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無骨驚弦今複現
loading...

能夠活死人肉白骨的神藥,不應該是極為珍貴,找遍天下也找不出多少來的嗎?


這種仿佛被一個路邊的小販提著大口袋沿街叫賣的黃豆般多得讓人都能拿來當糖豆吃的情況是怎麽回事?


葉芷青忽然感覺,自己剛才那一句“此藥對道長極為珍貴”的話簡直就是在丟人。


因為突如其來的一幕衝擊性實在是太大,以至於高絳婷和葉芷青都沒注意到一點,那就是池墨到底從哪兒將這麽大個口袋掏出來的。


“欸我跟你說啊葉坊主,別看它跟黃豆一樣,效果是真的和我說的差不多,而且味道……唔,味道我不知道,我試試……”


說完後池墨就從口袋裏掏出一個扔進嘴裏。


吧唧吧唧兩下後,池墨點頭:“嗯,味道也跟黃豆差不多。”


仙豆珍貴是一回事,但再珍貴的東西如果不是自己辛辛苦苦得來的自然很難讓人珍惜——艾莉希雅一送就是這麽多,池墨是真沒法把仙豆看得有多重。


看到池墨居然就真的吃了一個,葉芷青和高絳婷忽然覺得,哪怕這一大口袋的黃豆真的可以活死人肉白骨,她們也沒辦法珍惜了。


實在是池墨那跟嗑糖豆一樣的行為讓人很難將仙豆給重視起來……


“既然如此,絳婷,要不你試試?”


葉芷青衝著高絳婷使了個眼色。


高絳婷麵色古怪地點頭,隨後上前,從口袋裏取出一粒仙豆。


這個過程中,池墨終於看到了高絳婷的手。


自手腕以下,全部覆蓋著鐵質的手套,哪怕是關節處也是用的活甲片,讓人完全看不到她的肌膚。


取出一粒仙豆後,高絳婷輕啟朱唇將仙豆放入口中,隨後咽下。


刹那間,她忽然瞪大了眼睛。


原本剛才擊退水匪後消耗了不少的內息居然瞬間便恢複如初,在體內經脈中如同洪水般奔湧。


不但如此,高絳婷同時也感覺到自己的雙手出現了異常。


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覺,正不斷傳來。


高絳婷驚喜地發出了一聲低呼。


酥麻感——自從雙手被康雪燭剖去血肉,經過萬花穀孫思邈孫老神仙精心醫治後,她的雙手手腕以下便再也沒有任何感覺了。


顫抖著雙手,高絳婷幾次想要將精鐵手套拆下來,但卻又不敢。


她怕自己摘下手套後,看到的依舊是那讓人觸目驚心的傷勢。


那是她的夢魘,是她每每午夜夢回都無法掙脫的噩夢。


一旁的葉芷青關切地看著高絳婷,發現她驚喜又害怕地盯著自己的雙手後,意識到了什麽的葉芷青上前輕聲說到。


“絳婷,將眼睛閉上。”


高絳婷感激地看了一眼葉芷青,隨後閉上眼睛。


接著,葉芷青托起了高絳婷的雙手,輕輕摘下了那一對手套。


入目所見的,是一雙纖細柔嫩,膚白若雪的雙手。


那是任何人看了之後都會忍不住讚歎的一雙絕美的手。


“居然……是真的……!!!”


葉芷青驚喜地後退一步,捂著自己的嘴唇。


她有想過池墨給的藥或許真的有用,但怎麽都想不到效果居然這麽好,僅僅是幾個呼吸間居然就讓已經血肉盡去的雙手重新恢複如初。


“絳婷……你的手……好了!!!”


聽到葉芷青的聲音,高絳婷這才小心的睜開眼睛。


她深吸一口氣,隨後目光緩緩下移,直到看到了自己的雙手後——


“嗚——!!”


她不可置信地活動著自己的十指,將手掌翻來覆去地反複查看,甚至還小心翼翼地用手觸碰著自己的臉頰。


“我好了……我的手……好了……”


“是啊,絳婷,你的手好了。”


“姐姐……我的手好了!!”


高絳婷的眼中,迅速積蓄著晶瑩的眼淚。


“好了好了,這是高興的事情,你怎麽哭了?”葉芷青同樣眼角帶淚,但卻笑著拭去了高絳婷臉上的淚珠,隨後對著池墨盈盈一禮。


竟然是七秀坊的大禮。


“池道長,此番恩德,芷青銘記在心,他日道長若有所求,芷青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高絳婷在葉芷青行禮後也跟著拜下。


池墨趕緊虛扶,一股柔和的內力將二人托起來。


“葉坊主,高姐姐,不用如此大禮。”


原本對於池墨直接叫自己高姐姐還略有幾分不滿的高絳婷,此時聽到池墨這麽喚她,心裏更添幾分親近之意。


目光看著池墨,宛如在看自己最寵溺的弟弟一樣。


她比池墨大了不少,如今三十有七,雖然韶華依舊,容顏不老,但心態卻早已不是年輕時那般,而池墨雖然輩分極高,是呂祖嫡傳,但論年紀,高絳婷還真可以將池墨當成弟弟看待。


“池道長……”


高絳婷開口了。


和之前冰冷的聲線不同,此時她的聲音變得柔和,宛如春風拂柳,令人心底酥麻。


“……池道長大恩無以為報,還請池道長稍後,絳婷願為池道長彈奏一曲,日後池道長但有所求,絳婷無敢不從。”


“高姐姐言重了,能聽高姐姐一曲可是幸事。”


池墨很高興。


倒不是真的如他所說可以聽高絳婷彈琴,而是耳畔響起的主神提示音。


『隱藏任務·無骨驚弦今複現完成!』


果然,治好高絳婷的雙手是可以刷出隱藏任務的!


如此看來,那些有名有姓的重要npc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任務可以刷!


沒多久,內坊主樓內便響起了錚錚琴音。


高絳婷十指纖纖,飛舞於琴弦之上,嘴角帶笑,神情專注。


池墨完全不懂音律,更不懂欣賞,但高絳婷的琴技已經出神入化,哪怕是池墨聽不懂,也聽得心情舒暢,一顆原本迫切想要到處刷任務的心也跟著平靜下來。


隻是,這種心曠神怡之感剛一產生,便迅速消退……


“啊這……”


這該死的『絕對冷靜』!


精神上的負麵效果可以免疫也就算了,正麵的也給屏蔽掉是幾個意思?


一曲完畢,高絳婷雙手輕輕壓住琴弦,抬起頭看著池墨笑道:“之前聽池道長說今夜要去梧桐山莊,那裏必然凶險萬分,不如,我隨道長一同前往如何?”


“欸?高姐姐不是要負責反攻奪回聽香坊嗎?”


“那是明日之事了。”


池墨知道,高絳婷隻是想要為自己做點什麽。


想到這裏,他點頭。


“行!今晚我們就行動!”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