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純陽第八子·聖(腎)墟(虛)子
loading...

“沒想到居然會直接出現在這裏,我還以為會隨機讓我降臨在受到襲擊的幾個門派當中的一個呢。”


牽著裏飛沙,一身純陽校服的池墨走在揚州的街道上。


揚州很繁華。


池墨並不知道真實曆史上天寶年間的大唐揚州是什麽樣子,但看著周圍的景象,他忍不住心中讚歎——哪怕是真實的大唐揚州,也比不上這裏吧?


和遊戲中麵積並不大,幾個大輕功就能飛個對穿的揚州城不同,真正進入這個世界後,池墨發現這裏的揚州比他想象得要大得多。


街道兩側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臨街的店鋪掛著的幌子迎風招展,耳畔充斥地全都是各種各樣的叫賣聲和嬉鬧聲。


一點也看不出來此時正是安史之亂的樣子。


仔細想想也對,以古代的交通狀況和通信條件,北方的戰亂對這裏的影響還真不能說有多大。


進了揚州城,隨意找了個客棧吃了一頓飯後,池墨便向店小二要了一間帶著獨立院子的小院。


“這位道長,可還滿意?”


帶著池墨進入了小院中,店小二一臉殷勤、點頭哈腰地問到。


池墨點了點頭,小院雖說麵積並不大,但也夠用了。


“很好,未來一段時間,除了每日送上飯菜,其他時候莫要打擾。”


“好嘞!”


“對了——”


看到店小二就要離去,池墨又叫住了他。


店小二收回了踏出的腳步,回頭又送上一個大大的笑臉。


“道長還有何吩咐?”


“最近,江湖上有發生什麽大事嗎?”


“哎喲道長,小的不過是個店小二,哪能知道哪些高來高去的大俠之間的事情?”


看著店小二的表情,池墨會議,掏出一塊銀子便扔了過去。


這個劍三版本的大唐世界,主流的流通貨幣居然是金銀銅就有些離譜——曆史上的唐朝可做不到這一點,別人還在用糧食和布帛絲綢當貨幣輔助銅錢來著。


收到了池墨的打賞,店小二的臉笑得跟菊花一樣。


“欸道長,江湖上的事情小的是真不清楚,不過聽說,不少地方都鬧了奇怪的疫病,好多人拖家帶口地朝著萬花穀去求醫了……”


疫病?


池墨眉頭擰起來。


看到池墨擰眉,店小二趕緊說道:“不過道長您放心,咱們揚州在南方,疫病還傳不到這裏。”


打發走了店小二,池墨陷入沉思。


這個疫病,該不會就是謝采集合起來的那些家夥搞出來的吧?


池墨掃了一眼自己戒指當中的那些藥物。


“失策了,大部分都是療傷的,內外傷都有,但治病的卻很少。”


一開始池墨還以為這次的武林大亂會是兩方人馬將人腦子打出狗腦子來,結果沒想到還有瘟疫這玩意兒。


事實上治病的藥池墨也帶著,而且因為是各種效果神奇到堪比仙丹妙藥般的主神直接出品的不屬於現代醫療科技的造物所以同樣可以正常用,但問題是量太少了。


小部分人用還行,但麵對瘟疫,這點量是絕對不夠的。


“算了,先搞定沒良心炮再說!”


當下,池墨抓緊時間開始在院子裏鼓搗起來。


利用各種他特意事先準備的,以大唐這個時代的製造業水平能夠造出來的簡陋的提純設備等等,池墨開始了對自己攜帶的硫酸和硝酸的各種提純、稀釋。


隨後便是硝化甘油的製作。


溫熱法是諾貝爾發明的相對比較安全的可以成批製造硝化甘油的方法,操作過程也並不困難,有著通過主神那裏兌換過來的知識,加上池墨本身的小心翼翼和絕對冷靜帶來的沉著,整個過程有驚無險。


製作了大批的硝化甘油,小心翼翼地將它們混合了矽藻土並將其存放好以後,池墨開始了發射藥的製造。


記憶中,劍三版的大唐是有火藥的,甚至火炮都有。


但那種東西怎麽在這裏搞到池墨毫無頭緒,最後也隻能選擇自己製造了。


而且他相信自己搞出來的沒良心炮,在威力上絕對超過了這個世界的本土火炮。


棉花加上硝酸和硫酸,按照一定方法處理後得到的硝化纖維便是所謂的無煙火藥,這玩意兒再稍微改進改進甚至可以用來做火箭推進器的燃料成分——當然要達到那種程度就不是池墨搞得定的了。


不過做個類似迫擊炮一樣的沒良心炮的發射藥還是沒問題的。


“……最後,就是引爆用的雷管了。”


看著自己鼓搗出來的大殺器,池墨滿意地笑起來。


等到一切準備就緒後,時間已經過去了快十天。


這些日子,池墨每日都會找店小二打探水道上的消息,一直沒有得到七秀坊和藏劍山莊出事的消息。


另外,他還掃蕩了揚州城大部分鐵匠鋪,買來了無數的鐵器後,隨後足不出戶地在院子裏製作著炸藥。


最後,他又陰惻惻地將那些鐵器全部砸成了碎鐵片,混進了炸藥當中。


一百個簡陋到令人不忍直視的發射筒,堆積如小山般的炸藥,最後看著自己的成果時,池墨心中充滿了自豪。


當年解放戰爭這玩意兒能炸的kmt人仰馬翻,還收拾不了一群唐代雜兵?


終於,等到第十天,完成了準備工作的池墨,喚來了店小二退了房,走出了客棧。


揚州依舊是那個揚州,繁華得好似太平盛世。


但池墨知道,在北方,此時卻是戰火連綿。


“安史之亂啊……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可以算作是整個中國曆史的轉折點。”


安史之亂後,盛唐氣象不複存在,後世的曆朝曆代也再沒能讓整個民族的精氣神回到這個時期的水準。


“或許……我可以再多做點什麽?”


池墨眯起了眼睛。


他記得,主神並沒有限製自己做這個任務的時限來著。


而且,這個世界可不再是之前那種虛假的投影世界,而是一個真實的世界。


意味著池墨在這裏做出的一切,都不會因為世界的重置而化作夢幻泡影。


就在池墨心裏想著這些的時候,他忽然下意識地朝著後方挪動了一步。


緊接著,一個粉色的身影在身前一閃而逝。


“那是……”


池墨看著那個狂奔而去的身影,對方的打扮讓他瞬間判斷出了她的身份。


“七秀坊的人嗎?這麽著急,難不成七秀坊出事了?”


想到這裏,池墨掏出了身份卡。


雖然他一身純陽道長的裝扮,也身負純陽武學,但保險起見,他還是決定用一次身份卡。


『隨機身份卡:可使用次數五次(4/5),任務中使用將隨機為使用者安排可提供便利的當地身份。』


『身份卡使用成功,輪回者qaq本世界身份生成中……』


『生成完畢!』


『恭喜輪回者qaq,本世界身份為——純陽老祖呂洞賓第八個弟子!』


『純陽第八子:聖墟子!』


神tm腎虛子!


池墨黑著臉衝著天空比劃了一個中指。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