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謝采感知到了來自全世界的惡意
loading...

有人問那個加了奶的萌死人大悲咒?





葉英的出現,宣告著謝采對藏劍山莊的攻勢徹底失敗。


雖然他手底下還有大量的鬼山會成員,外麵甚至還有狼牙軍存在,更有地鼠門的人正在不斷於地下挖掘隧道,尋找藏劍山莊武庫的所在。但這些人全都不可能在他和葉英的對戰中產生任何幫助。


以人數去堆死葉英?


就他現在這種情況,依靠人數去堆死葉英也不是做不到,但葉英卻絕對能夠在那之前一路殺過來砍掉他的狗頭。


自己命都沒了,什麽計劃都沒用了。


當務之急,是先行撤退,再尋找機會。


隻是,在謝采剛準備撤退的時候,葉英卻“看”了過來。


明明葉英雙目已盲,無法視物,但被他這麽“盯”著,謝采卻連動作都慢了一拍。


“欺我藏劍,殺我弟子,就這麽走了?”


輕哼一聲,也不見葉英有什麽動作,原本無風的藏劍山莊正門前忽然憑空產生了一縷微風。


微風揚起了葉英明黃色長袍的衣擺。


風越來越大,最後將葉英的衣袍吹得獵獵作響。


他的周身洋溢著璀璨的金色氣勁,氣勁匯聚於頭頂,最終形成了漫天的金色劍陣。


“蜀……蜀山萬劍訣?”


見狀,池墨忍不住嘖嘖稱奇。


以內息形成氣劍他現在也能做到,但如同葉英這樣雲淡風輕間揮手便形成數百氣劍——這也太為難人了點。


池墨想要去幫葉英,但一旁的葉蒙似乎看出了池墨的想法,伸出手將他攔住。


“交給大哥吧。”葉蒙搖了搖頭,“大哥現在正在氣頭上,想要親手宰掉謝采。”


“劍塚那邊也出事了嗎?”


池墨好奇地問到。


葉英閉關的地方自然是劍塚。


葉蒙點頭。


“那謝采安排了不少人一路埋伏在前往劍塚的路上,更是有人潛入劍塚內部,趁著大哥閉關的關鍵時刻,試圖擾亂大哥心神,如果不是我及時趕到,大哥甚至有走火入魔的風險。”


“說起來,此番能夠順利進入劍塚,也多虧了蓬萊的方少俠。”


“四莊主客氣。”


一名身穿白衣,俊逸非凡的男人忽然出現,衝著葉蒙拱手抱拳。


“這位便是適才四莊主讚不絕口的純陽宮少俠?在下蓬萊方子遊。”


方子遊?


蓬萊少主?


“久仰,道爺……呸,貧道池墨。”


“池墨……”方子遊皺了皺眉,忽然一驚:“道長就是純陽聖墟子?”


“哦噗——!”


池墨怎麽都沒有想到,自己這見鬼的道號對方居然知道?


“沒想到道長居然就是傳言從未出世的純陽第八子,久仰久仰……”


“嗬……嗬嗬……過獎。”


池墨扯了扯嘴角,扭頭看向葉蒙,果然見到這家夥目光微妙地在自己的後腰那裏掃來掃去。


注意到池墨目光開始變得不善,葉蒙尷尬地笑了笑,拍拍池墨的肩膀:“這位方少俠是特意追蹤謝采行蹤趕來助拳的,我在去劍塚的路上正好遇到了他。”


“四莊主客氣,那謝采怎麽說都是我蓬萊出去的人,此番也算是清理門戶。”


方子遊擰眉盯著謝采。


“這次,定要讓那謝采授首於此!我一路追蹤謝采進入中原,沿途更是打探到,謝采似乎對少林寺和萬花穀還有行動,待到藏劍事了,我還要去那邊一趟。”


“你也要去?”池墨倒是沒有想到這位方子遊這麽熱情,“正好,我也有此打算。”


“哦?聖墟子道長果然古道熱腸,不如我等同行?”


“好說!”


池墨拍拍方子遊的肩膀,笑得那叫一個燦爛。


與此同時,葉英終於對謝采動手了。


數不清的氣劍如同暴雨般朝著謝采落下,後者強忍著傷勢抽身後退,更是順手將身邊不少鬼山會的下屬扔到了身前作為肉盾。


從始至終,葉英都站在原地,隻是以氣凝劍,遠遠地朝著謝采打過去。


看了一陣後,池墨忽然察覺到不對勁。


“四莊主,大莊主他……受傷了?”


“正是……”


葉蒙歎了口氣。


“我雖然及時趕到,但大哥還是被那些闖入劍塚的人給影響到,內息紊亂傷了髒腑。”


“我不是給你仙豆了嗎?你怎麽不給大莊主?”


“這個……”


葉蒙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後腦勺。


“路上那些賊人數量太多,我一路開著焚劍訣莽過去的……”


池墨:“?”


歎口氣,池墨不知道從什麽地方掏出來一個炸藥包。


既然葉英受傷了,似乎不能直接去和謝采近身搏殺,那為了將謝采給留下,他少不得要出手了。


看到池墨掏出炸藥包,藏劍山莊的人和方子遊還不明所以,一旁來自七秀坊的姑娘們紛紛臉色一變,接著對謝采投去憐憫的目光。


水嫿更是招呼人開始捂耳朵了:


“姐妹們都蹲下啊!把耳朵捂住了呀!嘴巴張開!不然到時候被震傷了可不好!”


還不等其他人問清楚這些秀坊的女孩子到底在做什麽,池墨忽然點燃了炸藥包,然後高喊一聲:


“謝采!!!!!”


已經躲到了人群大後方,正準備翻身上馬逃走的謝采,回頭一看,就發現有個黑乎乎的帶著火花的東西朝著自己這邊飛過來。


“我送你個大寶貝吖!”


雖然不知道是什麽東西,但謝采現在已經知道那個一身純陽宮道士打扮的家夥絕對是個老硬幣,因此想都不想拍馬就打算跑。


要不是自己此時傷勢太重——和葉英一照麵就被他全力一擊心劍洞穿胸膛——他早就運起輕功溜之大吉了。


剛跑出去沒多遠,謝采忽然聽到後麵傳來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火雷彈!?


威力這麽大的火雷彈!?


謝采看的眼熱。


這種東西,再加上那讓人起死回生的藥,池墨此時在謝采眼中已經成了寶藏男孩。


等到他逃出去,養好了傷,一定要將池墨個抓住。


池墨終歸是扔遲了,謝采全力逃跑,更是不惜以手下的性命替自己阻攔,最終還是讓他逃之夭夭。


葉英想要追,但剛有所動作,便忽然捂住了胸口。


“大莊主,來!”


池墨忽然對著他彈出一粒仙豆。


接過仙豆的葉英也不懷疑,張口服下。


然後——


葉英!


藏劍莊花!


他睜開眼睛了!


因為修煉心劍結果被練瞎了的眼睛,好了!


“莊花開眼了……莊花居然開眼了!”


池墨一愣,隨後猛地反應過來,仙豆連高絳婷的雙手都能被治好,讓莊花開眼什麽的也不是什麽奇怪的事情吧?


葉英掃了池墨一眼,雖然對他那句“莊花”很在意,但現在果然還是去追殺謝采要緊。


“小兄弟,多謝了。”


再次對池墨道謝,葉英周身蕩起劍光,騰空而去。


他的輕功竟比謝采胯下千裏神駒還要快!


縱躍之間,葉英於天空中不斷對著前方彈出一道又一道的劍氣。


沒有人有膽子去阻攔葉英。


或許他們一擁而上不惜性命可以堆死這位大莊主,但此時謝采自己都跑路了,這些烏合之眾早已軍心渙散,根本沒有再次集結起來悍不畏死的發起衝擊的勇氣。


葉蒙高舉巨劍,大喝一聲:


“藏劍弟子!”


“隨我殺敵!!!!!”


“““““噢噢噢噢噢!!”””””


士氣大振的藏劍山莊弟子們,一個個嗷嗷叫著跟隨葉蒙殺了出去。


前方,葉英和謝采一追一逃。


快了!


隻要轉過前麵的山穀就是靈隱寺了!


那裏還有他的人,到了那裏就能逃走!


謝采看著漸漸逼近的葉英,猛地一掌拍在馬背上。


馬兒吃痛,再次提速。


轉過山穀後,謝采已經看見了靈隱寺。


他還來不及高興,便忽然發現有一隊鶯鶯燕燕忽然從轉角冒出來,和他大眼瞪小眼。


剛解決完靈隱寺裏的那一幫鬼山會,將裏麵的和尚都救出來的高絳婷,看著前麵那策馬跑過來的謝采,滿腦袋問號。


與此同時,又是一陣轟鳴的馬蹄聲從高絳婷身後傳來。


一隊人馬正在急速靠近,為首一位少年將軍,高舉手中的長槍。


“天策府李無衣前來助——欸?啥情況?”


衝到半路的天策小將,看著前麵的情形,一勒韁繩。


謝采此時絕望了。


前麵有七秀坊和天策府堵路,後麵有個殺神一樣的葉英,兩側是懸崖絕壁,自己往哪裏逃?


這一刻,謝采感到了來自整個世界的深深惡意。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