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我去二次元辣!
loading...

衛生間裏。


雪見整張精致的小臉此時已經徹底紅透。


啊啊啊太羞恥了!


昨天晚上的時候都還好好的,結果今天早上醒過來後,本著打算去找池墨的——畢竟雙方都已經在現實裏見過麵了,又是輪回空間的隊友,不去見見也說不過去。


結果誰知道,剛走在路上,她就察覺到身體不對勁了。


明明自己來親戚不是這個時候才對!


原本想要折返回去的,卻連轉身都來不及,就發現這一次根本就不是尋常的來親戚。


雪見第一時間便意識到出問題了。


飛快算了下距離,事發地點距離池墨家更近後,雪見便直接飛奔著朝事先查清楚的池墨家地址而去。


“完了玩了……這褲子已經根本沒法穿了啊……”


“而且根本沒有帶那個……這下可如何是好?”


就在雪見糾結的時候,敲門聲忽然響起。


“誰、誰啊?”


“姐姐,是我!我是哥的妹妹哦!”


門外,杜若笑得如同小狐狸。


“我給你帶幹淨的衣服進來!”


聞言,雪見鬆了口氣,躲在門後的她小心翼翼地開門。


就看到杜若滋溜一聲鑽了進來,手中拿著一條牛仔長褲,一條**,以及衛生棉條。


那**看的雪見眉頭一跳。


藍白條……毫無疑問,氪金商城出品的。


想到氪金商城,雪見忽然一巴掌拍在自己腦門上。


自己真是糊塗了。


明明可以立刻去輪回空間裏解決這些事情的,缺什麽東西直接去氪金商城兌換就行了。


“這下子,丟人丟大了啊……”


雪見呢喃出聲。


“姐姐,放心吧,哥還有那隻狐狸今天都和你一樣倒黴哦。”


飛快將自己整理幹淨,衣服穿好,同時將衛生間打掃完畢的雪見聞言一愣。


“哥……你哥還有殿下,也倒黴了?”


“嗯嗯,是那位伯爵留下的詛咒。”


詛咒……


雪見麵色古怪。


那個老爺子,居然詛咒自己瘋狂來大姨媽!?





“總而言之,目前的情況就是,詛咒持續的時間大概是在三天。”


“三天……”


客廳裏,池墨看著坐在對麵,全身上下煥然一新的艾莉希雅。


“兩天後就要進行任務了,這種倒黴的情況去執行任務怕不是找死?”


“你可以選擇拒絕啊,反正連續拒絕三次才會失去資格。”


艾莉希雅品了一口茶。


“泡茶技術不錯。”


池墨挑眉。


是錯覺嗎?


總覺得艾莉希雅的態度好像不如以往那般恭敬了。


池墨扭頭看向坐在側方的雪見:“千夢呢?”


昨天戰鬥結束後,千夢這丫頭被雪見給帶了回去。


她們在輪回空間的時候關係便相當要好,雖然看上去總是時不時互相懟對方,但池墨看得出來那不過是朋友間的打鬧而已。


“別提了,那丫頭不見了。”


雪見氣呼呼的扁著嘴。


“留下一條‘我去二次元啦’的留言後人就消失了。”


很好,是這丫頭能幹出來的事兒。


池墨瞥了一眼杜若,發現她嘴角微微勾起。


顯然,千夢的離開和杜若有關係。


杜若可是說過,她能一定程度上影響到千夢的潛意識,讓千夢做出一些看起來奇奇怪怪地決定。


詢問了一番有關千夢的事情後,池墨又對艾莉希雅說道:“殿下一大早找過來,不是就為了說一下詛咒的事情吧?”


“自然不是。”將茶杯放下後,艾莉希雅矜持地笑著,“之所以前來拜訪池先生,是為了履行約——咕!嘶~~~~~嘶嘶~~~~”


顯然,她咬到舌頭了。


看來哪怕是待在家裏不出門也是不安全的。


疼的直抽冷氣的艾莉希雅在眾人偷笑的目光中捂著嘴,片刻後又掏出了一個小巧可愛的紅色小盒子,輕輕放在桌上。


看著那個盒子,雪見眉頭一跳。


這盒子……看起來怎麽那麽眼熟?


池墨將盒子拿在手中,打開一看,隨後目光微妙地抬眸盯著艾莉希雅。


“戒指!?”


雪見瞪大眼睛。


果然,她就說為什麽這盒子看起來這麽眼熟。


婚戒不就是經常裝在這種盒子裏的嗎!?


雪見呆呆地看了看池墨,又看了看艾莉希雅,整個人都有些恍惚。


“你們——”


“想什麽呢,這是儲物的戒指——艾莉希雅殿下,你將這東西包裝得和婚戒一樣未免也……”


“哎呀?”艾莉希雅對池墨眨著眼睛,水潤的目光盈盈落在他的臉上。


“池先生,這個時候你不是應該滿臉欣喜地因為接到來自淑女的戒指而開始考慮咱們將來埋在哪裏了嗎?”


“不不不,各種意義上來講你剛才的話問題都太大了。”


池墨知道,艾莉希雅又在搞事情了。


杜若對她的稱呼沒錯。


狐狸。


戒指並不是婚戒,沒有鑲嵌鑽石,造型不過是普通的環戒模樣。


池墨將其戴在了手指上。


看著右手食指和中指都戴著戒指,池墨嘀咕了一句:“要是所有手指都戴上,我是不是可以自稱指環王了?”


隨後,他又對艾莉希雅說道:“這種事情你讓你的女仆送過來不就行了?我記得昨天她不在場吧,她不至於倒黴唄?”


“沒關係。”


艾莉希雅擺了擺手。


“詛咒的效果其實相當強大,換成別人是會死的,隻是我屏蔽了一部分,又將一部分轉移到了莎莉身上讓她在酒店扛著,我才獨自出門的……嘖,結果詛咒效力居然還是這麽大。”


三人看向艾莉希雅的目光頓時如同在看一個渣滓。


讓自己的女仆為自己分擔詛咒……


人幹事兒?


“忠誠的女仆就是要為主人分擔一切。”艾莉希雅麵不改色,“更何況林小姐,你以為為什麽你的詛咒隻是來……咳……來親戚這麽簡單?”


“欸?”


“還不是你姐姐察覺到不對勁,強行從你這裏抽了一大部分轉移到自己身上?”


雪見一呆。


“所以說……”


“所以說。”艾莉希雅笑眯眯地點頭,“女蘿姐現在應該過得相當精彩吧?”


池墨扳著手指頭數起來。


“兔子你姐姐,艾莉希雅殿下,我,還有兔子你,昨晚除了咱們還有千夢和邱君智還有那個叫溫荌荌的女人……嘶……邱君智和溫荌荌沒事吧?”


千夢她不擔心。


因為有杜若在。


“我打聽過了,沒事。”


艾莉希雅打了個響指。


“正在icu裏麵並排躺著給路過的護士發糖呢。”


三人:“““…………”””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