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子遊,你好殘忍啊(黃四郎臉.jpg)
loading...

東瀛小鬼名叫良岑百枝。


乃是李重茂在東瀛經營這麽些年所招攬的手下之一。


雖然心狠手辣,但怎麽說也是個孩子,這才會因為剛才池墨隨口一句給詐出破綻來。


此時,被池墨用君來對語架在脖子上,良岑百枝瞬間便感覺到一股涼意通過脖子侵入骨髓。


這是一柄神兵!


絕對不比那傳說中的藏劍山莊打造出來用作名劍大會獎勵的神兵差!


良岑百枝全身繃緊,抬起頭看向池墨,忽然動手!


仗著身高矮小,良岑百枝忽然蹲下身,晃過了池墨的長劍,隨後由下至上,武士刀如同毒蛇一般直取池墨心髒。


他的速度很快,招式於中原武學迥異,甚至還能看到謝雲流在東瀛創立的中條一刀流的影子。


雖然不是中條一刀流的人,但以謝雲流的能耐,威震東瀛後,他的中條一刀流自然也影響到了東瀛幾乎所有的武者。


武士刀瞬息之間便刺到了池墨的胸口。


然後——


就沒有然後了。


良岑百枝被池墨直接抓著天靈蓋,整個人都被提了起來。


但他兀自反抗著,長刀,胳膊,乃至雙腿全都用上,整個人化作一條靈巧的小蛇,就要纏在池墨的胳膊上。


池墨左臂一震,澎湃的內息將良岑百枝震得全身五髒六腑位移,劇烈的痛楚終於讓這個小鬼悲鳴起來。


“痛い!痛い!痛い!痛い!痛い!”


嗬,被痛出家鄉話來了?


池墨並沒有因為對方是個孩子就心軟,直接以內息震斷了良岑百枝的體內經脈,隨後將他扔在地上。


經脈具碎,良岑百枝痛苦地在地上蜷縮成一團不斷抽搐。


“墨兄,這是個東瀛人?”


方子遊擰著眉頭走上來,低頭看著在地上瑟瑟發抖的良岑百枝。


蓬萊位於東海,少不得要和東瀛人打交道,對於這些覬覦中原沃土的賊子,方子遊沒有絲毫的好感。


池墨點頭,蹲下身,用君來對語的劍身輕輕拍著良岑百枝的臉。


“說吧小鬼,你這東瀛人怎麽會來中原萬花穀?”


良岑百枝死死咬著嘴不說話。


“是李重茂讓你來的吧?”


正在死撐的良岑百枝身體忽然一頓,但依舊沒有開口。


不過看他這反應,池墨也猜的八九不離十了。


他仔細檢查著良岑百枝的身體,沒多久便發現了異常。


“子遊,你看。”


“嗯?”


“這家夥,頭發上,還有身體其他不少地方都沾著泥土? 但是這泥土你不覺得有點不對嗎?”


方子遊一檢查,發現還真是。


這些泥土都是濕潤的。


但萬花穀已經許久不曾下雨了,土地是幹的? 又怎麽會沾上濕潤的泥土?


隨意從良岑百枝的頭發上撚起一抹土放在鼻下聞了聞? 方子遊發現氣味也不對。


片刻後? 他忽然一驚:“這是……地下土?這些家夥是挖洞溜進萬花的?”


也唯有穿越地下挖出的洞穴,人的身上才會在這個時節沾上這樣的濕土。


“老鼠就是老鼠,正麵進不了? 就選擇打洞。”池墨起身? 俯視著良岑百枝,“這家夥沒用了。他出現在聾啞村附近,那挖出來的洞穴顯然也就在這附近——子遊? 玩兒鳥去吧!”


“哈?”


“我是說你的雕。”


方子遊瞪了池墨一眼? 隨後一吹口哨? 天空中忽然飛下來一隻通靈的海雕。


每一位蓬萊中人? 都會有一隻從小飼養的海雕。


方子遊原本的海雕已經在之前蓬萊的動亂中身死? 這隻海雕是他新飼養的。


海雕落在了方子遊的肩上? 方子遊摸摸它的背脊,又嘀咕了一陣,隨後海雕振翅高飛,開始從天空中盤旋巡邏,尋找被挖出來的洞穴。


池墨看的一臉驚奇:“我一直很好奇? 到底是你們的鳥能聽懂人話? 還是你們這些蓬萊的人可以說鳥語?”


“總感覺墨兄你在罵人。”


方子遊哭笑不得? 倒也沒有在這種事情上太過糾結。


池墨也不追問? 這個世界不科學的地方多了去了。


順手提著良岑百枝,池墨和方子遊朝著聾啞村急速趕去。


剛到聾啞村,二人便發現了不對勁。


這裏太安靜了。


等到他們進了村子? 方才看到整個村子裏的啞仆居然全都已經被殺害。


那些死去的啞仆,身上的傷口無一例外都是東瀛武士刀留下的,而且是從下而上——不用懷疑,皆是身材矮小的東瀛人所為。


那麽凶手就很明顯了。


“好個心狠手辣的小鬼!”


方子遊目光一淩,直接一巴掌拍在了良岑百枝的腦袋上。


這東瀛小鬼當場身死。


不多時,海雕忽然落了下來,在方子遊和池墨的頭頂不斷盤旋著。


“墨兄!我的雕找到了!”


二人跟隨著海雕,很快便在聾啞村後山人跡罕至的地方發現了一個小小的洞穴。


躲在灌木叢後,池墨和方子遊看到了一群不斷挖掘擴寬洞口,甚至還在埋藏火雷彈的軍卒。


“他們這是……想要通過爆炸,炸出一個大洞來?好讓更多的人蜂擁而入?”


稍作分析,池墨便意識到了那些軍卒的目的。


看著那些不斷被埋進去的火雷彈,方子遊忽然躍躍欲試。


他扭頭看向池墨。


“墨兄,我想……我覺得我們可以,至少我們該試試……”


“啊?”


“炸呀!就是墨兄你那種boom~~~得好東西!他們不是想要通過爆炸來打通進入萬花穀的道路嗎?咱們幫他們一把?”


方子遊舌頭舔了舔有些幹燥的唇瓣,看著池墨一臉期待。


“用炸藥?”


“用炸藥!”


“送他們螺旋升天?”


“螺旋升天!”


“在這些人以為自己的炸藥可以炸出個大洞的時候,咱們添把火,讓他們粉身碎骨?血肉橫飛?”


“對對對對對!”


方子遊不斷點著頭,一副“果然墨兄你懂我”的表情。


“但是對麵這麽多人,咱們怎麽神不知鬼不覺埋炸彈?”


方子遊想了想,忽然一手握拳砸在掌心。


“墨兄你看,那邊仙跡岩不是有個水潭嗎?咱們在那裏埋炸藥,一並炸了,到時候仙跡岩水潭的水湧過來,一把洪水衝死他們!哦對了他們挖洞的那個小山上麵也可以偷偷埋,到時候亂石下墜,那些家夥勢必陷入混亂,到時候咱們再朝裏麵扔炸彈!”


池墨麵色古怪:“子遊……你好殘忍啊(黃四郎臉.jpg)!”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