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任務,完成!
loading...

李重茂突襲萬花,妄圖趁萬花穀住東方宇軒不在時盜走《推背圖》,以此為契機起兵奪權的行為失敗了。


在李重茂與悉達羅摩被捕後,剩下的永王舊部士兵也在少林和萬花穀弟子,以及隨後及時趕到的純陽宮中人的協助下死的死,逃的逃。


隻是,直到這個時候,池墨都沒有聽到主神提示音。


七秀、藏劍和少林那邊,完 事之後主神都會提示池墨該門派救援任務達成,但這一次,明明李重茂都已經被抓捕,主神提示音依舊沒有出現。


想了半天後,池墨一拍腦門。


瘟疫還沒解。


好在,抓住香巫教的悉達羅摩後,這件事情終於有了曙光。


然而——


“沒用的……沒用的!哈哈哈哈……!!!!!”


營地內,被押解到了孫思邈老前輩麵前的悉達羅摩大笑著。


“這不是瘟疫,這是蠱毒!是我精心調配的蠱毒!”


“無藥可解!”


“想要救人,隻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將別人的蠱毒轉移到自己的體內——孫思邈!你不是慈悲為懷嗎?你不是醫者仁心嗎?你會用你的命去救那些人嗎?你願意將所有人的蠱毒全都轉移到你自己體內嗎?”


“哈哈哈哈啊哈……”


“你混賬!!!”


一旁的裴元大怒,再也忍不住,一掌拍死了已經失去反抗能力的悉達羅摩。


所有人都看向孫思邈。


裴元當即跪下:“師父!我們一定有辦法的!弟子一定會全力想辦法解決——”


“好了……”


不等裴元說完 ,孫思邈擺了擺手,杵著拐杖緩緩起身。


他雖然走得很慢,但步伐卻沉穩有力。


“老夫本就活不長了,臨終之前能以此身化解這番災厄,也不枉老夫行醫一生。”


聽到孫思邈這麽說,所有人臉色大變。


清梵更是上前勸阻:“孫老前輩,我們——”


“你們也是知道沒有辦法的,不是嗎?”孫思邈笑著搖頭,“這幾天,老夫對這病症也有所研究,結論與那悉達羅摩一致,此疫非疫,實則為蠱,蠱毒可解,卻唯有轉移至他人體內一途。”


“爾等萬花弟子聽好。”


“我死後,不立碑,不立傳……”


孫思邈緩緩走出了營帳。


此時夜色已過,天已大亮。


似乎有一束溫暖的陽光破開雲層,直接照在了孫思邈那佝僂的身軀上。


孫思邈一抬手,一隻鴿子落在了他的臂膀上。


“……你們要繼續此前診集與藥方的整理,天下醫者皆可觀之。若不幸再遇此等劫難,願你們可與天下醫者一道相互扶持,同眾生共渡劫波。”


越來越多的小動物匯聚到了孫思邈的身邊。


幼鳥? 小鹿,白兔,鬆鼠? 所有萬花穀中能看到的生靈似乎都感知到孫思邈即將舍身赴死救人? 紛紛趕了過來。


更有一隻可愛的鬆鼠將背後的特製小藥簍遞到了孫思邈麵前? 裏麵裝的赫然是剛采集來的藥材。


“好孩子……”


孫思邈看著那鬆鼠,低聲笑道。


身後,裴元跪著爬出營帳? 泣不成聲。


穀之嵐也跪在了裴元身側。


漸漸的? 越來越多的人跪下了。


孫思邈的叮囑還在繼續。


“天下醫者皆奉我為圭臬,卻不知醫術再精,也是為了救人。”


“生命? 至為燦爛? 至為珍貴。”


“人命至重? 有貴千金。一方濟之? 德逾於此。為醫者? 須安神定誌……”


淚流滿麵的裴元? 緩緩複述著孫思邈的囑托。


“……無欲無求,先發大慈惻隱之心,願普救眾靈之苦。若有疾厄來求者,不得問其貴賤貧富,長幼妍蚩? 怨親善友? 華夷愚智? 普同一等皆如至親之想。亦不得瞻前顧後? 自律吉凶,護惜身命。”


在裴元的帶領下,哪怕是其他非萬花穀中的人? 也跟著跪了下來,聆聽且複述著孫思邈的臨終遺言。


池墨看著前方那個並不高大的身影。


他可以救他的,但他不知道。


正因為不知道,孫思邈的行為才顯得無比高尚。


孫思邈似乎完 全不在意自己將要身死,依舊在對著所有萬花醫者做最後囑托。


“見彼苦惱,若己有之,深心淒愴,勿避艱險、晝夜、寒暑、饑渴、疲勞,一心赴救,無作功夫形跡之心……”


待到孫思邈最後說完 ,營地外哭聲震天。


所有萬花醫者皆俯首拜下。


““““弟子,願終身遵循此誓。””””


“孫爺爺不要走!孫爺爺不要走!小月亮不要孫爺爺走……!!”


蘇白月忽然撲到了孫思邈的懷中,嚎啕大哭。


孫思邈揉著蘇白月的頭,隨後將她交給了自己的哥哥。


“好了,安排下去吧,讓所有的病人依次過來,我為他們轉移蠱毒。”





“墨兄……”


營地外。


方子遊盯著池墨。


“你有辦法的吧?你一定有辦法的吧?”


“何以見得?”池墨挑眉。


“剛才我注意到了!”方子遊指著營帳,“我們所有人都身心惶然,為老神仙的壯舉即悲且佩,唯獨墨兄你,從始至終……都沒有任何神色變化——墨兄,我不信你是這番冷血之人,所以你一定有辦法對不對?”


池墨歎息。


他沒有任何神色變化,不過是那“絕對冷靜”帶來的效果而已。


隻是方子遊卻是歪打正著。


在方子遊的目光下,池墨轉身看向營地中。


此時,孫老神仙——池墨如今心甘情願地叫他老神仙,而不是老前輩——正在一一為那些病人轉移蠱毒。


“我有辦法救老神仙,但此事……你決不可為外人說起。”


方子遊聞言,愣了片刻,隨後便意識到了什麽。


他忽然掏出一柄匕首,割開了自己的掌心。


鮮血湧出,方子遊咬著牙說到:“以此血起誓,此事絕不會為第三人所知曉!”


能讓瀕死的人瞬間恢複的仙豆已經足夠讓人覬覦了,若是起死回生都能做到,傳揚出去整個天下到底會掀起多大的動亂,方子遊一清二楚。


末了,方子遊對池墨深深拜下。


“多謝——!”


與此同時——


『本世界所有主線全部完 成!』


『輪回者請在48小時內回歸,否則將被強製遣返!』


抬起頭看著天空,池墨幽幽說道:


“子遊,你我也是時候分別了。”


“墨兄要去何處?”方子遊聞言,頓時心中不舍。


他已經和池墨結下了深厚的兄弟情誼,一時間並不願意分開。


池墨伸了個懶腰,吐出一口濁氣,轉身笑著拍拍方子遊的肩膀。


“雲遊四方,當個閑雲野鶴,不過我還有些事情要辦,但是……嗯……因為一些原因,時間不夠了,所以我希望你去做,可以嗎?”


“你說!”


方子遊雖然並不知道池墨要做什麽,但卻拍著自己的胸膛說道:“墨兄你盡管吩咐!”


“那好。”


池墨忽然掏出一張紙遞給了方子遊。


“這是……?”


“這是那威力巨大的火雷彈的配方,這世間如今有兩份,一份在天策府少主李無衣手中,一份就是你手上這個,我希望你將其交給長歌門李白老先生,另外,我這裏還有一封給李太白老先生的信,也拜托你送去。”


那一封信,是池墨憑借記憶寫出來的大唐安史之亂的整個過程以及之後中晚唐爆發的種種亂局。


但池墨並沒有言明那是未來發生之事,隻是以目前的局勢為基礎,言明一切皆為推測。


至於所謂製度改革等等……


池墨很清楚,每一個時代都有適合這個時代的東西,後世的規章製度放在如今並不見得就能完 美運行,反而有極大概率會造成水土不服,最後空耗國力。


李太白麾下長歌門那麽多精英,他們全都是這個時代最優秀的人才。


比起池墨,那些人更清楚如今大唐天下是怎樣的情況,各地到底是何等局麵。


池墨相信,自己隻需要提出一些“小小得建議”,那些人自然會想出最契合這個時代的運行辦法。


“對了,這裏還有一份地圖。”


“地圖?”


“嗯……地圖,天下坤輿圖,是真正的天下,並不單指一個中原,你一起交給李太白先生,坤輿圖上所繪製之地,你們蓬萊若是有興趣,也可以去探索一番。”


蓬萊久居東海,造船業發達,雖然不見得能夠在這個時代抵達美洲,但終歸有個希望不是?


方子遊不過是打開地圖一看,便瞪大眼睛,隨後立刻將地圖貼身收好。


他看著池墨,目光複雜。


“墨兄,你如此信我?”


“你不值得相信嗎?”


“自然值得!”方子遊輕哼一聲,“放心吧,墨兄你囑托之事,我一定辦到……不過,墨兄,我怎麽感覺,你好像是在交代後事一樣?”


“哈!你就當是交代後事吧!我打算去見一見師尊他老人家!”


師尊……


方子遊愣了片刻,接著忽然一把抓住池墨的胳膊:“墨兄你怎麽想不開要自裁!?”


“哈?你胡說八道什麽?”池墨一巴掌拍在方子遊腦袋上,“師尊還活著呢!”


“呂祖……呂祖還活著——!?”


方子遊仿佛腦袋裏炸了個炸藥包一樣,整個人嗡嗡的原地晃悠了片刻。


“師尊當然還活著。”


池墨瞪了方子遊一眼。


純陽裏,那位不起眼的山石道人,可就是呂祖啊!


方子遊大感神奇,但轉念一想,呂洞賓那樣的神仙,還活著……似乎也不是什麽不能接受的事情。


想了想,方子遊解下腰間一枚玉佩。


“墨兄,這個給你,這是我蓬萊信物,見此玉佩如見我本人,有它你可以隨意調動蓬萊弟子替你做事。”


“另外,若他日有需,墨兄或者任何人,隻需要手持玉佩來東海蓬萊,我方子遊將無條件為其做一件事——哪怕我死了,後繼的蓬萊掌門也會遵循此約。”


“那我就收下啦!”


池墨笑嘻嘻地接過玉佩。


下一刻——


『契約·羈絆訂立成功!』


『訂立雙方:池墨、方子遊』


『輪回者與任何真實世界原住民訂立羈絆契約後,可隨時根據契約往返該世界,也可將羈絆對象召喚到身邊!更可邀請羈絆對象一同成為輪回者!』


池墨:“………………??????”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