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小兄弟,你就這麽想讓葉某人去死嗎
loading...

在和池墨一起趕往山莊正門的時候,葉航這才發現周圍還有不少七秀坊的人。


“原來是七秀的諸位女俠,葉航謝過諸位——”


“別說這些了,快點走吧。”


水嫿打斷了葉航,她們跟著池墨一起在趕往藏劍山莊正門的時候便遇上了倒在路邊瀕死的葉航,這才將其救下。


葉航點頭,也知道現在不是寒暄的時候。


路上,池墨向葉航打聽起了如今的情況。


“那謝采帶著一群鬼山會的人突然打了過來,地鼠門的那些家夥也趁火打劫,在山莊外圍不知道找著什麽,我原本是在這裏接應趕回來的琦菲小姐和獨孤世家的獨孤少爺,後來他們先行趕去支援四莊主了,我卻糟了暗算……”


琦菲小姐便是葉琦菲,獨孤少爺那便是獨孤九了。


葉琦菲是藏劍三莊主葉煒和霸刀山莊小姐柳汐的女兒,獨孤九則是和霸刀山莊柳家幾乎可稱之為世交的獨孤家的公子。


二人之間差了輩分,獨孤九是葉琦菲的表舅,但年齡卻隻相差六歲。


一直以來,他們都結伴行走江湖,看似是舅舅和侄女,實則相處如兄妹。


池墨倒是沒有想到,這一番藏劍有難,葉琦菲居然也帶著獨孤九趕了回來。


就在池墨一邊趕路一邊繼續向葉航打聽情況的時候,遠方,忽然響起了一聲如同野獸般的爆喝。


“糟糕——!!!!”


葉航臉色大變。


“四莊主……四莊主居然動用了焚劍訣!!!”


“焚劍訣?那是什麽?”


“那是燃燒生命,以最終身死為代價短時間爆發強大戰力的自殺式武功!”


池墨頓時了然。


天魔解體大法?


這藏劍山莊四莊主,血麒麟葉蒙要自爆了?





葉蒙,藏劍山莊四莊主。


他是藏劍五位莊主中最為和善之人。


藏劍山莊,葉英冷僻、葉煒跳脫、葉凡驕傲,就連一向低調的二莊主葉暉,在莊中弟子麵前也頗有威嚴。唯有葉蒙,他對待任何人都是一樣寬厚仁和。


弟妹犯錯,他會說情維護,弟子有難,多半也會請求四莊主幫忙。


藏劍上下皆知,四莊主雖然身材雄壯威猛,但卻是莊中最好說話之人。


他最為看重的,便是親情。


開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年),藏劍五俠老三葉煒與霸刀山莊柳浮雲決鬥重傷,葉蒙暴怒之下,不顧大哥葉英阻攔,提劍獨闖霸刀山莊要人,莊中人阻擋葉蒙,卻被他一路闖入霸刀,霸刀弟子皆不是敵手,如此終於驚動霸刀山莊莊主柳驚濤。


柳驚濤當時武功高出葉蒙甚多,他勸葉蒙退去不果,於是刀傷葉蒙,讓他知難而退,不料葉蒙性子發了再也收不住,雖然明知不敵,卻是死戰不退。


此役,葉蒙周身傷口三百餘處,最後血流過多昏厥過去,方才被霸刀送回藏劍。


渾身浴血的葉蒙,由此闖下了“血麒麟”的名號。


隻是,如今這位江湖上鼎鼎有名的血麒麟,卻已經到了強弩之末。


他雖強,但敵人人多勢眾。


鬼山會、狼牙軍,甚至其中還隱隱有地鼠門的人——這些人聚集在一起殺上藏劍山莊,此時大哥葉英正在閉關,二哥葉暉雖然執掌藏劍山莊但卻武功低微,三哥葉煒此時並不在藏劍山莊。


能和他並肩作戰的兄弟,唯有葉凡一人。


“呼……呼……呼……呼……”


喘著粗氣,身上已經不知流下了多少鮮血的葉蒙,用手中的巨劍撐著身體,勉強抬起頭來。


眼中所見的一切皆是血色。


“鬼首——!!!”


他喊出了對麵首領的名字。


滿頭銀發,容貌如西域之人的鬼首扯了扯嘴角,站在人群後方的他輕輕鼓掌:“血麒麟不愧是血麒麟,不過……你還能支撐多久?”


“看看你身後的弟弟,葉凡,嘖嘖嘖,已經倒下了。”


“哦……那邊那個小子,叫葉鏡池是吧?藏劍山莊大少爺,可惜武功還不夠。”


“葉凡受傷不敵,葉煒脫不開身,葉暉武功低微,葉英……腳程慢了些。”


“你血麒麟獨木難支,還不投降?”


葉蒙大怒。


他知道自己焚劍訣支撐不了多久了。


如果不能在焚劍訣發動的時間內將眼前這大片的敵人全部擊退,藏劍山莊就真的危險了。


(大哥……你快點出關啊!)


內心嘶吼著,葉蒙揮起重劍朝著鬼首衝去。


鬼首一揮手,無數悍不畏死的鬼山會成員便撲了上去。


“讓我去——”


“阿基修斯!”


鬼首一把攔住了身邊和自己同為西域人的阿基修斯。


“別忘了我們的任務,他葉蒙現在發動了焚劍訣,你去了不是對手。”


阿基修斯咬了咬牙,閉上眼睛。


他自認不是什麽好人,但行事卻頗有幾分綠林好漢之風,如果可以,他更希望自己一對一正麵擊敗葉蒙。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用人數將對方給堆死。


漸漸的,葉蒙的動作越來越慢,身上的傷也越來越多,手上的劍也越來越沉重。


他的意識已經徹底模糊,隻憑借著本能不斷地揮劍,將一切靠近自己的人盡數斬殺。


山莊正門前,還在奮力抵抗的藏劍山莊弟子越來越少,哪怕是葉鏡池,也已經倒在地上,無力地抬起頭看著那唯一還站著的葉蒙。


見葉蒙終於已是強弩之末,鬼首獰笑一聲,終於動手了。


他足尖輕點地麵,衣帶於狂風中獵獵作響,瞬息間便突襲到了葉蒙麵前,一掌便拍向了葉蒙的小腹。


砰!


掌力正中葉蒙,鬼首笑容大盛,但卻又瞬間僵住。


“這是——!?”


葉蒙的腳下,一個太極氣場正在緩緩旋轉。


“……純陽!?”


抬起頭來,鬼首隻看到葉蒙咆哮著手持重劍對自己當頭劈下!


抽身而退的鬼首險之又險地避開了這致命一擊,還不等他做出反應,數十名粉裙女子從天而降。


“七秀坊前來助戰!宵小之輩!受死——!!”


水嫿雙劍輪舞,劍刃迸出的真氣如同閃電般在一群鬼山會的人當中炸裂。


荀鳶更是直接衝入人群當中,每一次的揮劍都能收割一名鬼山會宵小的性命。


不過,更多的秀坊女孩子卻將那些受傷的藏劍山莊弟子帶了回來,她們大多修習的是雲裳心經,雖然不善戰鬥,但卻在用內息治傷上極其擅長。


事實上這一次前來支援的七秀坊眾人,修冰心訣主戰和修雲裳心經主療傷的人相差無幾,但主戰的秀坊弟子此時已經被高絳婷帶著去清理靈隱寺中的敵人去了。


突如其來的支援,讓葉蒙繃緊的心神終於放鬆,腳下一個趔趄,他龐大的身體開始朝後方緩緩倒下。


一條有力的胳膊將他從後抱住。


“吃下去。”


仙豆入腹,瀕死的葉蒙立刻睜大了眼睛。


“還能打不?”池墨露出一口白牙笑著,“能打就繼續,有道爺在,你的焚劍訣盡管用,隻要還有一口氣道爺就能將你救回來。”


雖然心中有太多的疑問,更驚異於那小小一粒丹藥便能讓已經油盡燈枯的自己恢複到全盛狀態,但葉蒙更知曉現在不是詢問這些事情的時候。


一切都需要等到擊潰敵人後再說。


他衝著池墨感激地點頭,隨後鼓動真氣,高舉重劍。


“鬼首——!!!!”


“還有你們這群雜碎——!!!!!”


“看你爺爺的風!!!來!!!吳!!!山!!!!”


風來吳山,藏劍山莊弟子賴以成之為所謂“戰場核彈”的大範圍高傷害aoe技能。


以自身為支點掄起重劍高速旋轉,鼓動的內息掀起的風暴將化作肆虐的龍卷風,觸之即死!


葉蒙爆喝一聲,高高躍起,如同天降隕石一樣砸在了人群當中,隨後發動風來吳山。


四莊主血麒麟的風來吳山自然不是池墨印象中普通的藏劍弟子用出來那般。


刹那間,飛沙走石,大地崩裂,金色的內息化作的狂風撕裂了無數鬼山會眾人的身體,裹挾著漫天鮮血,於此起彼伏的悲鳴慘嚎聲中在所有人眼前上演了一幕完美的暴力美學。


哪怕是鬼首和阿基修斯這樣的人,看到忽然大發神威的葉蒙,也隻能選擇避退。


原本還打算去支援的池墨,眼角抽搐地看著眼前可怕的一幕。


“媽耶,當年打戰場要是黃嘰裏有個葉蒙這樣的,一個大風車下來得死多少人?”


就在葉蒙大肆屠殺的時候,天空中,忽然有人緩緩降落。


他眯著眼睛打量著下方的葉蒙,屈指一彈。


指力彈出的肉眼不可見的氣勁,打在了葉蒙的重劍上,居然直接讓因為仙豆會徹底恢複的葉蒙抓不住手中的巨劍。


巨劍脫手而出,飛向天空,葉蒙愕然抬頭看著那人。


“四莊主,好功夫。”


來人落地,輕揮一掌,隔空一擊。


葉蒙雙臂迅速抬起擋在身前,卻也整個人被擊退到了池墨身邊。


“你是……!?”


那一身白衣,俊逸非凡的男人嘩啦一聲打開了手中的折扇。


“鬼山會,謝采,久仰血麒麟風範。”


池墨雙眼猛的一亮。


謝采啊?


這次任務的最終大boss?


看著眼前的謝采,池墨仿佛見到了大片大片的兌換點。


他一把拉過葉蒙的身體,湊到他耳邊小聲說到:“四莊主,你那焚劍訣還能用不?”


“…………????”


葉蒙臉色古怪。


小兄弟,你就這麽想讓我葉某人去死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