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ko no Dio 噠!
loading...

就在池墨和方子遊準備去巡邏的時候,身後忽然響起了一個脆生生的聲音。


“池哥哥!方哥哥!你們在這裏呀~!”


來人是一個身穿紫衣的小女孩。


一身萬花穀女弟子打扮的小蘿莉,蹦蹦跳跳走了過來,腦袋上還頂著一隻可愛的白兔子。


“小月亮?”


“不準叫我小月亮!”蘇白月聽到池墨這麽叫,頓時扁了扁嘴,衝池墨做了個鬼臉,“小月亮隻有哥哥可以叫。”


說完 後,蘇白月在身上摸了摸,摸出來兩塊糖。


“呐,池哥哥,方哥哥,這糖給你們吃,今天你們也辛苦啦!晚上巡邏的時候吃糖的話就不會那麽累了哦。”


小女孩天真純潔的話讓池墨和方子遊對視一眼,紛紛笑起來。


“謝謝小月亮了。”


“都說了不準叫小月亮了!”蘇白月瞪了方子遊一眼。


這孩子是萬花穀的女弟子,這兩天也在忙前忙後,她雖然還不能去給病人看病,但大多數時候卻都在藥房裏幫忙煎藥。


明明是個天真爛漫的年紀,卻懂事得讓人心疼。


最初開穀的時候,這丫頭似乎還不明白萬花穀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有些不太能理解現在的狀況,但過了這些天,看著那些哥哥姐姐們一個個忙前忙後,這孩子也自告奮勇地站出來開始幫忙。


“好了,我們要去巡邏了,小丫頭你快點回去吧,晚上不要亂跑。”


聽到池墨這麽說,蘇白月眼珠子轉了轉,忽然笑嘻嘻地湊上來:“池哥哥,可以帶我一起去嘛?大家都休息了,現在不忙了。”


“那可不行。”池墨搖頭,“萬一碰上壞人怎麽辦?”


“我幫兩位哥哥打跑他們!哼哼!我也是有修煉百花拂穴手的哦!”


小姑娘說到這裏,甚至在池墨和方子遊麵前哼哼哈兮地比劃起來,末了,她雙手叉腰,略顯得意地仰著頭,睜著小鹿一樣的眼睛,滿臉都是“快誇我呀”的表情。


方子遊忍耐不住伸手揉起了蘇白月的頭? 成功將小丫頭的一頭黑發揉亂。


“唔……不要揉啦方哥哥,頭發好不容易才洗幹淨的!你知道我們萬花弟子每天洗頭有多痛苦的嘛!”


“你們不是都戴著假發嗎?”


方子遊瞪大眼睛——明顯是在逗這孩子。


江湖傳說,萬花穀弟子別看是個人都能有一頭好看得令人羨慕的黑長直? 但事實上一個個全都是光頭? 他們全都戴著假發? 每天清晨萬花穀的河邊都會有一排排的小萬花們摘下頭套假發清洗,那個時候放眼望去全是光頭。


“那是江湖謠言!我們才不是光頭!哥哥姐姐們都超愛惜自己的頭發的!”


蘇白月氣呼呼地鼓起了包子臉,但隨即又有些失落。


“這兩天? 哥哥姐姐們都好忙啊? 大家都沒有時間洗頭了,也就我可以煎藥完 之後去洗一洗。”


這孩子,太可愛了。


方子遊看向池墨:“要不? 帶著?”


“萬一碰上打架怎麽辦?”


方子遊想了想? 一臉嚴肅:“我不動手? 我抱著這孩子。”


“所以你打算一切交給我?”


“不? 我站遠遠的扔炸彈玩……啊不? 我是說用火雷彈給你支援? 可以不?”


池墨:“?”


看著方子遊一臉期待的樣子,池墨感覺有什麽地方不對勁。


“你打算讓這孩子看人被炸的血肉橫飛的畫麵?”


方子遊一想也是,那畫麵他看著是賊刺激,但小孩子還是別看比較好。


“你們在說什麽呀?”


蘇白月完 全沒聽懂池墨和方子遊的對話,腦袋上冒出了一個問號。


最後? 二人還是沒有帶上小丫頭? 將她送回營地交給了穀之嵐? 這才聯袂前往聾啞村。


聾啞村位於萬花穀西邊? 是個人數並不算多的村子,裏麵居住的全都是被萬花穀懲戒的惡人,這些人作奸犯科被萬花穀收押後會直接懲罰到肢體殘缺? 又聾又啞,隨後將他們集中安置在這個村子裏。


一些萬花穀內的雜役工作也會交給這些啞仆來完 成。


皎潔的月光下,池墨和方子遊在樹梢間輾轉騰挪,跳躍著飛速前進。


半路上,池墨忽然聽到有小孩子呼救。


“有情況!”


二人從樹梢間落下,一眼便看到了正有三個發狂的啞仆在彼此互相廝殺,附近還有一個小孩子在哇哇大哭。


那孩子一看就是萬花穀的人。


方子遊立刻上前,三兩下將正在彼此廝殺的啞仆製服,結果一看,發現他們三人都已經奄奄一息。


救不活了。


“怎麽回事?”


“我不知道……嗚嗚……”萬花的小孩子不斷抹著眼淚,“他們三個發狂了,互相打起來,連我也打……”


池墨看著眼前這個小孩子,總覺得有什麽地方不對勁。


他看了看方子遊,發現這家夥居然毫無防備地開始給那孩子治傷起來。


池墨眯起了眼睛。


他的絕對冷靜,剛才被觸發了。


換句話說,這小鬼正在用某種精神上的蠱惑之術。


“你這孩子,大半夜的怎麽在這裏?”


方子遊問到。


那小孩任由方子遊給自己包紮胳膊,聞言答道:“我……我來采藥的,營地的藥快不夠了。”


“采藥啊?”池墨挑眉,“那你的藥簍呢?”


“藥簍……藥簍丟了……”


池墨目光不斷在這孩子身上打量,驀的,他看到了這小鬼萬花穀的衣服下麵露出來的——


木屐?


東瀛人?


池墨咧嘴笑起來,忽然說到:“雅蠛蝶?一庫?ko no dio 噠?”


那小孩一愣:“納尼!?”


話一出口,對方立刻意識到暴露了,忽然不知道從什麽地方抽出來一把武士刀就朝著方子遊砍過去。


方子遊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一掌拍在了小孩的胸膛上,抽身而退。


下一刻,小孩腳下一蹬就要逃走。


但剛一轉身,他就愣住了。


池墨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他身後,此時正將君來對語架在他的脖子上。


吹了一聲口哨,池墨笑嘻嘻地俯視著這小孩子。


“東瀛的小鬼,跑中原來做什麽?難不成東京已經熱得你活不下去了?哦……這年代好像還沒有東京,那……江戶?”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