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格拉摩根的詛咒(笑)
loading...

法蘭西,一座位於波旁領內的巨大城堡內。


說是城堡,但和真正中世紀那種更加偏重軍事和防禦用途的城堡不同,這完全是一座更加現代化的城堡。


或者說莊園。


奢華的大廳內。


一名騎士單膝跪在了柔軟而華麗的地毯上。


“陛下,不列顛的格拉摩根伯爵隕落了。”


王座上,一個看起來似乎隻有不到二十歲,容貌俊美到幾乎耀眼的男人稍微換了個舒服的姿勢。


手指輕輕敲擊著王座的扶手,男人的目光並沒有看向騎士,反而投向了大廳的穹頂。


半晌後。


“消息屬實?”


“千真萬確!”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待到騎士退下後,男人輕輕一揮手。


大廳的大門轟然關閉。


原本隻有他一個人的大廳,從角落中忽然走出來一個銀發的女仆。


“陛下,您該進行今日第五次沐浴——”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女仆話還沒有說完,王座上的男人忽然跳了起來。


在女仆冷漠的目光中,男人在空中來了個轉體三百六十度,落在了女仆麵前。


隨後他一把將女仆抱起來開始轉圈。


“菲莉雅!菲莉雅!你聽到了嗎!那個老賊死了啊哈哈哈哈哈——!!”


被抱著轉圈的女仆菲莉雅繼續用冷漠的目光盯著自己的王。


默然不語。


男人也不在意,將菲莉雅放下後,激動的仿佛是一個中了千萬彩票的窮鬼一樣,興奮得滿臉通紅。


“那個老頭子死了!那群島上的蠻子就隻剩下狐狸女一個六星了!天佑我法蘭西!”


“而且據說還是內鬥死的啊!內鬥啊!”


“那些家夥居然內鬥生生耗死了自家一個六星!”


“狐狸女是腦子退化變成柴犬女了嗎?”


菲莉雅已經看不下去了。


她對著王投去宛如看智障的目光。


“陛下,格拉摩根伯爵隕落,對不列顛而言隻會是一件好事。”


“欸?是嗎?”


看著王一副蠢萌的樣子,菲莉雅忍不住歎氣。


這位王啊,雖然在人前表現的非常偉岸、高大、傲視一切且智珠在握,但事實上就是個做任何事情都根本不動腦子的蠢貨。


如果不是她菲莉雅在幕後不斷給他那沒有方向盤的腦子踩刹車,鬼知道被外界成為『太陽王』的法蘭西唯一六星輪回者到底會幹出什麽事情來。


想到最近似乎有知道內情的人開始稱呼自己為“太陽王的外置腦回路”,菲莉雅就不由得為自家君主的未來感到深深擔憂。


“陛下,艾莉希雅殿下和格拉摩根伯爵——準確的說是不列顛溫莎皇室和格拉摩根伯爵幾乎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伯爵隕落,表麵看固然是不列顛損失了一位六星,但卻讓溫莎皇室有了可以整合全國力量的機會。”


“在得到了伯爵的遺產後,溫莎皇室將會變得更加強大。”


“以那位王女殿下堪稱人類極致的智慧,怎麽可能做出真的有損不列顛的事情來?”


“倒不如說,想不到這一點的陛下您——才是真正的柴犬。”


菲莉雅對自家陛下的諷刺絲毫不留情麵。


反正這個傻乎乎的太陽王雖然缺點一大堆,但事實上脾氣非常好。


而且,如果不對他嚴肅一點,措辭嚴厲一點,這家夥根本就不會意識到自己犯了錯!


總而言之是一位各種意義上都讓人感到遺憾的陛下。


太陽王擰著眉頭思考起來。


菲莉雅敢肯定他隻是看起來在思考而已。


片刻後。


“菲莉雅,你說我們趁現在去偷了那隻狐狸女的老家怎麽樣?”


你瞧,果然這家夥根本沒有聽明白自己剛才說了什麽。


“陛下,您該進行今日第五次沐浴了。”


“哦哦!”


菲莉雅鬆了口氣。


好在轉移這個傻乎乎的王的注意力還是一件相當輕鬆的事情。


看著哼著歌朝著浴池方向走去的太陽王的背影,菲莉雅雙眼中的冷漠漸漸褪去,轉而浮上一抹寵溺。


真是個讓人操心的王啊。





砰——!


正在廚房準備早飯的池墨呆呆地看著爆炸的電飯煲。


以他現在的實力,一個電飯煲炸了自然不可能對他造成什麽傷害。


但是——


切菜的時候案板莫名其妙碎了。


家裏的電路詭異的短路。


早上起床的時候直接腿腳抽筋。


下樓梯時居然一腳踩空而且還沒法保持平衡導致人從樓梯上栽倒下來。


現在電飯煲還炸了。


“哥,你今天好倒黴啊。”


聽到動靜鑽到廚房裏的杜若笑嘻嘻地說道。


這丫頭滿臉幸災樂禍的表情。


“看我倒黴你很高興是吧?為什麽你這丫頭不事先跟我說還有詛咒這回事!”


“我也不知道嘛……”


杜若扁著嘴。


“誰知道那個老頭子居然還擁有對殺死自己的人下達詛咒的能力?死都死了還讓人不安生。而且哥,如果不是我利用一定權限幫你屏蔽了詛咒的大部分力量,你可就不隻是倒黴這麽簡單了哦。”


池墨大驚:“事情還能更嚴重?”


“emmm……大概是,相當嚴重吧?你很快就知道了。”


似乎是為了回應杜若的話一樣。


一陣敲門聲忽然響起。


池墨走到房門前打開了防盜門。


“噗——!?殿下?你怎麽搞成這個樣子了?”


衣衫襤褸,蓬頭垢麵,胳膊都扭曲到了一個詭異角度的艾莉希雅嘴角扯了扯。


“沒事,不過是來的路上被一群流浪狗追,被三兩車撞,被從別人家陽台上掉下來的花盆砸頭,被不知道誰家放出來的猛獁象從身上才過去,最後再被人當小偷進了一次局子而已——池先生,我已經就以上種種遭遇對東煌外交部提起了強烈抗議。”


池墨:“………………所以,你也被詛咒了?”


“看來你知道了。”


艾莉希雅一邊說著,一邊用正常的手抓著自己斷掉的胳膊使勁一扭。


哢嚓一聲,關節歸位。


“你瞧,我說了沒事,對吧?”


“你沒事!我有事啊啊啊啊啊!!!!!!”


一個悲憤的聲音響起。


池墨側頭一看,發現滿臉通紅的雪見居然從走廊對麵狂奔而來。


“借用一下你家廁所啊啊啊啊——!!!!”


嗖的一聲,雪見化作一陣風鑽進了池墨的家裏。


呆呆的看著雪見經過的地方,地上的一灘灘血跡,池墨的表情漸漸扭曲。


艾莉希雅蹲下看了看,抬起頭,一臉認真:


“嗯,量還挺大,就是不知道她痛經不,要不咱們給這位小姐準備點紅糖水?”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