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這個世界的李白超猛的
loading...

“此物,於戰陣廝殺有大用。”


葉芷青幾乎是一瞬間便想到了火炮最大的用途。


“若是大唐有此物,那些反賊……道長,這些東西——”


“葉坊主放心。”池墨知道葉芷青在想什麽,“我可以保證,這東西全天下目前就我有,史思明那些反賊根本搞不到。”


“如此便好……如此便好……”


葉芷青不斷重複著,她最擔心的便是一旦反賊擁有了這些東西,那大唐的天下可就徹底危險了。


池墨看著眼前的彈坑,忽然說到:“葉坊主,可否為我引薦一人。”


“誰?”


“長歌門,李太白老先生。”


長歌李白。


曆史上鼎鼎有名的詩仙,劍三世界的劍仙。


一手琴,一手劍名揚天下,更是教導出了韓非池、鳳息顏乃至如今的長歌門門主楊逸飛。


“我欲將此物,連同一些其他的東西交於李白老先生,相信李太白老先生會知道該怎麽用。”


如果現在的皇帝還是年輕時候的李隆基,那池墨不介意去長安直接想辦法麵見天顏,但如今的話……


不同於正常的大唐,這是一個江湖勢力對天下大勢影響極重的世界,很多時候從江湖入手,辦一些事情比直接從朝廷入手更加方便。


更何況,這裏的李白雖然不是長歌門門主,但在長歌門內地位超然,而如今朝堂之上有不少官員幾乎都是長歌門弟子。


隻要打通了李白這條線,就等於打通了張九齡、顏真卿和其他所有這個時代還活著的名留青史的大人物,連帶著還有無數出身長歌門且分布在大唐各個地方乃至朝廷的官員的線。


這個時代的大唐官僚集團還沒有徹底腐化,大部分人依舊是值得信任的。


通過李白和長歌門,將這些人聯係起來比直接找皇帝來的效果好太多了。


(還有純陽,此時的純陽宮可是國教,如果掌門李忘生也加進來的話,將事半功倍。)


也正是因為長歌門和純陽宮多少帶著官方背景,所以在李重茂徹底撕破臉之前這兩個門派才沒有如同藏劍山莊、七秀坊和少林萬花一樣受到襲擊。


而池墨,就是在搶在這之前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人,如此不比自己一個人不辭勞苦地去做各種事情來得快嗎?


葉芷青聞言,深深看了池墨一眼,隨後心悅誠服地盈盈拜下。


“池道長,可是要做萬家生佛之事了。”


“萬家生佛愧不敢當,隻是不想見到這繁華盛世付之一炬罷了。”


池墨的的思緒有些飄遠。


安史之亂對大唐的影響到底有多大?


它是大唐由盛轉衰的標誌,甚至從長遠的曆史來看,它甚至是整個中華曆史上的某個轉折點。


安史之亂後,整個中華無論是政治、經濟甚至是人民的心理乃至是整個民族在世界範圍內的地位和姿態都有了巨大的改變。


天寶13年全國戶口統計為52880488人,如果加上隱戶、佃農、奴婢、士卒和僧侶等等不在統計範圍內的人口,有的史學家甚至估計當時全國總人口應該有八千萬人,光是長安所在的京兆府就由人口兩百餘萬。


而同時期,全世界人口也才堪堪超過兩個億。


哪怕是這麽多人,人均年糧食產量也達到了可怕的七百斤。


——在中華曆史上,這個人均糧食產量直到改革開放後的1982年才被趕上,而封建帝製時代大部分時間都趕不上這個標準的一半!


油陪熱餅可以成為主食,羊肉甚至也能成為尋常百姓家的常客。


在這個時代,也唯有在這樣的時代,詩詞歌賦、壁畫舞蹈等等藝術才能夠得到巨大的發展並被普通人津津樂道。


而安史之亂後呢?


粗略估計,損失人口三千萬——當然這個數字有不少爭議。


但不可否認的是,安史之亂因為反叛賊首安祿山是胡人,直接導致其後“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思想開始在中華文化中被大大加固,對武將的防範也開始與日俱增,原本開放包容的中華文明逐漸變得內斂且排外,中華文明開始關起家門來過自己的小日子,不再關注世界,並一步步開始和世界脫軌,最終到了清末被徹底邊緣化——原本那個不斷對外輸出文化影響力,同時也在接受其他文明影響以完善自身的美好時代一去不返。


哪怕之後在有明一代誕生了下西洋這樣的壯舉,但其行為的根本目的也不是開放包容接軌世界,而是彰顯中華文明之威儀,和西方的大航海有著本質上的區別。


但事實上,在池墨看來,安史之亂本質上根本就不是民族矛盾,而是統治階級內部的鬥爭,是一個集軍政大權於一身的地方土皇帝在看到中央衰弱而自己強大的真相後在野心的驅使下發起的叛逆,無關這人是什麽民族。


否則,如何解釋那些對抗安祿山和史思明,對大唐王朝直到最後都還在盡忠的人當中出現了那麽多的異族武將?


安祿山的軍隊中一大半都是漢人,而抗擊安祿山的將領中有不少也是胡人。


高仙芝是高句麗人,哥舒翰是突厥人,李光弼是契丹人……


這些人全都為大唐流盡了血。


如果說之前執行任務的世界都是虛假的投影也就算了,但既然這次的世界是真實的,自己留下的一切改變都不會消失,那池墨便覺得自己有必要去做些什麽。


葉芷青愣愣地看著池墨,她總感覺眼前的道長似乎有什麽變得不太一樣了。


搖搖頭,葉芷青將這些奇怪的思緒拋出腦海,隨後目光環視周圍那些依舊沉浸在火炮巨大威力所帶來的震撼中的七秀弟子們。


“莫要愣著!這些火雷彈威力巨大,極為重要!你們務必好生看守!”


““““是——!””””


七秀弟子們紛紛神情一凜,轟然應喏。


等到那些七秀弟子都離開後,葉芷青想了想,這才說到:“池道長,昨日李裹兒一事……”


“我都聽說了。”


池墨歎了口氣。


昨天夜裏,池墨在準備這些火炮的時候,李裹兒自殺了。


後來池墨也聽水嫿告訴了她,蕭白胭調查後發現李裹兒居然在內坊私藏了足夠將整個內坊付之一炬的火油,打算聯合宮傲裏應外合。


事情敗露,李裹兒在內坊自焚而死。


“李裹兒至今對於唐隆之變耿耿於懷,認為她應該是皇太女,這天下應該是她的,可惜……罷了,池道長,宮傲還不知曉李裹兒已死,我打算利用此事,讓人偽造出李裹兒已經在內坊得手的跡象,引誘宮傲主動出擊,然後將其一舉擊潰。”


“這些葉坊主自行安排便好。”


池墨沒有插手葉芷青執行具體計劃的想法,他很清楚,論謀略,他根本不可能比得上眼前這位天下三智之一。


專業的事情,就交給專業的人去做。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