,買賣這麽賺錢,當複讀機跟當印鈔機似的,鬼才舍得停下來!

折騰了一天,他身心俱疲,再加上這副皮囊酒量不濟,沒過多久,就睜不動眼皮了。他懶得洗漱,直接回屋睡覺。

這一夜睡得很死,也很香。

他夢見了大江東去。

也夢見百萬雄兵。

……

次日,天剛亮,陳敬梓便匆匆衝進屋,神情焦急,一把掀開陳閑的被子。

“快起床!”

陳閑凍得打哆嗦,不情願地爬起來,揉著睡眼道:“這才幾點啊……”

他迷迷糊糊,忘記已經穿越了,這個世界是不論小時的。前世上大學,他哪天不是十點起床?指望他連續兩天早起,怕是在做夢。

陳敬梓把衣裳丟給他,慌張地道:“來不及解釋了,快出去!”

陳閑一愣,這是啥畫風?

陳敬梓其實也沒睡醒,大步往外走,朝著街上怒喝道:“還有沒有公德心啊?一大早又吵又鬧的,街坊們不用睡覺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