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天庭朝會,酒鬼鐵拐李的酒它不香了(求訂)
loading...
天庭,淩霄寶殿內。

今日正逢三日一次的小朝會,寶殿內,文武神官天仙先後進入寶殿。

玉帝此時尚未登殿,殿內神官天仙們,有的找著相熟的朋友閑談聊天,有的則側耳傾聽,眾人所議者,無非都是近段時間以來,三界中發生的各種大小異聞趣事兒。

當然,眾仙所談,也有不少跟最近發生在地仙界東海的事情有關。

對於人巫始祖刑天涯複活的事情,眾仙多少都表現出了一些憂慮,巫族天生好戰,而那複活的刑天於此道更甚。

當初巫妖大戰,天庭還掌握在妖族手中時,巫族可沒少做出攻打天庭的事情。

如今刑天突然複活,還對外高調宣布,東海祖洲今後歸什麽新出的人巫族所有,叫三界眾仙不得踏入祖洲之地,聽聽,這都叫什麽話?

眾所周知,如今的鴻蒙世界,三界六道皆共尊天庭大天尊為正統,就連昔日威震洪荒的三大教,如今也成為天庭的依附勢力,小小一個巫族,居然敢如此大言不慚,簡直不像話!

太白金星李長庚站在文官首位,聽到眾人的議論,白眉不由挑了挑。

這件事他自然也聽說了,但卻並未放在心上。

當初妖王孫悟空出世之後,鬧的多厲害?

最終不還是被收服了?

他李長庚曾作為下界的招降使,兩次勸服過孫悟空,憑此功勞,深得玉帝信任。

區區一個早淪為曆史塵埃的沒落種族,又有何可擔心的?

孫悟空當初大鬧天宮時,玉帝尚未證道成為準聖,都能夠降服那大妖,如今憑西遊功德,玉帝已然更進一步? 踏入準聖層次,三界之中,又有哪個敢不服天庭管轄?

不久前? 那刑天涯複活後? 鬧出了動靜? 他還專門私底下去找過玉帝,憑他多年侍奉玉帝的經驗,一眼就從玉帝臉上看出了其具體態度。

更何況? 巫族以大地為根基? 上不得天,即便那刑天複活了又能如何?

巫族現在還有財力造登天塔麽?

至於其口中宣布的人巫族,那就更不用擔心了。

即便人巫能修仙? 隻要天庭這邊下一道聖旨? 那些血脈不純的人巫? 難道還真忍住誘惑? 繼續跟刑天一條心不成?

玉帝大天尊現在正在為選天庭皇妃的事情而鬧心? 哪有閑工夫去管下界的小事兒?

勿須多言? 這次還得是自己下界去幹招攬的工作。

他瞥了一眼臉色有些不大好看的托塔天王李靖,暗暗有些好笑。

刑天複活時,李靖恰好在東海附近訪友,於是便去湊了個熱鬧,聽說當時曾有了不得的寶物現世? 李靖眼熱之下? 便沒忍住出手了。

本想從中撈些好處? 結果卻被斬了一刀? 若非靠著某些關係,恐怕他這次能不能安然活著回來還兩說。

現在的三界,一片祥和? 哪還需要整天打打殺殺的?

能動動嘴就解決的問題,犯得著動手麽?

太白金星很有些鄙視那些武夫,他感覺三界的祥和寧靜,就是被他們給打破的。

“玉帝登殿,眾仙歸位!”

忽然,有紫氣登臨淩霄寶殿,一道奸細的聲音,跟著傳來。

眾仙紛紛快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站好,一個個手捧笏板,低眉垂眼,恭肅而立。

寶殿上空,有飛舞的天女出現,接著,玉帝的車輦降臨大殿,落在了最高處的仙台上。

“臣等恭迎玉帝大天尊駕臨!”

眾仙見到玉帝車輦,紛紛躬身施禮拜見。

“眾仙家免禮平身。今日小朝會眾卿家到的很齊啊,莫非有事?”

玉帝很隨意的斜靠在玉輦仙榻上,掃著下方大殿內的眾仙,淡淡的開口道。

“稟玉帝,下界東海出現動亂,臣請陛下發兵東海祖洲,擒拿巫族餘孽刑天上天問罪!”

眾仙沒想到的是,玉帝話音剛落,那托塔天王李靖,竟就排眾而出,上前啟奏道。

玉帝不置可否的微微點了點頭,目光又看向其他神仙。

“此事朕已知曉,諸位愛卿也都是此意麽?”

眾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光又在李靖那苦大仇深的臉上掃了一眼,都沒開口表態。

盡管如此有些得罪了李靖,但他們不知玉帝究竟是何打算,都不敢貿然開口。

“稟玉帝,老臣以為不可。”

太白金星見沒人上前開口,於是便主動站了出來說道。

“哦,太白金星,對於此事,你有看法啊?”

玉帝看向太白金星。

“稟玉帝,老臣認為,區區沒落的巫族,不足為慮。根本無需小題大做。何況,老臣以為,這件事多少跟後土娘娘也有點關係,若是貿然發兵,恐會惹的娘娘不悅。不如派一使者下界,先了解情況,再行定奪不遲。”

太白金星侃侃而談道。

“善!”

玉帝讚許的點了點頭。

“李天王,這次是你有些衝動了。三界之事,還得以祥和為主,輕易莫起爭端,否則憑白幹擾天道秩序,孰為不美。”

“臣遵旨!”李靖鬱悶的拱了拱手。

“眾愛卿誰願意替朕分憂,下界走一趟啊?”

玉帝看向眾仙。

“臣願意下界!”

出乎太白金星所料的是,這次居然有好幾個人都走了出來,言道願意下界。

他愕然之後,頓時感到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脅。

“啟奏玉帝,老臣也願意下界!而且,老臣認為,此事由老臣去辦最為妥當,畢竟,老臣也不是第一次下界辦事了,請陛下批準!”

其實,就連玉帝也有些意外,沒料到下界這種苦差事,現在居然都有人搶著願意幹了。

看樣子,西遊之事,對天庭眾仙的影響還是很大的。

對於這樣一個結果,他自然十分滿意。

這一次,或許不用再麻煩太白金星下去了?

畢竟,他也不忍心繼續再讓這位對自己忠心耿耿的老臣,繼續忙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不是?讓他在天庭安安穩穩享福,也能更顯出自己的慈悲。

玉帝的目光在出列的幾位仙人身上掃過,當看到其中一人時,不由露出了一絲意外神色。

“張天師,朕托你煉製的仙丹,莫非已經煉製完成了?”

原來,天庭四大天師之一的張道陵,居然也出列願意下界了。

張天師臉上浮現出一抹尷尬之色,道:“啟稟陛下,九靈玉露丹臣尚未煉製完成。”

“那你為何要下界?”

玉帝眉毛微不可查的動了從,語氣有些不悅道。

那“九靈玉露丹”乃是一味能夠洗練靈根資質的仙丹,此丹的丹方是他從瑤姬那裏得到的,此丹不僅對他有一定的作用,據瑤姬說,對她也非常重要。

為了能討得瑤姬歡心,玉帝特意向她討了此丹的丹方,然後命手下擅長煉丹的四大天師,以張天師為首,一起研究煉製此丹。

如此重要的事情都沒辦好,他居然想這時候下界?

“啟奏陛下,臣此次下界,其實也正是為煉製九靈玉露丹而去。丹方上提到的九種仙靈之物,天庭寶庫中,隻有五種,另外的四種,隻能去東海三島十洲去找。”

張天師不慌不忙的開口道。

“哦?有這等事?”

玉帝神色這才微微一鬆,目光看向了其他三位天師。

三人皆點頭稱是。

“既如此,此次就讓太白金星陪你一起下去一趟吧。你專心尋找領悟,祖洲那邊的事情,就讓太白去辦。”玉帝道。

“臣等遵旨!”

張天師和太白金星皆連忙拱手應下。

“眾卿還要何事要稟奏?”

玉帝又問道。

“啟稟陛下,天河水府元帥之職如今尚空缺著,還請陛下早日定奪。”

“不錯,天河之下,鎮壓著魔界封印,刑天複活時,曾有魔氣衝霄而起,攪擾的天河濁浪翻滾,臣等擔心,是不是有魔頭出世?”

“是啊,此事不能不防!”

提到天河元帥之事,眾仙七嘴八舌,都紛紛開始議論起來,一個個神情十分激動的樣子。

玉帝不由一陣煩躁無語。

這些家夥,又開始爭這個職位了。

還真以為天河水府元帥是誰都能擔任的嗎?

上一任的天河元帥天蓬,如今已皈依佛門,做了淨壇使者,那元帥之職,他一直沒能找到合適的替代人選。

想要鎮壓天河底部的魔界封印,率領天河水軍與魔族作戰,可不是誰都能做到的。

首先,必須要熟悉天河水性,而那天河水源與其他水源不同,乃是弱水,想要率領水軍進入河底,統帥必須要懂得如何操控弱水。

就這一點,就能把天庭內絕大多數神仙給排除在外。

其次,天河元帥的戰力還不能低了,起碼也得有金仙巔峰的修為,這一點倒是有不少神仙符合,但境界足夠,戰力也夠強還不行,還得擁有能抵擋魔氣侵擾的強悍元神。

天庭內部的神仙一個個是什麽貨色,執掌這天書的玉帝,比誰都清楚,他們這些仙人,一個個受封神榜所鉗製,即便是金仙巔峰的神仙,元神也不圓滿,稍有不慎,就會被魔氣侵擾,從而被魔化為怪物。

先前的天蓬元帥,根腳來曆不俗,師從東華大帝君,修煉的乃是純陽元神,自無懼魔氣侵擾。

“如今天界之中,並無合適人選,此事以後再議。”

玉帝煩躁的揉了揉眉心說道。

他又何嚐不想趕緊找個人接手天河元帥府之事?

“陛下何不降一道聖旨,請二郎神出山,暫代天河元帥之職,幫忙鎮守天河呢?”

托塔天王李靖突然插了一句嘴。

整個淩霄寶殿瞬間靜的落針可聞,一個個皆麵色古怪的看向李靖。

玉帝神色頓時一變,冷冷的掃了一眼李靖。

這家夥,自己沒如他的願,他就故意給自己添堵麽?

“李天王既然喜歡戰鬥,不如天河暫交由你來鎮壓如何?”

李靖頓時像吃了蒼蠅一般,臉上露出了無比難受的表情,答應也不是,拒絕也不敢。

“這……臣元神境界不足,恐難擔此重任,還請陛下三思。”

“今日朝會就到此吧,散朝!”

玉帝意興闌珊的擺了擺手,其他事情也不想聽了,直接宣布了朝會結束。

“恭送陛下!”

眾仙連忙躬身施禮。

等玉帝離開後,眾仙紛紛神色怪異的瞥了李靖一眼,三三兩兩離開了淩霄寶殿。

李靖這會兒到是有些懷念兒子在身邊陪伴的好處。

有著哪吒在,即便自己偶有失言之處,玉帝哪敢像今日這般給自己甩臉色?

唉,那小子,整日裏躲在灌江口與楊戩廝混,連自己這個爹都不管了。

想著煩心事,李靖一臉陰鬱的離開了淩霄寶殿,往自己的天王府駕雲而去。

“張天師,走吧,先去禦書房領了聖旨,一起下界吧。”

寶殿內隻剩下張天師和太白金星二人,太白金星笑嗬嗬向張天師邀請道。

“李兄勿怪,這次貧道可真不是故意想搶你的功勞,實則是貧道有難言之隱。”

天庭眾仙都知道,若太白金星表現出笑嗬嗬的樣子,那他的心裏是肯定有事兒的,反而其愁眉苦臉的時候,肯定是遇著了什麽好事兒,心裏其實很可能正偷著樂呢。

他很清楚,今日自己貿然出列,肯定得罪了太白金星,於是趕緊跟他解釋道。

“哦?張天師你也能有難事兒?不如說來聽聽?”

太白金星淡淡的道。

“說出來可以,不過還請李兄務必要替貧道保密!”

張天師愁眉苦臉的道。

“沒問題,說說吧。”

太白金星原本隻是隨口一問,還真沒想到張天師居然真的有事兒,頓時來了興致。

“唉,實不相瞞,陛下托貧道煉製的那仙丹,即便真能湊齊材料,我們也根本沒辦法煉製。正因如此,貧道才想下界一趟,去拜訪一下昔日的幾位丹道好友,向他們請教一番。”

張天師愁眉不展的解釋道。

太白金星一臉肅然的問道:“既如此,為何不像陛下言明?你要知道,若此仙丹煉製不成,陛下肯定會降罪爾等,到時候輕則被貶下界,重則很可能要被下獄!”

“唉,貧道又豈能不知?可這又有什麽辦法?陛下不去請老君幫忙,卻非要讓我們幾個研究煉製,我等也是有口難言啊。”

張天師歎息道。

“那你打算找誰請教?三界之中,論及丹道,自然以老君為尊。既然此事不方便讓老君知曉,就方便讓其他人知道麽?”

太白金星疑惑的問道。

“貧道打算去找鐵拐李幫忙。”

張天師倒也很坦誠,直接開口說道。

“如此說來,咱倆還能結伴下界啊。老夫聽聞,那祖洲人巫未來人皇,去了蜀山,而鐵拐李正好也在蜀山,同去如何?”

太白金星笑道。

“如此甚好,能與李兄結伴,貧道求之不得。”

張天師有些口不對心的道。

“走,先去取聖旨。”太白金星拽著張天師的袖子,不由分說,向禦書房快步走去。

沒過多久,兩道仙光從南天門出,朝著南贍部洲的方向垂落而去。

……

蜀山洞天仙境內。

淩雲峰上。

一名相貌醜陋的獨腳道人,斜靠山石,其麵前擺著一張石案,石案對麵,端坐著一名袒胸露腹,大腹便便的道人。

二人正是鐵拐李和漢鍾離,他們麵前的石案上,擺著一個大酒葫蘆和兩隻海碗,旁邊還散落著一些仙果和鹵煮的靈豆。

鐵拐李喝一口酒,抓一把鹵煮靈豆拋入口中,愜意的眯著眼,享受著這難得的清閑。

盡管漢鍾離的任務沒完成,但鐵拐李卻並未放在心上。

呂岩的事情,他一點也不擔心,老君定下的事情,就相當於是天道定下的事情,即便中途會出現種種波折,但最終走向肯定還是會依循天道,完全沒必要瞎操心。

“我說鍾離啊,來,喝酒,別愁眉苦臉的。”

看著對麵愁眉不展的漢鍾離,鐵拐李端起酒碗,跟漢鍾離麵前的海碗碰了碰,勸道。

“唉,李兄,你雖不怪罪,但小弟這心裏卻依舊十分愧疚啊,如此一件小事,我都沒辦好,哪有臉喝你的酒?那呂岩也真是的,明明都來了蜀山,也知道你我在此,為何不來與咱們匯合呢?”

漢鍾離頗有些不是滋味的抱怨道。

“人家轉世前可是堂堂東華大帝君,如今他既然可能已經被點破了胎中謎,心中肯定是對師父的安排有意見,不來見咱們,不是很正常麽?船到橋頭自然直,別想那麽多,來,喝酒!我可告訴你,這酒可是我的珍藏,就這麽一葫蘆,喝完就沒了!”

鐵拐李笑嗬嗬繼續勸道。

漢鍾離端起酒碗喝了一口,接著忽然皺了皺眉,神色古怪的看向鐵拐李。

“李兄,你確定這是你珍藏的好酒?”

“啥意思?這當然是我珍藏多年都舍不得的好酒,難道不好喝?”

鐵拐李疑惑的看向漢鍾離。

漢鍾離又喝了一口,咂摸咂摸嘴,搖頭道:“好像真不咋滴啊,比楊錚那小子最近鼓搗出來的靈果酒差多了。”

“啥?楊錚最近在鼓搗釀酒?我沒聽錯吧?”

鐵拐李瞪大眼睛,一臉狐疑不信的看著漢鍾離。

“我騙你幹什麽?前不久,他讓蜀山派煉器坊,專門給他煉製了一批專門釀酒用的法器,然後又從蜀山派庫房中搬走了不少種類的靈果,鼓搗出了一種名為‘九靈純釀’的果酒,又醇又香,跟傳說中得瓊漿玉液一般,好喝的不得了!”

漢鍾離誇張的道。

“走,咱們找他去!”

鐵拐李頓時覺得口中的美酒,它突然就不香了,騰的跳了起來,拄著拐,抓起酒葫蘆,便決定去找楊錚。

對於一個老酒鬼來說,沒有什麽事兒比聽到一種從未聽說過的美酒更有吸引力了。

“唉,你等等!”

漢鍾離沒料到鐵拐李反應這麽大,居然直接駕雲朝六道峰去了,於是頗有些哭笑不得的連忙起身追了上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