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道長,你該不會是變態吧?
loading...

隨著池墨的動手,雀卿也有了動作。


『鳩女』雀卿腳下剛一動,池墨便祭起了君來對語。


『破蒼穹』起手,氣場落下,增加自身攻擊。


緊跟著便是一招『萬世不竭』,在身體周圍喚出五柄真氣形成的“氣劍”。


看到池墨居然瞬間喚出五柄氣劍,雀卿臉色大驚。


純陽宮這一手真氣凝結形成氣劍遠程傷敵的本事可隻有那些強橫無匹的人才用的出來!


呼嘯而來的氣劍讓原本撲向池墨的她硬生生在半空中以一個詭異的姿態扭曲身體,堪堪將氣劍躲過,但還沒等到雀卿鬆一口氣時——


“六合獨尊!”


雀卿忽然發現自己腳下出現一個大範圍的太極法陣,隨後她猛地抬起頭來,看著那從天而降的漫天劍雨。


“啊這……”


這尼瑪是個小道士!?


這怕不是純陽七子親自動手吧!?


瞬間輕功爆發脫離了六合獨尊氣場的雀卿還沒有來得及鬆一口氣,已經和她拉開了距離的池墨又有了新的動作。


“紫氣東來!”


紫氣東來·純陽爆發技能,瞬間提升自身物理和混元性內功傷害25%,會心幾率25%,會心效果25%。


施展紫氣東來後,池墨渾身洋溢著肉眼可見的澎湃純陽真氣。


“兩儀化形!四象輪回!”


“欸?還敢跑?鎖足!三才化生!”


正在輾轉騰挪,狼狽躲閃池墨不斷揮出的劍氣攻擊的雀卿猛地感覺雙腿好像被釘死在了地麵一樣無法一動,她趕緊催動內息試圖掙脫,但池墨又是一套兩儀化形糊了她一臉。


“兩儀化形!兩儀化形!四象輪回!”


“妖孽!別跑!三才化生!”


“兩儀化形!兩儀化形!三才化生!兩儀化形!吔屎啦你!”


現實中真打起來,可沒有技能cd這種說法,隻要池墨內息支持得住,他就可以跟開了無限火力一樣biubiubiu的射對麵一臉。


“哦噗——!”


短短片刻的時間,便結結實實挨了池墨好幾發全力出手的劍氣,同時還被萬世不竭召喚出的類似飛劍的氣劍給打得遍體鱗傷的雀卿無力地倒在了地上,滿臉都是懷疑人生的表情。


誰能告訴她到底發生了什麽?


就對麵這個俊俏得過分的小道長,那一手純陽紫霞功絕對不是普通的純陽道士用的出來的!


還有,眼前這個道士打架的手段實在是太無恥了!


一堆氣場各種減速後再把距離給你拉得遠遠的,隨後各種劍氣縱橫,看你要跑了一個具備鎖足效果的三才化生拍過來,然後又是一頓劍氣糊臉。


唐門都沒你這麽惡心啊!


另一邊,看到雀卿居然這麽輕鬆就被自己解決了,池墨也有些發懵。


這家夥怎麽看都是個精英怪吧,搞不好在遊戲裏還能擔任一下副本boss什麽的,結果這麽弱的嗎?


收起了君來對語,池墨緩步走到了雀卿麵前。


躺在地上的雀卿此時狼狽無比,她扭了扭身子似乎想要爬起來,結果因為這個動作導致身上本就因為池墨的劍氣而破破爛爛的衣服又被撕開了一道大口子,瞬間暴露出了胸前絕美的風光。


池墨挑眉——雀卿剛才那個動作可是故意的。


這個女人,到了這種程度還在試圖魅惑嗎?


可惜……


在絕對冷靜之下,這些都是沒用的!


也不知道這種事情到底是應該高興還是悲傷……


看到池墨腳步一頓,雀卿吐出一口氣,池墨忽然察覺到周圍的空氣變得香甜了幾分。


毒氣?


也對,這個女人能夠布置下籠罩一整個桃花村的瘴氣陣,定然是一個擅長使毒的人。


好在池墨在第一時間便屏住呼吸,想都不想便提劍朝著雀卿刺了下去。


伴隨著連續四聲利刃入體的聲音,雀卿在短暫的錯愕後,發出了淒厲的悲鳴。


她的雙臂和雙腿,全都被池墨廢掉了。


“你……你——”


“什麽你你你的?”池墨蹲下身,當著雀卿的麵便將手伸到了她的衣服內摸起來。


雀卿:“…………????”


不是吧道長,剛才咱千嬌百媚的時候對你發起邀請愛理不理的,現在被砍成這個鬼樣子了道長你反而來了興致了嗎?


道長,你不對勁!


你該不會是變態吧!?


就在雀卿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要被眼前這個變態道長玩成熱兵器的時候,她忽然看到池墨從她懷中掏出一個小瓶子來。


隨後,池墨一把抓住已經無力反抗的雀卿,縱身一躍便離開了桃花村。


幾個騰挪後,池墨重新回到了水嫿和荀鳶等人所在的空地。


看到池墨從天而降還帶著一個女人,一群秀坊的女孩子立刻圍上來。


“幸不辱命,這個女人就是布置桃花陣的元凶,我從她身上搜到了這個,你們誰懂藥理的,幫忙看看是不是解藥。”


“我來。”


水嫿立刻接過小瓶子,拔開瓶塞嗅了嗅,又檢查一番,隨後說到:“正是瘴氣解藥!有了這個就好辦了,咱們可以無視瘴氣去村子裏將姐妹還有村民都救出來!”


荀鳶對這池墨露齒一笑:“好道長!好本事!”


“呸!”


躺在地上的雀卿忍不住啐了一聲,她畢竟是練武之人,四肢被廢帶來的痛苦已經被她壓製了下去,此時聽到荀鳶對池墨的誇讚,忍不住惡狠狠瞪過去。


“你這個臭道士!混蛋!無恥!下流!”


被雀卿這麽一罵,一群秀坊的鶯鶯燕燕們看向池墨的目光頓時變得微妙起來。


“看什麽看,打架嗎,挨挨碰碰的很正常,我又要從她身上搜解藥,所以……”


“嘖,看來道長你確實很能頂。”水嫿橫了池墨一眼,“道長,之後也要這麽頂才行哦。”


“對了,還有一件事。”


在秀坊的女孩子們按次序服用解藥的時候,池墨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他低頭看著地上的雀卿。


“剛才我發現,那些水匪當中有人內息挺渾厚的,完全不似其他烏合之眾,但招式手法卻簡陋得不堪入目——你們,莫不是有什麽手段可以短時間內提升人的功力?”


雀卿撇過頭不吭聲了。


“不說?”


池墨嘿嘿笑起來。


“不說的話,道爺就讓你嚐嚐道爺的手段。”


說著池墨就變戲法一樣掏出了一個小瓶子。


“這是什麽……?”荀鳶好奇地湊上來,看著那個小瓶子,“風油精?這是什麽東西?”


“一種……可以讓人爽上天的東西。當然,前提是要先廢掉她的功力。”


看著池墨陰惻惻的笑容,雀卿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自己不過是被人招攬過來,拿人錢財替人辦事而已,犯不著為了雇主拚上性命。


“我說!我說!我什麽都說!”


“嘁……”


池墨失望地撇了撇嘴,看到他這表情,雀卿越發堅定了自己坦白從寬的想法。


雖然不知道那個什麽風油精有什麽效果,但雀卿一點都不想嚐試,更不想失去功力。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