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切開後已經黑透了的王女殿下
loading...

酒店房間內。


艾莉希雅坐在鏡子前,正在精心梳理著自己的一頭金發。


她一直以自己的頭發而感到自豪。


這一頭金發被她小心翼翼地嗬護著,無論是發質還是發量都讓艾莉希雅極為滿意。


“哼哼哼~~哼哼哼哼~”


嘴裏哼著英格蘭的小調,艾莉希雅打量著鏡子裏自己的身影。


“不愧是我,美貌無雙。”


身後,莎莉安靜地侍立,聞言眼觀鼻、鼻觀心。


自家殿下的自戀程度她是知曉的。


隻是,殿下的別扭同樣讓人歎為觀止。


她可以麵對著鏡子感歎著自己的盛世美顏,但卻對旁人的讚美不屑一顧。


明明他人讚美時還會表現出厭惡,但私下裏又總是會對著鏡子自我陶醉——這樣的殿下,讓莎莉感到頭疼。


某個時刻,艾莉希雅終於將一頭金發梳好,放下了隨身攜帶的梳子後,金發的王女起身,走到房間的陽台上俯視著下方的夜景。


大街上人來人往,以這個角度看去,那些人仿佛是螞蟻一樣。


“這個國家,人還真的多呢。”


畢竟是單靠著人口數量和龐大的體量就能夠在過去以一個封建農業國的身份硬扛已經蛻變成了工業國的大不列顛的經濟實力。


仔細想想,未免也太恐怖了點。


“殿下,您該休息了。”


“已經這麽晚了嗎?”


艾莉希雅每日準時十一點入睡,雷打不動。


莎莉也會在每天這個時候出聲提醒,因此聽到自家女仆這麽說,艾莉希雅便意識到如今已經十一點了。


剛轉身走進臥室裏,艾莉希雅忽然一愣。


抬起頭,她看向莎莉,果然也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異。


“……那個家夥,去執行任務了?”


艾莉希雅眉頭擰起來。


距離上一次主神通告還不到十天吧?


“莎莉,咱們給的禮物當中,難不成有可以破解十日冷卻的好東西?”


“殿下,如果有那種寶貝的話,您早就用了。”


“也是~”


艾莉希雅嬌哼一聲,隨後眼中充斥著感興趣的神色。


“所以,咱們的池先生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呢?”


手指把玩著胸前的一縷金發,艾莉希雅紅嫩的小嘴輕輕砸了砸,湛藍的眼眸中浮現出雪花般美麗的幾何圖案。


“唔……智慧之泉也給不出答案?果然,隻要和那位先生有關的事情,我這邊就什麽都看不出來。”


並沒有顯得有多麽失望,艾莉希雅走到床邊,一把將身體扔上去,隨後抱著潔白的錦被開始打滾。


“殿下,您又不脫鞋。”


“知道啦? 莎莉你好煩哦。”


蹬掉了腳上的拖鞋,艾莉希雅抱著被子坐在床上。


“伯爵那邊情況怎麽樣?”


“已經從格拉摩根郡出發了。”


“出發……?”


“是的。”莎莉表奇怪有些奇怪,“伯爵先生是走過來的? 直接行走在大海上? 穿過地中海和蘇伊士運河? 經過紅海、阿拉伯海和印度洋,一路走過來……目前看來大概是這樣。”


“哈……?”


艾莉希雅不斷搖頭。


“這位老先生還是這麽古板呢,不過? 他這麽做是在為今後重走聖人之路做準備吧?老爺子還真是……”


艾莉希雅對格拉摩根伯爵的野心或多或少知曉一些? 也正因為如此,她才會明白為什麽老爺子如此排斥任何現代科學。


以至於排斥到了連飛機都不坐的地步。


“以老爺子的腳程,就算是用走的大概也花不了幾天呢。”


艾莉希雅秀氣可愛的眉頭輕輕皺起來。


“北邊的情況怎麽樣?”


“哪個北邊?”


“那幾個小癟三。”


“殿下? 這樣的詞匯出自您口有失體麵。”


莎莉不輕不重地說道? 卻也明白了艾莉希雅所指的“北邊”到底是誰。


“有人在芬蘭的大森林裏? 看到了卡羅琳的姐姐。”


“果然嗎……”


艾莉希雅笑起來。


“和我所料的不差? 卡羅琳背後指使的人就是咱們的老朋友了? 要不要給他點小小的驚喜?”


“殿下? 不列顛剛和斯堪的納維亞諸國簽訂了大筆貿易訂單,這個時節不適合做出破壞雙邊關係的行為。”


“誰說,要咱們動手了?”艾莉希雅笑得如同一隻狐狸。


“可是您的行為會破壞大歐洲體係。”


“這不是咱們一千年來都在幹的事情嗎?”


艾莉希雅睜著大眼睛,滿臉無辜地看著莎莉。


“挑撥法蘭西和德國人死掐,鼓動意大利的蠢貨去找西班牙的麻煩? 讓毛子和北歐的小朋友們玩過家家? 順便再敲詐一下尼德蘭? 然後將所有的問題全都推給大歐洲聯盟——反正母親大人都準備退出大歐洲聯盟了。我們連難民都不用接受? 真是太棒了。你瞧,莎莉,祖宗之法不可棄。”


“殿下? 您黑了。”


“黑了嗎?”


艾莉希雅露出驚恐的表情,不知道從什麽地方掏出一個小鏡子仔細看著自己的臉蛋。


嗯,還是和以往一樣美麗,嫩得能掐出水來。


看著自家王女殿下的裝腔作勢,莎莉忍不住以手扶額。


果然,殿下哪怕看起來再怎麽人畜無害,也是一個切開後黑得發亮的政客。


想到最近這些年來內部矛盾越發尖銳的大歐洲聯盟,這其中背後到底有多少是自家殿下的手筆,莎莉自己都不清楚。


若不是如今各個國家上層都有高等級輪回者壓著,怕不是早就出大亂子了。


“所以,殿下是打算讓北歐的護國聖女,惡墮?”


“惡墮!?”


艾莉希雅尖叫一聲。


“莎莉!你居然如此邪惡!?那位聖女小姐和你什麽仇什麽怨?”


不不不,殿下,我所說的惡墮肯定和你想象得惡墮不是一回事。


聯想到殿下平日裏的奇怪愛好,莎莉再次無奈歎氣:“殿下,還請您少看一點日本動漫。您的思想已經受到汙染了。”


“不然呢?咱們不列顛那幫做這行的全都是豬玀!瞧瞧他們做出來的是什麽東西?小豬佩奇?”


末了,艾莉希雅話鋒一轉。


“不過莎莉你倒是提醒我了,聖女惡墮啊……感覺好刺激的樣子!就這麽辦了!教會那邊一定會大吃一驚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