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這是你從未嚐試過的船新版本
loading...

主神出品的麵具有個巨大的好處。


除了可以模仿得和對象一模一樣外,連聲線都可以改變。


如此一來,根本分不清到底誰真誰假。


院子裏的軍卒們一個個麵麵相覷,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史朝義一驚,盯著池墨,整張臉迅速黑下去。


“混賬!竟然敢假冒我!拿下他!”


“他才是假冒的!”池墨一臉的大義凜然,“拿下他,重重有賞!”


因為史朝義假扮成了中郎將,身上無論是盔甲還是武器都是製式裝備,此時根本沒有什麽可以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


於是同樣標準中郎將打扮的池墨便看到史朝義氣急敗壞地抄起畫戟朝著自己殺過來。


史朝義功夫不行,池墨甚至都不需要動用純陽的功夫,直接就和他打了起來。


史朝義:“你到底是誰!?”


池墨:“你到底是誰!?”


史朝義:“為何冒充我!?”


池墨:“為何冒充我!?”


史朝義:“不準學——”


池墨:“不準學老子說話!!”


史朝義:“…………????”


明明是你這個假冒偽劣的家夥在學我說話好嗎!


史朝義大怒,手中的攻勢更加淩厲了幾分。


二人乒乒乓乓打成一團,那史朝義是功夫不行,池墨則是有意放水,結果一通亂戰下來,直接讓院子裏的軍卒看花了眼睛。


得了,這下連誰是從外麵進來的誰是從禪房裏出來的都分不清了。


打著打著,在過了幾十招以後,池墨忽然和史朝義對了一掌,憑借著對力道的掌控讓史朝義的身體飛出禪院後,池墨大喊一聲:“想跑!?沒那麽容易!”


隨後,池墨縱身一躍追出去。


帶著史朝義,池墨飛速離開了少林,鑽進了一處山穀裏,這次終於不再留手,打斷他的四肢,又卸掉他的下巴,隨後掏出繩子將史朝義來了個龜甲縛。


“嘖,大老爺們被這樣綁著也太辣眼睛了……嘖嘖嘖。”


“嗚嗚嗚哇——!!!”


史朝義掙紮著,紅著眼睛盯著池墨,最後被他一巴掌拍暈。


解決了史朝義並將他藏好後,池墨這才大搖大擺重新沿著山道走進了少林寺內。


一路上,所有的軍卒看到他紛紛行禮。


平日史朝義積威甚重,根本沒有人敢上前多問些什麽。


憑借著史朝義的身份,池墨一路朝著少林主殿而去,路上卻忽然看到一群侍女打扮的人壓著一個少年。


(康宴別!?)


發現那人居然是康宴別後,池墨一驚,隨後板著臉走過去:“怎麽回事?”


“見過將軍。”


那些侍女顯然是認識史朝義的? 見到他走過來立刻行禮,其中一人答道:“這人是宮主在路上看上的。”


宮主……?


池墨眯了眯眼睛,隨後擺手離開。


繞了一圈兒後? 池墨又悄悄跟上去。


最終? 在一處別院的涼亭中? 池墨看到了康宴別和所謂的宮主。


居然是之前那個跟在山川使身邊的妖豔女子!


顯然康宴別也中了類似迷香的東西,哪怕沒有被繩子束縛,此時也軟綿無力? 老老實實坐在那女子對麵。


妖豔女子勾唇輕笑? 眼帶桃花,看著康宴別,嬌聲說道:“好俊俏的少俠? 小女子最喜歡的就是如少俠這般麵若冠玉的人。”


康宴別冷著臉不說話。


“少俠? 拜入那少林有何好的? 清規戒律煩死個人? 不若與小女子……嗯?”


看著那妖豔女子居然伸手在自己胸膛撫弄? 康宴別渾身汗毛倒豎。


“那些迷香是你搞的!?”


“那是自然。”女子嬌笑著回答? “小女子添為巴蜀天欲宮宮主宓桃,那迷香乃是我天欲宮獨門秘方,少俠,你可知是用何物做製?”


“用的什麽?”


“用的……可是……女子每月月事之物呢,少俠? 好不好聞?”


池墨、康宴別:“…………????”


變態吧!


這個女人!


這個天欲宮是什麽奇葩!


“少俠? 小女子為你準備了冰蛤雪梨? 這冰蛤雪梨的滋味可是美妙的緊? 尤其是讓女子含著將其渡入口中飲用,更是妙用無窮,少俠可願試試?”


康宴別不過是個純情的小男生? 哪裏遭得住這個?


聞言當場麵紅耳赤,呐呐的說不出話來。


“少俠,少林已然時日無多,有小女子為史小將軍特意準備的聯絡信,少林勾結狼牙軍的罪狀已經坐實,你呀,就跟著小女子可好?”


聽到這話,池墨眼前一亮。


左右看了看,池墨又繞出去,隨後大搖大擺走進來。


看到走進來的池墨,那天欲宮宮主宓桃眼中閃過一抹慌亂,隨後強自鎮定下來。


起身,宓桃迎上池墨,嬌聲道:“史小將軍,你來的正好,妾身正在審問這溜進來的賊人。”


池墨哈哈大笑,大手一攬,直接將宓桃摟進懷裏。


“美人兒,審問得如何?”


宓桃一愣。


隨後狂喜!


天知道她想要睡史朝義想了多久了啊!


自從把這個世界所有門派的年輕少俠跟集郵票一樣都搜集一個過來睡了一次後,她就將目標放在了史朝義身上,可惜一直沒得手。


結果現在居然柳暗花明!?


看到被自己摟住的宓桃那整個人都在往外麵冒桃花水般的發浪模樣,池墨暗自咽了口唾沫。


媽耶,遭不住。


這女人什麽鬼情況啊?


他不就是賭一把這個宓桃是個放蕩的女人,所以自己這麽幹搞不好有奇效嗎?


沒想到這奇效……奇過頭了。


宓桃整個人都軟在了池墨懷裏,扭來扭去,伸手在池墨脖間輕輕滑動。


“史小將軍……你……終於肯接受妾身了嗎?”


“別急,美人兒!”


池墨挑眉。


“就我們二人豈不無趣?”


宓桃眼波流轉:“小將軍,是看上了妾身麾下的哪位侍女了嗎?”


“不不不。”池墨搖晃著手指,忽然抬手指著康宴別,“美人兒,帶上那位俊俏的小公子,咱們三人一塊兒如何?”


宓桃:“——!!!!”


康宴別:“——!?????”


“啊……啊這……”


宓桃嘴角抽搐。


然後忽然興奮!


三個人啊……她從來沒有嚐試過的船新版本!


白了池墨一眼,宓桃嬌聲道:“小將軍,沒想到你就這麽喜歡作賤妾身嗎?”


這女人還真接受了啊!?


池墨還想著趁她不接受借機發難來著。


另一邊,康宴別都快哭了。


自己不就是想要拜師少林嗎?怎麽會遇上這種糟心事兒!?


我還是個處男啊!我不要第一次就玩三人行啊!


不對!我永遠都不要玩三人行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