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護道者和道境世界(求訂閱)
loading...
蜀山內部自成洞天仙境,若無人從外麵接引,是絕對無法進入其中的。

楊錚被羅真掌門的仙雲帶著,一路穿過洞天仙境的門戶,很快來到了內部仙境之中。

蜀山洞天的內部,仙雲繚繞,雲峰浮空,各種奇景數不勝數。

太上長老羅公遠的洞府,在蜀山洞天梁山雲峰的最高處,被一層層的仙雲包裹著,若隱若現,隻能看到個大概的影子。

二人到得梁山雲峰上,一座古樸的仙宮出現在眼前。

“弟子羅真,迎得小師弟楊錚回歸門派,特來拜見師尊!”

到得仙宮洞府大門前,羅真恭恭敬敬的上前一步,向仙宮的方向稽首參拜。

楊錚站在羅真身旁,也跟著躬身下拜道:“弟子楊錚,拜見師尊!”

“楊錚留下,羅真,你且回去,好好招待呂真人,不得怠慢了貴客。”

羅公遠的聲音從仙宮中傳出,平和悠遠。

“是,師尊,弟子告退!”

羅真躬身拜了拜,轉身駕雲離去。

仙宮的大門自內而開,羅公遠的聲音再次傳出。

“進來吧。”

楊錚再次拜了拜,這才移步走進仙宮內。

羅公遠的洞府仙宮內部,陳設十分簡單,看起來與外觀有些不大相符的樣子。

洞府內,羅公遠盤坐在雲床上,見到楊錚進來,便指著下首一座雲台上的蒲團,對楊錚道:“不必拘束,在外間你我雖以師徒相稱,但那都是做給別人看的。你的情況十分特殊,貧道作為你的護道人,自會從各方麵配合你便宜行事。”

楊錚心中微生波瀾,護道人之說,祖巫後土並未有任何的提示,他還真不知道。

“護道人?弟子有些不大明白? 師尊是否能說的更具體一點?”

羅公遠捋須看著楊錚,似笑非笑的道:“六道聖人所選的天命之人,你便是人巫大道的踐行者? 你若成? 六道聖人便能真正成聖? 你若敗,萬事皆休。”

楊錚露出思索之色,片刻後道:“如此說來? 此事對師尊你當也有影響了?”

“是。”羅公遠毫不避諱的點了點頭? “貧道比你早一步修煉了人巫大道,如今已是金仙修為,但這卻已是此道目前的極限? 貧道現在看不到前路。你若成? 貧道也能證道? 你若敗? 貧道此生止步於此。”

說話間? 羅公遠忽然掐訣向虛空點去。

周圍的景象忽然間發生了翻天覆地之變? 仙宮洞府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卻是一片空濛的冥空世界。

“這是……”

楊錚微微一驚,結果發現,自己現在居然置身在無間大夢冥空之內!

他吃驚於此次竟然並非巫魂進入的冥空? 而是本尊進到了其內? 這種經曆以前從不曾有。

“沒錯? 這便是無間大夢冥空世界? 唯有修煉人巫之道的人,才能夠感應並進入此間。一般人,有靈根者? 神魂可以依托靈根,進入此間,但卻隻能像自然界中的植物一樣,靜默於此,唯有我等修煉人巫之道的修士,才能在此間自由變幻形體,穿梭移動往來。”

羅公遠向楊錚解釋道。

接下來,為了更直觀的展示此間的玄妙,羅公遠不斷在無間大夢冥空中,以自身幻化出天地萬象,端的是玄妙無比。

“你也可以試試,放開你的思維,把這裏當做夢境,想什麽,你就能變成什麽。當然了,此法消耗巫靈力,不過,以你目前魂變的境界,已然可以進行簡單的變幻了。”

聽到羅公遠這話,楊錚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而後,他按照羅公遠所說之法嚐試了一下,結果發現,自己的身體,居然真的開始變幻起來,時而變作花草樹木,時而變作魚蟲鳥獸,當真是想變成什麽樣,就能變成什麽樣!

正如羅公遠所說,無論變作什麽,都會消耗巫靈力,每一次變化,都會消耗一定數量的巫靈力,具體消耗的多少,跟變化之物有一定的關係。

“修仙者的元神,真不能在此間移動麽?”

楊錚重新變回了自己,想了想後,向羅公遠問道。

“大羅金仙或許可以,但大羅境之下,卻是絕對不行的。而且,即便是大羅金仙,想要在此間移動,也是非常困難的。事實上,這無間大夢冥空,乃是人巫大道出現後,自然而然形成的道境世界,非是修煉人巫之道的修仙者,想要強行進入此間,並在此間移動,會遭到天道的反噬。”

羅公遠解釋道。

“這麽說,其他大道,也有類似的這種道境世界了?”

楊錚聽出了一些有意思的信息,好奇的向羅公遠問道。

羅公遠沉吟著點了點頭,道:“理論上的確如此,但事實上,這整個鴻蒙世界,其實乃是由盤古大神所開辟,這方世界,應該就是盤古大神開辟出的道境世界。但我們生活在此間,對此卻是毫無任何感覺。那些天道聖人,自身所領悟的道,已經與鴻蒙世界相合,因此,理論而言,他們都是一體的。”

在無間大夢冥空之中,羅公遠可以暢所欲言而不必擔心他們的話被人聽到,或者被感應到,因此便非常大膽的把自己的假設提了出來。

楊錚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仔細感應了一番周圍的冥空,楊錚似有所悟。

若羅公遠今日所說全為真的話,也就意味著,這個無間大夢冥空,其實應該是在鴻蒙世界之外,但卻又依托鴻蒙世界而存在。

身體進入此間,便等於跳出了鴻蒙世界,而他們之所以能自由在鴻蒙世界和無間大夢冥空之間穿梭,或許是跟祖巫後土已合天道有關。

正因她合了天道,所以無間大夢冥空和鴻蒙世界之間,才存在了相連的通道。

不過,人巫大道並不完善,而合了天道的祖巫後土,自己已經沒辦法脫離天道,另行開辟新的大道,這才選了他來完善此道。

也就是說,他所掌握的巫門,以及玄黃本源界,很有可能就是無間大夢冥空的真正依托。

若這個猜測為真,理論而言,隻要他想,應該可以從無間大夢冥空的任何地方,瞬息間返回玄黃本源界!

想到這裏,楊錚心神一動,身影瞬息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旁的羅公遠瞬間呆住了!

“這小子!”

不過,很快他就反應過來是怎麽回事,頓時哭笑不得。

“這悟性也太恐怖了吧?難怪會被六道聖人選為天命之人!不過,他這也太冒失了吧?從蜀山至祖洲,數千萬裏之遙,他還真當這道境世界是無間存在的麽?”

果然,已經回到了祖洲天巫山的楊錚,此刻臉色蒼白如紙,巫魂的巫靈力不僅消耗一空,且境界直接跌落回巫靈期。

察覺到這一點,楊錚驚喜的同時,也有些欲哭無淚。

“羅公遠那家夥,怎麽不提醒我一下呢?這搞得,唉……”

楊錚隻能悄然隱身在天巫山上,默默修煉巫靈術,恢複著自身的巫魂境界。

好在他早已修煉到魂變境大圓滿,重新修煉,並不存在境界屏障。

三日後,楊錚終於又恢複了魂變境的巫魂境界。

這一次他學了個乖,沒敢再像之前那樣,直接一下子橫跨數千萬裏的距離,而是百萬裏一段,休息恢複一陣,再百萬裏一段。

又是三日時間過去,楊錚終於重返蜀山內部梁山雲峰,羅公遠的仙宮洞府。

這六天的時間,因為徹底了悟無間大夢冥空的奧妙,楊錚的靈魂境界,水到渠成,突破了魂變和凝神壁障,達到了凝神初期!

看到重新出現在自己麵前的楊錚,羅公遠又好氣又好笑。

“你這小子,也太冒失了吧?”

“嘿嘿,沒忍住,沒忍住而已。不過,這次真的要多謝師尊您的指點了。否則,弟子也不可能這麽快就領悟到無間大夢冥空的奧妙玄虛。”

楊錚嘿嘿一笑的道。

現在他到是有些相信,羅公遠護道人的身份了。

“祖洲為人巫之道的祖地,以後輕易還是不要動用此法,否則很可能會引起諸天之上,那些天道聖人的感應,對你我而言,並非什麽好事兒。”

羅公遠鄭重警告道。

“嗯,弟子明白了。”

楊錚誠懇點頭。

二人依舊在無間大夢冥空中交流。

不過,這一次卻不是本尊身體進入,而是巫神進入其內。

楊錚在羅公遠的身上,終於感應到了同類的氣息。

隻不過,羅公遠的巫神境界,顯然要高出了他太多。

他的巫神是一團微弱青光,而羅公遠的則是一尊金色的龐大神體。

“對了,冒昧問一句,不知師尊您凝神之後,修煉的是什麽功法?”

“貧道突破至凝神大圓滿後,改修了蜀山正宗的道門煉神功法《太清煉神篇》,此功法乃是太清道祖所傳,中正平和,很適合咱們修煉。你要學麽?”

羅公遠道。

“《太清煉神篇》?不知此煉神功法,與太清道祖的一氣化三清道術是否有聯係?”

楊錚好奇的問道。

羅公遠苦笑搖頭道:“你還真敢想!那一氣化三清道術,乃是太清道祖獨創道術,三界之內,至今也隻傳了玄都大法師一人而已。你啊,就不用想了,不可能接觸到的。”

“真的沒有任何辦法嗎?”楊錚有些不甘心的道。

“你找呂岩與你同行,是不是就在打這門道術的主意?貧道告訴你,趁早放棄。即便是呂岩,在這件事上也幫不了你。”

羅公遠語重心長的道。

“若你想要借鑒道門功法來完善人巫之道,《太清煉神篇》就很適合,沒必要非得好高騖遠的學那一氣化三清道術。誠然,那門道術乃是證道成聖的絕佳法門,但也正因如此,太清一門,是根本不會外傳的。”

“那三界之中,還有沒有類似一氣化三清這樣的道術?”

楊錚有些不死心的繼續問道。

“有啊,事實上,諸位天道聖人手中,皆掌握有類似的道術。太清道祖的一氣化三清,玉清道祖的三生道術,上清道祖的截天遁術,無量佛祖的三世訣,菩提祖師的靈台三星術等,皆屬此類。”

羅公遠對於三界天道聖人的神通,似乎頗為熟知,向楊錚一一介紹道。

佛門的道術神通就算了,楊錚不做此考慮。

他們太看重因果,想要得到他們的大神通功法,隻怕要付出的代價是他承受不起的。

既然太清道祖的一氣化三清道術沒辦法弄到,不如從道門其他兩位入手。

“你若真想學道門的大神通道術,唯一有希望的,隻有玉清道祖一門的三生道術。據貧道所知,這門道術,闡教的十二金仙,唯有闡教首徒廣成子,獲得了其真傳。那廣成子好為帝師,你作為未來人巫族的人皇,興許他會有興趣收你為徒。”

羅公遠沉吟思量片刻後,向楊錚認真的分析道。

“那豈不是要分他人巫一族的氣運功德?”

楊錚皺眉道。

“這是必然的,有所得就要有所出。不過,廣成子上次被人巫始祖刑天涯所創,你即便拜他為師,隻怕他也未必真肯傳你此道術。”

想了想,羅公遠又補充道。

“就沒有別的辦法了麽?那上清道祖的截天遁法呢?”

楊錚沉吟道。

羅公遠搖頭道:“此法即便擺在你麵前,貧道也不建議你學,太過極端了,不適合人巫之道。巫族已經走了一次極端,經不起第二次極端的折騰。”

楊錚沉默了,羅公遠說的不錯,人巫一族的確不能再走極端。

若上清道祖的截天遁法真屬於比較極端的道法,那還真不適合人巫大道。

看樣子,他並沒有多少選擇的餘地。

“你先看看《太清煉神篇》吧,興許就合適呢?”

羅公遠勸道。

“《太清煉神篇》應該跟玉清道祖所傳的《神道煉神篇》差不多吧?”

楊錚想了想道。

“的確差不多,對了,貧道差點忘了,你如今還拜了薑子牙為神道老師。不過,二者還是有一定區別的。這是《太清煉神篇》的副本,你抽空看看,或許能從中有所領悟呢?”

羅公遠取出一枚玉簡交給了楊錚,他似乎非常執著於讓楊錚研究這個《太清煉神篇》。

反正也沒什麽損失,楊錚自無不可,收了玉簡,打算日後有空再研究。

“最近貧道要去一趟西牛賀洲訪友,將會有一段時間不在,貧道已經跟羅真交代過,有什麽事情的話,你可以直接找他。至於青霜劍,你可以讓他帶你去取出來。”

羅公遠叮囑道。

“那就多謝師尊了,我還真有不少事情,需要麻煩蜀山派幫忙辦。”

楊錚一臉欣喜的說道。

“沒關係,就把這裏當做自己的家,想怎麽折騰怎麽折騰,貧道給你兜底。”

羅公遠笑道。

“反正你現在拿多少,將來就要還多少。”

聽到羅公遠的前一句話,楊錚大喜,但聽到後麵這句,神色頓時垮了下來。

唉,就知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好吧,我知道了。”

“你的住處在六道峰五光洞,六道聖人化身當年來蜀山時,曾在那裏住過一段時間。後來便一直空著,在那裏你或許能找到一些修煉上的靈感。這是進入六道峰五光洞的禁製令牌,拿好了,切勿遺失,更不要輕易帶人去五光洞。”

羅公遠取出一枚令符交給楊錚,語氣十分嚴肅的叮囑道。

“對了,再提示你一句,貧道之所以能在人巫一道上修煉到現在的境界,便是因在那五光洞中待過一段時間之故。”

楊錚肅然接過令牌,鄭重的點了點頭。

“去吧!”

羅公遠抬手一揮,楊錚隻覺一股柔和力量挾裹著自己,飛快遁離梁山雲峰。

當其站穩腳時,驀然發現,自己已身在另一座被五彩霞光包裹著的山峰之前。

此山峰並非像梁山雲峰一樣懸浮於半空,而是坐落在大地之上。

楊錚運轉巫靈力,把手中的令符煉化了,然後朝著山峰的方向揚了揚。

一道五彩霞光瞬息間自腳下升起,裹著他從原地消失不見。

待其再次睜開眼仔細端詳時,發現已身在一座散發著五彩神光的洞府外。

確切的說,應該是一座造型古樸,透著滄桑道韻的石洞。

石洞口有一道若隱若現的五彩屏障。

楊錚拿著令符,朝著石洞走去,剛一靠近那五彩屏障,屏障上便自動裂開了一道門戶。

楊錚一閃身,穿過屏障進到了洞府內。

洞府的內部十分寬闊,向四麵八方開鑿了許多洞室,功能各異。

石室內的牆壁上,隨處可見一些被刻畫上去的巫文和圖畫,充滿著原始得風韻。

楊錚懷著朝聖一般的心情,激動的在各處地方仔細轉了一圈,結果卻發現,這座五光洞聽著雖然很高大上,但其實就是一座石頭山洞而已。

當然了,這山洞內的確頗有特異之處,此洞內,隱隱流動著先天五行之氣的氣息,隻是那氣息十分的隱蔽。

若非楊錚身上有先天五氣珠,還真不一定能感應到。

有先天五行之氣,就意味著,楊錚可以在這裏修煉,他自然大喜過望。

原本還以為隻有等到湊齊了其他的幾種先天五氣本源,才能築基,但現在這裏既然有先天五行之氣存在,那就沒必要繼續耗著了。

現在他可以先借助這裏的先天五行氣,淬煉出先天五氣本源液,進行築基,至於那些先天五行本源,等築基後再慢慢找也不遲。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