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妖孽!我要你助我修行!
loading...

在趕往桃花村的路上,池墨注意到水嫿換上了一套精致的藍色長裙。


和荀鳶的紅色宮裝交相輝映的水嫿,讓池墨忍不住想著——這就是傳說中的自古紅藍出cp嗎?


“道長,你在想什麽?”


“啊不,沒什麽……”


水嫿眨了眨眼睛,總覺得池墨似乎在想什麽相當失禮的事情。


桃花村距離七秀坊內坊並不遠,位於內坊西邊,沒多久,三人便趕到了桃花村外圍。


前方是一條河,想要進入桃花村便隻能通過河上唯一的一座橋梁。


此時,外圍的空地上已經有不少受傷的村民和秀坊弟子們被安置好了。


看到池墨三人出現,兩名身穿標誌性的秀坊門派製服的女子立刻迎了上來。


“綺秀弟子繡璋,應碧霞神令召!”


“楚秀弟子清宵,應碧霞神令召!”


看到二人,荀鳶立刻跑上去,分別握住了繡璋和清宵的手掌。


“繡璋姐姐,清宵姐姐,你們也回來啦?”


繡璋看上去年紀稍長一些,聞言她笑著說到:“坊主發了碧霞神令,身為七秀弟子怎麽能坐視不管?我可是才從巴蜀趕回來的。剛才我還聽到消息,就連師祖都要趕回來了呢。”


所謂的師祖,自然便是公孫大娘和公孫二娘了。


清宵看起來是個清冷的人,並不怎麽說話,一直都是繡璋在和荀鳶以及水嫿交流。


末了,繡璋看向池墨,目光中透露著幾分好奇:“這位是……?”


“哦哦,介紹一下,這位是純陽宮來馳援咱們秀坊的道長,純陽第八子——”


“咳咳!兩位喚我池墨便是。”


“原來是池道長。”


純陽第八子的名號還是很能夠唬人的,聽到荀鳶的介紹,繡璋混合清宵看向池墨的目光變得敬重了幾分。


畢竟,按輩分,池墨可是和如今的純陽掌門,雞湯達人李忘生一個輩分的『前輩高人』。


“我聽說,吸入了桃花村瘴氣的人身上會出現長桃樹枝的幻覺?”


“正是如此。”


繡璋點頭。


“一開始姐妹們還以為是真的長了桃樹枝,被嚇了一跳呢。”


水嫿笑吟吟地看過來:“怎麽了道長,看你的樣子好像挺失望的?莫非道長你想要做誌怪小說的主角,邂逅一下桃花妖?”


“如果是佳人,自然不會介意。”


“哦?”


水嫿看向池墨的目光變得意味深長起來。


她勾了勾後嘴角,“我猜布桃花瘴氣的定然是一位姐姐,道長,到時候你可千萬要頂住。”


“嗯,放心,我一定會頂在最前麵的,有什麽衝我來就行了。”


水嫿臉色發紅,啐了一聲。


她又想起了之前最初遇上池墨時,從天而降的池墨那一句“放開那位姑娘,有什麽讓我來”的糟糕台詞。


“剛才我們隻來得及將靠近村子外圍的村民和姐妹們救出來,裏麵還有不少人被瘴氣迷暈了,得想個辦法解決掉瘴氣,將大家救出來。”


繡璋剛一說完,池墨便抽出了君來對語。


“交給我,那些水匪既然可以在瘴氣密布的桃花村裏麵行動自如,定然身上有解藥。”


“那道長,你可千萬小心。”


水嫿看到池墨自告奮勇也沒有多說什麽,她對池墨的武功很有信心。


“你們稍等。”


池墨說完後,腳下移動,大輕功逍遙遊,起!


身形一閃,他便縱身飛到了高空,無視了那些水匪們布置在進村的唯一一條橋梁上的路障,突入了進去。


“好厲害的輕功……!!!”


第一次看到池墨施展輕功的荀鳶忍不住讚歎出聲。


“純陽宮逍遙遊果然名不虛傳。”


事實上有一點倒是池墨想多了,遊戲中是個玩家就能把大輕功用出來,但在這個真實的劍三位麵裏,能夠用出各自門派大輕功的人少之又少。


天空中,池墨迅速突入到了桃花村上空。


耳畔伴隨著呼呼的風聲,池墨直接當空降落。


原本正在村子裏和那些還在勉強反抗的七秀坊弟子們廝殺的水匪們忽然看到一個人飛下來,紛紛嚇了一跳。


但當看到隻有池墨一個人的時候,這些水匪們又嗷嗷叫著撲上來了。


哪怕池墨登場的方式將他們給嚇住了,但對如今的瘴氣效果很有信心的水匪們並不認為池墨吸入了瘴氣後還能夠反抗多久。


落地的池墨隻是一個呼吸,便感覺到內息有些不穩。


(這瘴氣果然厲害。)


瘴氣作用於內息,而非純粹的精神,因此池墨『絕對冷靜』帶來的精神層麵的免疫效果並不好。


屏息凝神,內息運轉下,澎湃渾厚的純陽真氣以霸道無比的氣勢將入體的瘴氣所驅散,雖說這些瘴氣對於有內息的武林中人效果更好,但那也得看中招的人內息渾厚與否。


環顧四周,池墨的眉頭忍不住皺起來。


這些水匪們進攻七秀坊,和秀坊的女孩子們廝殺也就算了,這些普通的村民居然也都沒有放過。


此時的桃花村幾乎可以用人間煉獄來形容,池墨隻是隨意一掃,就發現了好幾名衣衫不整,已經死去的普通婦人。


顯然,這些村婦臨死前定然受到了相當糟糕的待遇。


“該死!”


池墨長劍一掃,連純陽的技能都懶得用,在極為強大的真氣加持下,隨意一劍都帶著莫大的威力。


這些撲上來的水匪猝不及防之下,連池墨的身體都沒能靠近,便被君來對語帶起的罡風撕裂了身體,血灑當場。


然而,讓池墨擰眉的是,這些普通的水匪居然完全沒有感到畏懼,反而紅著眼睛又嗷嗷叫著衝上來。


這太不正常了……


池墨又是一劍斬殺數名水匪,隨後忽然察覺到有一水匪不對勁。


看著這個手執雙斧擋住了君來對語的水匪,池墨麵露異色。


他不過是尋常的最下級水匪的打扮而已,但一身內息雖然比不上他,卻也快要趕上不少七秀坊的弟子了。


這樣的人,怎麽可能在水匪當中是個小卒子?


池墨又是一劍刺出,幹淨利落地在他的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


鮮血衝天而起。


池墨抽身後退,心中疑慮更重。


這水匪,內息渾厚,但武功路數毫無章法,就好像是——


“……一個被無崖子灌頂了七十年功力後還沒有修習靈鷲宮武學的虛竹?”


驀的,一個妖媚的聲音響起。


“好俊俏的小道長,吸了姐姐的瘴氣,身上長桃花枝好看嗎?”


隨著這藍衣女子的出現,周圍的水匪們居然紛紛退去。


“你就是那桃花妖?”


池墨收劍佇立,看向來人。


“桃花妖……?小道長可真會誇人,姐姐我叫雀卿,小道長可是來相助那些七秀坊的小妮子的?一群沒長開小丫頭有什麽好玩的,不如姐姐來陪陪小道長?”


“嗬……”


『絕對冷靜』之下,池墨根本就不受這女人媚術的影像,他舉起右臂,劍尖指著雀卿。


“妖孽!道爺要你助我修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