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淒慘悲催的廣成子,楊錚至蜀山(求訂閱)
loading...
南贍部洲,九仙山桃源洞中。

“師父,您讓弟子關注的事情有眉目了!”

一名身著青色道袍的童子,興衝衝從外麵闖入洞府,向上首盤坐雲台的廣成子叫道。

廣成子的臉色此刻看起來頗為蒼白,赤著的身上,胸前有著一道可怖的尺許長傷口,那傷口上的血水雖然止住,但卻依舊翻卷著,毫無任何愈合的跡象。

此時,廣成子正愁眉不展,臉色陰鬱,聽到童子的話,他抬了抬眉,抬手一揮,身上憑空多了一團雲霞,遮住了傷勢。

“告訴過你多少遍了,怎地還如此冒冒失失?”

廣成子皺眉看著下方天真爛漫的童子,忍不住訓斥道。

看樣子也是時候該再次尋找幾個趁手合用的弟子了,否則,他堂堂闡教第一門徒,洞府中整日裏隻有一個看門的童子,也太淒慘了,實在不像話。

一想著自己這些年的經曆,廣成子心中便十分憋屈。

作為闡教大弟子,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原本應該最先證道成聖,但封神大劫,他的結局最為淒慘,不僅被削了頂上三花,去了胸中五氣,連唯一的弟子也反叛於他,最終落得個身死封神的下場。

封神之後,他好不容易閉關修養恢複過來,出關後卻發現,自己的師弟師妹們,都比他混的好多了,甚至就連曾經截教中? 自己最大的對手多寶道人,加入西方教後,居然混成了一把手。

再看看自己? 依舊還停留在大羅金仙的層次? 處於半隱退狀態? 洞府中連個伺候說話的童子都沒有。

西方教更名為佛門後的又一次的天地功德之爭,他也因閉關養傷而錯過了,以致錯失了證道成為準聖的大好機會。

不甘心之下? 在西遊之後? 廣成子分出兩大化身,四處遊曆,尋求機會。

結果正趕上新一次的殺劫? 於是便徑往祖洲島? 希望不再錯過這次攫取功德的機會。

哪料到? 一個不防? 寶物沒取到? 反倒被巫族複活的大巫刑天所傷? 再次暗淡收場。

好在這一次他也不是完全沒有準備,事先煉製了一枚替死道符,雖被刑天的神斧劈中,有替死符擋了一下,因此得以傷而不死? 逃過一劫。

隻要再修養一段時間? 傷勢應該就能慢慢恢複過來。

唯一麻煩的則是身上的這道傷口? 此傷屬於道傷? 道不可修複,隻能領悟。

什麽時候他能領悟了準聖之道,什麽時候這傷勢才能消失。

他也不是沒想過回昆侖一趟? 向自己的老師請教一番新一輪量劫之事,並請師傅幫忙,去了身上的道傷。

可惜老師似乎一直都在閉關,他沒能見到自己的老師,隻能回轉洞府,另尋他策。

憑著自己以前所學過的推衍道法,廣成子推算出,此次的量劫功德,乃是跟新興起的人巫一族氣運有關。

因此的,廣成子又動了收徒的念頭,想要在人巫一族中,收個稱心的弟子,作為將來收割功德氣運之用。

當年封神大劫之前,人族尚未崛起時,他便是用了同樣的方法,收人族的人皇為弟子,輔助人族在洪荒中崛起,以此功德,從而由天仙而證道成了金仙。

而今他還想用同樣的方法,繼續做人皇帝師,因此便點化了洞府門前一株千年桃樹為童子,放他去東海一帶,時刻關注著那邊的動靜。

可惜這桃童並不機靈,做事情也是冒冒失失,很讓他不滿意。

“你打探到了什麽消息?”

“回稟師父,祖洲未來的人皇,不久前離開祖洲,已經來了南贍部洲,據說是要去蜀山!”

桃童獻寶似的向廣成子說道。

“去蜀山?他為何要去蜀山?”

廣成子皺眉道。

他心中隱約有種不大妙的感覺,自己好像再次錯失了什麽。

可惜現在身上有傷,而且還是道傷,暫時沒辦法動用天機推衍之術,普通推衍術,卻又沒辦法推衍出確切信息,否則也不至於這麽被動。

“不知道。”桃童小臉一呆,好像忘了這茬。

其實,祖洲未來人皇之事,還是廣成子告知的桃童,否則他根本不可能知道該去關注誰。

而有了先前被刑天斧劈的經曆,廣成子也不敢再貿然進入祖洲,以至於沒辦法親自去收人巫一族的未來人皇為弟子。

現在隻能退而求其次,命童子時刻關注祖洲人皇動向,以便尋找機會。

“對了,弟子還打聽到一件事兒,那個祖洲未來的人皇,聽說最近被東華神殿的帝君喊了去,認了那薑師叔帝君為老師。”

桃童偏著腦袋,一臉蠢萌的看著師父廣成子,又獻寶似的說出一個消息。

“你說什麽?!他拜了薑子牙為師?什麽時候的事情?你怎麽不早來報我?”

廣成子臉色大變,再也顧不上壓製身上的傷勢,身影一閃,已然落地,拎著桃童的衣領,把他掂了起來,拎到自己眼前,震怒的喝道。

桃童嚇壞了,無辜的看著廣成子,憋憋嘴道:“師父您也沒說啊。”

“蠢材,要你何用?!”

廣成子差點沒忍住噴出一口老血。

無怪乎老師最瞧不上那些披毛帶鱗的妖族,現在他才意識到,原來老師他老人家果然善知萬靈,知道大凡妖族,皆是蠢材,不堪大用!

連這麽小的一件事兒都辦不好,實在太蠢笨了!

一怒之下,廣成子收了點化桃童的道符,直接把它種在了洞府外的石壁上,日日遭受風吹日曬,卻不得雨露靈水補充之罰。

“竟然被薑子牙那廝搶了先!這可如何是好?”

若是在以前,他根本不會如此在意這樣一件小事兒。

以他堂堂大羅金仙,想要收一個小小的人皇為弟子,還不是手到擒來?

可今時不同往日了。

自封神之後,師尊便一直在閉關,到現在都沒任何消息。

沒有了師尊的撐持,闡教弟子各自為政,為了利益明爭暗鬥,再也不像以前那般團結。

他這個闡教首徒的話,如今根本不好使。

在闡教內部,誰不知道他廣成子才是人皇帝師?

現在連最小的師弟薑子牙,都敢爭人皇帝師之位了。

這不就是最好的證明麽?

真是人心不古啊。

“不行,不能就這麽把人皇帝師的功德,白白拱手讓人!”

廣成子思量再三,決定不能就這麽算了,必須要爭!

想到這裏,廣成子再也坐不住了。

他決定派出一個分身,潛入蜀山,去探探那個未來人皇的底細,再派出一個分身去紫府洲東華神殿,搞清楚那邊的狀況。

廣成子掐訣做法,片刻後,兩道人影先後從體內遁出,分別化作一青一黃兩名道人,相貌與廣成子並不相同。

青袍道人灰發蒼顏,如同七老八十的耄耋老人,身上氣息也是若有若無,黃袍道人則鶴發童顏,仿佛長生有道。

“有勞二位道友了!”

廣成子向兩名道人打了個稽首施禮道。

“道友見外了,同勞,同勞!吾去東海也!”

青袍道人掐訣施法,向東海遁離而走。

“吾去蜀山也!”

白發道人打了個稽首,身影滴溜溜一轉,遁入地下,消失無蹤。

做完這些,廣成子神色未見鬆弛,依舊眉頭緊鎖,重新回到雲台,打坐壓製道傷,並希望從這道傷中,窺探得一絲準聖之道的契機。

他很清楚自身現在的情況,別看那日在祖洲外的虛空內,自己很強勢,但若不盡快尋得恢複傷勢之法,未來一旦出現變數,他依舊無力應對。

能在準聖級別的大巫手下傷而不死,他仰仗的不僅僅隻是替死道符,其實更多的還是靠他從師尊那裏學來的玄門三生道術。

此術與太上道祖的一氣化三清神通,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嚴格說起來,也算是同源道法,二者各有玄妙,同屬玄門正宗。

其他師弟師妹們,都不會這門道術,老師曾對他言,這門道術隻傳給了他,這才是他作為闡教首徒的立身之本。

本來他看那殷郊資質不壞,且又是大皇子,以為可堪造就,有意想提點教導,日後尋機傳他這門道術,以傳揚自己大名的,哪料自己識人不明,憑白惹人恥笑了。

……

紫府洲,東華神殿。

薑子牙正在批閱東華神殿積壓的公文奏章。

這些奏章大多是各靈官神府積年老案,皆是神殿轄下各神府送來,交由他定奪的。

下麵那些人究竟打著什麽主意,薑子牙太清楚了,但卻並沒放在心上。

當年封神大劫前,他奉師命下山曆練,經曆的情況比現在要困難多了,都沒有嚇住他,何況區區現在這點事情?

這些人不就是故意整出一堆麻煩事兒,想看自己的笑話麽?

自己豈能如他們的願?

他耐心的批閱著文書奏章,時不時取出神印,在一些奏章上加蓋印記,加上自己的處理意見,一條條一件件皆嚴格遵循天條地規,誰都指不出任何毛病。

“弟子龍須虎拜見師尊!”

一名身高過丈,魁梧雄壯的虎頭龍須金甲大漢走了進來,向薑子牙躬身行禮道。

“唔,是龍須虎啊,免禮,事情辦得可還順利?”

薑子牙抬了抬頭,看了一眼自己的這個弟子,溫聲問道。

“回稟師尊,弟子沒能辦好師尊您吩咐的事情。此次去南極神殿,弟子並未能見到南極師伯,聽其門下師兄說,大師伯似乎受了傷,正在閉關養傷。弟子猜測,他老人家應該是不願意插手東海事務,所以才不願意見弟子。”

龍須虎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薑子牙連眼皮也沒抬一下,似乎對這一結果並不感到多少意外。

前次他派南極師兄的分身去祖洲,故意說讓他去找八部天龍珠的下落,本意是想給師兄一個機會,讓他做那人巫一族的人皇帝師,以攫取證道準聖的功德,好還了當年人情。

哪料南極師兄似乎並未領會到自己的意圖,在祖洲那邊的事情辦得並不順利,且還意外分身被斬。

看這情形,南極師兄好像還怨上了自己?

連自己門徒去拜會送信,都閉門不見,實在有些出乎他所料。

不見就不見吧,機會自己已經給過了,可惜南極師兄靈台蒙蔽,氣運不足,沒抓住,卻怨不得他。

“不願意見就算了。畢竟,南極神殿那邊也有一攤子事兒,而這邊的情況,也同樣很複雜,他不願意來也正常。正好,為師最近又新收了一個學生,聽說他要去蜀山,你替為師走一趟,暗中為他保駕護航,別讓他出現了什麽意外。”

龍須虎如今也有著天仙初期的修為,在地仙界內,足以應付大多局麵。

在薑子牙看來,派他去暗中保護楊錚,也夠用了。

龍須虎頓時露出驚喜之色,道:“這麽說,弟子又多了一個小師弟?那感情好,弟子這就去!”

說罷,龍須虎興衝衝便要轉身離開。

“急什麽?你知道他長什麽樣麽?”

薑子牙沒好氣的搖頭失笑,屈指彈出一枚玉簡,丟給龍須虎。

“玉簡裏有他的詳細資料和相貌留影。”

“好的,師尊!”

龍須虎接了玉簡,興衝衝離開了東華神殿。

“人皇帝師啊,想必這消息若傳入大師兄耳中,肯定會惹的他十分不快吧?看樣子還是得給他去一封信。不過,我所求不過證道金仙的契機,至於大劫的功德氣運,不妨就讓給大師兄,他也不容易。”

薑子牙忽然想起來一件事,放下了手中的玉筆,思量片刻後,取出一枚傳信玉符,神識探進去片刻後,留了一道訊息,然後催動法力,把玉符激發了出去。

玉符頓時化作一道黃光,破開虛空,遁向南贍部洲方向。

……

南贍部洲,東土大唐西南蜀中。

蜀山派的外圍坊市錦林城。

城內最中央處,聳立著一座高大的寶塔靈殿,正是蜀山派的四方傳送陣所在之地。

此時,數名身穿水火道袍的仙人,皆神色肅然,站在傳送靈殿內,一個個神色各異的在留意著傳送陣上的動靜。

大殿中,閑雜人等已被清除了出去,隻剩下負責傳送靈殿的一位外門長老許博陽在。

許博陽如今是大乘期巔峰的修為,師從掌門羅真仙人。

羅真仙人此時自然也在靈殿內,正站在尊首的位置。

能讓自己的師尊親自來接,看樣子門派對那位小師叔還真是夠重視的。

不過想想也能理解。

太上長老這些年一直閉關不出,修道數千年,才隻收了羅真一個弟子,而今又收了一個小弟子,闔派上下若不重視,那才真怪了。

寶塔靈殿內,五光閃爍中,數道人影出現在了中央的傳送台上。

見到幾人,寶殿內的眾人神色皆是一動,紛紛看向了傳送陣中,站在最中央處,身上華光內斂,相貌俊美風流的錦衣少年。

不過,很快的,那少年旁邊的另外兩人,也引起了眾人高度關注。

“咦!”

蜀山派掌門羅真仙人,忍不住暗暗驚呼一聲。

他修煉有天目神眼,一眼就認出了小師弟楊錚,同時也看出了他身旁兩人的不凡。

“這另一個儒門的少女,身上寶光內斂,周身有某種隱晦聖道氣機纏繞,莫非是哪位聖人門徒不成?”

“那個青年莫不是太清道祖早預定下的弟子呂岩?他怎麽會跟小師弟攪在了一起?”

盡管心中疑竇叢生,但羅真掌門還是笑嗬嗬一捋須,向楊錚一行人表示了隆重的歡迎。

“貧道羅真,忝為蜀山派掌門,歡迎小師弟和列為來到蜀山。”

傳送台上,才剛剛從超遠距離傳送穩住心神的楊錚,驟然聽到此言,不由吃了一驚。

他的目光在大殿中一掃,最後落在了滿臉笑嗬嗬,站在最前麵的那位老道身上。

此道人容貌與羅公遠有幾分相似,風骨更是神似,立時便猜到,他必是羅公遠的兒子兼弟子了。

“晚輩尚未正式拜見太上長老,如何敢當掌門如此大禮厚待?”

到了蜀山,楊錚也不敢怠慢,趕緊上前向羅真行了一禮,客套的道。

“小師弟見到了師尊神念化身,便等同於見到了師尊本人。走,先回山,貧道已為諸位準備好了接風洗塵的宴席。”

羅真捋須笑嗬嗬的看著楊錚道。

“掌門師兄先安排人招待一下小弟這幾位朋友,至於小弟,若掌門師兄有空,不如現在就帶小弟去拜見師尊如何?”

既然羅真都已稱呼他為小師弟,看樣子自己這個太上長老門徒,在蜀山派內部已成了共識,自己也就沒必要再糾結什麽稱呼,順著叫就是了。

羅真眼角浮現出一絲滿意之色,笑道:“好。張師弟,麻煩你先招待一下小師弟的朋友們,為兄先帶小師弟去見太上長老。”

“是。”

羅真身後閃出一人,同樣也是一位仙人,肅然答應一聲,然後向呂岩等人拱手道:“諸位,請這邊來!”

人群中的呂岩,見蜀山派的仙人,故作沒認出自己的樣子,真把他當做了楊錚的朋友對待,心下對此頗為讚賞。

他們若點出自己得身份,隻怕沒來由,自己還要先去拜會一下鐵拐李。

他現在是真不願意跟鐵拐李和漢鍾離等人照麵。

“有勞了!”

呂岩和沈若言向蜀山派諸仙人客氣道。

至於黃霄等人,此刻皆大氣也不敢出,待幾人敘罷話,正要上前行禮拜見時,卻見那張長老笑眯眯一擺手,道:“爾等既已被小師弟看中,選為親隨,本派自不會慢待你們,且先隨貧道來,稍後自有安排。”

“多謝師叔祖!”

幾人頓時大喜,恭敬行禮後,跟著張仙人離去。

“小師弟,咱們也走吧。”羅真道。

“有勞師兄了。”

羅真大袖一卷,化出一道仙雲,裹著他和楊錚,遁出傳送殿,朝蜀山內山遁去。

(ps:這一章出現了第一部劇情中,幾個重要的人物,以及一些事件的起因伏筆,咱琢磨再三,幾番更改,所以昨天沒能完成,今天更的晚了,抱歉!)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