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人心如鬼蜮
loading...

江湖上有個說法。


“萬花晴晝海,南疆五毒潭”——


兩者並稱天下奇景,皆為奇花異草所聚之地。


與五毒潭不同,晴晝海是一片花海,花海包圍著落星湖,湖水清澈,在萬花映照下呈現七彩流離之狀。


往日裏,這裏是萬花穀隱居的雅士、來訪萬花的文人騷客最喜歡的美景。尤其是晴晝花海遍地種植的皆是各類奇花異草,其中有不少甚至極為珍貴,觀賞價值舉世無雙。


然而如今,整個花海卻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營地。


在孫思邈的安排下,兩處被彼此分隔的營地在花海中被建立起來,一排排的帳篷矗立於花海中,無數的萬花穀醫者於營地裏來回穿梭,帶領著被經過初步診斷後的病人入住臨時病房並進行登記造冊。


“牛元、伍曲、魏利夫、甘誌強……人都在吧?很好,你們幾人是在甲字七號房,先休息,有任何問題可以找附近的醫者,也可以找我們,稍後會給你們將吃食和水等送上來,若要出恭需要去營地外臨時搭建的木房,另外還有……”


一邊在花名冊上將病人的名字寫上去,池墨一邊對眼前病房裏的幾個病人講述著注意事項。


末了,有人問到:“大俠,大夫什麽時候給我們看病啊?”


“莫急。”池墨收起花名冊,臉上露出一抹微笑,“現在的工作是將所有病人按照輕重症不同安排進不同的營地病房裏並進行登記,正式的診治會在這項工作完 成後開始。你們也看到了,病人太多,醫者不夠,還請見諒。”


這些病人似乎還想說什麽,但也知道萬花穀現在的情況確實如此,因此一個個隻能無奈地在各自的床上坐下。


走出病房,池墨正好看到方子遊。


此時方子遊的臉上帶著麵巾,遮住了自己的口鼻。


這是萬花穀特製的麵巾,經過煮沸後又被藥水浸泡,最後風幹,可以有效防止疫病通過口鼻傳播。


池墨自己也戴著這樣一個麵巾——就和後世的口罩一樣。


行色匆匆的方子遊看到池墨,幾步走了過來。


“墨兄? 你那邊怎麽樣?”


“還行,登記得都差不多了,你呢?”


“我這邊登記完 了? 就是……”方子遊苦笑著說出了自己遇到的問題? “有些病人實在是太難纏了? 有的人正好彼此有仇怨,結果不小心安排到了同一個病房裏,差點沒打起來? 還有人因為家人死得隻剩自己了? 各種不配合鬧情緒,有些小孩子孤苦無依沒有父母,我們還得看著讓同一個病房裏的大人幫忙照顧著……欸!我接管蓬萊後都沒有這麽頭疼過。”


池墨拍了拍方子遊的肩膀:“你的蓬萊好歹還有人幫著你一起管? 況且這些事情你也從來沒有做過。再者? 比起我們來說? 清梵那邊? 還有那些萬花醫者? 他們才是最忙碌的。”


方子遊點點頭? 接著環顧四周。


原本美麗的花海,此時已經一片狼藉。


“可惜了這片花海了。”


“有什麽可惜的?”池墨搖頭,“花海沒了可以再種嘛。不聊了,我這邊還有幾個病房需要登記,先走了。”


“行? 我先去把花名冊交給穀醫生。”


二人彼此告別? 又投入了忙碌的誌願者工作中。


接下來的三日? 整個萬花穀所有人都忙得腳不沾地。


池墨和方子遊以及其他願意幫忙的江湖中人? 幫著萬花穀的醫者一起照顧病人,修建新的營房,煎藥? 打掃衛生等等。


方子遊從來沒有想過,自己作為蓬萊少主,有朝一日盡然會在這裏照顧這些患病的普通人。


替那些已經失去了自理能力的人喂飯喝水,幫忙清理床鋪,甚至處理生活垃圾。


不過,這個過程中,他心裏總有一種奇妙的感情在醞釀。


看著那些被自己幫助的病人一點點好轉,方子遊忽然覺得,做這些事情比管理整個蓬萊還要有意義。


隻是,事情往往不會一切都遂人意。


“……我就是去幫忙煎個藥而已,在去之前我還給孫婆婆說稍後回來就給她喂水喝,但是……但是回來之後孫婆婆怎麽就走了呢?”


銀色的月光下。


眼睛有些發紅的方子遊坐在山坡上,有些哽咽地說著。


池墨歎了口氣。


和方子遊一樣,這些天來他也看到了太多的生離死別。


那些病人,前一刻還好好的,結果一轉眼人就沒了。


自己隻能幫著將那些離開的病人用過的被褥收起來,送到規定的地方統一集中燒毀。


而那些死去的病人,為了防止疫病傳播,也無法安然入土,隻能選擇焚燒。


這些日子,萬花穀上空居然出現了紛紛揚揚的雪花。


那並非是真正的雪,而是焚燒產生的黑灰。


他身上確實有能讓人起死回生的藥劑,但那數量太少,麵對數量龐大的病人完 全是杯水車薪。


同時,將藥給了一人,勢必會引起其他人的不滿,不患寡而患不均,到時候整個營地好不容易安定下來的氣氛便會被徹底打破。


“而且,墨兄,你說人心到底有多陰暗?這兩天,我幫著送藥的時候,有人回來搶,我去清理麵罩的時候,發現居然有人收集已經用過的麵巾然後重新拿去販賣牟利!那些人就不知道病人用過的麵巾必須銷毀嗎!?”


方子遊想到自己昨天抓住的一個惡棍。


他居然偷偷收集原本需要集中銷毀的麵巾,隨意處理一下後又偷偷將其賣給了那些暫時沒有拿到麵巾的病人。


“人心有多陰暗,你不是很清楚嗎?謝采害的你蓬萊差點滅門,我以為你已經對此有深切認知了。”


方子遊捂著額頭,躺在了山坡上。


“江湖中人廝殺恩怨是一回事,但是那些百姓不過是最普通不過得人,卻還有人想方設法要害他們,就為了一些蠅頭小利……”


“好了。”


池墨一把將方子遊拉起來。


“走吧,我們該去巡邏了,別忘記了,這次萬花穀的事情擺明了是有人想要趁亂搞事。這幾天風平浪靜的,可不代表這種情況會一直下去。”


“嗯。”


方子遊點頭,“今晚咱們先去哪裏巡邏?”


池墨指了指前方:“清梵他們今夜負責山穀入口,我們則負責龍埡村到仙跡岩那裏。”


這麽說著,池墨心裏也在思索。


和謝采一起掀起這波中原大亂的,有月泉淮、宮傲以及李重茂。


現在月泉淮被炸死在了少林,宮傲在七秀坊被捉了,謝采已經被葉英直接斬殺,剩下的人,也就隻有一個了——


(李重茂……你會出現在萬花穀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