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從今以後我方子遊就是爆破鬼才了!
loading...

摟著宓桃,池墨來到涼亭內,直接在康宴別對麵坐下。


那宓桃順勢坐在了池墨懷裏。


扭來扭去,扭來扭去。


啪!


池墨一巴掌拍在她的翹臀上。


對麵的康宴別投過來一個鄙夷的目光。


呸!狗男女!


不要臉!


“別笑了……”池墨忽然出聲,“那封你準備的信,不會有誤吧?”


“小將軍真是說笑,信不過妾身嗎?”宓桃扁著嘴,露出一副委屈的模樣,“妾身可是裱字的高手,信裏的每一個字都是收集的那玄正其他親筆信上的字給拓印上去的,單看字跡玄正都會認為那是他自己寫的,除非用妾身特製的藥水將字給溶了,否則萬無一失。”


果然是個蠢女人。


問什麽說什麽。


“藥水你可收好了?”


“小將軍,想要親自看看嗎?”


宓桃居然當著康宴別的麵,在池墨麵前緩緩展開了外麵的紗衣,挺起了翹挺的胸部。


“就在這裏哦~”


池墨輕笑一聲,忽然一巴掌將這個女人給拍暈過去,隨後將手伸進了她的衣衫內,掏出一個小瓶子。


抬起頭,正好看到康宴別那見鬼的目光。


“我我我我……”


“我什麽我啊,康兄弟。”


池墨摘下頭套,康宴別一看是池墨,先是一愣,隨後鬆口氣。


“媽耶!嚇死我了!原來是墨兄你!”


將小瓶子收好,池墨起身道:“好了,你找個地方躲起來,我要去將方丈他們救出來,然後用這藥水洗脫少林的罪名,你保重!”


說完 後,池墨提著宓桃便縱身朝著主殿飛去。





不多時,池墨來到主殿,正好看到山川使帶著一群士兵將盤腿坐在地上的方丈等人團團包圍。


“這信上的字跡確實是老衲的……但老衲絕對沒有和狼牙軍勾結!老衲也從來沒有寫過這封信!”


玄正看著那一封怎麽看都是自己寫的信滿頭霧水。


山川使臉上露出濃濃的失望之色。


“方丈,我原本也不願相信,但你少林太讓人失望了!來人呐——”


“且慢!”


帶著宓桃,池墨從天而降。


此時他已經恢複了自己本來的麵目。


看到池墨提著自己的愛妾出現,山川使又驚又怒。


“你是何人!?放了本大人的愛妾!”


“愛妾?這人可是天欲宮的宮主宓桃,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不過這先不提——那封信是這個女人偽造的!”


當下,池墨當眾將真相說出來,更是從方丈手中接過信,隨後用藥水將上麵的字給溶了。


見狀,山川使臉色慘白。


“本官……本官……本官居然真的被騙了!?”


一旁跟隨山川使而來的,真正屬於唐軍的士卒一個個麵麵相覷。


“你不但被騙了,你的人裏麵還混進去了史思明的兒子史朝義,真正和狼牙勾結的怕是陳大人你吧?”


“胡說!”


山川使當即目眥欲裂。


“本官根本不認識那逆賊!本官自從接了朝廷詔令? 一直兢兢業業負責這祭壇修建之事,恪盡職守兩袖清風!如何會與逆賊勾結!?”


這山川使真是個好官?


池墨看向玄正,玄正打了個佛號:“阿彌陀佛? 池少俠? 這位陳大人確實頗有名望? 他應當是被蒙蔽的。”


池墨也忽然想起來,剛才那山川使拿出信的時候,看著方丈等人的臉上失望之色是認真的。


“方丈? 這是迷香解藥!”


池墨也不去找宓桃要解藥了? 自己把自己的拿出來給方丈等人用過。


一眾僧人用了解藥後,紛紛開始調息,不多時便內息全複。


“這位少俠? 不……這位大俠? 你說那逆賊史朝義? 在何處?”


這時? 山川使上前問道。


池墨看了他一眼。


“老實說? 不太信你? 我會將史朝義交給天策府,他們在距離少室山不遠的地方正好有一處營地。”


“這……也好,也好……”


山川使歎了口氣,顯得很沮喪。


恰在此時,少林寺外忽然傳來一陣驚天動地地轟鳴聲!


“什麽情況!?地龍翻身!?”


“不……不是地龍翻身!這聲音……”


從未有過的巨大爆炸直接將這個少林內的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立刻衝出大殿? 跳到房頂上極目遠眺? 一眼便看到了遠方山道上不斷升起的濃煙。


“嘖嘖嘖……這麽巨大的爆炸? 劍聖來了都要打出gg的吧?”





時間倒回到不久前。


方子遊百無聊賴地坐在灌木叢後。


“也不知道墨兄那邊怎麽樣了? 但願一切順利……”


二人結伴一路從藏劍山莊趕到少林,路上相互交談,早已結下不淺的友誼。


方子遊從未來過中原? 在他眼中,池墨毫無疑問是一個見多識廣的人,無論自己和他聊什麽,對方都能夠侃侃而談,就好像這天上地下沒有什麽是他不知道的一樣。


甚至有不少其他門派的隱秘,自己這位墨兄都能說得頭頭是道,著實讓方子遊大開眼界。


隻是,自己這位墨兄,性格著實有些讓人捉摸不透。


他好像對什麽都不在意,又好像無時無刻不在憂國憂民。


從他嘴裏,方子遊總是能夠聽到不少針對當今時局的真知灼見,時間一長,方子遊甚至忍不住感歎,若是這位墨兄入朝為官,定然會青史留名。


就在方子遊心裏胡思亂想的時候,遠方山道上忽然傳來一陣動靜。


方子遊心中一凜,立刻屏息凝神,將全身的氣機盡力收斂起來。


不多時,方子遊看清了來人。


赫然是一群江湖人打扮的匪類。


而為首之人,居然真的就是月泉淮!


這個渤海國的國師,趁著大唐內亂,搭上了謝采的線,先是擾亂了北疆,現在居然又跑到了中原來。


方子遊眯起了眼睛,手中緊緊握著那一根拉線。


等到月泉淮帶著人走進了地雷陣後,方子遊猛地一拉繩。


刹那間,似乎天都塌了。


猝不及防的方子遊,隻感覺有一股巨大的看不見的力道重重砸在了自己的胸膛上,就仿佛被一匹全力奔跑的裏飛沙給撞了一般,身體控製不住倒飛出去,撞斷了好幾棵樹才停下來。


狠狠搖著頭,將頭上的防毒麵具摘下來,方子遊瞪大眼睛看著前麵。


“我……我……這……”


他感覺自己過去二十多年讀的書全都是廢紙!


自己居然根本找不出任何可以形容此時心情的詞匯來!


山道徹底崩塌了。


兩側的懸崖甚至都倒塌了不少,大片的碎石落下來,直接將整個山道都給堵住,也將經過這裏的一行人全都活埋!


聽不見任何慘嚎聲,因為幾乎所有人都死了。


在爆炸的那一瞬間便被撕成了碎片。


呆呆地看著自己的手,隨後驚悚地目光投向剛才自己拉線的地方。


“難怪……難怪墨兄嚴厲警告,拉線之地必須至少隔那火雷彈埋藏之所近七八十丈的距離……”


自己要是沒有聽話,靠得近了,怕不是現在已經粉身碎骨了吧?


至於那月泉淮?


肯定死定了!


絕對死的他媽媽都認不出來了!


咽了一口唾沫,方子遊臉色漸漸變得潮紅。


半晌後,他吐出一口濁氣:


“好……好刺激啊!”


短暫的恐懼後,巨大的興奮充斥著方子遊的身心。


身心酥麻!通體舒暢!仿佛任督二脈都被打通了一樣!


哪怕被那股爆炸的衝擊給撞地五髒六腑都受了傷,但方子遊卻渾不在意!


他感覺,自己似乎愛上了這種用火雷彈炸人的爽快感。


“我還練個屁的武功!”握著拳頭,方子遊仿佛終於認識到了自己今後該走什麽道路,“這樣炸人……嗯……用墨兄的話來說就是——真香!”


池墨不知道,自己一番操作,成功讓蓬萊少主決定從今以後走上一條奇怪的道路。


——從今以後,請叫我爆破鬼才方子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