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道長,你腎虛啊?
loading...

伴隨著一道從天而降的劍氣,那身穿藍色長裙的女子身體周圍的地麵忽然迸發出一個太極氣場。


原本撲上來的一群水匪,在氣場誕生的一瞬間便被四散的氣勁給吹飛出去。


本已經閉目等死的少女,在聽到池墨的聲音後又睜開了眼睛,看著降落在自己麵前的身影,眨了眨眼睛,一把撿起了身旁掉落在地上的雙劍爬起身。


“七秀坊燕秀弟子水嫿,多謝這位道長救命之恩。”


燕秀……?


看來這位水嫿還是小七那一派係的弟子。


池墨一抖衣袖,回頭看了一眼水嫿。


少女此刻渾身上下布滿了血汙,身上的衣衫也多處破損,一張小臉也被煙熏得黑乎乎的。


再絕色的美人,在這種情況下也好看不起來了。


“先擊退這些水匪再說!”


池墨環顧四周,周圍除了水嫿外,已經看不到其他活著的七秀坊弟子了。


地上時不時能夠看到橫七豎八的屍體,有七秀坊的,也有水匪的。


看到池墨要動手,水嫿立刻舉起了雙劍。


“我來助道長一臂之力……嘶!!!”


然而,她剛一將手臂抬起來,便立刻扭曲著小臉發出一聲悲鳴,顯然已經受傷不輕。


隻是即便如此,水嫿的眼中也沒有退意,看向那些水匪的目光中仇恨之色愈發濃烈了。


池墨隨手掏出一粒恢複內息的藥扔了過去。


“你先恢複一下內力然後自己療傷,這些人我來解決。”


說完後,池墨也不管水嫿,提劍便殺入了人群當中。


這些水匪不過是十二連環塢糾集起來的烏合之眾罷了,仗著人多勢眾還能夠以數量優勢欺負一下已經受了重傷的水嫿,但麵對此時全盛時期的池墨,這些水匪就是在白給。


片刻後。


噗嗤——


伴隨著利刃入體的聲音,待到池墨抽出君來對語,最後一個水匪的眼中失去了神采,身體無力地跌倒在地。


將這些水匪全部解決後,池墨這才轉身看向水嫿,與此同時,盤膝坐在地上的水嫿也正好運功療傷完畢。


睜開眼睛的她,吐出一口濁氣,起身後再次對池墨行禮。


“你傷怎麽樣了?”


“不妨事,殺那些十二連環塢的賊人還是沒有問題的。”


池墨看得出來,哪怕初步運功療傷,水嫿現在也已經是強弩之末,於是趕緊說道:“秀坊現在哪裏還是安全的?我帶你過去。”


“內坊!內坊暫且安全!坊主已經帶著大批的同門退守了那裏。”


水嫿趕緊說道。


七秀坊分為外坊和內坊,分別有公孫姐妹中的公孫大娘公孫幽和公孫二娘公孫盈統領,不過現在公孫大娘已經將外坊坊主的職位傳給了自己的弟子葉芷青。


因為公孫姐妹過往的糾葛,導致七秀坊的外坊和內坊之間常年不和,池墨倒是沒有想到,在這種情況下葉芷青居然會果斷地帶人撤入內坊。


“那行,你指路,我帶你去內坊!”


池墨說完後,水嫿趕緊點頭,隨後池墨一伸手,水嫿便感覺自己的身體不受控製地飛舞起來。


雙人大輕功,起!


半空中,水嫿的身體不由自主地被池墨扔來扔去,時而池墨讓她踩在君來對語的劍身上,時而拉著她來一個二人轉,最後幹脆來了個懷中抱妹殺……


池墨挑眉。


他敢用杜若的節操發誓,大輕功的動作他自己也是控製不住的。


被池墨抱在懷中的水嫿看的目瞪口呆。


“道長……好……好輕功……”


哼哧了半天後,水嫿這才支支吾吾說了一句。


為了緩解尷尬,池墨問到:“外坊怎麽就你一個人了?”


水嫿因為被池墨托著前進,根本不需要費力,所以即便受傷了也能有餘力在空中回答池墨的問題。


“我原本在江湖遊曆,收到了坊主的碧霞神令,這才急匆匆趕回來,結果剛到外坊就被那些水匪堵了路,也不知道殺了多少賊人,最後力竭不敵……”


難怪這個叫水嫿的丫頭沒有跟著一起撤退到內坊去。


“你是燕秀的弟子?”


“是的,師父也接到了碧霞神令,一旦此令發出,凡七秀弟子無論多遠都須趕回秀坊。隻是北邊戰事吃緊,師父一時間脫不開身,我這才先行回來。”


談話間,二人的身影於天空中橫跨了大半個七秀坊。


內息枯竭之時,池墨又磕了一粒藥下去。


天空中的水嫿看著下方一閃而逝的情形,原本秀美的七秀坊如今滿是斷壁殘垣,她最後不忍地閉上了眼睛,握著雙劍的手更加用力了。


等到靠近內坊的時候,池墨發現外圍圍堵七秀坊的水賊更多了。


密密麻麻的船隻就好似赤壁之戰時曹老板的鐵索連船一樣被,難以計數的水匪正不斷朝著內坊拋射著一輪又一輪的箭雨。


這尼瑪是江湖門派打架?


好在,內坊的水道比起外坊更加複雜,地勢也更加險要,水匪們攻不上去,最後匆匆撤退,準備修整再戰。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池墨帶著水嫿從天而降到了內坊主樓前。


“何人——!?”


看到二人突然出現,一大群的七秀坊弟子突然圍了上來。


將搭在池墨肩上的手收回來,水嫿取出了碧霞神令,說道:“燕秀弟子水嫿,奉陛下神令回坊,這位是……”


“好說!”


池墨拱手。


“純陽宮,純陽第八子,路過揚州,聽聞秀坊遭難,特來馳援。”


此話一出,周圍的鶯鶯燕燕們頓時嘩然。


水嫿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池墨。


“你……你就是那個神秘莫測,一直沒有在世人麵前現身過,連道號都不明的純陽第八子!?”


水嫿的表情很快變得極其怪異。


若真是純陽第八子,那這輩分……


“這位道長,真是純陽第八子?”


驀的,一個清冷的聲線在眾人身後響起。


伴隨著一聲聲興奮的“坊主”,一名宮裝美人走了出來。


她目光幽幽地看著池墨,眼神中透露著些許好奇。


“可有憑證?抱歉,如今秀坊戰亂,有太多心懷叵測之人妄圖混進來,以至我等不得不嚴格審查任何人的身份。”


池墨點頭表示理解,隨後攤手:“憑證的話我還真沒有……”


“坊主,道長剛才一招鎮山河救了我!”


水嫿此時忽然開口說道。


葉芷青聞言,沉吟一陣,隨後點頭。


“鎮山河乃純陽秘技,非純陽弟子不可得,能使出此招的純陽弟子也不多……不知,道長道號為何?”


池墨:“…………”。


“我……咳!家師賜下道號,聖墟子。”


……


……


……


一群鶯鶯燕燕們,看著池墨的目光忽然變得詭異起來。


一名少女忽然從葉芷青身後探出頭來,睜著烏溜溜的眼睛看著池墨,小嘴一張:“道長,你腎虛?”


“是聖墟子!聖人的聖,墟日的墟!”


池墨幾乎是咬牙切齒地回了一句。


葉芷青嘴角扯了扯,不輕不重地拍了那少女一掌。


“荀鳶,不得放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