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宮傲:你說軍師?被炸得到處都是
loading...

原本雖然低矮但卻錯落有致的民居已經徹底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中,取而代之的是滿地的碎石瓦礫和四處燃燒的烈火,還有那隨處可見的斷肢殘臂。


剛才還在甲魚村裏耀武揚威等待著七秀坊這邊的人去談判的水匪們如今早已被火炮的威力撕得四分五裂。


池墨身邊,靠的近的不少女孩子全都在無意識地呢喃著什麽,事實上連她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麽。


從甲魚村不斷傳來的淒厲悲鳴是那些還沒有死透的水匪發出的慘嚎,一陣又一陣的慘嚎聲讓其他沒有受到波及的人紛紛毛骨悚然。


江麵上,本來準備好,時刻渡江攻上秀坊內的水匪們有不少被嚇得兩股戰戰,有些人兩腿間直接尿了褲子,甚至還有一些承受能力低下的已經臉色慘白,神誌不清地隻能發出毫無意義地呐喊。


池墨最先冷靜下來,他看了一眼那些負責點火的姑娘們——當中有不少現在已經嚇得直接將火把都扔在了地上,看著火炮的眼神宛如在看從地獄中冒出來的惡魔。


“愣著幹什麽!繼續開炮!對麵人還沒死絕呢!”


在池墨的提醒下,葉芷青和蕭白胭打了個激靈,她們立刻敦促起秀坊的弟子們。


好在,這些秀坊的弟子全都是這些年來公孫姐妹和七秀十三釵們收養的孤女,這些孩子在加入七秀坊之前的生活極為艱苦——任何一個時代,底層的生活都是困難的。


水匪們的慘狀雖然將她們嚇了一跳,但隻要一想到這些水匪是她們的敵人,是來破壞她們美好生活的,這些姑娘們便又堅強起來,在一些年長的姐姐的帶領下,一個個再次將炸藥包和發射藥塞進了炮筒裏。


轟轟轟轟轟——!!


第二輪炮擊降臨了。


水匪們又一次聽到了那如同惡魔般的轟鳴聲。


炸彈爆炸的聲音震耳欲聾,還活著的水匪們嚎叫著拔腿就跑,就恨爹媽沒有給他們多生兩條腿。


一些江麵上的水匪甚至直接跳進了冰冷的水裏。


然而葉芷青可不會就這麽放過他們——那些從李裹兒的密庫中搜出來的火油正好在這裏派上用場。


在葉芷青的命令下,秀坊的不少弟子或是利用自身的功力,或是利用弓箭拋射,將裝有火油的罐子扔到了江麵上,隨後射下火箭。


刹那間,江麵上燃燒起了熊熊大火。


連帶著那些停靠在江麵上密密麻麻的船隻也被很快點燃,一時間烈火連綿,池墨差點沒以為自己見到了大唐版的鄱陽湖水戰。


——也就是羅貫中寫三國演義中赤壁之戰火燒連索船這一段的靈感來源。


因火焰燃燒而升騰起的黑煙遮蔽了天空,讓原本因為朝陽升起而變得明亮的光線又昏暗起來。


有不少女孩子甚至直接被飄過來的黑煙給熏成了小花臉。


蕭白胭抽出了雙劍,大喝一聲:“楚秀弟子,隨我去抓那宮傲狗賊!”


在蕭白胭的帶領下,一群秀坊的女孩子們紛紛衝了出去。


遠遠地看著那些女孩子們居然如此勇敢,池墨忍不住點頭。


旁邊的葉芷青見了,笑著說到:“當年血戰虎牢關的時候,秀坊不少姐妹便支援天策府在虎牢關與安祿山的狼牙軍血戰,這些姐妹都是上過戰場真正見過血的。”


“嗯……”


池墨麵不改色。


“我去幫蕭姐姐抓宮傲!”


說完後,池墨縱身躍去,身後的水嫿見了趕緊跟上。


天空中,池墨極目遠眺,很快便看到了正朝著甲魚村後方的靈龜山逃去的水匪們。


當下他運氣大輕功逍遙遊,身體在空中拉出一片殘影,朝著水匪直撲下去。


十二連環塢總統領宮傲可是個大人頭,一旦親手抓到他,池墨相信自己肯定能刷出隱藏任務來。


當池墨從天空中落下的時候,蕭白胭已經帶著一群楚秀弟子和宮傲留下斷後的水匪們廝殺在了一起。


池墨一路追過去,水匪們已經被嚇破了膽,根本不敢過多阻攔,沒多久池墨便看到了一個被眾人擁簇的小矮子。


宮傲那宛如小孩子一樣的三頭身體型實在是太引人注目了。


“宮傲!!!!!”


猛地聽到身後有人喊自己,宮傲回頭一看,便看到一身純陽道袍的池墨。


“純……陽……”


宮傲臉色複雜。


他此生最愛的女人於睿便是純陽宮的人。


可惜,宮傲對於睿求而不得。


若是平日裏,宮傲不介意看在於睿的麵子上對純陽宮的人另眼相看,但如今這種情況,已經容不得宮傲多做他想。


“攔住他!攔住那個純陽宮的道士!!!!”


見宮傲的死士撲向自己,池墨嘿嘿一笑,從個人背包中掏出事先給自己準備好的炸藥包,點燃後便扔了過去。


轟——!!!!!


突然聽到身後傳來爆炸聲,宮傲還以為那些地獄般的火雷彈打到自己頭上了,頓時嚇得亡魂大冒,連自己手下的人也不顧上,撒腿就跑。


能做十二連環塢總頭領,宮傲本身功夫自然不差,全力奔逃下居然漸漸和自己的下屬脫節。


池墨奮起直追,時不時朝著那些水匪扔出一兩個炸藥包。


二人一追一逃,終於在宮傲抵達煙舟集準備上船的時候,池墨奮力將一枚炸藥包點燃後扔在了他的船上。


轟——!!!


看著自己準備逃跑的船隻被炸沉,宮傲嚇得一屁股坐在碼頭上。


從天而降的池墨,君來對語指著宮傲。


很快的,蕭白胭也帶著高絳婷和一群精銳的七秀們追了過來,將宮傲團團包圍在了碼頭上。


宮傲見狀,頹然地低下頭。


“宮傲,你殘我姐妹,毀我秀坊,如今還有何好說?”


蕭白胭寒著臉對宮傲喝問道。


宮傲咬著牙,扭頭。


“成王敗寇,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他好歹是整個大唐鼎鼎有名的黑道大佬,如今淪為了階下囚,卻也硬氣。


蕭白胭讓幾名秀坊弟子將宮傲捆起來,在押下去的時候,宮傲忽然扭頭看著池墨,眼神複雜。


“她……她還好嗎?”


池墨:“……???”


“我是說……於睿,她還好嗎?”


池墨臉色古怪。


“……四師姐好得很。”


“這樣啊……”宮傲垂下眼簾,“經年未見,她過得好……便行——嗯?師姐?你是純陽七子中的哪一個?”


池墨:“…………我問你,宮傲,你那軍師在哪裏?”


宮傲看著池墨忽然黑下去的臉,雖然感覺奇怪卻也沒有再追問。


“軍師……”


宮傲目光忍不住看向甲魚村的方向。


“軍師,大概在甲魚村吧。”


“甲魚村哪裏?”


宮傲扯了扯嘴角:“…………到處都是。”


得,被炸死了,而且直接被炸的到處都是。


本來還想著抓住那個軍師審問一下有關謝采的事情,看來現在是不可能了。


在這之後,宮傲便被一群虎視眈眈的七秀弟子們押下去。


與此同時,池墨聽到了主神的提示音——


『隱藏任務·黑道巨擘今伏首,完成!』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