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三生道印,第一世——大荒赤陽猙(求訂閱)
loading...
桃源洞內,因了先前桃童一事攪擾,廣成子麵皮上有些掛不住,已從雲台上走了下來。

他令分身奕劍子把楊錚虜來自己的洞府,的確是打算著,無論如何,都要把楊錚收在門下,以搶奪人巫一族興起的氣運功德。

桃童既然揭破了這層麵皮,廣成子也無法再玩那些道貌岸然的把戲,目光在楊錚身上仔細打量一番後,道:“本仙洞府的門童雖蠢憨了些,倒也說出了本仙的心聲。楊錚,你是聰明人,大家也不必再兜圈子,你可願拜本仙為師,成為為本仙座下弟子?”

楊錚還真沒有料到,廣成子居然如此的直接,被他的目光一掃,楊錚頓時感覺,自己一切都好像被他看穿了一樣,仿佛毫無任何秘密可言。

這種感覺以前從不曾有過,這令他頓時意識到,廣成子與奕劍子之間的差別。

“可晚輩已拜東華帝君薑子牙為師,若再拜入前輩門下,恐怕不妥吧?”

“薑子牙那裏你不用管,隻要你點頭,本仙自有辦法讓他退避。”

廣成子淡淡的看著楊錚,用十分自信,甚至於自傲的口吻道。

楊錚想了想,道:“抱歉,我還是不能答應前輩。”

“為何?”廣成子皺眉道,“薑子牙能給你的,本仙同樣可以,薑子牙給不了的,本仙也可以給你,為何拒絕?莫非你覺得本仙還比不上薑子牙?”

“非也。想以前輩的神通手段,自遠勝於我師父。”楊錚搖了搖頭,“但人無信不立,晚輩既然已認了薑子牙為師,常言道,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晚輩不能做那背信棄義的不忠之人。”

廣成子目光微閃,嗬嗬一笑,神色莫名的道:“這麽說? 無論何事? 都不能改變你的立場了?”

“是。”楊錚堅定道。

“本仙有大道本源法《三生道術》一卷? 三界之內,除了本仙師尊外,再無其他任何人學得? 你若拜本仙為師? 本仙立刻傳你此卷道術!”

廣成子似笑非笑的看著楊錚,忽然拋出一個令楊錚怦然心動的條件。

楊錚頓時覺得,自己的心髒不受控製的狠狠跳動了幾下? 呼吸都跟著變得粗重了不少。

見到這一幕? 廣成子臉上的笑意越發盛了。

方才他在打量楊錚時? 動用了三生道術中? 一門非常神異的秘法? 窺見了他這幾日見過的一些人? 說過的一些話。

盡管不知因何之故,其言語中有些內容,被某種大道規則屏蔽,不可窺聽,但大多內容? 他還是窺聽到了? 意外得知? 楊錚竟然想學道門的大道神通。

楊錚沉默了片刻? 臉色陰晴不定的變幻著,忽地一咬牙,似乎做出了某種決斷。

廣成子嘴角邊浮起了一抹若有似無的淡淡譏誚冷笑。

還是經不起誘惑啊。

話又說回來? 這世上又能有幾人經得起如此誘惑?

雖說大道三千,但這時間真能直指大道本源的道術神通,卻不過隻有那麽區區幾種而已,且還都被掌控在三界絕對的權威手中。

即便是地位尊崇如玉皇大帝,也無緣習得那些道術大神通。

試問一個小小的人巫族未來人皇,又豈能忍得住此等致命的誘惑?

更何況,他本就在圖謀此道術!

廣成子心中忍不住暗暗嘲諷,此等人又怎配學他道門的大神通?

“很抱歉,我還是不能答應!”

楊錚很認真,語氣很堅定的說道。

楊錚的這番話大大出乎廣成子的意料,廣成子再次不解的問道:“為何?難道你不想學我道門的大神通道術麽?你要明白,如今三界之中,除了有限的幾個人之外,再無此等大神通道術傳承。”

“大神通道術雖然難得,但我若道心蒙垢,隻怕終究無緣大道吧?”

楊錚自嘲的笑了笑。

“前輩不用試探了,晚輩知道,前輩精通大神通道術,能夠窺見人心,所以,前輩應該能看出晚輩此話的真假。”

廣成子點了點頭,道:“此話的確是你的真心之言,不過,本仙卻是不信,改變不了你的立場。你這個徒弟,本仙收定了!”

楊錚愕然看向廣成子,道:“前輩,晚輩都已經……”

廣成子卻一擺手,根本不聽他接下來要說的話,而是大袖一揮,一團青色霞光憑空出現,並凝定在了洞府半空。

那青色霞光中,漂浮著一枚拳頭大小的三色小印。

小印其狀如寶塔,由上而下分作三層,每層顏色皆不一樣,散發著濃烈的三色神光。

此印一出,立刻飄到了楊錚頭頂上空。

“前輩,你要做什麽?!”

楊錚吃驚的看著頭頂上方的小印,向廣成子大聲道。

“此為三生道印,乃是本仙修成三生道術後,凝練的一件後天功德道寶。隻要你能在此印之下堅持三世,本仙便不再強求收你為徒,如何?”

廣成子捋須而笑,看向楊錚道。

“三生道印?前輩是否能介紹一下此寶具體功能?”

楊錚看著頭頂上方的那三色小印,目中閃過一絲異色的問道。

“此印承載著本仙所修大道,能讓人在幻境中,曆前世,今生和未來三世之事。”

廣成子笑了笑,臉上浮現出一抹自傲之色。

“貧道此寶,即便是金仙被其罩住,也難逃三世之劫!”

“真的隻有幻境麽?”

楊錚心中微微一動的問道。

“假作真時真亦假,就看你自己怎麽想了。”

廣成子神秘一笑。

楊錚沉吟道:“前輩不會在裏麵動什麽手腳吧?”

“哪來那麽多廢話,進去吧!”

廣成子駢指一點,空中的小印滴溜溜不斷旋轉起來。

楊錚見到頭頂上方忽然間出現了一個奇異三色漩渦,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整個人頓時感到一陣天旋地轉,神魂瞬息間就被吸入漩渦中,徹底失去了知覺。

……

大荒中山東域,昆吾山腳下,赤陽村。

赤陽村有村民三十餘戶,皆以赤陽為姓氏,在這裏依山而居,世世代代以打獵種田為業。

村長赤陽烈,是個三十來歲的魁梧漢子,是村裏最厲害的獵人。

仲秋季節,天光熹微,村中各戶,陸陸續續有人影出現。

赤陽烈起床後,開始修整自己的弓箭,準備今日率領村中獵手,進山去獵一頭“蠪蚔”,以備冬用。

赤陽村西頭的昆吾山上,居住有一山神“夢魘”,平時一直沉睡,一到冬季就會蘇醒,好以村人的夢境為食。

很多村民被糾纏入夢後,便長睡不醒,直至在夢魘中精神枯竭而死。

為了解決這一問題,村長想了很多辦法,一次偶然機會,赤陽烈發現,吃了山上一種名為“蠪蚔”異獸的肉後,就再也無懼山神“夢魘”了。

“村長,你家小子‘猙’呢?”

一個村民路過赤陽烈家門口,問了一句。

“應該還在睡覺吧?”

赤陽烈依舊在擺弄著自己的弓箭,頭也沒抬的隨口應了一句。

“怪了,難道是我看錯了?剛才我分明看到一個小小的人影,從你家這邊閃過去,朝東河去了,看方向,好像是去河伯祠。”

那村民搖了搖頭,嘀咕了一句。

赤陽烈忍不住抬頭瞟了一眼東邊,接著放下手裏的弓箭,起身往屋裏走去。

赤陽村東邊有一條大河,水勢浩蕩,其間多有大如磨盤的龍魚出沒,專好吞吃兩岸的生靈,尤其喜歡吞吃小孩,赤陽村多受其患。

某一年,河中忽然出現一龍首人身的神人,殺滅了許多龍魚,解了赤陽村這一禍患。

赤陽村村民感念其德,在村東頭河邊建了一座河伯祠,日日供奉,年年祭拜。

赤陽烈進裏屋掃了一眼,發現兒子赤陽猙果然不見了,忍不住沉沉歎息了一聲。

赤陽烈家如今就隻有他們父子二人,赤陽烈的妻子,在去歲死於“夢魘”中,為此赤陽烈十分惱火,一個冬天都在昆吾山上轉悠,希望能找到那“夢魘”,把其殺掉。

小小的赤陽猙,同樣仇恨山神“夢魘”,一直也想為母親報仇。

他年紀雖小,卻聰明早慧,十分懂事兒。

赤陽猙為了能替母親報仇,拒絕了吃“蠪蚔”肉,打算今冬入夢,去與那“夢魘”搏殺。

赤陽烈心中卻十分清楚,想要在夢中殺死“夢魘”是絕無任何可能的。

他們人族雖然也有靈魂,但不懂修煉,靈魂十分弱小,根本不是強大山神“夢魘”的對手,更何況,在夢境中,那“夢魘”更是無敵的存在。

想要殺死“夢魘”,就必須要先找到他的本尊身軀所在。

這大半年來,兒子赤陽猙天天都往河伯祠裏跑,每天都向河伯祈禱,希望能從河伯那裏獲得殺死“夢魘”的辦法。

赤陽烈搖了搖頭,走到屋外,繼續修整自己的弓箭。

“蠪蚔”異獸十分稀少,而且平時也幾乎絕跡不出,唯有在秋天時,才會出現。

這個秋天,他必須要獵殺一頭“蠪蚔”,讓兒子吃上它的肉,以免被“夢魘”給害了。

河伯祠內。

一個穿著獸皮衣服的八九歲孩童,正虔誠跪倒在河伯祠內的神像下,口中念念有詞,似正在祈禱著什麽。

這孩童濃眉大眼,雙眸靈動有神,長得很是討人喜歡。

他正是赤陽烈的兒子赤陽猙。

正當赤陽猙按照以往慣例,禱告祈求,希望能得河伯傳法,以斬殺“夢魘”為母報仇的時候,河伯祠中的神像,忽然眨了眨眼睛。

赤陽猙以為自己眼花了,連忙揉了揉眼睛,激動的停下禱告,死死盯著神像。

“你真想殺了那‘夢魘’?”

就在這時,赤陽猙腦子裏,忽然響起一道溫和的聲音。

赤陽猙瞪大眼睛看著神像。

這次他既沒有看錯,也沒有聽錯!

河伯果然聽到了自己的禱告,顯靈了!

“是的,河伯大人,我要殺了那可惡的山神‘夢魘’,為我的母親報仇!”

赤陽猙小臉寫滿認真和仇恨的神色,重重的點頭說道。

“求河伯大人傳授我殺死‘夢魘’的辦法,無論付出什麽代價,我都願意!”

說著,赤陽猙不住向神像磕頭求告。

“你可知殺死‘夢魘’的後果?”

河伯的聲音再次在赤陽猙腦海中響起。

赤陽猙搖頭道:“不知。”

“‘夢魘’的存在,自有其道理。人若無夢,了無生趣。殺死了‘夢魘’,你這一村人,今後將再無夢可做,很多人或許會因此而是去對未來的憧憬和希望。”

河伯的聲音透著滄桑之意。

赤陽猙似懂非懂的歪頭想了想,道:“可它殺死了我的母親!我想為我的母親報仇!”

河伯道:“報仇,並不一定非要殺死‘夢魘’,你也可以選擇降服它。”

“降服?‘夢魘’真能降服嗎?”赤陽猙吃驚道。

“當然,‘夢魘’也不過是洪荒異獸而已,如何不能降服?”

“那請河伯大人傳授我降服‘夢魘’的辦法!”

赤陽猙誠懇的拜求道。

“法不輕傳,想得到本神的道法,你須得經受本神的考驗,隻有完 成考驗,成為本神的弟子,本神才能傳你道法。”

河伯聲音縹緲的道。

“好,我願意接受河伯大人的考驗!”

赤陽猙幾乎不假思索的大聲道。

“昆吾山上插有八把寶劍,你赤手爬上昆吾山,把那八把寶劍拔出來,拿到河伯祠來,就算通過考驗。”河伯道。

“山上真有八把寶劍嗎?怎麽我以前從未見過,也從不曾聽人提起過?”

赤陽猙疑惑道。

“本神說有就有。那劍為神劍,凡人肉眼是看不見的,你須得用心靈之眼,才能發現它們。記住,你的時間隻有一天,一天內無法把劍拿到祠堂,考驗就算失敗。”

河伯淡淡的道。

“啊?!一天時間,這麽短啊?”

赤陽猙小臉頓時一苦。

昆吾山極高,他當然也能爬上去,但光是爬上山頂,就要耗費大半天時間了。

爬上山頂後還得用心靈之眼找神劍,隻怕還得耗費更長的時間。

“你也可以不接受考驗,直接回去。”河伯聲音毫無感情的道。

“我,我這就去!”

赤陽猙一咬牙,決定豁出去了,不就是爬山找劍麽,為了得到收服“夢魘”的辦法,幫母親報仇,他一定能辦到的!

赤陽猙從河伯祠飛奔離開,然後一溜煙朝著昆吾山奔去。

大荒中的生靈,哪怕隻是個八九歲的孩子,也是身強體健,體質好的不像話。

赤陽猙的速度如同一頭飛奔的野馬,片刻的功夫,便跑出五六裏地,來到了昆吾山腳下。

他抬頭看了一眼高聳入雲的巨山,咬了咬牙,沿著熟悉的道路,埋頭一路向山上攀爬而去。

天色越來越亮,眼看著便到了晌午,赤陽猙終於爬到了昆吾山的山頂上。

饒是赤陽猙體質強健,也累的滿頭大汗,一屁股坐在地上,快爬不起來了。

“不行,我要堅持住!找劍,現在就用心靈之眼找神劍去!”

赤陽猙咬著牙,從地上爬起來,開始滿山尋找神劍。

不知何時,虛空中,出現了一道大袖飄飄的身影,他就那麽凝在虛空,冷眼看著山頂上的赤陽猙,嘴角邊掛著若有似無的淡淡笑意。

“沒想到,你的第一世居然是大荒人族,而非巫族。奇怪了,祖巫後土怎會選擇你作為人巫一族的人皇?”

那身影口中微微呢喃,看向赤陽猙的目光,充滿不解,也有著一絲好奇。

他正是把楊錚收進三生道印幻境的廣成子,而那赤陽猙,則是他通過三生道印幻境,令楊錚自然而然衍生出的前世神魂之身,也就是天魂身。

這天渾身自然帶有前世的一些記憶,在幻境之下,會自然而然衍生出前世的一些真實經曆。

廣成子利用楊錚前世身的經曆,把自己也衍化入幻境中,成為了河伯祠中的河伯。

事實上,想要做到這一點,對廣成子而言,還是有很大難度的。

大荒時代的山神河伯,與而今三界中的山神河伯境界差別非常大,那時一個河伯,最低都有著天仙的修為。

好在廣成子也經曆過那個時代,熟悉那個時代的一切天道規則,稍作調整,便在幻境中完 成了替代。

“咦,此子悟性竟如此高?”

忽然,廣成子注意到,山頂上的赤陽猙,竟然在極短的時間,就找到了自己安放在山巔的第一口神劍,並且順利將其拔出,掛在了腰間。

廣成子真得感覺非常震驚!

他既沒有告知赤陽猙心靈之眼為何,也沒有告訴赤陽猙,如何才能拔出神劍。

但赤陽猙不僅真找到了神劍,而且還輕而易舉就將其拔出!

這大大出乎他所預料,令其忍不住的凝眸開始仔細審視起那個小小的身影。

這一看,還真讓他看出來點東西,他臉上的震驚之色更甚!

“此子竟擁有先天神靈魂!?怎麽可能?!”

難怪能無師自通,這麽快就自行領悟了心靈之眼,並拔出了神劍。

先天神靈魂能輕易開心眼天眼,並天生與神物產生共鳴,收服掌握神物。

廣成子想要收楊錚為徒的念頭更加堅定了!

能不能得到那人巫族的氣運功德,現在都已不重要了,若是能收了這樣的良才美玉為徒,絕對是大賺特賺,無論如何都不能拱手讓人啊!

他現在才有點明白,為何祖巫後土會選擇此人作為人巫族的人皇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