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loading...

當歐康納被帶到了池墨三人麵前的時候,蓬頭垢麵,衣衫襤褸的他眼中閃過一抹疑慮。


“我以為救我出去的會是另一位美麗的女士,沒想到會是一個東方男人。”


頓了頓,他目光落在雪見身上。


“不過,這裏也有一位美麗的女士。”


雪見眼角微微抽搐。


“好吧~”被鬆綁了的歐康納湊到了池墨麵前,小聲說到,“你……是為了什麽將我救出來的呢,先生?”


“我想你應該知道答案。”


歐康納後退一步,聳了聳肩。


“又是一個自尋死路的,先生,我必須說,哈姆納特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地方,比監獄危險了一百倍。”


哈姆納特,便是所謂的亡靈之城,伊莫頓被封印之地。


“我會揍得伊莫頓叫爸爸。”


歐康納一呆。


從哈姆納特歸來之後,他自然不會什麽事情都沒有做。


有關哈姆納特的事情他也在四處打探,於是顯然也了解了不少有關伊莫頓的事情。


“先生,那地方很邪門。”


歐康納還試圖勸說。


這時,又有兩個人跑了過來。


正是女主角伊芙琳和她的哥哥喬納森。


“先生!等一等先生!”


伊芙琳按著頭上戴著的禮貌,高跟鞋因為踩在泥土地上而顯得有些身形不穩。


她踉踉蹌蹌趕到了眾人麵前,先是看了一眼歐康納,隨後又看向池墨。


“先生,買這個男人花了您多少錢,我願意補償給您,可以請您將他讓給我嗎?”


“哇喔!”


池墨吹了一聲口哨。


“他是你男人?”


伊芙琳:“?”


“不是你男人,你買他做什麽?”


池墨眯起了眼睛。


“哈哈……哈哈哈哈哈!”


歐康納捂著肚子笑起來,最後居然直接一把摟過了伊芙琳的腰。


“現在還不是,但我認為將來會是的,先生要參加我們的婚禮嗎?”


伊芙琳瞪著眼睛看著身邊摟著自己的歐康納。


這個男人有病吧!?


“如果你帶我們去哈姆納特,我雖然不會參加你們的婚禮,但卻會給你送上一份大大的新婚禮物。”


“成交!”


歐康納忽然覺得,池墨這個東方男人實在是太對他的胃口了。


和他聽說的,以及曾經在戰場上見到過的那些來自東方的勞工完全不一樣。


“你們也要去哈姆納特!?”


這個時候,伊芙琳終於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麽事情。


“是的小姐。”池墨一攤手,“不然,誰會花費六百英鎊去買一個臭烘烘的男人呢?”


歐康納忽然覺得池墨又不對他的胃口了。


“帶上我們!請帶上我們!”


伊芙琳趕緊說道,似乎是為了說服池墨,伊芙琳有些慌亂的從自己的女式小包中掏出了證件。


“這是我的證件,我在開羅圖書館工作,我是個考古學家!路上一定可以幫到你們!”


歐康納眯起了眼睛。


他忽然對池墨說道:“先生,如果你同意帶上她,我就答應你。”


“泡妞兒哪有你這麽個泡法?”


池墨翻了個白眼。


歐康納露齒一笑。


當然他的牙齒也是髒兮兮的。


“你得理解,先生,在監獄呆久了,難的看到一個美麗的小姐,我會心動的。”


就這樣,交易成立。


翌日。


開羅,吉薩港。


伊芙琳和哥哥喬納森托著大包小包的行禮箱正朝著港口碼頭走去。


此時碼頭上停靠著一艘內河客運船。


“那些人真的會出現並帶我們去嗎?”


伊芙琳有些擔憂地問著身邊的哥哥。


喬納森雖然同樣不確定,但麵上卻做出一副一切皆在掌握中的樣子。


“當然,我的運氣一向很好的。而且我相信那是一位說話算話的男人。”


“可是我覺得他粗魯又下流,根本就是個無賴,還渾身臭烘烘的,我一點都不喜歡他。”


“不不不,妹妹,我說的是那位東方的先生。”


“我說的是那個囚犯。”


話音剛落,一個聲音在二人身後響起。


“兩位,看來你們來遲了。”


伊芙琳和歐康納一愣,雙雙轉頭。


池墨和千夢、雪見還是那樣,但歐康納卻大變樣了。


他洗了個澡,渾身上下幹幹淨淨,修剪了頭發,一身白色得體的西服,看起來如同一個完美地紳士。


喬納森目光揶揄地看著身邊已經看呆了的妹妹。


“嗯哼,粗魯又下流,根本就是個無賴,還渾身臭烘烘的。”


伊芙琳的臉當即紅起來,為了避免尷尬她將目光轉向了池墨身邊昨日沒有見過的三人。


“這三位是……?”


“你好,小姐。”


叛逆的魯智深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


池墨在旁邊開始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這家夥是地球防衛省下屬超自然神秘監管機構特派幹員,你可以叫他詹姆斯·邦德。”


一旁的歐康納眉頭一挑,看著準備給伊芙琳獻殷情的魯智深,猛地一把將他拉到身邊:“那是我先看上的妞兒。”


“好吧~”


叛逆的魯智深無奈。


伊芙琳雖然漂亮,但還不足以讓他為了這個而和歐康納鬧翻。


畢竟昨天和池墨三人會和後,得知了事情經過的他們在感歎大佬不愧是大佬的同時,也明白了一件事。


那就是想要找到伊莫頓,就必須要歐康納帶路。


“我覺得你和嫖小姐的id應該換一換。”


池墨瞪了魯智深一眼。


“所以,這三位也是要跟我們一起走的?”


“是的。”池墨點頭。


“那麽……這位……”


“尼古拉斯·趙四。”


“你不是叫詹姆斯·邦德嗎?”


“哦,好吧,我叫詹姆斯·邦德。”


魯智深又推了推眼鏡,掩飾尷尬。


一群人頗為無語。


“好了,我們上船吧,馬上船就要開了,有什麽要交流的需要注意的,上了船再說。”


池墨率先踏上了碼頭上停靠的內河航運船。


千夢和雪見緊隨其後。


喬納森盯著雪見的背影,目眩神迷。


“她真的很有魅力,不是嗎?我覺得我不介意娶一個東方女性,你說呢妹妹?”


“那你首先得打贏那位先生才行。”


雖然沒有和池墨交過手,但本身就是個軍人的歐康納可以從池墨身上感受到一股讓他渾身難受的威脅感。


至於喬納森……


嘁,弱雞。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