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道歉就應該露出點什麽
loading...

艾莉希雅是一個相當博聞強識的人。


盧恩符文、希臘—羅馬占星術、煉金術、赫爾墨斯學會秘典,希伯來密文、聖經聖術、乃至於整個西方神秘學的源頭——古埃及《拉神法典》、《太陽金經》和《亡靈黑經》,這位不列顛的明珠都有所涉略,其中甚至有不少達到了精通的程度。


甚至於,包括東洋的陰陽密咒、印度教神術乃至於草原長生天騰格裏祭祀之術,這位公主殿下也並不是一竅不通。


毫不客氣的說,就『學識』而言,這位公主殿下已經達到了目前這個星球上人類的巔峰。


隻要是目前的人類能夠用出來的種種神秘學手段,艾莉希雅有自信自己一眼就能夠看破。


這便是艾莉希雅強大實力的根基,是她能夠成為王室驕傲的保障。


過去多年來,艾莉希雅從未在此方麵有過哪怕一次的失手。


無論麵對的敵人是誰,隻要他所掌握的力量超脫不了常規意義上『人類傳統史』極其衍生物的範疇,艾莉希雅都能通過那一雙被神所祝福的雙眼找出種種蛛絲馬跡,再利用『智慧之泉』從這些蛛絲馬跡中抽絲剝繭地發覺一塊塊碎片,最終將這些碎片拚成一個完整的拚圖。


然而現在,艾莉希雅發現她無往不利的“諸神祝福之眼”徹底失去了原有的威能。


哪怕她將那一雙眼睛的能力發揮到了極致,所看到的也不過是一片茫茫白霧。


不知原理,無法理解運行手段,沒有任何破解之法。


艾莉希雅的雙眼忽然流下兩行血淚。


“收起你那雙眼睛的能力。”


杜若的聲音變了。


雖然基礎聲線依舊是那甜美的蘿莉音,但卻不再帶有哪怕一絲一毫屬於人類甚至任何凡俗生命的情感,同時還有著某種奇異的重音。


仿佛說話的不是一個杜若,而是千千萬萬個杜若。


艾莉希雅的心神受到了距離的衝擊,身體搖搖晃晃,她狠狠咬了咬舌尖,刺痛感讓她的精神稍微清醒了幾分。


“看破的前提除了智慧的足夠外,還有本身見識閱曆的基礎要求——在你的知識,不,是見識抵達某個程度之前,妄圖看破底層法則便如同是一個還在識字階段的稚子小兒想要去理解廣義相對論一樣可笑。”


“不,其所帶來的危害甚至遠超於此,你會因為精神承受不住高位信息的衝擊而崩潰,淪為隻知道擺出下流的姿勢露出阿黑(神獸)顏涕淚橫流的碧池。”


頓了頓,麵無表情的杜若又補充了一句。


“直到脫水。”


——所以說哪怕變成了這種詭異的狀態,這丫頭滿嘴跑火車的能力還是一點都沒有減少啊遠目。


艾莉希雅也不知道做了什麽,明明沒有任何動作,原本流下血淚的雙目恢複了澄澈。


但若是細看的話,便會發現雙眼中的靈光已經略微暗淡了幾分。


她提起裙擺,對杜若行了一個標準的、繁瑣複雜的、完整的王室禮節。


“失禮了,冒昧在冕下麵前班門弄斧,以至於貽笑大方。”


“艾莉希雅·亞曆山德拉·瑪麗·溫莎為之前的冒犯行為表示最真誠的歉意,冕下但有任何需求可盡情提出,溫莎王室將全力滿足,隻求冕下息怒。”


姿態,前所未有的低。


艾莉希雅想的很清楚,眼前這隻蘿莉已經不是她招惹的起的了,甚至拚上整個溫莎王室乃至整個不列顛都有可能是在白給。


既然如此,果斷認慫。


簡稱從心。


甚至可能的話……打不過就加入。


艾莉希雅對此沒有任何心理負擔。


哈?王室尊嚴?那玩意兒值幾個錢?


用來忽悠一下那些普通人就算了,真對這種連節操都比不上的玩意兒認真了可就是傻x。


——不,所謂的王室尊嚴連節操都比不上,畢竟節操扔了過後還能愉悅一下大眾。


杜若麵無表情地盯著艾莉希雅,不列顛的王女沉默地等候著來自眼前這位不可力敵的存在的發落。


然後,公主殿下聽到了一聲——


“嘁,居然慫了。”


……


……


……


剛才,這丫頭絕對是期待著讓自己頭鐵一下然後好對她有正當理由地做出這樣那樣的事情吧?


絕對是的吧?


艾莉希雅嘴角微微抽搐,但也在心中開始迅速分析勾勒出了杜若的性格藍圖。


似乎,情況比她預料的最糟糕的境地要好不少?


小心翼翼地用眼睛偷偷瞥了一眼杜若,隨後艾莉希雅再次將頭埋下。


但哪怕隻是一瞬,艾莉希雅也看到了,杜若這丫頭臉上分明有著一瞬間的遺憾。


所以說果然這家夥是在期待她頭鐵嗎?


換句話說,隻要自己慫到底,慫到不要節操,那就基本可以保證安全了——謝天謝地,這樣的強者可比格拉摩根伯爵老爺子好相處多了。


不過,艾莉希雅顯然高估了杜若的節操值。


“道歉?你那是道歉的態度嗎?”


艾莉希雅聞言,在臉上露出微笑:“不知冕下有何要求?”


“難道沒有人告訴你,道歉是需要露出胸部的嗎?”


艾莉希雅:“?”


“狗狗道歉還會翻過來露出肚皮,作為人,露出胸部是常識吧?”


不不不,你那是哪個世界的常識啊!


“嗯?”


一股龐大如同山嶽般的壓力猛然降臨到了艾莉希雅的身上,即便是她那身為六星輪回者幾乎可以稱作是堅不可摧的身體,也有了崩潰的征兆。


艾莉希雅有點想哭。


但想到之前自己的想法,她又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四周,發現周圍的空間依舊是之前那種狀態。


理論上除了杜若外,不會有人看到自己的醜態。


咬著牙,艾莉希雅閉上了眼睛,雙手抓著自己的衣服,開始緩緩上拉。


“冕下……這樣……這……這樣可以了嗎?”


山嶽般的壓力消失了,艾莉希雅鬆了口氣,緩緩睜開眼睛,隨後便看到杜若這蘿莉居然不知道從什麽地方掏出了一支馬克筆。


然後,開始在她的胸口寫寫畫畫起來。


因為視角的緣故,艾莉希雅無法看到杜若到底在自己胸口寫了什麽,但用屁股想都知道絕對不是好東西。


“好了。”


收起了馬克筆,杜若忽然恢複成了之前的狀態,笑嘻嘻地衝著艾莉希雅送上一個甜膩的微笑。


“記住,剛才發生的一切給我放在心裏不準和任何人說,還有,稍後我會主動去找你的。到時候,我要知道你所有的目的。”


艾莉希雅迅速將衣服整理好,下一刻,俗世的喧囂再次恢複正常。


讓艾莉希雅稍感安慰的是,這件事情沒有外人知道——


“艾……艾莉絲小姐……杜若……你、你們!??????”


艾莉希雅臉色一僵,脖子如同生鏽的機械一樣,腦袋緩緩偏過去。


入目的,是池墨那指著自己胸口,一副懷疑人生的表情。


杜若眼中閃過一抹狡黠。


哼,偷偷動點手腳讓哥哥收點福利什麽的也不是不可以嘛。


然後,無論是心若死灰的艾莉希雅,還是正在得意的杜若,都看到池墨三觀崩壞的表情忽然一頓,隨後回複正常。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強製不方吧……


杜若眨了眨眼睛,忽然一巴掌拍在腦門上。


(麻煩了,哥這個能力得想辦法解決一下副作用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