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你好啊,貞子小姐姐
loading...

一路走一路聊。


池墨很輕鬆的便從這個笨笨的jk少女口中套到了她幾乎全部的家庭信息。


這個叫霧島結衣的女孩子,單純地讓人懷疑她到底是不是現代社會的生物。


父親早年便因為工傷去世了,母親一個人拉扯著她和妹妹兩個人。


幸運的是,無論是結衣還是她妹妹,兩個女孩子都特別的懂事,沒有所謂的叛逆期,因此作為母親的那位女性並不需要在照顧女兒的事情上太過操心。


沒多久,三人一鬼來到了一處民宅前。


池墨上前敲門。


很快的,門便被打開了一道縫隙。


因為掛著防盜鏈的緣故,縫隙並不大。


從縫隙中,池墨看到了一個臉上帶著幾分哀傷的婦女。


“這位先生,您好,您是……?”


池墨側身一步,給了墜兔一個眼神。


這種時候,還是讓身為女性的墜兔過來交涉更容易讓人安心。


墜兔會意,來到了池墨身邊。


“這位太太您好,我們是來調查……嗯,有關您的長女的事情的。”


“結衣……?”


聽到這裏,婦女的臉上哀傷更濃了。


“你們是警察嗎?”


“不,我們是專門處理超自然現象的專業人士。”


池墨一臉嚴肅,仿佛自己說的是真的一樣。


“太太您應該也從新聞中知道了,今天整個東京都不太平,嗯……”


“——!!!”


婦女的臉色頓時變了。


在這個時不時會有厲鬼冒出來的世界,無論政府怎麽隱瞞,都不可能將所有的事情瞞過去,加上伽椰子太太的事情鬧得這麽大,普通人哪怕不會從新聞中得知真相,結合著各種小道消息也能猜出來個七七八八。


“你們……我……結衣她……?”


“欸欸?我怎麽了?媽媽?”


結衣從後麵湊過來,然而她的母親根本看不見她。


“先生,難道說結衣也變成了害人的厲鬼了嗎?”


“不不不,太太,請放心,您的女兒並沒有,隻是為了以防萬一,我們需要調查一下她生前居住的房間。”


說到這裏,池墨掏出了從辦假證的那裏為了以防萬一搞到的官方公職人員證件。


這下,這位太太算是徹底相信了。


她取下了防盜鏈,打開了房門。


眾人魚貫而入。


身後,結衣呆呆地看著自己的母親。


“我……已經死了嗎?”


她的身體開始變得有些虛幻,仿佛隨時都要消失。


但很快的,身體再次凝實的結衣,明白自己已經死去的事實,默默歎了口氣。


在前往結衣生前臥室的路上。


“結衣是三天前車禍去世的,肇事的司機現在還沒有找到,我們也沒有拿到賠償……賠償倒無所謂,但是那孩子……才十六歲啊。”


說到傷心處,結衣母親掩麵而泣。


“幾位,這裏就是那孩子的臥室了。”


池墨三人帶著結衣走了進去。


充滿了少女氣息的粉色調臥室內並沒有什麽奇怪的地方,甚至池墨注意到這間臥室在不久前才被細心的打理過。


時間絕對不會超過一天。


這位母親,大概是在借著打掃女兒的臥室寄托哀思吧。


池墨環顧四周。


他說是來調查結衣的事情並不是隨口胡謅,而是在來到結衣家後便決定的理由。


因為,他感覺到了一股異常的氣息存在。


那是在麵對裂口女時有些熟悉的氣息,換句話說,這棟屋子裏有除了結衣之外的另一個鬼。


而且還是比裂口女更強的厲鬼。


很快的,池墨便將目光放在了書桌上。


那是一卷很普通的老式錄像帶。


錄像帶……


池墨嘴角抽搐。


不是吧,不會是貞子姐姐吧?


“太太,請問這個錄像帶?”


“這個啊,這是結衣生前帶回來的,說是同學借給她看的,不過結衣似乎還沒有來得及看就去世了。”


池墨微不可查地瞥了一眼結衣,這孩子如果是看了貞子的錄像帶後被貞子殺死的,那也就不可能變成現在的純淨之魂了。


池墨將錄像帶拿起來,果然立刻感知到了一股濃鬱的涼意透過錄像帶傳遞到了自己身上。


他打開了一旁的電視機,隨後將錄像帶放了進去。


電視中立刻響起了奇怪的沙沙聲,房間裏同時產生了一股陰風。


緊接著,電視畫麵突然一變。


黑白色的畫麵中,出現了一口古井,從井口處伸出了兩隻慘白的手。


房間內的溫度急劇降低,結衣母親的身體開始發抖。


眾人就這麽看著貞子姐姐從古井中爬了出來,然後——


爬出電視。


“鬼啊啊啊啊啊啊啊!!!!!”


“鬼啊啊啊啊啊啊啊!!!!”


嗯嗯,不愧是母女兩呢,結衣和她媽媽居然同時用同樣高亢的分貝尖叫起來。


池墨沒好氣地白了結衣一眼,這丫頭又忘記自己是個鬼了?


『觸發隱藏任務』


『任務目標:擊殺貞子』


『任務說明:看起來很可怕,但隻能躲藏在錄像帶裏,隨著老式錄像帶逐漸退出舞台,搞不好這會是第一隻被科技給無意中殺死的厲鬼呢,真是丟人。』


『ps·或許你可以試試看將兩個電視麵對麵擺放在一起,這樣貞子姐姐就隻能在兩個電視中來回鑽來鑽去無線套娃了。』


忽略掉主神的淘氣,池墨蹲在了電視前麵,在貞子爬出來到一半的時候,他伸出手捏住了對方的下巴,強迫貞子抬起頭來,然後用另一隻手將貞子蓋住了臉的黑發整理到腦後,露出那一張雖然慘白但多少還略有幾分姿色的臉。


嗯,如果忽略掉貞子姐姐那恐怖的充滿狠厲的雙眼的話,仔細看看,還是很漂亮的嘛。


“喲,你好啊,貞子小姐。”


貞子:“……????”


打擾了,告辭!


察覺到不對勁的貞子開始試圖退回去。


然而池墨起身便抱起了老式電視,屏幕朝下抖了抖,貞子就這麽……


從電視裏掉出來了……


她居然從電視裏掉出來了!?


落地的貞子剛抬起頭,就發現墜兔掏出了破魔手槍頂在了自己腦門上。


少女露齒一笑:“welcome~”


砰!!!!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