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一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
loading...

和大部分人的習慣性印象不同,乾清宮雖然是紫禁城中被多次提及的宮殿,但它實質上不過是皇帝日常生活就寢的地方而已。


真正巨型盛大儀式的宮殿是外庭的太和殿,那才是紫禁城最宏偉壯麗的宮殿。


乾清宮已經屬於內廷了,理論上這裏是不允許除了皇帝本人外任何功能健全的男性出現的場所。


但池墨卻能夠暢通無阻的進入到內廷。


從這一點便能夠說明,此時的錦衣衛依舊有著皇帝朱見深的絕對信任,否則朱見深接見池墨的地方就不會是自己內廷的乾清宮,而會是外朝的中和殿或者保和殿。


在得到通傳,被允許進入殿內後,跨入乾清宮大門的池墨目光瞥了一眼把手在門口的小太監,嘴角帶笑。


這些太監,雖然不會直接在東廠或者西廠掛名,畢竟他們直接屬於內侍,但池墨相信,他們或多或少都從東西兩廠那裏得到過好處,同樣也能夠算作是他們的人。


進入殿內後,池墨一眼便看到了正在作畫的朱見深。


他安靜地站在一旁等候。


過了一會兒,朱見深放下了手中的毛筆,抬起頭看到池墨,微笑著說道:“未央,來來來,看看朕這副畫怎麽樣?”


池墨依言上前。


老實講,朱見深本身的畫技並不能算作多好,但卻也不差。


“陛下此畫,氣勢磅礴,萬裏河山盡在畫中,也盡在陛下您的心中。”


“哈哈哈哈……”


朱見深顯然很受用,笑了一陣後,看到池墨恭敬地站在對麵,他揮了揮手。


殿內侍立的太監和宮女紛紛退了出去。


直到這個時候,朱見深才收起了笑容,走到一旁的軟塌上坐下。


“說吧,來找朕所為何事?”


池墨作為錦衣衛都指揮使,是錦衣衛的最高長官,直接對皇帝本人負責,一般無大事並不會直接來到皇宮中麵見皇帝。


雖然在這之前朱見深讓殿裏的太監全都退出去,但這並不意味著朱見深對池墨或者說對錦衣衛的信任便超過了東西二廠。


之所以如此做,不過是製衡之道而已。


讓錦衣衛和兩廠番子都認為皇帝最信任的是自己,如此才能夠做到讓他們彼此互掐,這樣皇帝才能夠坐得穩。


池墨同樣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他並沒有直接一開口便跟朱見深說“嘿,老兄,你被綠了。”這樣的鬼話。


“陛下,我們在倭國的人發現了一些……嗯,有趣的東西。那裏的人認為此事過於重大,所以將一切繳獲都已經送到了京城來。”


池墨當然不會說是在大萌本土發現了什麽,那樣一來朱見深隻需要讓東廠的人去核實一下就會發現這是在胡扯。


而若說是錦衣衛在國外的發現,那朱見深就沒有辦法證實了。


他隻能選擇相信池墨。


“倭國……”朱見深並不是很在意,“發現了什麽?”


池墨嘿嘿一笑。


——然後反手掏出了一個地球儀。


而且是經過了特殊修改的,標注是按照這個十五世紀的世界格局來進行的地球儀。


“這是何物?”


“陛下,這是極西之地的一些受到當地番邦之王命令的海員所繪製的海圖——他們從極西之地再往西出發,最後竟然一路抵達了倭國,證實了咱們腳下的大地……是個球。”


朱見深眉頭揚起來,他頓時來了興趣。


從池墨手中將地球儀接過去,細細把玩著。


但等到朱見深看到上麵標注的大萌和整個世界的對比後,他的目光開始變得嚴肅起來。


“大地,怎會是個球?”


“此事臣亦不解,然那番邦之人已經通過航海證實了此事,一路向西,最終確實能夠抵達東方。另外,此物不過是彩頭,真正讓臣認為事關重大的,是那些番邦之人從這一片遼闊無比的無主之地帶回來的東西。”


隨後,池墨掏出了一包的玉米土豆……


“另外,陛下,我們還從那番邦之人身上得到了他們的不少好東西,已經讓人整理成冊,盡在於此。”


池墨又掏出了一本線裝書。


“此書上所寫,乃是番邦之人種種工匠技藝,臣鬥膽觀之,認為此物於我大萌有大用。”


朱見深還沒有來得及觀察那些池墨直接從氪金商城搞出來的高產玉米土豆,又被池墨糊了一臉的百科全書……


當然,是針對十五世紀的生產力能夠達到的百科全書。


但即便是這樣,如果上麵的種種技術能夠實現,也足夠讓大萌變得脫胎換骨了。


朱見深細細翻閱著。


他從一開始的漫不經心,到略顯凝重,再到最後的驚為天人。


半晌後,將此書放下,朱見深凝視著池墨。


“未央,那些番邦之人在哪裏?”


上鉤了。


“陛下,已被臣羈押在了錦衣衛大牢內。”


錦衣衛的大牢當中當然不可能有這些所謂的番邦之人,但偌大個大明抓幾個金發碧眼的外國人還是沒有問題的。


抓來之後,隻需要經過錦衣衛大牢的一頓嚴刑拷打,池墨有的是辦法讓這些人配合他演一出戲。


池墨當然知道就這樣將這些東西全都教給朱見深不見得就能夠讓這個世界的大萌立刻產生蛻變,甚至搞不好什麽事情都不會發生。


但沒關係,隻要轉移走朱見深的注意力就行,讓這個皇帝有感興趣的事情去做,將目光放眼到整個世界去。


這樣,自己在順勢動動手腳,讓朱見深自己“意外”發現雨化田上了萬貴妃繡榻一事,到時候便可以順理成章地鏟除掉西廠。


先端掉西廠在京城的老巢,隨後帶著人去追殺雨化田。


池墨已經計劃好了一切。


然後,他就聽到朱見深忽然開口了——


“此書上所寫之種種事物,聞所未聞,那煉鐵之法竟然可日產精鐵無數……還有那火銃……這樣,未央,待到朕見過那些番邦之人,確認此事後,你便帶著朕的命令,從工部召集一批工匠,開始負責驗證此書上之技藝……還有那玉米與土豆的種植……”


池墨:“…………?????”


等一下啊!


陛下!


我是要去宰了雨化田的啊!


我是錦衣衛啊!是專門殺人的,不是專門搞科研的啊!


“你那是什麽表情?”朱見深笑吟吟地抬起頭,“事關重大,此事自然要交給你來辦,朕不可能讓外朝的那幫臣子去做,他們……哼!”


說到這裏,朱見深還得意地笑了起來,給了池墨一個“你放心,該是你的功勞絕對少不了,朕相信你”的眼神。


池墨的心裏,一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