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巫門禦靈符,玉帝心中的刺(求訂閱)
loading...
鐵拐李和漢鍾離二人,皆是太上道祖門徒,他們所學,必然都是正宗太清道法。

二人現在皆已醉倒,這種醉酒的狀態,並不僅僅隻是身體的醉,元神其實也醉了。

這才是醉仙酒真正厲害的地方,能夠令人的精氣神皆陷入醉酒的狀態,神誌不清,不過,這個醉倒時間的長短,楊錚現在還有點拿不準。

楊錚目光在地上的二人身上掃過,手中出現了一枚拇指大小的幽暗色玉符,其上隱隱散發著淡淡的幽光。

那幽光仿佛能吞噬人的神魂真靈似的,看起來十分的詭異神秘。

沉思了片刻後,楊錚還是搖了搖頭,覺得那個想法太過於冒險了,遂收住了動用這玉符的念頭。

此符是他從五光洞中所得,乃是一枚真正意義上的禦靈符。

它是祖巫後土的化身“六道劍聖”所留下的,一直被放在了六道峰內的禁製裏,除了真正的巫道傳人,其他任何人都不可見,不可得。

此符可禦萬靈,人也是萬物之靈,自然也在可禦的範圍之中。

它的功能與封神榜有些類似,但卻比封神榜還要更加霸道,一旦被其收攝走一縷真靈,可以做到真正意義上的絕對掌控。

更為厲害的是,它還不會被受控製著察覺,甚至也不會影響其正常的修煉。

楊錚推斷,此符應該是祖巫後土化身六道輪回,通過研究六道輪回中轉世的魂魄,再結合巫族獨有的秘法,獨創出的一種巫門禦靈道符。

它隻對金仙以下的萬靈有用,修為達到金仙的族類,已經能夠窺得一絲大道法則的奧妙,自能察覺到真靈上出現的問題,也能通過大道法則,磨滅掉那種掌控,再修複被收攝走的那一點真靈。

拿到這枚禦靈符? 在熟悉了它的功能後,楊錚便猜到了,此符其實隻是一個試驗品? 也或者說? 是祖巫特意留給楊錚? 助他學習如何掌控巫門的東西。

它的這種禦靈掌控能力,便是來自於巫門。

巫門與玄黃寶鑒融合後開辟的玄黃本源界,連大羅金仙的真靈都能夠掌控? 且還不會被其本尊察覺? 由此可見其厲害之處。

祖巫後土的這番安排,可謂用心良苦,甚至從數萬年前就開始在布局了。

楊錚沒有再去管鐵拐李和漢鍾離? 收起禦靈符? 抱起小酒壇? 離開了別院。

他剛離開不久? 鐵拐李和漢鍾離二人? 先後醒轉。

“好凜冽甘醇的靈酒!”

鐵拐李剛醒來? 便忍不住大讚一聲。

“咦?人呢?”

“這酒怎地如此詭異?隻是聞一聞酒香,連元神都被醉住了!?”

漢鍾離醒來後,滿臉震撼的驚歎道。

“鍾離,你果然沒騙我,這個楊錚真不簡單? 如此年輕? 居然就能釀造出這等能令仙人也醉倒的美酒? 隻怕他的身份? 絕對不似表麵這般簡單!”

鐵拐李放出神念探查了一下,發現整個別院中,並不見楊錚的影子? 甚至連其他蜀山派弟子也沒有一個,不由鬆了一口氣,向漢鍾離感慨道。

“你的意思,他很可能也跟呂岩一樣,是六道聖人的某一輪轉世身?”

漢鍾離皺眉道。

鐵拐李搖了搖頭道:“恐怕並非如此。六道聖人即便又化身轉世,也不大可能再繼續出現在六道峰。而且,此人的行事風格,跟六道聖人完 全迥異。我懷疑,他跟刑天一樣,也是某個上古大巫的轉世身。”

“那咱們先靜觀其變?”漢鍾離不確定的看向鐵拐李。

鐵拐李點頭道:“隻能如此了。師尊一直在閉關,此事隻能咱們自己著手調查。”

“可……”

漢鍾離看著鐵拐李,神色間有一絲疑慮。

“我實在想不明白,咱們為什麽要調查他呢?即便他是人巫未來人皇,是人巫一族在三界立足崛起的希望,但這跟咱們又有什麽關係呢?”

他的確有些想不明白。

自他從祖洲島回來,就一直在想這件事。

他們八仙現在才隻湊齊了一小半,且境界也都隻有天仙境,即便是鐵拐李,也不過是天仙中期,而他則是天仙初期。

即便真有量劫,真有氣運功德,他們能搶的過別人麽?

再進一步說,即便真得到量劫功德,又能如何?

最多不過突破至金仙,根本沒有證道大羅的任何可能,而且,若真強搶大劫功德的話,必然會成為眾矢之的。

他可是記得,太清道祖之所以會再次收徒,其目的並非是讓八仙爭什麽功德,而是在人間布道,令人教道門香火不衰,僅此而已。

隻要他們不摻和殺劫之事,自身便不會墮入殺劫。

而隻要能完 成道祖安排的事情,自也可憑布道的功德,一步步慢慢成就金仙,完 全不用著急,也不用去摻和三界中的紛爭。

有著太清道祖的招牌在,他們的根腳在三界中比誰都硬,隻要腦子沒壞掉,恐怕也沒哪個不開眼的真敢打殺他們。

沒見刑天複活那日,自己便身在巫墓附近,那複活的刑天,斬了那麽多仙人,卻也並未對他動手。

既然能逍遙快活的布道修煉,又何必摻和這些是是非非?

他是真的有點想不通。

鐵拐李愣了一下,反問道:“殺劫之下,任何人都身在其中,我等自然也不例外,難道不該調查一番,以做好應對的準備麽?”

漢鍾離沉默了。

鐵拐李說的或許是對的吧,但他卻並不覺得,這麽做有什麽意義。

正在這時,鐵拐李神色忽地一動,從袖中取出了一塊玉牌來。

那玉牌上有著淡淡金光在閃動著。

鐵拐李打出一道法訣在玉牌上,金光隨即化作一道人影,在玉牌的上方浮現而出,並隨之顯化為一尊與真人無疑的道人身影。

“李道兄,貧道稽首了。”

那道人向鐵拐李打了個稽首問候道。

“原來是張道兄。張道兄這是下界來辦事了?”

鐵拐李手裏的這玉牌,乃是三界中有根腳的仙人間,通用的一種能夠傳訊聯絡的傳訊牌,出自太上老君之手,一般在天庭有職司的神仙,手中都有。

不過,一般情況下,隻有在同一個界麵,才能夠像現在這般,通過留影進行傳訊。

若是隔界的話,雖也能用以簡短傳訊,但卻無法通過這種留影的方式,類似於麵對麵的交流,是以鐵拐李才有此問。

“貧道如今人在蜀山外,此次與貧道一同下界的,還有天庭使者太白金星。不知道友現在可方便出來一見?”

對麵的張道陵笑著道。

“已到了蜀山?”

鐵拐李愣了一下,與漢鍾離相視一眼後,道:“莫非張道兄有什麽事情,不便讓蜀山的人知道?”

“然也。”張道陵稽首道。

“好,蜀山西北有一山穀,貧道曾在那裏閉關煉過丹,咱們就在那見吧。”

鐵拐李道。

“甚好。”張道陵點了點頭,收了傳訊。

“走,一起看看去。”

鐵拐李向漢鍾離道。

漢鍾離點點頭,二人化作一道遁光,離開了六道峰別院。

不片刻,二人已出現在西北一座隱蔽的山穀外。

此山穀原本是鐵拐李偶然尋得,穀內靈氣充沛,鳥語花香,且還有一條蘊含靈氣的山泉從天而降,乃是一處十分僻靜的絕佳修煉之地。

山穀四周被鐵拐李布置的有禁製法陣,天仙以下修士不可見。

即便是天仙能見到,不得鐵拐李允準也進不得。

二人到這裏時,見到那張道陵跟另一白眉白須老者,已然等候在山穀外。

“嗬嗬,看樣子二位早到這裏了?”

鐵拐李笑嗬嗬開口,隨即又向太白金星打了個稽首道:“太白金星,小仙這廂有禮了!”

“有禮,有禮!”太白金星也笑嗬嗬還了一禮。

“二位,請!”

鐵拐李取出自己的令牌,往空中照了照。

山穀外大陣隨即裂開一道青光門戶。

四人進得山穀,徑直往山穀臨近山崖的一處草堂行去。

途中,張道陵的目光曾數次在鐵拐李和漢鍾離二人身上探尋掃視。

落座後,鐵拐李笑道:“張道兄,莫非我師兄弟二人身上有何不妥?”

“李道兄,你最近莫非不煉藥,而改釀酒了?”

張道陵與鐵拐李關係相熟,也沒避諱,直接開口問道。

“哦,你聞出來了?莫非我二人身上的酒氣還未散盡?”

這次,就連鐵拐李也吃驚了。

方才兩人醒轉後,可是分別都動用了仙靈,把身上的酒氣化掉過。

“你們身上的酒氣雖然散盡,但仙靈中似乎沾染的還有酒氣。嘖嘖嘖,看不出來,李道兄於釀酒一途上,竟如此有天賦啊,居然能釀造出這等能提升仙靈的美酒!莫非不打算拿出來招待貴客和老友一番麽?”

張道陵還以為那仙酒是鐵拐李所釀,笑著打趣兒道。

太白金星也是個好酒的,其實,他比張道陵還先一步聞到那酒香,心底的饞蟲,早被勾了出來,隻是礙於麵皮,不好說出來。

如今張道陵替他說出,他也跟著笑嗬嗬道:“如此美酒佳釀,老朽也是首次聞得啊,李道友,不知你這釀造的仙酒,有何名頭?”

鐵拐李搖頭失笑,道:“實不相瞞,貧道身上除了張道兄上次所贈瓊漿之外,並無其他仙酒。你們聞到的酒香,並非貧道所釀,而是另有其人。”

緊接著,鐵拐李便把方才在六道峰的經曆,跟二人道了出來。

聽聞此酒竟是出自楊錚之手,張道陵和太白金星二人相視瞠目,皆一臉愕然。

“不會吧?那楊錚聽說不是還不到二十歲嗎?他這點年紀,修為也就才剛築基吧?怎能釀造出仙酒?”

張道陵一臉不信,以為鐵拐李故意搪塞。

畢竟,聞一聞酒香,就能把一名天仙初期的修士醉倒,這鐵定是仙品級別的靈酒無疑。

築基期的修士再厲害,豈能釀造出仙酒?

太白金星同樣也不信,隻是笑嗬嗬看著鐵拐李,並不開口。

鐵拐李苦笑道:“張道兄,太白道友,貧道何時欺瞞過你們?你們若不信,不妨親自進蜀山去見見那楊錚,一切自然不都清楚了?”

太白金星眼神一閃,捋須道:“倒也是,那還得麻煩李道友一番,把他請來此地,與我二人相見一麵如何?”

“太白道友是特意為他來的?”

聽到太白金星這話,鐵拐李神色微微一動道。

“然也。”太白金星點點頭。

“莫非天庭有意要招收他上天為官?”

鐵拐李皺眉道。

“非也,老朽隻是想見見他,暫時並無其他想法。”

太白金星連忙矢口否認道。

他是奉旨下界來招納楊錚的不假,但是否要招納吸收,現在自然還不能確定,因此他可不會在人前先承認這點。

下界之前,他可不知道,對方居然跟六道劍聖有牽連。

楊錚現在人既然在蜀山六道峰,也就意味著,他很可能是六道傳人。

那六道劍聖當年橫空出世時,可是大鬧過天宮,差點沒一劍劈了淩霄寶殿。

若是讓玉帝得知,自己極力推薦要招攬的人,居然是六道傳人,那他還不得吃灰啊。

鐵拐李若有所思的笑著點了點頭,目光又看向張道陵。

“張道兄此來尋貧道,不知有何見教?”

“貧道最近替陛下煉製一味仙丹,遇到了點麻煩,特意來請李道兄相助的。”

張道陵也是個直性子,直接道明了自己的來意。

“莫非是那九靈玉露丹?”

鐵拐李脫口而出道。

“咦!”

張道陵吃驚的看著鐵拐李,一臉的不解。

“道兄緣何知道此丹?”

鐵拐李苦笑道:“若真是此丹,那你這次恐怕要白跑一趟了。那瑤池天女碧瑤仙子,曾找過貧道,希望能通過貧道,找家師出手,幫忙煉製此丹。可惜家師一直在閉關,而貧道當時也是好奇,特意看了一下那丹方,因此才有此說。”

張道陵頓時感覺很不好了。

合著繞了一大圈,還是沒繞過老君。

看這架勢,玉帝私底下肯定也找過老君,很顯然,老君應該沒工夫,亦或者說沒興趣,玉帝麵皮上掛不住,卻又無法推卻碧瑤仙子的求肯,於是把這事兒丟給了他們。

難怪玉帝曾特意吩咐,此事切不可讓老君知曉。

“李道兄真沒辦法麽?”

張道陵不死心的追問道。

鐵拐李搖了搖頭,道:“真沒辦法。九靈玉露丹,雖隻是一品仙丹,但無論是其所選用的材料,還是煉製的手法,皆依循上古丹道煮煉之法。若用如今的火煉法,就是大羅金仙級別的丹帝,都絕對煉製不出。”

張道陵聽到“煮煉之法”四個字,就知道自己這趟的確白跑了。

他所學的丹道,跟鐵拐李其實沒什麽區別,都是現今通傳的火煉法,至於那“煮煉法”,早就失傳了。

據他所知,好像即便是太上老君,對於煮煉法,都不甚熟悉。

不過,以太上老君的道行,即便不甚熟悉煮煉法,但卻可以憑借自身在丹道上的造詣,依舊能用火煉法把其煉製出來。

“這可如何是好?”張道陵愁眉不展,一臉生無可戀的模樣。

完 不成玉帝的這個任務,下場幾乎是可以清晰預見的。

自己好不容易憑借在人間的功德,飛升天界,位列仙班,被封為四大天師之首,而今莫非還要被貶下界,再曆紅塵?

成仙之人,沒哪個願意在紅塵中打滾。

那對自身的道行會大有影響。

“李道友,不知是否方便邀請一下那位楊錚小友來此一見?”

太白金星笑嗬嗬再次向鐵拐李提醒道。

“此事恐怕貧道幫不上什麽忙。太白道友恐怕還不知曉,那楊錚如今是蜀山派太上長老門徒,在蜀山派內地位十分特殊。貧道不過是寄住在蜀山的客卿而已,不大方便專門邀請他出山啊。”

鐵拐李為難的推辭道。

他的意思,太白金星秒懂,頓時也有些無語。

這個人巫族的未來人皇,也太那啥了吧?怎地又突然變成羅公遠那家夥的弟子了?

不過這樣也好,他既然成了羅公遠的弟子,看樣子應該不是六道門徒,接下來的事情,雖然麻煩了點,但先前的那層顧慮,卻也不必再擔心了。

毫不誇張的說,那六道劍聖就是玉帝心中的一根刺,但凡誰跟他沾上點關係,鐵釘要讓玉帝炸刺。

君不見,蜀山派這無數年來,不知出了多少驚才絕豔的仙人,但可曾見他們有誰被天庭吸納,成為正牌神仙的?

你再強,天庭不待見你,你就隻能做個散仙,上不得台麵,成不得正道。

這也導致蜀山派雖然在地仙界發展至今已有數萬年,卻始終連個太乙金仙都出不了的真正緣故。

並非是他們的道統不行,而是他們得道統不被天庭認可。

這也從側麵印證出,天庭現在就是天道的代表。

正因如此,如今的三界六道,即便是強如道門佛門,也隻能依附天庭而存在。

太白金星眼睛骨溜溜轉了幾轉,目光看向了漢鍾離。

據他所知,那日祖洲巫墓發生變故,此人好像也跟著楊錚一起,出現在了那巫墓外,興許通過他,可以把那楊錚邀請出來?

“嗬嗬,鍾離道友,聽說你跟那楊錚關係不錯,不知是否方便幫個小忙?”

太白金星笑嗬嗬看向漢鍾離,拱手道。

漢鍾離愣了愣,目光向鐵拐李看去,鐵拐李臉上尷尬之色一閃而逝,故作不見。

漢鍾離沒討到主意,隻能道:“這個,貧道也……”

“唉,人老了,就不中用了啊。看樣子玉帝陛下說的不錯,老朽的確是該從禦前特使的職位上退下來了。”太白金星唉聲歎氣道。

“哎,您老別這麽說,我答應,答應您,這就邀請楊錚出來相見。”

漢鍾離連忙答應,心道,這老家夥,就會倚老賣老,我今日若是得罪了你,他日上天,還不得被你給穿小鞋啊,唉,這叫什麽事兒?漢鍾離頗有些無語。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