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葉芷青和高絳婷開始懷疑人生
loading...

自從發生康雪燭生生剖下自己雙手隻為了給他的亡妻雕刻一座遺像的事情後,高絳婷的性子便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哪怕是在麵對秀坊之內的其他姐妹時,高絳婷也很少露出什麽表情來,整個人宛若一座冰雕般,更何況是麵對外人?


隻是,考慮到池墨畢竟是前來幫助秀坊的人,還是純陽第八子,因此在葉芷青介紹後,高絳婷還是對著池墨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高絳婷乃是開元九年也就是721年生人,如今乃是758年,也就是乾元元年。


此時的皇帝已經不再是那位鼎鼎有名的唐玄宗,而是他兒子唐肅宗李亨。


算算時間,高絳婷今年已經37歲了。


然而,哪怕已接近不惑之年,高絳婷麵容看上去也如同二八少女一般,隻是比起真正稚嫩的少女,高絳婷一身的氣質讓人決然無法將她當成小孩子。


她身材高挑,身形窈窕,隻是端坐在那裏便讓人忍不住側目。


因為常年修行七秀內功心法,內息渾厚,周身肌膚晶瑩如玉,於暗室中甚至隱隱可見微光。


“原來是琴秀高姐姐當麵。”


池墨行禮。


他對高絳婷沒有什麽別的心思,隻是想著或許自己治好了她的一雙手,可以刷一波隱藏任務?


想到這裏,池墨的心思活絡起來——這個劍三大唐的世界,貌似能刷隱藏任務的地方有很多來著。


畢竟當初自己玩遊戲的時候可沒有用直升丸子瞬間滿級,也沒有去網上找代練,而是老老實實做任務一步步走出來的,很多任務的劇情……


嘖,端的是讓人意難平。


“適才我正在與絳婷商議反攻奪回聽香坊一事。”


聽香坊是七秀外坊中最靠近內坊之地,同時也是通往連接憶盈樓的二十四橋的必經之路,想要奪回整個外坊,聽香坊就是必須最先奪回來的地方。


“水匪們最初趁著我等不備一舉偷襲占據了外坊,如今秀坊的姐妹們大多都已經趕了回來,剩下的也都在路上,也是時候將外坊重新奪回來了。”


“那正好。”池墨拱手,“待到明日我讓人送來的火雷彈一到,我便助葉坊主一臂之力。”


“多謝池道長,不知池道長前來所為何事?”


“是這樣的……”


池墨當即將梧桐山莊的事情一五一十告知了葉芷青。


待到池墨說完後,葉芷青的眉頭已經緊緊擰起來。


“先是我秀坊遭遇十二連環塢襲擊,後道長又言藏劍山莊有難,如今還有那梧桐山莊……”


“事實上,萬花穀那邊也不太妙,少林似乎也出事了。”


池墨又拋出一個重磅炸彈。


葉芷青一愣,就連一旁的高絳婷都看了過來。


“一連四大門派全都受人襲擊……這幕後之人到底是誰?”


“是謝采。”


“鬼山會的謝采?”


葉芷青自然知曉謝采這人。


“謝采之事,荀鳶那孩子自東海遊曆歸來後也曾與我交談,他暗中臥底東海蓬萊一脈,不久前掀起大亂,差點讓蓬萊覆滅。如今又要在中原武林鬧事嗎?他想要做什麽?”


仔細回憶著自己所知道的一切情報,最後,葉芷青忽然臉色一變。


“不對,聽聞謝采與李重茂有所勾結,難道——!?”


“史思明那惡賊複叛,如今與李重茂有勾結的謝采又出現了,莫不是李重茂妄圖奪回大寶之位?”


不愧是天下三智之一的葉芷青,池墨隻是提到了謝采的名字,葉芷青居然便瞬間理清了背後的千絲萬縷。


“李重茂想要造反奪回皇位是肯定的,很難說史思明的複叛是否和李重茂有關係,但謝采在這背後定然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池墨結合著任務開始前主神的提示,說出了自己的猜測,“或許,史思明複叛也是被李重茂許下了種種好處所為,為的便是吸引朝廷的注意力。而那謝采,同樣野心不小,他或許誌不在天下,但很難保證,這人是否有著將整個江湖武林都納入手中的野心。”


葉芷青深吸一口氣。


“我需要即刻書信通知各派掌門。”


池墨忽然想到了自己純陽第八子的身份,說道:“正好,純陽宮那邊便由我來通知掌教師兄。今晚我會去探查一下梧桐山莊,即便發現不了什麽消息,也要將那個將人當做牲畜屠宰取樂的羅刀給殺了。”


池墨好歹是玩過好幾年劍三的,按照他的推測,這個梧桐山莊有極大可能會是新版本的副本,而那個羅刀絕對是其中的boss。


就是不知道是每日大戰的日常本還是難度更高的團隊副本了。


擊殺副本boss,總有隱藏獎勵吧?


“對了,還有一事。”池墨一拍腦門,“之前沒有想起,但如今見到高姐姐,便正好說了。”


高絳婷沒有說話,隻是一雙妙目盯著池墨。


池墨隨手一翻,一粒仙豆出現在了他手中。


“此藥乃我機緣巧合所得,雖不可治病,但治傷卻有神效,無論多重的傷勢,無論損耗多大,隻要還有一口氣,就能立刻讓人瞬息間恢複如初。”


頓了頓,池墨又補充了一句。


“哪怕是斷肢殘臂,也可複生。”


砰!!!!


池墨話音剛落,高絳婷所坐的椅子扶手立刻化作碎片。


顯然,她心情激蕩之下,內息沒有控製住。


“你說的,是真的?”


自從見麵後,高絳婷終於開口說話了。


她的聲音如同她的人一樣清冷。


無論是她還是葉芷青,第一反應都是不信。


治傷的神藥她們不是沒有見過,但若說能讓人斷肢重生——這未免也太聳人聽聞了些。


更何況,高絳婷的一雙手早已被廢掉多年。


“是真是假,高姐姐一試便知。”


高絳婷深深看了池墨一眼,最後閉上雙目。


“罷了,若真如你所言,此藥重比千金,如今秀坊有難,此藥……還是用在它更需要的地方吧。秀坊內的不少姐妹,比我更需要它。”


不愧是高絳婷,居然忍住了讓雙手恢複的誘惑,打算將仙豆讓給更需要的人。


隻是,看著高絳婷那微微顫抖的雙肩,顯然做出這個決定相當不容易。


葉芷青看著高絳婷的目光滿是憐惜,隨後對池墨說道:“道長好意我等心領,但如此貴重之物,想來對道長而言必是重寶,秀坊受之有愧——呃?”


池墨變戲法一樣掏出一個大袋子,隨後打開口袋露出了裏麵滿滿的仙豆。


“啊?坊主剛才說啥?”


高絳婷、葉芷青:““…………????””


看著那一大口袋的估摸著得有好幾十斤的仙豆,葉芷青和高絳婷開始腦袋發暈。


這位道長,莫不是掏出一口袋的黃豆來唬人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