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有人模仿我的臉?
loading...

迷香並非作用於精神層麵,而是直接擾亂內息,讓人四肢乏力,因此哪怕池墨擁有絕對冷靜也扛不住。


好在,池墨做足了準備。


從個人背包中取出事先從主神空間裏兌換的可以解除各種迷藥的萬能解藥,拔開瓶塞在鼻子下嗅了嗅,又遞給了方子遊。


“來,然後把這個戴上。”


用了解藥後,漸漸恢複內息的方子遊接過了池墨遞過來的防毒麵具。


“這是啥?”


“讓你不用擔心迷香的東西。”


“這麵具也太醜了!”


方子遊嘀咕一聲,隨後學著池墨將防毒麵具給戴上。


池墨看著那大隊壓著玄正等人上山的軍卒,忽然在方子遊瞠目結舌中往外扔出了一大堆的炸藥包。


“你……你從哪兒掏出來的這些東西?”


“出門在外總要做足了準備。”


“這些都是啥?”


“火雷彈,可以把你炸得到處都是的那種——之前在藏劍山莊的時候我不是扔過嗎?”


想到當初在藏劍山莊自己直接被震得耳膜發疼的情況,方子遊嚇了一大跳。


“別怕啊,引爆之前超級安全的,你就是拿劍捅都沒事。”池墨直接將一個炸藥包扔到了方子遊的懷裏,後者手忙腳亂地就要將炸藥包扔出去。


“小心點,我教你怎麽用。本來是要點火的,但現在咱們隻有兩個人,挨個點火不現實,我做了個可以拉線就能瞬間將所有炸藥……額,火雷彈引爆的好東西。”


拉線式機械引爆裝置並沒有什麽技術含量,原理相當簡單,利用大唐的工具都能輕鬆做出來。


池墨迅速將那幾十個炸藥包全都接到了同一個引爆器上。


往外麵探了探頭,發現山川使的人全都上山後,池墨這才跳出去,又掏出一個鐵鍬,順便還扔給方子遊一個。


“所以說墨兄你到底哪裏來的神仙?這些玩意兒你藏哪兒了?”


方子遊目光不斷在池墨身上掃來掃去。


“些許小事不必在意,來,挖坑!將這些炸藥都埋進去!”


池墨二話不說就開始在山道上到處挖坑,方子遊見池墨不說,也老老實實跟著挖起來。


“我們幹嘛要挖坑?那些人不是都上山了嗎?”


池墨側頭,目光古怪地盯著方子遊:“想啥呐大兄弟,你覺得依靠那些數量撐死了幾百人的普通軍卒可以攻下少林嗎?肯定還有人在後麵,十有八九那些人才是主力,這裏是去少林的唯一一條路,他們必然經過這裏,來? 快點挖坑!”


方子遊頓時“哦”了!


“所以你打算將他們都送上天?”


“沒錯!你認識月泉淮吧?”


“認識。”


“那就好了,如果真是那個家夥,不要猶豫? 炸他丫的!”


池墨嘿嘿笑著將炸藥包埋進了挖好的坑裏? 填好土? 布置好引線,又開始挖另一個。


不多久,二人便將數百個炸藥包全都埋好了——習武之人挖坑什麽的自然速度飛快。


牽著引線將其拉到了山道旁灌木叢裏? 池墨對跟過來的方子遊說道:“你就在這裏盯著? 等到那些真正動手的人經過的時候,就拉一下這個線,記住啊? 拉了就跑? 不然你也沒了知道嗎?”


“你讓我來?那你呢?”


方子遊指著自己? 對池墨問到。


“我去想辦法抓那史朝義。”池墨指了指山上? “那是條大魚? 順便將方丈他們都救出來。”


“你這些火雷彈真的好用嗎?月泉淮很厲害的? 這天下估計除了師父和劍聖前輩沒幾個打得過他。”


方子遊還是有些懷疑,這些火雷彈和自己見過的完全不一樣。


池墨哼了一聲:“不好用?天策用了都說好!”


在藏劍山莊的時候,最後時刻天策府府主李承恩的兒子李無衣帶著軍隊過來支援,後來池墨拉著李無衣給他試驗了一下這個炸藥。


隨後李無衣當場拉著池墨差點沒喝死過去,直言有這大殺器狼牙軍全都是土雞瓦狗。


“還有那個月泉淮其實是個老硬幣? 隻敢欺負比自己弱的? 遇上勢均力敵的他就會畏首畏尾。你炸他一次? 再小心點別被他吸了內力? 問題就不大了。”


方子遊想了想,感覺計劃可行。


“沒問題,這裏交給我? 一定不會讓那些家夥上山,墨兄你那邊自己小心。”


看到池墨要走,方子遊忽然拉住他。


“咋了?”


“就是……那個……”方子遊忽然有些不好意思,“你那個叫仙豆的,還有嗎?”


“管飽!”


池墨當即又塞給他一把仙豆。


看著池墨一溜煙跑沒影了,方子遊眨了眨眼睛,找了個地方躲起來,背靠著樹幹坐下,隱蔽了身形,手中握著引線,盯著上山的唯一來路。


他心裏忽然有些期待起來。


用火雷彈埋伏炸人,還是炸大boss月泉淮……仔細想想,好刺激啊!


方子遊感覺自己似乎打開了某種奇怪的開關。





這一邊,池墨運起輕功,不多時便來到了少林寺內。


此時,整個少林寺已經徹底亂起來。


山川使的軍隊怎麽說也有著朝廷的名號,寺廟裏的僧人自然不可能對他們動武,隻能任由這些軍卒到處搜刮。


躲在一座禪院房頂上的池墨悄悄觀察四周,不多時居然運氣特好的看到了史朝義!


池墨眯起了眼睛,一路在房頂上潛伏前進,跟著史朝義便來到了方丈禪院內。


蹲在方丈禪院的屋頂上,池墨悄悄掀起一片瓦蓋看著裏麵的清醒。


那史朝義正在和一名普通軍卒說著什麽。


“你拿著此物過去,便說這封從方丈禪院內搜出來的玄正與父王交流的信就是少林勾結狼牙軍的證據。此番行動,定要從那達摩洞中將絕世神兵曳影劍帶走。有此神兵在,父王便可大展宏圖。”


池墨撇嘴。


曳影劍這麽神奇?可以直接讓人取了天下?、


不過他也真的對曳影劍好奇起來。


隻是好奇歸好奇,池墨還不會去做那偷劍的事。


趁著禪房內隻有史朝義和那普通軍卒,池墨想了想,悄悄溜下房頂,找了個落單的中郎將敲暈,三兩下扒光他衣服給自己換上,隨後掏出之前兌換來用的麵具。


拍拍臉,變成了史朝義模樣的池墨笑了笑,大搖大擺走進了禪院。


剛走進去,就看到史朝義從禪房裏走出來。


院子裏正準備對史朝義行禮的偽裝成山川使軍隊的狼牙軍忽然懵了。


兩個史朝義!?


“大膽!!!!”


趁著眾人懵逼,池墨一指史朝義。


“何方鼠輩!竟敢模仿我的臉!?來人呐!將他拿下!”


史朝義:“……????”


什麽情況?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