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天魂歸,幻境合天道;仙酒釀,三品問三界(求訂閱)
loading...
山頂上,赤陽猙依舊在專心的尋找著剩下的神劍。

他渾然沒有注意到,在尋找神劍的過程中,自己的身上,正在發生著奇異蛻變。

廣成子察覺到赤陽猙身上的變化後,臉色跟著變了!

“不好!被算計了!”

廣成子發現,赤陽猙的神靈魂正在隨著心眼運轉,不斷的凝聚著,大有要凝成元神的趨勢,而掛在他腰間的那幾把神劍,在這一過程中,竟然漸漸有被融合的跡象!

察覺到事情不對,廣成子立刻掐訣,想要破開眼前幻境,收回自己的三生道印。

但很快的,他就發現,自己竟然沒辦法從這幻境中破開出去了!

“怎麽會這樣?!”

廣成子大驚失色,臉上出現了一絲前所未有的慌亂。

這種情況明顯超出了他的預料。

“我可是大羅金仙啊,而且這還是在我的功德法寶形成的幻境中!莫非……我所領悟的三生大道,竟被天道融合了?!這怎麽可能?!”

廣成子徹底懵了。

而山頂上,赤陽猙已然找到了廣成子留在這裏的所有神劍,元神業已凝練完 成。

就在其元神凝成的瞬間,赤陽猙的臉上浮現出一絲茫然之色,很快,其雙眸中閃過一絲狐疑,表情變得古怪起來。

不過,這些變化很快消失,他重新又變成了最初模樣,拿著神劍,飛快向山下跑去。

廣成子此時還沒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麽,見赤陽猙飛快下山,隻能暫時按捺住心頭的震驚和疑惑,身影一閃,先一步回到了河伯祠,附身在了神像上。

到得山下河邊的河伯祠內,太陽剛好才下山。

赤陽猙把腰間掛著的八把神劍,一字排開,放在了神像下。

“河伯大人,我已經按照您的考驗要求,取來了您說的八把神劍,還請賜我收服‘夢魘’的道法!”

“你做的很不錯,先拜師吧!”

廣成子目光緊緊盯著赤陽猙? 想要看清楚,這家夥到底做了什麽,為何他在凝練元神的時候? 導致幻境發生了莫可名狀的變化。

可他失望了? 祠堂內的赤陽猙? 似乎除了凝練出元神外,並無其他變化。

“弟子赤陽猙,拜見師父? 還請師父賜法!”

赤陽猙按照廣成子的要求? 恭恭敬敬向他拜了幾拜。

“很好,好徒兒,為師這裏有三種不同道法可學? 一為天人法? 二位神人法? 三為至人法? 學成後? 皆可無懼‘夢魘’? 你想學哪種啊?”

廣成子隻能暫時繼續按下心中疑惑,緩緩開口說道。

“天人,神人,至人?師父,不知這三者有什麽區別啊?”

赤陽猙懵懂問道。

“天人無陰陽? 神人無善惡? 至人無是非? 若能修成? 皆可通大道。”

廣成子解釋道。

“那哪個最厲害?”赤陽猙又追問了一句。

廣成子道:“天人如水,神人如火,至人如剛? 三者各有其長,沒有最強。”

“那哪一種更適合弟子呢?”

赤陽猙歪頭想了想道。

這可有點難住廣成子了。

赤陽猙的靈魂為先天神靈魂,三者皆可修,且皆能修到最頂峰。

而想要收服“夢魘”,三種法也同樣都能辦到。

按將說,三法皆都適合赤陽猙修煉。

“三種法皆適合你。”

沉吟片刻後,廣成子如實道。

赤陽猙欣喜道:“那弟子都學學怎麽樣?”

“貪多嚼不爛,學不在多而在精。”廣成子道。

赤陽猙想了想,疑惑道:“萬一弟子都能學精呢?也不能都學嗎?”

廣成子無語了。

赤陽猙這小子,能在短短片刻間,由一普通凡人,在沒有任何人指點下,直接靠悟就凝出了元神,足見其悟性的強大和靈智的聰慧。

“不行,隻能學一種。”

他的確沒有欺騙赤陽猙,這三門道法皆是大道正法,任何一種修到極致,皆能修成大道。

事實上,此三種法合而為一,便是真正的三生道術。

原本他是根本不打算傳赤陽猙三生道術的,但在察覺了赤陽猙的靈魂特殊之後,又改變了主意。

赤陽猙為楊錚的第一世靈魂,此魂為天魂,天魂也有先天後天之分,楊錚的天魂為先天靈魂,乃是修煉三生道術最佳的選擇。

若能收得此徒,傳其正宗道法,於廣成子日後也是大有好處。

至於為何不把三法全部傳給赤陽猙,皆因三生道術,一魂隻能學一法,三法全學,就會影響到楊錚的道,從而令自己陷入不必要的因果紛爭之中。

“那弟子就學天人法吧。”

赤陽猙想了想道。

廣成子對赤陽猙的選擇,並未感到意外。

其實,他也是想要看看赤陽猙的先天靈魂,是否能夠感應到,自己最適合學哪一法。

三法雖皆適合先天靈魂修煉,但天人法卻最適合如今的赤陽猙。

廣成子屈指一彈,一點靈光沒入赤陽猙眉心。

赤陽猙身體微微一震,感覺腦海中,多了一門功法傳承信息,於是便在河伯祠神像下盤膝一坐,閉上眼睛,仔細的領會著。

當外麵的天色徹底黑下來的時候,赤陽猙渾身猛然一震。

廣成子隨即見到了令其極為驚駭的一幕!

他發現,短短一個時辰的時間,赤陽猙的元神竟然再次發生蛻變,赫然已修成天人元神!

“莫非此事跟幻境有關?”

他實在沒辦法理解這等詭異之事。

想當初,他剛從師尊那裏獲得三法後,足足用了一百餘年時間,才領悟了天人法,又用了一百年時間,修煉至小成,直至用了千年時間,才凝出第一世的天人元神。

眼前的赤陽猙,不過才隻是個八九歲的孩童,竟然在短短一個時辰,就修成了天人元神,這根本就說不通!

實在是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想到這些,廣成子忍不住的再次掐訣施法,想要從幻境中掙脫出去,收回三生道印。

但很快他就發現,一切皆是徒勞。

自己好像真被困在了幻境中!

這簡直是不可想象的!

下方的赤陽猙,凝出天人元神後,喜滋滋站起來,向河伯神像拜了幾拜,道:“多謝師父傳法,您說的沒錯,弟子感覺現在可以對付那‘夢魘’了!”

廣成子嘴角抽了抽。

若現在真是在大荒時代,凝出天人元神的赤陽猙,便相當於真正的天仙,對付區區地仙級別的後天神靈“夢魘”,跟摁死一隻螞蟻也沒什麽區別。

赤陽猙興致衝衝的離開了河伯祠,徑直回村。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廣成子被困在幻境不能離開,便隻能百無聊賴的在這片幻境中轉悠起來。

轉了好幾圈後,他發現,這個幻境的區域並不大,縱橫各隻有萬裏,以他本身境界的神念,一個念頭就能把這片區域掃視好幾遍。

但現在不知怎麽回事兒,自己的神念在這幻境中,好像也受到了極大的限製,隻能在區區百裏範圍內掃視。

而很快的,他也發現了這個幻境的特殊之處。

已修煉到大羅金仙境界的廣成子,對於天道已經有了一定的感應能力。

他發現這個幻境中,居然沒有天道的任何存在痕跡!

這在以前同樣也是不可想象的!

在見識到這幻境的詭異獨特之後,廣成子也來了興趣,一邊觀察著這幻境,一邊觀察著赤陽猙和赤陽村。

漸漸的,廣成子看出了一些眉目來,心中反而跟著慶幸起來。

這個幻境簡直就是一個真正的寶地啊!

這裏既然沒有天道,豈不是意味著,若他能合道的話,便能提前獲得證道準聖的契機和感悟,嚐一嚐天道聖人的滋味兒?

有了這一明悟,廣成子幹脆直接在河伯祠住下,專心修煉起三生道術。

冬日裏的某一天。

赤陽猙的手中拎著一隻小獸,興衝衝的再次來到河伯祠,向神像揚著手裏的小獸,獻寶似的大聲說道。

“師父,您說的果然沒錯,您看,我把‘夢魘’個抓來了!”

廣成子此時正行功至緊要關頭,差一步就能令第一世天人元神融合天道,對赤陽猙的出現,視若不見,繼續藏身在神像內修煉著。

哪料,就在赤陽猙揚著手中小獸,口中宣布那一消息的同時,整個幻境天地陡然間一震,緊接著,一股恐怖浩瀚的氣息,憑空出現,震的廣成子神魂搖動,瞬間醒轉回神。

“怎麽回事兒?!”

廣成子又驚又怒,實在沒想到,在這關鍵時刻,居然有人先他一步合道成功,成了這幻境天地的道祖!

仔細感應之下,廣成子發現,那天道的氣息,有些熟悉,也有些陌生。

他在其內感應到了熟悉的天人大道氣息,但同時也感應到另外一股,比天人大道更加浩瀚強大的陌生天道氣息!

廣成子頓時意識到什麽,震驚的看向下方的赤陽猙。

“難道在這幻境世界,合道的契機,就是收服這頭‘夢魘’?!”

此時此刻的廣成子有種吐血三升的衝動。

他分明感應到,那股天道氣息來自於眼前的赤陽猙。

而就在他意識到這點的時候,也瞬間感應到,自己的天人元神,自然而然融合進了那股熟悉而又陌生的天道氣息內。

他的元神和合道了!

赤陽猙成為幻境天道的同時,他也因傳功之德,順利合道了!

可為什麽感覺那麽的憋屈和不甘心呢?

好像明明自己才更應該成為這方幻境世界的天道吧?

恍惚間,周圍一切如同泡影般崩潰瓦解。

河伯祠消失了。

赤陽猙也不見了。

周圍景象不斷變幻中,廣成子發現自己依舊身在自己的桃源洞中。

三生道印還懸浮在楊錚的頭頂上空,仿佛才剛被他祭出。

而廣成子卻分明感應到,三生道印之下的楊錚,其身上多了一股熟悉的天人氣息。

至於先前那幻境世界中的天道氣息,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仿佛根本就不曾出現過一般,一切似乎都隻是幻覺。

但廣成子分明感覺無比的真實。

甚至於,那種合道的感悟,還停留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廣成子臉色陰晴不定的看著楊錚。

“前輩?!”

楊錚疑惑的看著廣成子。

“奕劍子,送他回蜀山!”

廣成子毫無任何猶豫,直接命分身奕劍子,把楊錚立刻送走。

他感覺那種合道的感悟似乎正在漸漸消失,他現在需要趕緊閉關,抓住那稍縱即逝的感覺!

奕劍子不由分說,大袖一掃,裹著楊錚瞬息間遁走。

片刻後。

楊錚發現自己又回到了蜀山。

奕劍子把他送回來後,招呼也沒跟他打一聲,直接消失不見了。

楊錚對此卻絲毫不在意,若有所思的駕雲飛快返回六道峰。

進到五光洞內,楊錚才鬆了一口氣,跟著大笑三聲,發泄著心中的興奮之情。

方才在廣成子的桃源洞,經曆的那場如同夢境一般的幻象,一切的記憶,皆清晰的印刻在他的腦海中。

這一次被虜去九仙山桃源洞,收獲之大,簡直遠超想象!

事實上,就在赤陽猙的元神凝出的那一刻,他的意識就全麵覺醒。

而後得廣成子傳法,修成天人元神,抓捕“夢魘”,合道成功,成了幻境世界的天道,一切的一切,皆曆曆在目。

廣成子不知道的是,那幻境其實並非真正的幻境那麽簡單。

就在廣成子利用三生道印,把他拉入幻境的同時,巫門卻已自行運轉,把幻境直接拉入無間大夢冥空之中了。

那如同夢幻一般的幻境世界,在無間大夢冥空之中,卻經巫門演變,化作了無間大夢冥空中真實的世界。

此時,那個世界依舊存在於無間大夢冥空之內,成為了一方極為獨特的空間世界。

在那個世界中,他的第一世赤陽猙就是天道!

雖然他的神魂進入那個空間後,隻有在跟赤陽猙融合後,才能夠感受到那種成為天道的感覺,但這卻也足夠了。

可以說,是廣成子幫他把遊離在三界之外的天魂,直接給找了出來,並借由巫門,收歸無間大夢冥空之內。

楊錚的天魂,此時就在無間大夢冥空的昆吾山仙境中修煉。

天地人三魂皆已找齊,且天魂已凝成天人元神,接下來他要做的,就是設法再從廣成子手中,把另外兩種道法弄到手。

他隱約已猜到,廣成子所說的天人,神人,至人三法,合在一起,應該就是三生道術。

而三生道術凝練出的元神分身合一,應該就是真正能融合鴻蒙天道的大道正法。

先前楊錚的天人元神凝聚成功,在融合幻境世界天道時,也摻入了自己所修煉的巫道,三生道術所代表的仙道和巫道的融合,果然才是天巫大道真正的方向。

不過,有了昆吾山仙境的經曆,隻怕廣成子已心生戒心,想要從其手中,把三生道術的另外二法弄到手,隻怕不是那麽容易了。

楊錚很清楚,此事急不來,隻能徐徐圖之。

反正有了先前的事情,廣成子的道,其實已被天巫大道所影響,已經沒辦法再跟鴻蒙天道融合,他若想證道成聖,隻能跟自己合作。

想明白這些關節,楊錚索性暫時拋開其他雜念,在洞府閉關了兩日,仔細體悟了一番此次在昆吾山仙境中的收獲。

還別說,此事對他的影響真的很大。

閉關兩日,楊錚的巫神境界突飛猛進,一躍達到了凝神境巔峰!

若非限於法力境界,他現在隻怕已是真正的結丹期修為了。

接下來,也是該好好想想辦法,把其他幾種先天五行之物弄到手,凝練先天五行真元,為真正結丹做準備了。

這件事怕是還得著落在醉仙酒上。

楊錚出關後,直接來到了擺放著釀酒法器的石室內。

他隨後從儲物袋內,取出了日月靈泉,酒藥等物,開始調配起醉仙酒來。

按照先前的思路,醉仙酒的調配,分為三種。

一種是融合酒藥和日精靈露,再輔以其他十幾種不同的純陽屬性靈草,調製出最為陽剛濃烈的“赤陽灼心”。

第二種是融合酒藥和月華靈露,再輔以另外的純陰屬性靈草,調製出至陰屬性的“冷月冰魂”。

第三種則是以酒藥和日月靈泉共同融合,輔以陰陽調和屬性的靈草,調製出最為綿密醇厚,後勁也最足的“日月醉神”。

三種酒各有特色,“赤陽灼心”度數最高,也最為上頭,“冷月冰魂”度數最低,卻能在不知不覺見迷醉靈魂,“日月醉神”度數適中,適合所有神仙,卻能醉倒元神。

“赤陽灼心”能夠洗練神仙的神靈仙靈體質;“冷月冰魂”能夠淬煉靈魂;“日月醉神”則能洗練法力和根性,效果最全麵。

以這三種不同特點的靈酒,打開自己的局麵,眼下應該是足夠了。

楊錚按照這個思路,在五光洞釀酒石室內忙碌的調製著。

三天得時間悄然過去。

石室內的地麵上,多出了三個半人高的大酒壇。

濃鬱的酒香從三個酒壇中飄出,沁人心脾。

楊錚滿意的掃了一眼自己這三日的戰果,然後從儲物袋內,分別取出了十幾個造型別致,雕刻裝飾的極為精美的小小玉瓶,又拿出分酒器,開始從第一個酒壇中取酒封裝起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