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神棍奕劍子,擼你不商量(求訂閱)
loading...
蜀山獨秀峰上,掌教洞內。

“小師弟,今日怎有暇到為兄這裏來了?”

掌門羅真笑嗬嗬把前來拜訪他的楊錚,接引進自己的洞府,親切問道。

羅真已從師尊口中探得一些口風,如今已知道,楊錚就是維係著他們蜀山道統能否更進一步的關鍵,因此現在對楊錚,那可真是有求必應。

“掌門師兄,小弟日前釀造了些酒藥,準備動用一些咱們蜀山的日月靈泉,不知是否方便啊?”

楊錚向羅真見過禮後,直接道明了來意。

蜀山派內有三大靈泉,最為有名的便是這日月靈泉,呂岩此前提到的月華靈露,便是從日月靈泉的月靈泉中凝出的靈露。

楊錚讓人打造釀酒法器,並派自己帶來的幾個弟子出去各方收集跟酒有關資料的事情,羅真是一清二楚。

雖然不大明白,楊錚為什麽會這麽做,但羅真卻也秉承著師尊的要求,無論楊錚幹什麽,蜀山派全力配合就是,不必多問。

為此,羅真在私底下,還特意給楊錚帶來的那幾個弟子大開方便之門,甚至還專門派出門內精銳弟子,幫忙收集消息情報。

“當然沒問題,不知小師弟需要多少日月靈泉?”

“自然是越多越好,不過眼下卻用不了多少,有個百十來斤就差不多了。”

楊錚沉吟了一下道。

他這一壇酒藥也就二斤左右,按百分比調配勾兌,有個一百斤也就足夠了。

不過,日後他肯定還需要日月靈泉,提前跟掌門打個預防針,也免得到時候籌措不及。

蜀山派的日月靈泉可是好東西,對於修仙者而言,乃是突破境界屏障的絕佳輔助靈物,在門派中,向來是供不應求。

一般而言,對於修煉陰寒屬性功法的修士,一滴月華靈露,足可令結丹期修士? 提升三成左右的成功率,大量服用月華靈露,還能洗練靈體和自身的靈根? 而修煉陽剛屬性功法的修士? 服用一滴日精靈露? 效果甚至更強。

此等天才地寶在三界中都是十分有名氣的。

聽到楊錚這話,羅真嘴角頓時忍不住的一陣抽抽。

這可真是張口就來啊……

那日月靈泉跟普通的靈泉可不一樣,乃是蜀山派內的一處天然陰陽寶壺法陣? 日夜不停吸收日精月華才凝練出來的靈液? 一年也不過才凝出一百多斤靈泉。

不過,這一百斤的量,對於蜀山派來說? 也算不得什麽? 不過就是一年的存貨而已。

“這一葫蘆恰好有一百斤? 小師弟先拿去用。”

羅真從儲物袋中? 拿出了一個尺許高的紫皮葫蘆? 交給了楊錚。

楊錚大喜道:“多謝掌門師兄!”

“無妨? 無妨!隻是……不知小師弟調配的是何種靈酒啊,居然會用到日月靈泉?”

羅真猶豫了一下,還是沒忍住的問道。

“此酒名‘醉仙’,意思就是連神仙都能醉倒。待小弟調配好以後,送掌門師兄幾斤嚐嚐? 到時候你就能體會到此酒的妙處了。”

楊錚神秘一笑的道。

羅真嘴角再次一抽抽? 好麽? 拿了我一百斤日月靈泉? 就送我幾斤酒……

好吧,有的拿就不錯了……

“小師弟打算用這‘醉仙酒’做什麽?”

羅真心中雖腹誹不已,但還是忍不住好奇? 多問了一句。

“當然是日後送禮用。咱們蜀山派在天庭和地神殿不是都沒有門路麽,小弟想著,日後等小弟在天庭和地神殿,多結識些權貴,為咱們蜀山弟子爭取一下。”

楊錚笑著道。

這話他還真不是故意說出來糊弄羅真,而是在了解了蜀山的情況後,製定的策略。

以目前的情況看,即便天庭真有意吸收招納自己,但祖洲那邊的人,天庭肯定不會用,而蜀山派這邊,倒也不是完 全沒機會。

雖然六道劍聖當年大鬧天庭,差點掀翻了玉帝的淩霄寶殿,與天庭結下了梁子,但那是六道劍聖幹出來的,蜀山派可不止有六道劍聖的劍脈一派,還有尹祖的仙道一脈。

隻要劍脈弟子不上天,便不會觸怒玉帝,而仙脈弟子有太上道祖和尹祖這邊的關係,到是有很大機會,可以獲得天庭認可,上天擔任些小官,徐徐圖之亦可。

劍脈這邊上不了天庭也沒關係,在地仙界,有他在,日後同樣可以擔任神職。

一聽這話,羅真心下頓生感慨,大受觸動,道:“小師弟,此事怕是很難啊,送禮之事,為兄和其他長老們,也不是沒幹過,可根本不管用。再者說,送禮之事,終究是落了下乘,我輩修士,當勤勉修煉,以手中劍,胸中氣,浩然長存於世間才是正途!”

“小弟自然清楚這些道理,可這三界之事,規則既定,想要打破規則,何其艱難?以蜀山目前實力,師兄覺得有可能麽?”

楊錚微微搖了搖頭的說道。

羅真臉上浮現黯然之色,楊錚的話,正戳在了蜀山派目前的痛點上。

這些年蜀山派的遭遇,三界有目共睹,隻能用淒慘來形容。

在羅公遠之前,亦曾出過很多驚才絕豔之輩,他們一直希望改變蜀山派的狀況,有的是直接選擇抗爭,也有的選擇送禮求和,可皆收效甚微,隻能蜷縮在南贍部洲一隅之地。

到了羅公遠和羅真時代的蜀山,甚至連道統都有漸趨沒落之勢,若非羅公遠追殺陰九冥至祖洲,偶然得見六道聖人,隻怕他還看不到蜀山未來的曙光。

楊錚其實也正是看到了蜀山派如今的情況,才明白羅公遠為何要選擇跟巫族一條道走到黑了。

這其實也是無奈之舉,不如此又能如何?

“那就有勞小師弟了,小師弟隻需明白,無論小師弟要做什麽,我蜀山派必定全力支持!”

羅真的心思也逐漸堅定下來,蜀山想要改變現狀,的確需要新的契機。

既然太上長老看好楊錚,他自然沒其他任何話可說,在背後全力的支持就是了。

辭別羅真後,楊錚徑往六道峰的方向回轉而去。

楊錚駕雲行至半途,忽見附近一座峰巒上,立著一名白發白須的黃袍道人。

那道人臉上掛著一縷若有似無的笑意,就那麽一動不動,站在峰巒頂上,正在看著楊錚,峰巒之下,還有一些蜀山派弟子,卻對那道人視而不見,仿佛他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楊錚這段時間沒少查閱蜀山長老弟子的資料,卻從不曾見過這樣一名道人。

而且,看那黃袍道人的裝束,根本不像是蜀山派的人。

他不由暗暗吃驚,警惕的掃了一眼那道人四周。

道人臉上的笑容越發盛了,向楊錚招了招手。

楊錚微微皺眉,駕雲朝著峰巒遁去,片刻後,在那峰巒上落下。

山下的弟子,似乎對楊錚的出現也沒任何的察覺,這令楊錚心中越發吃驚和警惕。

此道人能悄無聲息瞞過所有人,進入蜀山洞天之內,實在有點匪夷所思。

而且,他不僅潛入進來了,還能用特殊手段,連他的行藏也遮掩起來,這等手段,就有點非同小可了!

楊錚可是深知,蜀山派的蜀山洞天,若無蜀山派長老接引,即便是金仙大能都無法強行潛伏或闖入進來。

但這黃袍道人卻就出現在這裏了。

莫非對方是大羅金仙不成?

楊錚暗暗震驚不已,思量著要不要向掌門示警。

不過,他念頭一轉,很快打消了示警的想法。

蜀山派目前修為最高之人,無疑是太上長老羅公遠,他目前已外出訪友,不在蜀山。

而且,羅公遠眼下也隻是金仙修為,若對方真是大羅金仙,即便羅公遠在此也毫無任何辦法。

看此道人表情,似乎是特意為自己而來。

既如此,那就先靜觀其變再說。

“前輩似乎並非蜀山派長老,不知緣何出現在我蜀山派的洞天內?”

“貧道奕劍子,來自崆峒,的確非蜀山派人氏。”

黃袍道人捋須微微一笑,目光在楊錚身上緩緩打量著。

楊錚心中一動,來自崆峒?崆峒九仙山可是廣成子的道場,莫非他是廣成子的化身?

“原來是奕劍子前輩,不知前輩闖入我蜀山派,意欲何為?”

楊錚故作不知黃袍道人來曆模樣的朗聲問道。

“貧道特意為小友而來。”

自成奕劍子的黃袍道人,目露異色道。

“為我而來?晚輩區區一介小輩,實不知身上有何特別之處,竟能得前輩特意潛入蜀山相見,實在有些受寵若驚。”

楊錚把潛入二字咬的甚重。

黃袍道人不以為意的嗬嗬一笑。

“小友即將大禍臨頭而不自知,貧道心生悲憫,特意來此點化於你,躲避災劫。”

楊錚吃驚道:“大禍?不知禍從何來?前輩能否說的清楚點?”

“禍從天降,也是人為。小友遠非常人,身上肩負極為重要使命,但此番實在不該入蜀山啊,而且還拜入蜀山羅公遠座下,此舉實在稱不上明智。”

黃袍道人頗有神棍的潛質,搖頭晃腦,說的煞有介事,仿佛楊錚拜入蜀山,就是惹了什麽了不得的禍事似的。

“小友此劫非同小可,若不盡早化解,小友很快就會身死道消,甚至可能連輪回也入不得矣!”

“還請前輩教我避劫之法!”

楊錚好像真信了黃袍道人的話,被嚇得臉色蒼白,一臉驚慌,連連向黃袍道人拱手施禮。

黃袍道人對楊錚這番反應似乎頗為滿意,臉上表情變得越發高深莫測,凝重肅然。

“可惜,可惜啊!貧道並無避劫之法,實在幫不了你。”

楊錚心中頓時忍不住吐槽,你沒避劫的辦法,說個毛線啊。

下麵是不是要說,在西北崆峒九仙山桃源洞中,有個神仙廣成子,你隻要拜入他們下為徒,他可以幫你化解災劫啊?

這老道的神棍技能,還真是用的出神入化,若是換上一個不知其來曆之人,怕是立刻就要入其彀中了。

“啊,這樣啊,那我可得趕緊去找我師父去,請他幫我避劫!”

楊錚一臉深信不疑,憂心忡忡的模樣,掉頭便要駕雲離開。

黃袍老道臉上愕然之色一閃而逝。

這小家夥怎不按套路出牌啊?

“小友請留步!”

“啊,道長還有何事?”

楊錚故作不解的看著黃袍道人。

“請恕貧道失禮,貧道方才不是說過麽,你此劫便是因羅公遠而得,你去找他,豈不是讓那災劫來的更快更強了麽?這與自己找死有何分別?”

奕劍子神秘兮兮的道。

“啊,這可怎麽辦?要不我現在立刻離開蜀山,然後找個地方躲起來,藏個十年八年的,那災劫應該就過去了吧?”

楊錚一臉天真的看著老道。

奕劍子差點沒忍住翻白眼,嚴重懷疑自己是不是找錯人了?

不過楊錚這話到是令他頗為欣喜,看樣子把他從蜀山拐走,應該還挺簡單?

“災劫不是這麽避的。”

“不是這麽避是怎麽避?避劫避劫,不就是躲起來麽?”

楊錚瞪著眼睛,狐疑的看著老道。

“喂,老頭,我看你挺像有道高人,才信了你剛才的話。你該不會是故意嚇唬我吧?”

奕劍子再次無語。

他實在沒料到,眼前這人巫族未來人皇,腦子似乎大有問題啊。

不過仔細想想,這樣好像也沒啥問題,巫族人的腦子,不是一向如此不靈光的麽?

“貧道怎麽說也是仙人,豈能做出這等事來?”

奕劍子故作不悅道。

楊錚道:“那你說我這劫在怎麽避?”

“西北崆峒山中,有一處洞天福地,名為九仙山,九仙山上有一桃源仙洞,其內住著一位有道高仙,你隻需找到那高仙,苦求那高仙收你為徒,自可化解此劫。”

奕劍子一臉高深模樣的向楊錚神秘兮兮道。

楊錚心說好麽,果然就是這樣,這老道還真是廣成子的化身啊。

“用不著那麽麻煩吧?我在東海還有個師父,乃是東華帝君,憑他老人家的身份地位,區區災劫而已,應該可以化解吧?你說的那高仙,不過是世外散仙,豈能比的了我那帝君師父薑子牙?”

楊錚故作不以為然的道。

楊錚注意到,聽到自己提及東華帝君薑子牙的名頭,奕劍子老道的一張臉,頓時黑了黑。

“嘿,好沒見識的小子,你說的那薑子牙,原本不過凡間一肉胎凡體的普通人,若非……算了,跟你說也是白搭,不過,貧道可以告訴你,那高仙比薑子牙強千百倍,你若不信,去了便知!”

“真有那麽厲害?”楊錚半信半疑道。

奕劍子老道一臉傲然道:“就是那麽厲害!”

“算了,我還是不信,怎麽看你都像個老神棍,你說的那個所謂的高仙,肯定是假的,告辭!”

楊錚拱了拱手,掉頭就走。

“氣煞我也!”

奕劍子老道這才反應過來,合著眼前這小子,哪是個沒心眼的?

人家好像早猜到了自己的來曆,一直在戲耍自己呢。

“哪裏走!今日不去也得去!”

奕劍子老道大袖一甩,不由分說,裹著楊錚便從蜀山洞天中遁走消失。

“你這老道好沒道理,幹嘛抓我?!”

楊錚隻覺四周鴻鴻冥冥,不知身在何處,忍不住大聲向虛空質問。

“老實待著,你現在在貧道袖中,若是再敢戲耍貧道,貧道可不保證,直接把你從這萬丈高空丟下去。你老老實實的,到了地頭,自有分曉。”

老道的聲音,從虛空傳來,透著威脅。

“你敢抓我,就不怕我師父薑子牙找你的麻煩?”

楊錚故作不知老道來曆模樣,出言威脅道。

“哈哈哈,說你沒見識,你還真沒什麽見識。薑子牙算個屁,他若敢來,貧道保準打的他服服帖帖!”

老道不屑的聲音,從虛空傳來。

楊錚不做聲了,盤坐在老道的乾坤袖中,自顧自琢磨起來。

其實在猜到此老道來曆的第一時間,他便料到會有這麽一出。

廣成子前番在祖洲吃了大虧,豈能就此罷手?

他不敢去找人巫始祖刑天涯的麻煩,但拿他這個人巫族未來的人皇,卻沒什麽問題。

楊錚猜測,對方或許不會把他怎麽樣,但肯定會想辦法從他身上謀奪祖洲的氣運功德。

畢竟,廣成子好為人皇帝師的名頭,三界共知。

正好他也想看看,能否從廣成子那裏,搞到闡教的三生道術。

其實,即便廣成子今日不來找他,等空閑下來後,他也打算去崆峒山轉轉。

廣成子果然不愧為大羅金仙,遁速十分了得。

蜀山距離崆峒,少說也有數百萬裏之遙,但不片刻的時間,楊錚隻覺眼睛一花,仔細看時,已然出現在了一座仙光繚繞的洞府門前。

那洞府上刻著“桃源洞”三個古樸滄桑的上古文字,意境悠遠。

此時,奕劍子就站在楊錚的旁邊,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老頭,既然把我帶這兒來了,還不趕緊把正主請出來,咱倆大眼瞪小眼的,有意思嗎?”

楊錚一句話,頓時惹的奕劍子老道吹胡子瞪眼,仙風道骨的模樣瞬間全無。

“好個伶牙俐齒的小輩。”

一道儒雅好聽的聲音,從“桃源洞”中傳出。

“奕劍子,帶他進來吧。”

“還不快走?!”

奕劍子瞪著一臉古怪之色的楊錚,催促道。

楊錚現在的確有點發懵。

他原本以為奕劍子應該隻是廣成子的神念化身,但看這樣子,他好像有自己獨立得意識?這是怎麽回事兒?

莫非這老道並非廣成子化身,而是廣成子的朋友?

帶著種種疑問,楊錚再看了一眼桃源洞的大門,邁步向其內走去。

“師父!師父!他就是人巫族未來人皇!”

不料楊錚尚未走進廣成子洞府,驟然聽到一個童子聲音,從桃源洞外傳來。

楊錚定眼看去,這才發現,在桃源洞外的石壁上,長著一株黃桃樹,聲音正是從黃桃樹中傳出來的。

“啥情況?這桃樹成精了?!”

“小道並非妖精,乃是師尊座下弟子桃童黃小仙是也!師尊想收你為徒,你很快就會成為我的師弟,師弟你好!”

桃源洞石壁上的那株黃桃樹中,再次傳來童子聲音。

奕劍子站在楊錚身後,頓覺一張老臉都被丟光了,真是造孽啊,當初怎麽就腦子一抽,點化了這麽個腦缺的玩意兒做門童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