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咱們今天不砍人,改刨墳
loading...

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別的什麽,當歐康納帶著池墨一行人,騎著駱駝抵達哈姆納特時,又班尼作為向導帶領的那一群十來個美國人也剛好到達這裏。


歐康納沒有理會班尼他們,雖然那群美國人從始至終都對池墨一行人表示極端警惕。


他驅趕著駱駝來到了池墨身邊,說道:“我們到了。”


“可是,這裏什麽都沒有啊?”


伊芙琳眺望著眼前一望無際的大沙漠。


此時天剛蒙蒙亮,太陽還沒有從地平線上升起,但天邊已經開始泛起了魚肚白。


“放心,很快就會有奇跡上演。”


歐康納指了指前方。


池墨閉著眼睛感受起來。


他能感知到,前方一大片區域存在著一股非常詭異的力量。


有點類似自己釋放純陽的各類氣場時,氣場對籠罩範圍內的影響。


但眼前的這一股“氣場”更加強大,也讓人更加不安。


“你感覺到什麽了嗎?”雪見控製著駱駝來到池墨身邊問到。


池墨點了點頭,睜開雙目。


“哦?你感覺到啥了?”


池墨看了雪見一眼:“你今天用的是梔子花味的香水。”


雪見:“?”


老弟,你不對勁。


“我是認真的。”


“好吧。”池墨一直前方,“那裏,地麵之下,埋藏著很大的邪惡。”


“很深?有多深?”


“比艾莉希雅公主殿下胸前的邪惡還要大。”


“你就不能正經點說話嗎?”


雪見忍了又忍,好懸沒有當場抽出朝弦來直接敲在池墨的頭上。


就在這時,太陽終於露出了地平線。


宛如海市蜃樓般的奇跡上演了。


原本的黃沙漫天,空間忽然出現了扭曲。


好似被投入了石子後泛起波紋的水麵倒映出來的城市般,一座幾乎已經隻能用“斷壁殘垣”來形容的古埃及廢墟自虛空中詭異的浮現。


廢墟城市的影像最初是不斷扭曲的,但隨著太陽漸漸升起,城市逐漸凝視,最終完全從虛幻變成了切實存在、可以碰觸的實物。


池墨等六位輪回者,以及見識過這一幕的歐康納和班尼還好,其他所有人全都看的目瞪口呆。


伊芙琳長大的小嘴甚至能塞下曲一顆雞蛋。


“這不科學!”


“但很埃及。”


歐康納用鞭子狠狠抽了一把身下的駱駝。


吃痛的駱駝開始撒腿狂奔。


一旁的班尼見狀,也策馬朝著哈姆納特而去。


有了兩個人的帶頭,所有人都帶著前所未有的興奮奔向了哈姆納特。


池墨也不急,他不緊不慢地位於人群的中央。


那一群美國人似乎害怕被人捷足先登,一個個爭先恐後,甚至有人都從馬背上摔倒下來。


驀的——


砰!


槍聲響起。


雪見眯起了眼睛,緩緩放下了舉在耳畔的右手。


她食指和中指間,夾著一顆還在冒煙的子彈。


這突然響起的槍聲徹底打斷了眾人的狂奔,所有人都勒住了身下的坐騎。


高舉著左輪手槍,對著雪見開槍的一名美國人顫抖著嘴唇,死死盯著用手指夾住了子彈的雪見。


“撒旦……魔鬼……魔鬼!!!”


他不信邪地再次對著雪見開槍了。


雪見剛想要回擊,身後的『叛逆的魯智深』當即從個人空間中掏出來一枚二戰手雷便扔了過去。


手雷還沒有爆炸,倒拔垂楊柳的林黛玉便高喊著“我丟你樓某啊”,從駱駝上跳下去,抬著滾滾黃沙撲入了那群美國人當中。


掀起的風暴將周圍的好幾名美國人直接卷到了天上去。


唯一沒有動作的嫖小姐又一次掏出了自己的小鏡子化起了妝,再補了一下口紅後,她對著前方輕輕吹了口氣。


沙漠中忽然鑽出了大量的毒蠍毒蛇。


“哇五毒啊你!”


千夢看到那些毒物被嚇了一跳。


幾個呼吸過後,美國人便已經死傷殆盡。


魯智深三兩步來到雪見麵前,討好地說道:“大姐頭,沒事吧?”


“呃……沒事。”


雪見被這三個人的殷勤給嚇了一跳,但轉眼便明白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不得不說這三人小隊心思通透,他們知道自己這一次的任務會因為自己這個qaq小隊躺贏。


也許未來不見得還能再次合作,但這不妨礙他們三個給自己等人留下個好印象,所以他們才會在自己受到襲擊的時候這麽賣力。


魯智深連連點頭,又看向池墨:“隊長,這些家夥怎麽處置?”


池墨掃過那些躺在地上不斷哀嚎的美國人一眼,揮了揮手。


“埋了吧。”


“這活兒我熟!”


林黛玉倒拔垂楊柳是個彪形大漢,聞言笑嘻嘻地壓著手指骨,關節劈裏啪啦作響。


他轉過身麵對著那群美國人,雙手微微一抬,卷起的沙暴直接將那群美國人給活埋。


末了,他還跑到沙堆上踩了兩腳,吐了口唾沫。


“呸!讓你們偷襲大姐頭!”


果然,能夠混到二星的輪回者,基本真殺起人來沒一個會手軟的。


將這一幕從頭看到尾的歐康納三人頓時感到不寒而栗。


伊芙琳看向魯智深三人的目光中更是帶上了濃濃的恐懼。


魯智深見狀,衝著伊芙琳露齒一笑,豎起大拇指:“學者小姐請放心,我們其實是好人。”


於是伊芙琳越發好怕了。


“放心吧。”池墨出聲安慰道,“至少對你們來說,這三個是好人。”


“我們走。”


歐康納拍了拍伊芙琳的肩膀,再次驅策著駱駝前進。


不多時,他們便來到了哈姆納特。


將駱駝給綁好後,伊芙琳小姐充分發揮了她的特長,很快便找到了一個絕佳的發掘地點。


看著伊芙琳從自己的工具包裏麵掏出各種各樣的考古發掘道具,池墨搖了搖頭。


“不用這麽麻煩,你隻需要說從什麽地方往下挖就行。”


“哦……好、好的。”伊芙琳點點頭,指了指旁邊,“那個半截身子露在外麵的石柱。”


“明白了。”


池墨一招手,君來對語出現在了他手中。


『master~~~你終於想起我來啦?』


結衣蠢萌蠢萌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咱們今天砍誰?』


(誰都不砍。)


池墨揮起了君來對語。


(咱們今天,刨人祖墳!)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