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龍門飛甲,一個頂倆
loading...

翌日。


就在池墨假冒成雨化田帶著驛站裏的西廠番子大軍策馬朝著龍門客棧疾馳而去的同時,客棧內,風裏刀也同樣假冒成了雨化田,一大早便來到了西廠位於這裏的領頭人二檔主的臥室前。


打開門的是昨夜負責前來通報暗號的千戶。


開門,看到門口的風裏刀,千戶略帶小心地說道:“龍門飛甲?”


“啊……?什麽?”


風裏刀一臉懵逼,但很快便將臉上的錯愕神情收了起來。


常年行走江湖的他,幾乎第一時間便意識到,這沒頭沒尾的一句『龍門飛甲』十有八九是暗號。


聯想到自己和雨化田長得一模一樣,或許這是對方用來確認身份的方式?


想到這裏,風裏刀的心忽然提起來。


好在,千戶似乎也不敢多說什麽,看到自己並沒有對上暗號,也沒有當場發難——由此可見,雨化田平日裏積威甚重。


略微鬆了口氣的風裏刀,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


“你們是不是找了個叫呂布的給你們帶路?”


“正是,大人有何吩咐?”


二檔主當即畢恭畢敬地回答。


風裏刀雙手背在身後,努力平複下心中的恐懼。


麵對這些西廠的人,自己絕對不能露出一絲一毫的怯意。


“那個家夥,被那群亡國的西夏人給收買了,正在將你們的馬給全部放走。”


這便是他們的策略了。


第一步,將客棧裏的馬全部放走,如此一來,麵對即將席卷而來的沙塵暴,這些人沒有一個能夠逃走。


不知道龍門客棧還有地下密道的這些西廠番子,有一個算一個,全都要折損到沙塵暴裏麵去。


風裏刀很快離去,二檔主立刻派人去探查馬廄,也就是這個時候,洗漱完畢的雪見和千夢找了過來。


二人恢複成了原本的打扮,雪見一身勁裝,千夢一身秀蘿門派校服。


雪見還好,千夢身上的秀蘿套裝差點沒有讓這些西廠的人看直了眼睛。


——畢竟,哪怕是西廠,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太監。


東西二廠,真正意義上的太監也不過是有品級的中高層而已。


“怎麽回事?”


“大人……”


因為搞不清楚雪見和千夢的身份,看她們似乎又和自己的督主相當熟識的緣故,二檔主和陸千戶——也就是昨夜負責接待她們的二人表現的相當恭敬。


“剛才疑似督主的人通知,說我們收買的帶路人將咱們的馬匹放走了。”


“那個督主是假的。”雪見冷笑一聲,來之前池墨已經將這裏的情況全都告訴了她。


雖然不知道池墨到底是怎麽打聽到這些消息的,但雪見也不會去深究這些事情。


這種不需要怎麽動腦子,老老實實聽大佬的安排就能夠順利將任務進行下去,不斷刷分的躺贏感覺不香嗎?


雪見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這種躺下擺好姿勢然後等著爽的感覺了。


就在這時,眾人發現一股黑煙通過臥室木板的空隙鑽了進來。


少傾,有下人來報,昨夜客棧裏的兩夥人打了起來,揚言要放火燒了客棧。


得知此事,二檔主和陸千戶當即帶著所有人逃離了客棧。


來到客棧外麵,眾人卻發現沒有任何動靜。


意識到中計的二檔主當即又帶著人趕回客棧,隨後驚愕的發現他們這些人為了掩人耳目換下來放在箱子裏的西廠的官服全都被盜走了。


“糟糕!中了敵人的調虎離山計了!”


人群中,千夢伸出手指戳了戳雪見的腰,低聲說到:“兔子,沒想到一切居然真的和大佬說的一樣欸,大佬是不是兌換了什麽未卜先知的能力啊?”


“那種能力你覺得是我們這些一星的人能拿到手的嗎?”


雪見敲了敲千夢的頭。


這時,二檔主來到了雪見麵前,行禮道:“大人,我們的官服全都被盜走了,接下來該怎麽辦?”


“還能怎麽辦?”麵對外人,雪見完全是一副如同高嶺之花般的冰山美人姿態,“官服被盜,這便說明對方已經知道了他們當中有人和督主一模一樣,打算借此假冒督主蒙騙我們……稍後一切聽我和這丫頭的命令。”


“卑職明白!”


沒多久,風沙越來越大了。


客棧外麵忽然傳來了一陣馬蹄聲。


眾人再次來到客棧外,果然看到正有一群穿著西廠官服的人策馬來到了客棧。


因為風沙過大,不太能看得清對方的模樣。


二檔主想了想,上前一步,正準備說出暗號時,對麵坐在馬背上的風裏刀忽然大聲喊道:“龍門飛甲!”


——傻了吧,小爺已經猜到了龍門飛甲是暗語,搶在你詢問之前反過來詢問你,這下看你怎麽辦。


二檔主果然有些發懵,明明他準備先說龍門飛甲的。


這下怎麽辦?


千夢這隻蘿莉湊到了二檔主的身後,因為和雪見一樣此時都披著黑色的鬥篷,加上風沙過大,對麵人群當中的輪回者並沒有認出來。


小丫頭陰惻惻地小聲對二檔主說道:“你就說,一個頂倆!”


二檔主會意,大聲回答:“一個頂倆!”


風裏刀根本就不知道龍門飛甲的下一句到底是什麽,聽到二檔主這麽說並沒有什麽異常,反而大搖大擺地問到:“你們這裏,目前是個什麽情況?”


這家夥,是假的。


真正的暗語分明是『龍門飛甲,便知真假』。


二檔主眼中閃過一抹殺意,二話不說,當即揮手。


下一刻,西廠中人猝然發難。


早已埋伏好的弓箭手突然從客棧的頂層鑽出來,對這風裏刀一行人和輪回者便拋射出一輪箭雨。


箭雨持續不停,突如其來的變化打了眾人一個措手不及,頃刻間便讓他們傷亡慘重。


風裏刀一行人好歹也是刀尖上舔血討生活的人,雖然變化來得突然,但很快便恢複了鎮定,臨時改變計劃,且戰且退。


這個時候,人群當中的輪回者發難了。


相比起風裏刀一行人,這幾名輪回者的實力普遍高出一大截。


能夠和雪見她們一起進行晉級任務的,自然都是一星巔峰的輪回者。


七人殺入了西廠這一方,如同虎入羊群,各自施展手段。


雖然在近代背景之前的任務世界中不允許使用超過火槍的武器,但憑借著那些稀奇古怪的能力,七人居然生生扭轉了戰局,以人數上的劣勢,壓製了西廠一行人。


原本都打算撤退的風裏刀等人,見狀大喜,在顧少棠的帶領下,殺了回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