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一口……大大的黑鍋
loading...

池墨當然不可能去種田。


如果說這是一個真實的世界,是曆史上真實存在的那個大萌,那池墨絕對不介意去玩一玩種田流,拉動一下大萌的gdp,通過攢點數的方式在京城率先點亮思潮然後開殖民理念,順帶著砍死那些禍國殃民的玩意兒……對不起我是說讓大萌天下無敵。


但問題是,在得到了權限碎片後和主神的交談中,池墨已經明白了自己所經曆的這些任務世界不過是主神根據真實存在的時空所創造的投影。


是虛假的。


它隻是一個真實世界某個時空片段的複製體,隨時可以被重置。


所以,種田這種事情就變得毫無意義。


因此,在回到了錦衣衛的駐地後,池墨立刻開始了行動。


“那麽,我的都指揮使大人,你打算怎麽讓那位陛下‘無意中’發現萬貴妃的風流韻事?”


依舊是在那一座涼亭內,雪見對池墨發出了心中的疑問。


“這還不簡單……?”


池墨賊兮兮地笑起來。


“你聽說過,紅斑性狼瘡嗎?”


雪見:“……嗯?這好像是種病吧?”


“確實是。”池墨豎起一根食指輕輕搖晃起來,“紅斑性狼瘡除了會讓人的外表皮膚出現病變外,還有一個非常神奇的副作用——如果是女性患了這種疾病,是會出現嘔吐、惡心、自覺胎動等等非常神奇的現象的。沒錯,無論怎麽看都像是懷孕了,但事實上卻沒有懷孕。”


“咱們這位陛下寵愛萬貴妃沒錯,但事實上萬貴妃如今已經徹底失去了生育能力,所以朱見深雖然也會時常留宿萬貴妃宮中,但卻已經不會在讓她侍寢,你說這種情況下,萬貴妃忽然出現了懷孕的跡象……嗯?不管萬貴妃是不是真的懷上了,我們隻需要讓陛下認為她有了身孕就行,然後再由咱們的人上報過去,說經過調查,發現雨化田不是真太監……嘖嘖嘖。”


雪見對著池墨投來了一個極其鄙夷的眼神。


“萬貴妃或許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我是真的狗的分割線====


池墨的計劃很順利。


錦衣衛雖然不可能插手得了內廷——畢竟沒有一個皇帝會允許外朝的組織染指後宮,但作為一個發展了這麽多年的特務機構,要說在內廷後宮裏沒有安插任何人那是不可能的。


畢竟,多年下來,錦衣衛也發展出了不少隱蔽的女性探子,這些人雖然大部分都分布在各種秦樓楚館倚樓賣笑,或者達官貴人的後院之內為妻為妾,但同樣的——後宮的宮女當中依舊有不少這樣被錦衣衛培養出來的人。


甚至於池墨在看到隻有自己這個都指揮使才能看到的絕密文檔中居然詳細標明了萬貴妃身邊的幾位宮女居然是他們自己人的時候,整個人都是懵的。


原本池墨都打算依靠著自己的輕功半夜溜到萬貴妃寢宮裏去偷偷給她來點什麽了,現在看來大可不必。


花費了一些輪回積分,池墨在氪金商城裏兌換了一針紅斑性狼瘡的病毒——別問為什麽氪金商城裏會有這玩意兒,藍白條紋的胖(神獸)次都有了還有什麽是不能有的?


隨後,池墨利用錦衣衛的暗線,聯係上了安插在萬貴妃身邊的宮女,教會了她怎麽用這東西後,便開始靜候佳音。


三日後。


池墨忽然接到了朱見深的召見——大半夜。


在錦衣衛駐地耐心等待池墨歸來的雪見和千夢,沒多久便看到池墨從皇宮中回來。


“怎麽樣怎麽樣?”


雪見趕緊上前問到。


“你瞧。”


池墨將手中的一卷密旨遞給了雪見。


雪見趕緊攤開,看到上麵的朱見深讓錦衣衛鏟除西廠,活捉雨化田回來的密令後,嘴角止不住地上揚。


“對了,萬貴妃呢?”


“她啊?”池墨吹了聲口哨,“已經被賜予一條白綾了,可憐的女人。”


真的可憐嗎?


以萬貴妃在龍門飛甲裏的所作所為,這樣的下場還真算不上可憐。


池墨也不由得感慨,之前還這麽寵愛萬貴妃的朱見深,如今居然可以毫不猶豫地下令讓她自戕。


同樣是這一夜。


京城另一處,占地麵積極為龐大的西緝事廠。


這裏布滿了明崗暗哨,哪怕是深夜,把手西廠的番子們也沒有放鬆。


某個時刻,地麵忽然開始震動起來。


沒多久,大隊的人馬忽然出現在了西廠外圍。


幾乎是片刻間,整個西廠所有的對外進出通道全都被全副武裝的錦衣衛給團團圍住。


當池墨出現在西廠大門前的時候,西廠內部已經徹底亂了起來。


雨化田不在,西廠部分高手也被帶走的現在,出現這樣的事情直接導致西廠群龍無首。


“雲都指揮使,你這是什麽意思?”


被雨化田安排留守西廠的老太監走出了大門,怒視著池墨。


池墨冷笑一聲,火把發出的紅光映照下,他原本俊美無鑄的臉莫名帶上了幾分陰鷙。


“陛下有旨,西廠上下一幹人等全部拿下,從今日起,西廠——不複存在了。”


“怎麽可能!!”


老太監臉色大變,根本不相信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沒什麽不可能的,你是自己乖乖束手就擒,還是我將你砍個半死後被迫束手就擒?”


“咱家要見陛下!咱家要見萬貴妃!”


池墨將聖旨收了起來。


“陛下你是見不到了,萬貴妃倒是還有可能。”


老太監心裏剛升起一縷希望,就聽到池墨又說道:“不過是在黃泉路上。”


“動手!!!!”


隨著池墨一揮手,大批的錦衣衛們迅速抽出繡春刀,殺入了西廠內。


反抗自然是存在的,但是並不強烈。


西廠畢竟和錦衣衛不同,多年發展下來,如今的錦衣衛多多少少已經有些可以擺脫皇權桎梏的力量,但成立不過半年的西廠,哪怕發展勢頭凶猛,也依舊是一群高層全都是太監組成的不正常組織。


或許再給他們一些時間,他們可以開始試圖從蒙蔽、利用皇權漸漸演變成對抗皇權,但如今的西廠,還是那個離開了皇權後什麽都不是的組織。


一夜的廝殺過後,一個震驚的消息傳遍了整個京城。


——西廠督主雨化田貪贓枉法,貪墨內庫錢財無數,更走私鹽鐵等禁品於關外,證據確鑿,天子以令錦衣衛徹查此事,捉拿雨化田歸案!


畢竟,把皇帝的女人搞懷孕這種事情可是有損天家臉麵的,所以對外理由自然得緩一緩。


反正羅織罪名這種事兒,錦衣衛熟!


而這個時候,即將抵達龍門的雨化田還完全不知道,一口大得讓人喘不過氣來的黑鍋,已經被池墨給狠狠扣在了他的頭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