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神魔世界的紫氣東來
loading...

翌日。


當第一縷朝霞突破地平線的瞬間。


以池墨的視角,滾滾紫氣自東而來。


隨著橙紅色的陽光穿過客艙的窗戶,照射在他的身上,池墨的身體忽然微微一震。


尋常人看不見的氤氳紫氣,被他接引到了體內。


丹田處,原本已經被精煉到了極為純粹境地的幽藍色真氣海開始沸騰。


紫氣自全身毛孔被引入,順著經脈流淌,最後匯聚到了真氣海中,將原本唯有幽藍色的真氣海給染上了一絲紫色。


少傾,池墨睜開了眼睛,眼中閃過一抹精芒。


“這是……”


以往修煉,不過是張開全身毛孔,吸引尋常元氣入體,凝練成真氣而已。


但這一此,他通過內視,看著真氣海中的那一抹紫色,眼中滿是驚喜。


紫氣!


池墨可沒有忘記,自己修煉的純陽武學,有個別名叫紫霞功。


講究的便是接引朝霞突破地平線時帶來的滾滾紫氣!


可惜的是,無論是在之前的任務世界,還是在現實世界,池墨無論如何都感受不到紫氣。


“這是怎麽回事?是因為這個世界有神魔,所以才有紫氣?”


“還是說我修煉終於突破了某個臨界點,感受到紫氣了?”


他開始回憶著昨天晚上的修煉。


昨夜他同樣修煉到了天亮,但卻沒有感受到紫氣的出現。


搖搖頭,池墨右手一揮,並攏劍指。


指尖發出的一縷劍芒,帶著令人心悸的銳氣。


看上去和平日仿佛沒有什麽不同,但池墨卻知道,這一股劍氣比之之前的威力要強大了幾乎一倍!


這還隻是一縷紫氣!


難道說自己今後每次修煉,隻要成功引入一縷紫氣入體就會增長這麽多實力?


“……這未免也太變態了點。紫氣有這麽猛?”


池墨百思不得其解。


可惜,這裏沒有李忘生,更沒有山石道人,自己想要解惑,還得重新回到劍三位麵去一趟才行。


收起了指尖的劍芒,池墨翻身下床。


一整夜的修煉並沒有讓他感到疲憊,反而整個人神采奕奕。


打扮得跟西部牛仔似得池墨,走出客艙,來到甲板上。


此時內河客船早已經駛出了開羅地界。


兩側依舊是鬱鬱蔥蔥的綠色,但以池墨的目力,卻很輕鬆看到了這“狹窄”的綠色外圍。


那是一眼望不到盡頭的荒涼沙漠。


“呼……呼……呼……”


不遠處傳來一陣喘氣聲。


池墨側頭一看,發現是正在自己背上背負著負重,正在做俯臥撐的歐康納。


又做了幾十個俯臥撐後,歐康納取下了負重,起身走到池墨身邊。


“老板,我還以為你會睡到中午去。”


歐康納身上帶著晨運的汗水,渾身都冒著一股熱氣。


池墨看這歐康納,說道:“我們就這麽一直坐船?”


“當然不是,事實上今天中午之前我們就要下船,隨後需要就近找個集市購買一些駱駝,準備好淡水和食物,接下來的路程就是在沙漠裏的駱駝騎行了,老板期待嗎?”


“有沙匪嗎?”


“以老板的神奇,還會在乎那些?”


昨晚看到了池墨會一些神異本領的歐康納笑著反問了一句。


“確實不在乎。”


相視一笑,池墨忽然看到了歐康納右臂手腕上的紋身。


那是一個金字塔,金字塔的頂端有著一個小小的太陽。


“你這紋身……?”


“你說這個啊?”歐康納將右臂舉起來,“這是我小時候在孤兒院的時候被紋上的。”


池墨回憶著電影裏的劇情,接著問道:“如果我說,我是來自東方的旅行者,在尋找我的同伴。”


“那麽我會回答,我是來自西方的冒險家,我就是你要找的人。”


歐康納忽然眯起了眼睛。


“老板,你怎麽知道這句話?”


“果然。”池墨點頭,“歐康納,你是法老侍衛。”


“法老侍衛?”


“沒錯。”


池墨轉頭看向河岸。


此時,已經有一些小動物來到了河邊喝水。


它們似乎習慣了人類的客輪,並沒有驚慌失措的逃走。


甚至有些動物還好奇地朝著池墨張望著。


“我並不是法老侍衛。這是我從別處聽來的,你們法老侍衛之間接頭用的暗語,昨晚那個阿德貝並沒有看到你的紋身,否則他一定會這樣問你——歐康納,你和阿德貝是同一種人。也許這就是你能夠找到哈姆納特的原因。”


“命運?哈!我寧願沒有這些!”


歐康納似乎並不喜歡這種事情。


“這不過是我在開羅孤兒院的時候被弄上去的,法老侍衛這種事情和我沒有關係。”


“不過有些事情對你來說是注定的。”


歐康納撇嘴,不再說什麽。


當時間接近中午的時候,客輪臨時靠岸在了一個碼頭上。


歐康納帶著一行人走下了客輪,結果不出意料的,再一次碰上了昨天晚上的那一群美國人。


那群美國人注意到雪見,眼中隱隱約約帶著畏懼。


倒是歐康納,盯著美國人當中的向導。


“班尼?”


“歐康納?”


“哈哈!班尼!我的老朋友,沒想到居然能夠在這裏見到你……”


歐康納笑著上前,一把勾住了班尼的脖子,將他強行帶到一邊。


走到無人處,歐康納忽然用力勒住班尼的脖子:“你也是去哈姆納特?”


“沒有人規定隻能是你們去的……不是嗎?歐康納我的老朋友。”


“可是我現在就能送你下地獄,說實話這種事情在之前那場仗你臨陣脫逃的時候我就想這麽幹了。”


看著忽然頂在自己腦門上的左輪槍,班尼的聲線開始顫抖起來。


“歐康納……別……想想我的孩子……”


“你沒有孩子。”


“未來!未來會有的!”


歐康納鬆開了班尼,倒不是真的想到了班尼口中所謂未來的孩子,而是旁邊的一群美國人正盯著他。


“你朋友?”


在歐康納回來後,伊芙琳有些好奇地問到。


歐康納回頭看了一眼班尼,衝著那家夥豎起中指。


“不是。”


集市就在碼頭附近不遠處,喬納森花錢購買了不少駱駝,池墨一行人一人一騎。


伊芙琳雖然沒有如同原著那般跌下船渾身濕透還丟了衣服,但依舊買了一身和雪見一樣的沙漠風的黑袍穿上。


歐康納騎上了駱駝,走在最前麵,一揮鞭子:


“我們走!接下來還有好幾天的路程要趕!”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