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奈何唐門有高達
loading...

是夜。


內坊東部。


“你說那個好看的道長怎麽還不來呀?”


已經等得有些不耐煩的荀鳶不住朝著內坊的方向眺望著,久久看不到池墨的身影後,少女穿著粉色繡花鞋的小腳跺了跺,氣惱地說道。


水嫿端坐在一旁的岩石上,聞言一雙妙目瞥過來,帶著盈盈笑意:“你總是這副急性子,難怪姐姐們經常說道你。”


“哼~”


荀鳶扁著可愛的小嘴,驀的看向前方,眼中帶喜:“來了!——欸?四師伯怎麽也來了啦?”


月色下,池墨和高絳婷聯袂出現。


二人宛如謫仙般從天而降,不帶一絲人間煙火。


落地無聲。


荀鳶和水嫿趕緊湊上前見禮。


“四師伯,您怎麽來啦?”


“不放心你們兩個。”高絳婷目光掃過荀鳶和水嫿,這二人毫無疑問是秀坊新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所以芷青托我前來照應。”


池墨暗笑,高絳婷在一雙手被治好以後,性子事實上已經有了些許變化,隻是長年累月給人帶來的清冷印象一時間也不好改變,故而隻好在小輩們麵前勉力保持著以往的行事作風。


荀鳶是個跳脫的性子,聞言便嘰嘰喳喳起來:“四師伯,池道長超~~厲害的,有他在的話絕對不會有危險。”


“所以你們便是如此麻煩墨弟的嗎?”


墨弟?


荀鳶和水嫿呆呆地眨著眼睛,默默對視一眼。


——有問題!四師伯不對勁!


高絳婷也意識到自己有些失言了。


在池墨治好了她的雙手後,內心對池墨極為親近,將其視作寵溺的弟弟的高絳婷借著池墨一口一個高姐姐的稱呼也順勢喚起了弟弟。


不過,現在居然不小心當著弟子的麵叫出來,倒是讓高絳婷有些尷尬。


於是她咳嗽一聲,又恢複成那副清冷的姿態,一揮衣袖,朝前走去。


“時辰不早了,我們出發。”


後麵,水嫿特意和池墨拉近了距離,嘀嘀咕咕地在他身邊問到:“道長道長,你和四師伯以前認識嗎?”


這麽問的水嫿,一雙大大的眼睛不斷眨著,池墨幾乎能聽到布靈布靈的特效音了。


一旁的荀鳶也滿臉都是好奇的表情。


池墨笑吟吟地看了眼前方高絳婷的背影。


號稱無骨驚弦的琴秀是何等功力,這兩個小妮子的低聲呢喃又怎麽可能瞞過她的耳朵?


果然,水嫿話一出口,前麵便傳來了高絳婷的冷哼聲。


被嚇了一跳的水嫿下意識地縮了縮脖子,噠噠地拉著荀鳶跑到了高絳婷身邊,又是一陣賣乖,這才討了個好。


隻是,水嫿那時不時回頭看著池墨的眼神,越發變得怪異了。


來到河邊,這裏早已準備好了一艘小船,四人上船後,高絳婷對著後方輕輕一揮掌,小船便朝著前方疾馳而去。


瘦西湖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趁著夜色,四人一路小心翼翼地避過了湖上巡邏的水匪,漸漸靠近了梧桐山莊。


路上,池墨眺望著憶盈樓的方向。


那裏黑洞洞的,影影綽綽間似乎可以看到一個巨大的猙獰可怖的怪物。


將內息運轉至雙目,池墨忽然一愣。


“那是什麽鬼東西!?”


“嗯?”


高絳婷聞言,看了眼池墨,隨後也眺望著憶盈樓。


作為七秀坊的標誌性建築,外坊憶盈樓對整個七秀坊而言有著不可言說的重要意義。


便如同一個國家的首都般,哪怕收複了整個七秀坊,若是唯獨缺少了憶盈樓的所在,那所謂的收複便是沒有意義的。


而此時,倒塌的憶盈樓上,正有一巨大的“怪物”趴在上麵。


“不是吧……高達!?”


那高度近十米的巨大怪物,赫然是一個類似高達的古代機關偃甲人。


“高達是什麽?”


水嫿好奇地問到。


“別問,問就是共(神獸)軍秘技。”


水嫿:“?”


少女完全聽不懂池墨在說什麽,以她的功力也根本看不了那麽遠。


四人中除了池墨外也唯有高絳婷能大概看到憶盈樓方向的情況,看到那高達後,高絳婷的眉頭也緊緊擰起來。


“那……應當是唐門的造物。”


整個世界,能造出這種不科學的鬼玩意兒的東西,也唯有唐門了。


此時,池墨已經在心中瘋狂呼叫主神了。


(主神!狗東西!出來啊!對方連高達都搞出來了,我弄點殲星炮不過分吧?)


主神那懶洋洋的聲音響起——


『莫慌,問題不大。』


『不過是個機關偃甲人而已,所用的手段也無非是弩箭和火雷彈。』


(不是,我是說,這個世界科技樹明顯點歪了。你就別拿正常曆史上那個正常的大唐來做參考了唄,給我放寬權限帶點東西。)


『你不是有沒良心炮嗎?那玩意兒已經夠犯規了。和那個猴版的高達比起來,你已經是第四天災了。』


池墨:“………………”


主神死活不開額外權限,池墨最後隻能無奈放棄。


看到高絳婷凝視著那高達眉頭緊皺的模樣,池墨說道:“高姐姐,放心吧,我讓人送來的火雷彈和那些水匪用的不同,威力更大,而且打得也更遠,對付那東西沒有問題。”


得到了池墨的寬慰,高絳婷這才點頭。


能夠拿出那個仙豆的池墨,拿出來的火雷彈應該也不會是俗物吧?


心中這樣想著,高絳婷壓下了那濃濃的不安。


“不過,高姐姐,為什麽唐門也會和十二連環塢扯到一起?”


高絳婷抿著唇瓣想了想,說道:“唐門多有叛門而出之輩,此番那物若真是唐門中人所造,想來不會是唐老太太那邊的人。”


池墨點頭,一想也是。


蜀中唐門一向習慣關起門來過自己的小日子,整日裏不是逗熊貓就是逗熊貓亦或者逗熊貓,要不就是在吃火鍋,基本不理會外界的事情。


眾人心思各異間,小船也終於靠近了梧桐山莊。


“不能再前進了,不然會被發現的。”


荀鳶說到。


高絳婷點頭,忽然伸出雙手,一左一右抓住了水嫿和荀鳶的肩膀,身子輕飄飄如九天仙女騰空而起,朝著梧桐山莊的方向飄然而去。


也正是這一番動作,讓水嫿和荀鳶察覺到了不對勁。


高絳婷的雙手——居然治好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