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當年猴子定住七仙女咋就啥都沒幹呢?
loading...

就在雪見準備一個個精準點殺對麵輪回者的時候,遠方的大地上,忽然響起一陣馬蹄聲。


如同雷鳴般的馬蹄聲迅速變大,千夢放下了手中的弓,極目遠眺。


“……是驛站那邊的西廠番子!”


“啊?”


千夢先是一呆,隨後整張小臉喜形於色:“大佬來了!?”


“不對……”


雪見並沒有在來人當中發現池墨的身影,她又仔細觀察了一陣,確認池墨不在後,忽然抓住了千夢的胳膊。


“撤!”


“欸……?”


被雪見抓著胳膊一路狂奔而去的千夢,小小的身體揚在半空中。


“為什麽要跑啊?”


“笨蛋?”雪見一邊跑一邊哼道,“來的時候那個家夥怎麽說的?為了達到利益的最大化,最好的結果是將龍門客棧和西廠兩方人馬全都葬送在這裏,取得大白上國的寶藏,最後再想辦法幹掉對麵陣營的所有人,所以這個時候我們隻需要坐山觀虎鬥就行。”


不但要坐山觀虎鬥,甚至還要兩邊人都陰,以防止有一方壓倒性地將另一方給提前消滅。


想來,這也是池墨本人沒有出現在那些人當中的緣故吧。


找了個山坡,雪見帶著千夢躲藏在山坡的背麵,探出腦袋看著前方的戰場。


隨著驛站那邊駐紮的西廠番子的加入,龍門客棧一方的劣勢更大了。


好在,沒有了雪見和千夢,輪回者們終於可以專心對付那些西廠的人。


實力普遍超過在場大部分人的六名輪回者,對上人數遠超過他們一方的西廠番子,聯合龍門客棧一方居然還能打得有來有回。


漸漸地,時間一點點流逝。


輪回者一方陣亡得隻剩下了三人,龍門客棧一方死傷慘重,而西廠番子那邊也不好受。


除了實力最強的馬進良外,其他人全都負傷,普通的雜兵更是沒剩下幾個。


時間差不多了吧……


雪見心裏剛產生這個想法,便又一次聽到大批的馬蹄聲響起。


這一次,馬蹄聲是從背後傳來的。


兩個丫頭立刻回過頭,遠方,正有一大群人烏壓壓策馬趕來。


飛魚服,繡春刀,鮮衣怒馬。


錦衣衛!


為首的人,正是一身錦衣衛都指揮使官服的池墨。


“喲,看來你們任務完成的不錯。”


帶著大隊人馬來到了雪見和千夢身邊,池墨先是抬起頭看了一眼遠方的情況,隨後對兩個丫頭笑道。


千夢歡呼著就要朝池墨撲過去,卻被雪見一把抓著命運的後頸給提溜起來。


“兔子!你幹什麽!?放開我!”


“你給我注意點影響呀。”


雪見提溜著千夢來到池墨身邊,抬頭對坐在馬背上的池墨問到:“你來的這麽遲,就是去召集人手了?”


“對。”


池墨點頭。


“小心為上,多帶點人總是沒錯的,龍門這邊的衛所並沒有多少咱們的人,所以調集人手花了點時間。”


說完後,池墨一個眼神,便有一名機靈的錦衣衛牽著兩匹馬來到了雪見和千夢麵前。


兩個丫頭翻身上馬,隨後池墨緩緩抽出了君來對語。


“所有人聽令!將前方一幹意圖謀反的逆賊,全部拿下!”


身後,大批的錦衣衛轟然應喏。


這一次池墨一共帶來了接近一百人,對上此時兩邊加在一起也不過十來人的西廠和龍門客棧,處在絕對的優勢。


如果不算和卡羅琳那個白給的女人的戰鬥的話,這是池墨第一次正式和輪回者作戰。


所以他非常陰的讓這一批錦衣衛先上,自己帶著雪見和千夢遙遙跟在後麵,就是想要觀察觀察那存活的三個輪回者是不是還有什麽後手。


畢竟氪金商城裏稀奇古怪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


雖然如此,池墨的擔憂也並不大——左右不過是一星巔峰輪回者,連二星都不到,又不可能像他這樣每次都刷超高的評價拿到大量積分,池墨相信那些人就算兌換了什麽手段也不可能太過厲害。


畢竟,窮可以解釋這個世界上絕大部分問題。


╮(╯▽╰)╭


突然出現的錦衣衛讓正在廝殺的西廠和龍門客棧一方停下來。


那些西廠的人看到來人是錦衣衛,雖然彼此不對路但好歹都是官方的人,原本還以為是來幫忙的,結果等到錦衣衛也對他們動手後,西廠的人一個個臉色大變。


“你們要幹什麽!?我們是西廠的人!”


馬進良大聲嗬斥。


“抓的就是你們這些逆賊!”


一個錦衣衛千戶冷笑著揮刀朝著馬進良砍了過來。


另一邊,輪回者們也搞不清楚狀況。


直到他們看到了池墨三人後,這才意識到這些錦衣衛是因為池墨出現的。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為什麽對麵的人可以命令官方的人?”


僅剩下的三個輪回者背對背靠在一起,一邊抵抗著將自己團團包圍的錦衣衛一邊焦急地商量著對策。


“可惡……如果可以用熱武器的話……”


其中一個輪回者滿臉不甘。


他是堅定的熱兵器至上主義者,隻可惜輪回空間不允許輪回者在任務世界使用超出該世界時代的科技產物。


雖然說大萌這個時代已經有了火器,但是那火器……


算了,洗洗睡吧。


早期火槍那感人的射程和命中率以及殺傷力簡直讓人不忍直視。


這個時候,其中一個女人從懷中掏出了一份卷軸。


“都靠近一點!”


她滿臉心痛地準備拉開了手中的卷軸。


這可是她花費了巨大的代價,為了保命兌換的傳送卷軸,而且還是最低等級的隨機傳送,無法指定傳送點,傳送範圍也並不遠。


即便如此,也足夠他們逃脫現在的困境了。


大不了這一次的任務失敗——反正輪回空間任務失敗也沒有懲罰。


遠方,池墨在女人掏出卷軸的一瞬間便察覺到了不對勁。


他事先可是做過功課的,將低等級的輪回者有可能兌換的各種道具和能力全都仔細查閱過,所以看到那個卷軸的第一時間便知道那是一個隨機傳送卷軸。


不能讓她逃走——池墨眯起了眼睛。


雙方已經結仇了,現在放虎歸山,鬼知道未來會出什麽事情。


池墨毫不猶豫地一拍馬背,身體騰空而起,隨後一個躡雲逐月便突進到了人群中。


靠近之後,他手腕劍花,在所有人反應過來前——


“七星拱瑞!”


蒼藍色的真氣凝成實質並呈環狀擴散,迅速將周圍的不少人籠罩進去。


正準備打開傳送卷軸的女人忽然發現自己的身體不能動了。


七星拱瑞:對身體周圍一定數量目標定身,任何傷害都能使目標恢複行動。


雖然說受傷後就能恢複行動,但這個定身,卻足夠了。


收起了君來對語,池墨在女人絕望的眼神中,將傳送卷軸拿了過來。


“將他們都綁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