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不會吧不會吧,不會真有人這麽認為吧
loading...

池墨自然不可能知道在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但是,拜某隻小蘿莉搗蛋所賜,池墨還是看到了一些小蘿莉想要讓他看到的畫麵。


——當著所有人的麵,艾莉希雅撩起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胸部,隨後讓杜若掏出馬克筆在她的胸口寫下了『下作乳量』四個字……


所以說,誰能告訴他到底發生了什麽?


啊……想不明白。


算了,那就不想了。


池墨的表情很快恢複了平靜,哪怕心中疑竇叢生,卻也沒有表現得失態。


另一邊,羞憤欲死的艾莉希雅,直接低著頭,連告辭的話都沒有說,甚至都沒有叫上身邊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的莎莉,便悶頭快步逃走了。


“大……大小姐!等一等啊!”


待到莎莉慌慌張張追過去後,池墨這才將目光轉向了小蘿莉杜若。


他抿了抿唇瓣,什麽也沒說。


回家的路上,杜若小心翼翼地看著池墨。


幾次想要說什麽的杜若,看著池墨麵無表情的臉,最後選擇了慫。


到家後,池墨坐在沙發上。


小蘿莉忙前忙後,那叫一個殷勤。


“哥,喝水唄~”


“哥,我給你削個蘋果~”


“來,哥,我給你捶腿~”


“哥你瞧,這是咱偷偷網購的決勝內衣,好不好看?”


“哥,我把睡衣撩起來了哦?”


“哥,這裏是蕾絲邊哦!”


池墨終於被杜若給氣笑了。


他指了指正前方對這自己的沙發:“坐下。”


“好的~”


杜若聽話地脫下了鞋,爬上沙發,然後跪坐在上麵。


就差沒有在自己腦門上貼上了『乖巧』兩個字。


“你,就沒有什麽是要對我解釋的嗎?”


艾莉希雅不可能當著眾人的麵做出這種事情來,肯定是和杜若之間發生了什麽。


另外,剛才周圍人全都無視自己所看到的畫麵這一點也很奇怪,隻不過這種情況是艾莉希雅搞出來的還是杜若搞出來的還有待商榷。


被池墨盯著,杜若眼神開始變得飄忽。


“看著我的眼睛。”


“哥你好帥。”


“嗬,這一點世人誰不知道?”


池墨冷笑一聲。


“哥你好不要臉。”


“那玩意兒不值錢。”


池墨翹著二郎腿,將後背靠在了沙發的椅背上,手指輕輕敲著大腿。


“說吧,一五一十地將剛才的事情全都解釋清楚。”


小蘿莉沉默。


“不說,那讓我來猜一猜,小丫頭,你是輪回者了吧?”


杜若一驚,隨後摸著自己的後腦勺,露出蠢兮兮地笑臉:“哎呀,這都被哥你發現了?哥你不會怪我沒有告訴你吧?”


池墨眯起了眼睛。


“你在撒謊。”


“?”


“每次你撒謊,你頭上那根呆毛都會跟抽風一樣轉。”


“咕——————我怎麽不知道?”


“你承認了?”池墨咧開嘴笑起來,“好吧,剛才我是騙你的,你撒謊的時候呆毛不會轉。”


杜若先是一愣,隨後立馬在眼中積蓄著淚花兒,泫然欲泣地嗚咽起來。


“哥……你欺負我……哇——!”


“別嚎了,你要是真哭的話鼻涕也會跟著一起流出來的——這次不是騙你。”


池墨歎了口氣。


“小丫頭,你到底是什麽人?”


杜若扁了扁嘴,擦了擦眼角的淚花兒,討好般的下了沙發,舔著臉湊到池墨身邊,拿自己的臉蛋在池墨的胸膛蹭了蹭。


池墨揉了揉小丫頭的腦袋,然後,他忽然察覺到了什麽。


在小蘿莉奇怪的目光中,池墨翻箱倒櫃很快便找出了兩個橡皮筋。


小蘿莉似乎意識到了什麽,下意識地想要逃走,但被池墨眼疾手快抓住。


隨後,不顧杜若的抗議,池墨麻利地給杜若紮了兩個丸子頭。


接著,他伸出手。


捏捏,捏捏。


“……………………嗬嗬,千夢是吧?”


“哥你在說什麽呀?”


“別不承認,你這丸子頭的手感和千夢一模一樣,甚至我捏的時候反應都是一樣的——小丫頭,你做的不錯啊。”


“…………哥你真是慧眼如炬。”


這丫頭承認了。


杜若,就是千夢。


“所以你到底是怎麽回事?”


剛才池墨詐了杜若一次,隨後判斷這丫頭不是輪回者,但現在池墨又發現,杜若就是千夢。


所以,到底是怎麽回事?


“丫頭,你是在怪我成為輪回者後沒有第一時間告訴你嗎?”


“沒有哦。哥你別生氣~”


杜若搖著小腦袋,甚至故意用自己的丸子蹭蹭池墨的胸膛,蹭蹭胳膊,蹭蹭腰,蹭蹭……


池墨一把將小丫頭提溜起來,再讓他蹭下去就危險了。


“其實吧,哥,千夢是我,但我不是千夢。”


池墨擰眉。


“準確的說,千夢是我的一部分,她並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我知道她,你大概可以理解成千夢是我丟失的一部分本質,她以為她是獨立的個人,但事實上終有一天會回到我的身體裏。”


“丟失的本質……”池墨狐疑地盯著杜若,“那丫頭滿嘴跑火車的能力和你如出一轍,簡直就是個行走的扔節操機器,所以你所謂的丟失的本質就是無節操?”


“沒錯!”


被池墨提起來的杜若雙手叉腰懸在半空。


“千夢是無節操,我也是,二者合一之後負負得正,所以啊哥,完整的咱可是節操滿滿的!絕對是上得廳堂下得廚房還能床上發(神獸)浪的絕佳老婆!”


池墨果斷無視這些糟糕的台詞。


“所以,你到底是什麽人?或者說……小丫頭,你是人嗎?”


杜若又哼哧了半天,最後被池墨盯得沒有辦法了,低垂著頭。


“哥,我就是主神。”


……


……


……


“…………哈?”


池墨懷疑自己聽錯了。


甚至一度『絕(強)對(製)冷(不)靜(方)』都差點破功。


小蘿莉得意地笑起來。


“哥,你該不會真以為太虛劍意和紫霞功隨便兌換一下就能有全套純陽技能吧?”


“你該不會真以為隨隨便便一柄普通的君來對語加上一隻傻了吧唧的純淨之魂就能成為靈劍吧?”


“你該不會真以為這麽多年都沒有人能開出來的權限碎片你隨便刷幾個s就能拿到吧?”


“不會吧不會吧,不會真有人這麽認為吧?”


砰!


池墨一記手刀阻止了這丫頭的陰陽怪氣。


他的內心掀起了驚濤駭浪,然後強製不方,接著再次震驚,隨後繼續強製不方。


杜若便看到池墨的表情扭曲到了一個相當搞笑的程度。


於是這丫頭非常不給麵子地捂著肚子笑得扭來扭去……


ps·差不多,可以開始一點點揭露主線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