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聞香仙醉倒,醉仙酒問世(求訂閱)
loading...
蜀山洞天內三十六峰,六道峰這段時間以來,成了蜀山派最為熱鬧的地方。

蜀山派中,無論內門還是外門,上至掌門和諸長老,下至各層次弟子都知道,蜀山派現在多了一位小師祖。

這位小師祖剛一來蜀山,就直接被太上長老安排在了六道峰五光洞住下。

但凡蜀山派弟子,哪個不知道那六道峰的特殊?

那裏可是大有來曆,乃是蜀山派劍脈創派祖師“六道劍聖”的道場。

六道峰在蜀山派內一直都是最為神秘的的地方。

蜀山派內絕大多數弟子都修劍道,而六道祖師更是劍脈的創派老祖,可想而知其在蜀山派內的地位如何。

盡管六道祖師早已不在,但六道劍脈的榮光,卻依舊在蜀山派熠熠生輝。

隻不過,自“六道劍聖”消失後,六道峰便被封禁,再也不允許一般人進入。

如今楊錚這個小師祖一來,居然被安排住在了六道峰,原本就充滿神秘色彩的楊錚,一下子更是被傳的神乎其神。

很多人在私底下都認為,楊錚恐怕並不是太上長老弟子那麽簡單,很可能是“六道劍聖”弟子,亦或者就是六道祖師的轉世身。

要不然,為什麽會被人稱為小師祖呢?這不是很奇怪的現象麽?

因此的,門派中無論是長老,還是弟子,皆想見見這位神奇的小師祖,跟他拉拉關係。

可六道峰自有規矩,普通長老弟子,根本沒資格進入六道峰範圍。

這裏存在著蜀山派中最為強大神秘的禁製法陣,除了太上長老和掌門等有限的幾個人外,蜀山派中,至今也沒幾個人進入過六道峰。

小師祖自入駐六道峰後,不過短短數日的時間,居然放開了六道峰外圍的禁製,可以允許蜀山派內的長老弟子們進入六道峰了!

此事一下子在蜀山派內引起了極大轟動。

當然,六道峰雖然能去,可那隻是山腳下的外圍區域,六道峰及其上的五光洞,卻是禁止外人進入的。

但即便如此,也足以令整個蜀山派上下為之振奮瘋狂了!

蜀山派內的劍脈弟子,每天如同朝聖一般,必到六道峰下報道,然後在六道峰下盤坐悟劍。

即便不是劍脈的弟子,對這裏也是同樣充滿了敬畏和神往? 無路如何自然也得來這裏瞻仰一番。

不過,小師祖定有規矩,無論是長老還是弟子? 每次想要進六道峰下? 都必須要先經過其甄選? 然後再幫他做一件事情,才被準許進入。

其所要求的事情,也是千奇百怪? 有的要求是讓人幫助煉製一些奇奇怪怪的法器? 有的要求則是讓人幫忙收集一些修仙界中稀奇的靈材,還有的則是讓收集一些奇奇怪怪的資料。

諸如此類,不一而足? 這也導致六道峰和小師祖? 一下子在近段時間? 成了蜀山派最被人津津樂道的話題。

鐵拐李和漢鍾離二人趕到六道峰外的入口處時? 都被六道峰外的情景給驚呆了。

“這……還是六道峰麽?”

鐵拐李可是知道六道峰真正來曆的? 更知道六道峰於蜀山派而言? 意味著什麽,因此見到眼前這一幕,是真的被驚呆了。

而漢鍾離已經來過這裏一次,但上次來,六道峰外並沒有幾個人? 根本不像現在這麽誇張? 此時穀口處? 居然密密麻麻聚集了近千人之多。

這些人此時都在六道峰穀口外排隊? 一個個秩序井然的上前,在穀口外的一塊非常古怪的,如同鏡子一樣的靈器上? 錄入自己的信息,以及自身所擅長的技能,等候著小師祖的傳喚召見。

二人麵麵相覷,都有些茫然,不知是該直接上前,給楊錚發一道傳信符,然後直接入穀,還是在人群後排隊等候。

看眼前這陣勢,若是直接上前,隻怕立刻就會被那群長老弟子們用口水噴死吧?

鐵拐李和漢鍾離二人,雖然都住在蜀山派洞天仙境內,但其實卻都不算是蜀山派的弟子,二人都隻是屬於蜀山派邀請的客卿長老。

“要不你還是給他發一道傳信符吧?”

鐵拐李看向漢鍾離。

漢鍾離道:“也好,看這架勢,若是排隊,不知要等到什麽時候。”

說著話,漢鍾離取出一枚傳信符,對著口唇說了幾句,然後運轉法力,激發了出去。

那傳信符化作一道流光,激射而出,沒入六道峰內。

正在排隊的長老弟子們見到這一幕,一個個不由紛紛扭頭,側目而視。

鐵拐李和漢鍾離兩人雖都是仙人,但被這麽多人看著,登時有些不好意思,紛紛扭頭他顧,仿佛這些人看的並不是他們。

兩人從來沒有感覺被人關注著會這麽尷尬,臉上皆有些掛不住。

還好漢鍾離的傳信符很快有了回應。

不片刻的時間,六道峰內走出一名俊美飄逸的青年男子。

“二位道友有禮了。”

來人正是呂岩,他的神色看起來有些尷尬,上前向兩人稽首問候道。

鐵拐李和漢鍾離二人,臉色也是越發尷尬。

呂岩如此稱呼他們,擺明了是打算跟他們劃清身份界限,這是令他們沒有預料到的。

“呂道友有禮了。”

兩人相視一眼後,分別向呂岩打了個稽首。

“楊錚已在穀內臨時所建的別院內等候,二位請隨呂某來吧。”

為了方便接待蜀山派長老弟子,楊錚在六道峰下的山穀內,專門開辟了一片別院。

隻不過,楊錚入駐六道峰時日尚短,別院建造的頗為簡陋。

呂岩是楊錚的至交好友,這一點,在如今的蜀山派也是人所共知的。

是以眾人見到呂岩出來邀請鐵拐李和漢鍾離二人,並未遭到什麽不滿。

二人跟著呂岩進入山穀後,遠遠的便見到了一座占地麵積頗為龐大的簡陋別院。

別院外的石牆前麵,有一個小型廣場,裏麵擺放著許多高低錯落的大石。

每一塊大石上,皆刻畫著一枚不同的劍形符文,仔細感應的話,便能發現,那每一枚劍形符文,都是巫文,卻又不僅僅隻是巫文那麽簡單,其內還蘊含著某種獨特的劍道氣息。

這些都是非常古老的劍符石,由劍符石組成的石林內,偶然可見一些背劍弟子,盤坐在其間的某塊劍符石下,正在專心致誌的感悟著大石上的劍符。

這些大石上的巫文,都是六道祖師留下的,以前被珍藏在五光洞中,現在卻被楊錚給搬了出來,放到了小廣場上,專門供蜀山派修劍的弟子感悟。

凡來拜訪楊錚的長老弟子們,其實大多都是衝著這些劍符石來的。

按照太上長老羅公遠的一絲,這六道峰五光洞今後隻歸楊錚一人所有,而洞內的一切事物,也同樣如此,楊錚想怎麽處置,羅公遠不過問,其他人自然更沒資格管。

如此一來,蜀山派弟子,對六道峰自然趨之若鶩。

當然,掌門對這一情況也是樂得見到的。

以前六道峰一直被封禁著,即便是掌門,一年也未必有資格能進來一次,還得看太上長老的安排。

事實上,即便是太上長老,輕易都不會開啟這裏的禁製。

也難怪六道峰外,會有那番門庭若市的情景。

鐵拐李的目光在別院四周掃了幾眼,看到了兩個熟悉的身影,其中一個,是蜀山派內名氣極大的煉器師莫風,另一個則是蜀山派首屈一指的煉丹師張果。

看見這一幕,鐵拐李眉頭微不可查的皺了皺。

他之所以如今身在蜀山的最大原因,就是特奉師命衝著渡化張果來的。

張果現在的修為並不高,隻有煉虛期的境界。

其人對丹道方麵的見解頗有獨到之處,天分極高,這也是他被太清道祖看中的最大原因。

隻不過,張果雖然擅長丹道,天賦也十分強大,但他自己卻好似對劍道更感興趣,此時便端坐在石林內,最大的一塊劍符石下,瞪著眼睛,死死盯著石上的劍符參悟。

一刻鍾過去,他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

這令鐵拐李頗為無語。

以前六道峰封禁閉合,從不對外開放的時候,張果沒什麽可參悟劍道的地方,都非常難說服,現在有了這處地方,想要遊說他離開蜀山,再渡化他成仙,拜入師尊門下,難度隻怕會更大啊。

鐵拐李的感覺越發不好了,連帶的心中對楊錚生出了些許不滿。

“這個楊錚,好大的架子啊。”

鐵拐李忍不住的就想借題發揮,試探一下這個楊錚。

當然了,雖是借題發揮,但他心裏其實也多少真有些不滿。

想自己堂堂天仙到此,且還是太清門徒,楊錚不僅沒親自出來迎接,而即便到了其家門口,依舊沒見到他的人影,這也太無禮了。

“二位道友且先在外堂等候片刻,楊錚此時正在研究調製一種特殊的靈酒,暫時脫不開身,失禮之處,希望兩位海涵一二。”

呂岩見鐵拐李表情有異,目光一直若有似無的在關注著張果,心中便有了某些猜測,嘴角邊浮現出一些玩味的笑容,隨口解釋了一句。

“特殊的靈酒?莫非那楊錚還真擅長釀酒不成?”

聽到這話,鐵拐李心中一動,暫時按捺住不滿的情緒,好奇的問道。

“當然了!”

一提到酒,尤其是提到楊錚調製的靈酒,呂岩頓時變得眉飛色舞起來。

“二位稍後嚐一嚐便知呂某所言非虛了。在呂某看來,這三界之中,唯有楊錚調製的酒,那才真正的叫酒!其他那些美酒,固然各有神異,但即便是瓊漿玉液,想來也不過如此。”

呂岩這誇張的話,頓時令鐵拐李有些好笑。

堂堂東王公的轉世之人,竟會說出這等沒見識的話來,這是鐵拐李所沒想到的。

不過,楊錚釀造的美酒能得呂岩如此評價,鐵拐李頓時對楊錚釀製的美酒,越發期待了。

就在這時,一陣隱約的醇厚酒香,從後院飄了出來。

聞到那酒香,鐵拐李先是微微眯著眼,露出一臉陶醉的表情。

不過很快的,鐵拐李就清醒過來,像是想到什麽,瞪大了眼睛,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這酒的香味怎會如此濃烈醇厚?”

作為資深的老酒鬼,鐵拐李喝過的三界美酒不下百種,但從未聞到過類似的這種酒香。

他肚裏的酒蟲立刻就被勾了出來,甚至完全忘記了其他的事情。

鐵拐李拄著鐵拐,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在房間中不斷篤篤篤的跺著步,顯出一臉等待不及的模樣。

“這也該好了吧?怎麽還不出來?”

好在,楊錚並未讓三人等多久。

不大一會兒的功夫,楊錚從後堂走了出來。

鐵拐李見到,楊錚手裏此刻托著一個小小的酒壇,那酒壇看起來的確有點小了,以鐵拐李的經驗判斷,這一壇最多隻能裝二斤酒。

這點酒能幹啥?還不夠塞牙縫呢。

鐵拐李忍不住的錯了搓牙花子,撇撇嘴。

“李道友,鍾離道友,抱歉,讓二位久候了!”

楊錚把那個小酒壇放到桌子上,向鐵拐李和漢鍾離拱了拱手道。

“無妨,無妨!”

鐵拐李拄著鐵拐飛步走到桌子前,口中雖跟楊錚在說話,但一雙眼睛卻一直死死在盯著那個小酒壇。

仔細看的話,還能看見,他的鼻子此刻嗅動不停,不斷朝著那個小酒壇靠近過去。

“好酒,好酒啊!雖然貧道尚未親口嚐過,但就憑這酒香,貧道就能斷言,此酒也絕對是極品!”

鐵拐李由衷讚歎道,先前那點不滿,早飄到九霄雲外去了。

“楊錚,咱們事先可是說好了,你這新出的佳釀,可是得先由我品嚐的!”

呂岩業已走了過來,目光炯炯的盯著那小酒壇,向楊錚說道。

“放心,我何曾食言過?不過,這壇子裏隻是酒藥,現在尚未稀釋調製完成,暫時還不能喝。”楊錚解釋道。

他的確沒有亂說,這小酒壇內裝的的確是酒頭,度數差不多快接近八十度了,濃烈無比。

而據他這段時間調查收集整理的信息得知,無論是天上,還是凡間,人們所飲用的美酒佳釀,度數最高也不超過三十,一般大多都是一二十度。

他借助釀酒法器所蒸餾出來的這一小壇酒頭,已是目前技術能達到的極限。

若是在地球那邊,有著各種高精密科技器械的輔助,蒸餾出純度達百分之百的酒頭,都不是什麽難事兒。

看樣子,即便是在神話世界中,神力也不是萬能的,起碼像這種看似很簡單的,跟科技有關的東西,在這裏神力卻沒辦法達到。

當然了,也或許是自己境界不夠,眼界受到了限製也未可知。

不過,他蒸餾提純出來的這用九種不同靈果釀造的酒藥,酒精度在眼下的三界內,隻怕應該是最高的了。

這種酒藥普通人隻要喝一口,立刻就會被醉倒,甚至搞不好還會喝的胃出血。

楊錚方才其實嚐過一小點,這玩意的勁頭實在是大的離譜。

他相信即便是仙人喝上二兩這酒藥,若不動用仙力的話,也會立刻被醉倒。

“既然是酒,沒什麽不能喝的,來,快給我倒上一杯,讓我嚐嚐!”

鐵拐李和呂岩二人,都迫不及待的衝到楊錚麵前,躍躍欲試道。

楊錚有些哭笑不得的道:“並非是我吝嗇,實在是這酒藥勁頭太大,若是……”

“不怕,不怕!什麽樣的酒藥我鐵拐李沒喝過?快倒上!”

鐵拐李不知從拿掏出來兩個玉杯,放到了桌子上,指著杯子對楊錚催促道。

“不錯,快點的!我呂某人難道還怕這點酒藥勁?快點倒上!”

呂岩也急不可待的道。

“好吧,反正我已經提醒過你們了。”

楊錚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端起酒壇,為他們二人一人倒了一兩。

他其實也挺期待的,很想看看,自己這酒藥的效果如何,若是能連仙人都醉倒,想必其名氣必定會通過鐵拐李,很快傳揚出去的。

那靈酒酒藥剛一倒出,整個房間瞬間彌漫著一股濃鬱無比的酒香。

楊錚早有準備,閉住了自己的呼吸。

噗通!

一旁的漢鍾離正瞪大眼睛看著呢,突然毫無征兆的從凳子上滑落摔倒了!

“嘶!”

鐵拐李原本正一臉陶醉,結果聽到動靜,看見漢鍾離居然隻聞了聞酒氣,居然就被熏得醉昏了過去,不由倒抽了一口涼氣。

“好酒啊!好東西啊!”

資深酒鬼這時候怎麽能忍得住?

鐵拐李端起杯子,一飲而盡!

楊錚剛要開口阻止,但鐵拐李動作太快,那一兩就已被他喝下。

下一刻,就見鐵拐李的醜臉,頓時紅的如同火燒一般,不止如此,他整個人仿佛剛才吞下了一口三昧真火,憋得整個人都如同蝦子一般,拱起了身子。

噗通!

鐵拐李剛想堅持一下,卻沒堅持住,也倒了!

“呂兄怎麽不喝啊?你不是挺期待的麽?”

楊錚似笑非笑的看向一旁端著酒杯的呂岩,戲謔道。

呂岩嘿嘿幹笑兩聲,一翻掌,手裏多了一個半尺高的小玉瓶,玉瓶中似乎裝著某種靈液,微微有奇異香味散發出來。

他把那半杯酒倒進玉瓶中,一臉得意道:“前不久呂某人剛從羅掌門那裏討得一瓶月華靈露,用此靈露調酒,滋味應該很美吧?”

楊錚臉色頓時變得十分古怪起來。

“你這是借鐵拐李試酒呢?呂兄,我還以為你是個正人君子,沒想到這麽雞賊。”

“嘿嘿嘿,彼此,彼此!呂某人邀了廣寒仙子敘舊,正好用你這酒借花獻佛。對了,這酒可有名頭?”

呂岩哈哈得意一笑,看向楊錚。

楊錚沉吟著看了一眼地上的兩人,道:“就叫醉仙酒吧。”

“好!這名字不錯,吾去也!”

呂岩大讚一聲,笑著禦劍而走,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楊錚收起酒壇後,摸著下巴,看向了地上醉倒的鐵拐李和漢鍾離,一個大膽的想法,從腦子裏冒了出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