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GTA模式,啟動!
loading...

和兔子家不一樣,作為資本主義大本營,這個國家習慣性地將一切能夠外包給私人的事情全都外包了出去,甚至連監獄都是如此。


但疾控中心是個例外。


找了一名黑人小哥用流利的英語問路,在忍受了對方長達幾分鍾的rap之後,池墨終於搞清楚了這座城市的疾控中心所在的方位。


然後他有些抓瞎。


因為距離太遠了。


作為這個世界有名的超級大都市,在得知最近的疾控中心都距離自己有近十五公裏的路程時,池墨很光棍地開始站在路邊,背靠著路燈思考起來。


想要打車,但是沒錢。


想了想,池墨的目光投向了前方的街道。


要不……開啟gta模式?


反正這個世界馬上就要大亂了,到時候警察也沒那個心思來抓自己,就算自己腦門上頂著五顆星星也不會有任何問題。


隻是,萬一自己在成功注射病毒之前就被抓了可怎麽辦?


總不能去試驗一下這個世界的私人監獄防護措施和喪屍的戰鬥力哪個更強悍吧?怕不是還沒有試驗成功自己就要體會一把人體蜈蚣3了。


噫……


就在池墨糾結的時候,他忽然聽到遠方傳來一陣喧鬧聲。


池墨一驚,立刻抬起頭朝著街道盡頭看去,果然發現那個地方此時已經掀起了騷亂。


騷亂在迅速擴大,池墨甚至看到有警察騎著摩托車拉響了警笛正在朝著那個方向趕去。


“不是吧阿sir,這麽快?”


池墨搖了搖頭,看來自己沒得選擇了,他開始迅速觀察眼前的情況。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是新手任務,所以主神在放水的緣故,池墨忽然注意到不遠處有個人將自己的摩托車停在了路邊,然後步行朝著騷亂發生的地方跑去——看起來似乎是要去看熱鬧。


摩托車啊,正好。


這哥們兒居然還貼心地將鑰匙留在了車上——真是個好人啊。


“既然你這麽大方,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


池墨朝著摩托車走去,路上有個和自己擦肩而過的瘦弱的白人男性忽然對著他豎起了中指。


“去死吧!【嗶——】!”


ok,還是個有種族歧視的家夥。


那池墨就不會對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感到愧疚了。


走到他麵前,池墨忽然掏出了自己在進入輪回空間之前準備的水果刀。


這是他為了以防萬一帶在身上的,主神允許新手期的輪回者攜帶一件非衣服類的道具進入,你要有本事扛著一顆核彈進來主神也不會拒絕你。


——隻不過他會相應調整一下任務難度。


將水果刀頂在了對方的腹部,池墨露出一個人畜無害的微笑。


“嘿,哥們兒,手機交出來,不然我現在就聯係一下專業團隊過來接單。”


“fuck!這裏又不是加納!”


“別人的業務是國際化的,掙的也是美元,快點,手機交出來,或者你不喜歡專業團隊?那我可以給你聯係一下天朝那群吹嗩呐的。”


“……………………”


瘦弱的白人男性顯然沒有料到眼前的黃種人居然敢反抗,而且還用刀頂著自己。


他權衡一陣,罵罵咧咧的將手機掏了出來。


一把奪過手機並詢問了解鎖密碼後,池墨跨上了旁邊早已物色好的摩托車揚長而去,隻留下身後的白人男性還在那裏祖安bb。


路上,池墨迅速打開手機,然後點開了某個軟件。


『缺德地圖持續為您導航……』


將手機固定在了摩托車前方的手機支架上,池墨果斷將目標設定在了最近的疾控中心。


“哇喔——!”


摩托車一個提速,池墨頓時發出了興奮的呼聲。


果然啊,這種為所欲為的感覺是真的讓人腎上腺素狂飆的。


那麽……gta模式,啟動!


====我是gta模式開啟的分割線====


騷亂,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在擴散。


事實上在池墨如今所在的城市爆發喪屍之前,這個世界早已經有了喪屍出現,隻不過各國政府一直在極力控製局勢的同時向公眾隱瞞情況罷了。


顯然,他們失敗了。


或者說在控製病毒傳播方麵,這些家夥就沒有一次成功過。


一路疾馳,池墨沒多久便來到了疾控中心。


喪屍顯然還沒有傳播到這裏,但人類的通信技術卻已經將這座城市爆發了喪屍的消息傳遍得到處都是,因此此時疾控中心裏麵同樣已經大亂。


所有人都在收拾東西趕緊準備跑路,根本沒有人注意到闖進來的池墨。


進入疾控中心大廳後,池墨一把抓住身邊跑過的身穿白大褂的女研究員。


“小姐,向你打聽個事兒。”


“啊……啊!?”


被池墨忽然抓住的小姐姐嚇了一跳,鼻梁上的眼鏡都差點掉了下來。


她顯得非常著急,不斷試圖掙脫池墨的手臂。


“先生!請您放開我!”


“小姐,你們這裏儲存各種病毒樣本的地方在哪裏,可以的話還請帶我過去一趟。”


“先生!我真的很忙,您找別人——呃?”


感受到頂在自己腰間的水果刀,女研究員想了想,立刻換了一副表情。


“當然我突然想起來我現在似乎還有那麽幾分鍾的時間。”


“你會為今天的這個決定而在日後感到欣喜的。”


在女研究員的帶領下,池墨很快來到了病毒樣本儲藏室。


“先生請稍等,這裏有好幾道安全門需要輸入密碼……”


池墨擺擺手,示意女研究員繼續,當然全程他都用刀子頂在了對方的腰上。


女研究員很快輸入了密碼,打開了安全門,隨後帶著池墨走了進去。


低溫儲藏室內的溫度非常低,池墨和女研究員進來後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先生……我……我已經帶您來了,請問我可以走了嗎?”


女研究員現在慌得一批,她已經得知消息這個城市爆發了喪屍病毒,自己要是再不撤退可就完蛋了。


“別急,給我找出一份高致命性,但卻可以治愈的病毒毒株。”


“先生……您……您要幹嘛?”


“哦不不不,別誤會,我不是恐怖分子,這份病毒毒株是給我自己用的,嗯……斑疹傷寒,h1n1,sars,都可以。”


女研究員懷疑自己聽錯了。


“先生?您要給自己用這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