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你必須優先攻擊具備嘲諷能力的目標
loading...

池墨自然不急著動手。


因為正在和那邪神意誌對抗的女人,被身邊這個一身軍裝的男人稱呼為廣寒神女。


廣寒神女,真名林女蘿,輪回者排行榜前五的頂級大佬。


甚至排名第三。


毫無疑問的鎮國柱石之一。


輪回榜前五,第一是東煌,第二美帝,第三東煌,第四毛子,第五還是美帝。


第六居然是個三哥……


所以你瞧,帶嚶和法雞五流氓之恥實錘。


英法互懟也就圖一樂。


真看流氓大戰還得是俏兔子大戰傻賊鷹。


輪回空間降臨之前相愛相殺,降臨之後,繼續相愛相殺。


隔壁毛子:明明是我先的……


言歸正傳。


既然場麵上已經有了廣寒神女林女蘿這個頂級dps在,看樣子她不但輸出高還完美吸引了邪神意誌的仇恨,一人身兼dps和t的職責,池墨也就覺得沒自己什麽事情了。


運氣好指不定連暗誓書都不需要動用。


倒是邱君智,在夏君柒掏出《暗誓書》後目光落在了那本魔導書上。


他從那本書上居然感受到了絲絲威脅。


隻是很快,邱君智再次將目光投向天空,伸手一招,一杆血色長槍出現在了他手中。


濃烈的軍陣殺伐所養成的煞氣從他身上傳來。


邱君智身體緊繃,微微壓下上半身,整個人精神高度集中,隨時準備出手。


這倒是讓池墨略感疑惑。


身邊這位毫無疑問也是輪回者,他身上傳遞出來的氣息明顯比自己要強不少,但也遠遠比不上天空中的廣寒神女。


所以,在有了廣寒神女的前提下,邱君智依舊準備加入戰鬥——是有什麽底牌嗎?


這時——


似乎是被女蘿給糾纏得不耐煩了,亦或是察覺到再繼續下去會被對方揪出自己隱藏起來和本體之間的精神鏈接,大部分時候都是在被動挨揍的邪神意誌終於有了大動作。


它巨大的肉球軀體上,每一張扭曲的人臉都發出了詭異的咆哮。


那是帶著某種奇怪音律的,仿佛是禱歌,但卻讓人感到精神極端不適的聲音。


以智慧生物的角度來看,完全是噪音。


可偏偏,所有人心中都產生了一種明悟。


它在祈禱。


在引導什麽東西降臨。


是更多的邪神意誌也好,是別的什麽東西也好——在場每一個人都本能地認為必須阻止它的行為繼續下去。


砰的一聲。


池墨驚訝地看著身邊倒在地上的千夢。


小丫頭直挺挺地仰麵朝上倒下,躺在地上,全身僵硬,瞪大了眼睛,滿眼恐懼地看著天空中正在“歌唱”的邪神意誌。


理智讓她瘋狂地想要移開視線,堵住雙耳,但身體卻完全不受控製。


與此同時,池墨的絕對冷靜幾乎在瘋狂的發出警告。


來自主神空間的獎勵,針對一切精神上的異常的屏蔽光環似乎已經到了極限。


絲絲冷汗從池墨的額頭迅速滲出。


雪見、邱君智和溫荌荌同樣不好受,不過他們各自都有自己的手段。


雪見身上的玉佩再次綻放柔和的光芒,將看不見的精神壓迫擋在了外麵。


邱君智爆喝一聲,身上的煞氣猛地提升一大截,強行抗住了這股壓力,甚至還庇護住了身邊的溫荌荌。


至於女蘿,除了動作開始變得有些遲滯外便沒有其他影響。


池墨眯起了眼睛,抱起千夢便準備轉身離開。


先將這丫頭送出去再說。


然而,他剛一有所動作,這片天地忽然產生了一股扭曲和震蕩。


仿佛回合製網遊中觸發戰鬥後被拉入了戰鬥界麵一樣,天空猛地變成了一片血色,大地也不再是一片山林,而是屍山血海!


眾人的腳下,是一片完全由各種各樣的屍骸組成的大地。


有人類的,有其他各種類人生物的,也有亂七八糟完全認不出來是什麽物種的!


“嘔——!”


雪見當場發出一陣幹嘔。


濃烈的血腥味差點沒有讓她吐個七葷八素。


邱君智和溫荌荌作為軍人,勉強抗住了這慘烈的一幕帶來的衝擊,池墨的絕對冷靜也讓他勉強能保持行動。


但想要帶千夢離開時做不到了。


“將她帶過來!”


雪見衝著池墨這邊喊了一聲。


池墨會意,一把將千夢抱起來便一個縱躍來到雪見身邊,進入了雪見隨身玉佩散發出來的屏蔽場內後,千夢雖然依舊在害怕,但卻勉強能夠恢複行動,身體也不再僵硬。


天空中,女蘿周身綻放的月華不斷和周圍的空間抗衡著。


每一縷月華都能在這異相位中轟出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痕,但裂痕轉瞬間便會被補上。


“這東西有什麽弱點嗎?”


池墨對邱君智喊道。


邱君智搖頭。


“除非斬斷和本體的精神鏈接,否則我們拿它毫無辦法……”


“那到底要怎麽找!?”


邱君智閉上眼睛,沉默片刻後再次睜開。


“一次足夠強大到讓它如今的身體全麵崩潰的攻擊,這樣一來為了重新恢複,精神鏈接會在短時間湧入巨大的能量,能量產生的波動——相信神女冕下能夠找到。”


似乎意識到邱君智要做什麽,溫荌荌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邱君智回頭看了一眼溫荌荌,隨後搖頭。


天空中,女蘿還在和邪神意誌對峙,看得出來邪神意誌似乎吃定了千夢。


如果不是女蘿一直攔著它,此時邪神意誌早已經朝著千夢撲了過來。


邱君智深吸一口氣,他的身體忽然憑空長高了一截。


膝蓋也從前側彎曲變成了如同四足爬行動物的後退那樣的向後彎曲。


握著長槍的雙手,化作了充滿野性的動物利爪。


“你會死的!”


溫荌荌大叫了一聲。


“…………它是因為我的失誤才徹底覺醒並逃出來的。”


“已經犧牲了太多同誌了,不能再讓更多的人犧牲,就讓我一個人去吧。”


邱君智的雙目變成了一對豎瞳。


周身每一個毛孔都冒出了絲絲血霧,這些血霧被他手中的長槍吸收。


“冕下!您的力量必須盡量保留用來斬斷精神鏈接,不能再有更多的消耗!”


“我會全力給它足夠的一擊,接下來……拜托了!”


“江海千萬人民的性命,交給你了!”


再次一掌逼退了撲上來的邪神意誌,女蘿瞥了一眼地麵上的邱君智,緩緩點頭。


“我來幫你!”


雪見取出了自己的長弓朝弦。


看到朝弦,池墨驚訝地看著雪見。


“你是……兔子?”


“啊,是我,沒想到咱們線下第一次見麵會是這樣。”


雪見已經拉開了長弓,璀璨的光箭在弓弦上緩緩凝結成型。


“我本來想著帶姐姐過來幫你對付那個伯爵的……也幸好我們來了,不然這個鬼東西要是在江海肆意妄為,還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看了看雪見,又看了眼不遠處迸發出決死之誌的邱君智和正在雙手於胸前十指互扣,低聲吟唱的溫荌荌。


天空中,正一次又一次逼退邪神意誌的女蘿。


池墨歎口氣。


抬起頭,目光鎖在了邪神意誌身上。


隨後——


“嘿!孫子!”


“你必須優先攻擊我這個具備嘲諷能力的目標啊混蛋!”


“食我唯物主義降維打擊啦!”


掌中,《暗誓書》在他的催動下,被打開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