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錦衣衛警告
loading...

對於輪回空間任務的難易度,簡單直白的分辨方法就是看執行任務的輪回者的等級。


星級越高,自然任務難度越大,任務世界也越危險。


但在同樣的星級條件下,評判任務難度的方法就是另外一個了——看任務時間。


主神明確規定任務時間的任務相對而言是簡單的,時間越短越簡單,同樣的,最難的自然便是主神根本沒有明確任務時限的任務了。


比如這一次。


主神不過是給輪回者劃分了陣營,頒布了任務,但卻根本沒有明確規定所有人在此執行任務的時間。


這種幾乎可以算作是“無時間限製”的任務是所有輪回者最不想遇到的。


其不但意味著任務難度高,更意味著任務世界大。


“所以……我們接下來要去做什麽?”


站在城外的雪見,抬起頭看了一眼前方宏偉高大的京城城牆,隨後扭頭對身邊的池墨問到。


“你忘記了我現在的身份了嗎?”


“那個什麽錦衣衛都指揮使?那是什麽東西?”


雪見和千夢腦袋上同時冒出一串問號。


這是個是似而非的世界,曆史大體相似,但具體細節卻完全不同,所以造成了她們二人連大名鼎鼎的錦衣衛都不知道。


別說錦衣衛了,就這個大明朝就根本不在雪見的記憶當中——這個世界的兔子家曆史就沒這個朝代,或者說,池墨記憶中的兔子家曆朝曆代在這邊就沒有一個對得上號的。


“你差不多理解成古代版本的特務機關就行。”


池墨緩緩解釋著錦衣衛的存在。


聽完後,千夢在那裏不斷點著小腦袋,嘴裏嘀咕著“大佬就是大佬,懂得就是多”——總而言之,舔就完事兒了。


而雪見卻不同了。


她看著池墨的目光越來越狐疑。


“之前就感覺奇怪了,為什麽你懂這麽多?這些情報你都是哪裏搞來的?我知道你分析任務世界的線索尋找突破口很厲害,但是這也得建立在情報完善的基礎上吧?所以……?”


池墨笑嘻嘻地拍了拍雪見的肩膀:“少女,你說的沒錯,我開掛了——我是主神它爹。”


千夢:oxo!?


雪見:“……你在侮辱我的智商?”


“不不不,我怎麽可能去侮辱根本不存在的東西?”


雪見果斷拉弓搭箭對準了池墨:“我再給你一個重新組織語言的機會。”


池墨想了想,一把將千夢這隻蘿莉提溜起來擋在自己麵前,正麵對著雪見拉開的長弓。


“來,射臉!”


千夢:“……???”


雪見翻了個白眼,將長弓收起來。


經過了這麽一頓日常後,池墨也將雪見的疑問給插科打諢地忽略過去。


雪見也沒有再追問,她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有些事情自己也不需要搞清楚,隻需要知道跟著池墨一起做任務可以用非常舒服的姿勢躺著一邊爽一邊混分就行了。


“所以,我們現在該怎麽辦?”


“簡單。”


池墨打了個響指。


“換衣服!”


一大一小兩隻同時歪著頭,腦袋上冒出一個問號。


“你們該不會就這麽個打扮進城吧?”池墨指了指二人和自己身上的一套現代的衣服,“怕不是一進城就要被當成是哪裏冒出來的番邦奸細。”


說完後,池墨已經換上了純陽·淩絕套時裝,刹那間,一個飄然若仙的出塵道長出現了。


雪見和千夢對視一眼,也開始在氪金商城裏選起了時裝。


絕大部分時裝都僅僅具備讓人變得花裏胡哨的效果,像池墨身上這套可以讓所有世界的道門勢力初始聲望不講道理的變成『尊敬』的淩絕套那價格死貴死貴的——畢竟這個道門勢力,可是包含了高等世界裏神仙滿天飛的道門的。


但是,如果隻是普通的時裝,那價錢就相當便宜。


而且好看。


====我是花裏胡哨的分割線====


大明,成化年間。


是的,就是那個大名鼎鼎的『成化犁庭』的成化年。


別看龍門飛甲裏麵東廠和西廠那叫一個囂張跋扈,但事實上,這個時候大明真正厲害的還得是錦衣衛。


曆史上,從建立開始,這個鼎鼎有名的組織的勢力就一直在膨脹,一直到了正德年間,因為朱厚照寵信大太監劉瑾導致東廠實力急劇膨脹,這才讓錦衣衛不得不屈居於東廠之下。


可是在正德朝之後,隨著大明舞王嘉靖皇帝的上台,錦衣衛換發了第二春,同時達到了有明一代的鼎盛。


所以,在這成化年間,錦衣衛是絕對壓著東西二廠的——畢竟正德還在成華之後。


別說東西二廠了,哈藥六廠和江南皮革廠來了都不好使。


“所謂的錦衣衛,就是天子親軍,同時具備著搜查、緝拿乃至審判的權利,先斬後奏皇權特許,這才是錦衣衛。”


“至於那個什麽東廠和西廠,現在勢力還不夠壓錦衣衛的。”


一邊說著,池墨一邊帶著已經換裝完畢的雪見和千夢來到了城門口。


千夢這丫頭也不知道怎麽想的,居然兌換了一套劍三秀蘿的秦風門派校服。


華麗到讓人目眩神迷的時裝差點沒有晃瞎周圍路人的眼睛。


至於雪見,則換了一套普通的勁裝,並沒有變得和池墨還有千夢那樣花裏胡哨。


城門口的衛兵看到三人出現,例行公事地準備盤查。


大明對於人口流動的管製相當嚴格,沒有官府批文普通百姓幾乎不可能離開家鄉前往外地。


正是,在衛兵即將過來的時候,池墨隨手將一個令牌在他眼前晃了晃。


衛兵的腦門上立刻冒出了一片冷汗,規規矩矩後退,一臉乖巧。


“你怎麽了?”


在池墨三人進城後,旁邊的同僚湊上來好奇地問到。


“別多嘴。”衛兵瞪了他一眼,“那是錦衣衛……”


“………………”


同僚縮了縮脖子,轉過頭看著池墨三人的背影。


有一說一,剛才那兩個小娘子是真的好看。


不過,再好看那也是錦衣衛的人,自己這些小兵卒還是不要去接觸那些大爺的比較好。


他可不想自家婆娘穿得什麽顏色的肚兜和褻褲都被那些無孔不入的錦衣衛給摸得一清二楚。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