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杜若小蘿莉的節操已經崩了
loading...

功法的價格不能說高也不能說低,這主要是看功法本身的等級。


真正走修煉功法這條路的人,最大的開銷其實是為了盡快提升實力找主神灌頂。


池墨省去了這麽一個巨大開銷後,空餘的輪回積分足夠,他一次性將純陽的兩套心法和門派大輕功全部兌換出來,甚至還給自己兌換了一柄名為『君來對語』的長劍,當然這劍同樣出自基三就是了。


如果不是積分眼看著快要見底了,池墨甚至想要來一匹裏飛沙給自己當坐騎。


房間內,換上了時裝淩絕套的池墨,站在鏡子前看著自己全新的造型滿意點頭。


藍色的內襯,白色的外衣長袍,高高的道冠,以及精致而華麗的各種配飾,尤其是自己在穿上時裝後一頭短發也自動變成了長發。


雖然基三有各種各樣的毛病讓人吐槽不能,但這衣服……太好看了!


穿上時裝後,池墨又利用自己的隱藏職業節奏大師,隨意播放起了bgm。


“欸?居然還有私人頻道播放和公眾頻道播放兩種選擇嗎?私人頻道隻有自己以及自己想要讓其聽到的人才能聽到?這個好,免得擾民。”


果斷選擇了私人頻道播放《武當》並且無限單曲循環後,池墨便盤腿坐在床上,開始了修煉。


隨著bgm的響起,池墨幾乎是在修煉的一瞬間便進入了一種讓他自己都感到驚歎的狀態。


晦澀難懂的功法很神奇的看一眼便完全理解,原本根本搞不清楚的經脈等等修煉必備基本知識所帶來的門檻完全不存在,幾乎憑借著直覺,池墨便非常順利的修煉起來。


(這就是所謂的‘俺尋思’之力嗎?)


收斂心神,池墨開始了修煉。


一夜無事。


翌日。


伴隨著第一縷晨光透過窗戶照射到房間內,池墨睜開了眼睛。


一縷精芒從眼底閃過。


一晚上的時間,池墨已經正式入門。


遊戲當中看起來純陽有兩種心法,但真正將功法兌換出來開始修煉後池墨發現,無論是《紫霞功》還是《太虛劍意》本質上都是一樣的,核心修煉方式完全相同,區別隻在於運轉的手段上。


換句話說,兩種功法修煉出來的內力都是一樣的,都可以被稱作是純陽內力。


這種內力可以用來催動任何屬於純陽的技能——包括大輕功逍遙遊。


與此同時,功法所附帶的技能事實上伴隨著池墨的入門已經基本全部掌握,區別隻在於威力的高低,隻有極少部分太過bug的技能還需要他進一步提升修為才能施展。


例如『鎮山河』。


鎮山河氣場一旦釋放,氣場範圍內的所有人將處於無敵狀態,免疫所有傷害,這種能力實在是太過奇葩,兌換到現實中來後對自身的修為要求自然也就高得嚇人,池墨一個晚上的修煉顯然是做不到施展鎮山河的。


起身,伸了個懶腰,身體中傳來一陣劈裏啪啦的聲響,池墨吐出一口濁氣,轉身拉開了臥室的窗簾。


極目遠眺,他發現自己的視力和之前比起來高處一大截。


近處,樹梢上的鳥雀剛剛長出來的絨毛都能看的一清二楚,遠方,哪怕是數百米外的街道上行駛的汽車,隻要池墨願意,都能看清楚對方的車牌號。


滿意地點頭,池墨將時裝收起來,換回了原本的常服,隨後離開臥室,去衛生間洗漱完畢後便哼著歌準備早飯。


簡單的早餐很快便準備完成,池墨又來到小丫頭的臥室門前,輕輕推開了房門。


和他預料的一樣,杜若依舊在熟睡。


穿著可愛的卡通睡衣的小丫頭此時正躺在床上,睡相相當糟糕。


被子被她踢到了一邊,上衣也皺巴巴地縮起來,露出了平坦可愛的小腹。


小丫頭還伸手在肚子上抓了抓。


她睡得嘴巴都張得開開的,一點戒心都沒有。


池墨歎了口氣。


“啊啊……不要那樣!”


驀的,剛準備將杜若搖醒的池墨,忽然聽到小丫頭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不、不要啊,哥……”


嗯嗯,看來夢裏麵也有咱呢,就是總感覺自己在她夢裏好像正在做奇怪的事情的樣子——池墨的眉頭微微挑起。


“都說了我才不會對你這樣的小蘿莉下手……”


“不要啊哥!不可以侵犯van♂先生!太鬼畜了!”


原來對象不是你而是別的人嗎!?還是男人!?我才不會去侵犯van♂先生!我喜歡的是可愛的大胸部的小姐姐!


“快點住手啊哥!van♂先生的話是不會反抗的,這樣一點都不好玩……”


你阻止的理由有問題吧丫頭!


“……原來如此……哥已經做好覺悟了嗎……既然是這樣……人家也不攔了……”


不不不,給我攔下來啊!


“啊啊!van♂先生好像快要醒過來了,哥快點上!……不愧是哥,居然第一次就走那裏……人家也好想被哥這樣哦……”


“你差不多已經夠了吧!話說我在你夢裏麵到底鬼畜到了什麽程度啊!?總感覺在你這丫頭的夢裏我已經在犯罪的邊緣瘋狂試探了啊!”


忍無可忍,池墨一把掐住小丫頭的腋下將她舉了起來。


迷迷糊糊的小丫頭睜開了眼睛,迷茫地看著眼前的池墨。


“……欸?哥放過van♂先生準備對我動手了嗎?”


小丫頭說著就開始做出了撩起裙子的動作——可惜她穿著睡衣睡褲,沒東西可撩。


“欸……?”


嗯嗯,看來是注意到自己剛才在做夢了。


“哥……”


“怎麽了,醒過來了嗎?”


“人家裏麵什麽都沒有穿哦。”


很好,看來還沒有徹底清醒過來。


池墨果斷將杜若放在床上,然後捏住了她的臉頰開始朝著兩邊拉扯。


“哇……哥!好痛……好痛呀!可以的話不要捏臉捏別的地方那樣人家至少還能一邊痛一邊爽啊啊啊啊啊痛痛痛痛痛痛——!!!!”


“太奇怪了吧!實在是太奇怪了啊!我到底是什麽地方沒有做好才讓你這丫頭長歪成了這個樣子?”


“都是因為哥你是個本子畫師了呀!”


“住口!我已經上岸很久了!”


“可是哥你還有偷偷畫哦!還是蘿莉本哦!”


“都說了那是鬼畜甲方的要求!我那是恰飯!恰飯嘛!不寒磣!”


“但是哥你就是蘿莉控!”


“我不是………………”


今天的池墨家,也是在熱熱鬧鬧的日常當中開始了新的一天。


ps·嗯,果然還是不用等到十二點就寫完啦!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