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小靈域飛靈城,誘拐呂洞賓(求訂閱)
loading...
祖洲小靈域是一個極為特殊的地方。

楊家先祖記載,此地乃是由蜀山太上長老羅公遠所建,其實並不準確。

嚴格說起來,它其實是羅公遠在祖巫後土授意下,按照祖洲仙島天然禁製的布局走向而建造的。

這裏是走空間通道進出祖洲仙島的唯一出入口。

事實上東海三島十洲都有類似的天然大陣禁製存在。

現在的祖洲島,天然禁製大陣並沒有開啟,因此外界的修士,知道此島具體位置的,也能從其他地方登陸。

從玄黃寶鑒上來看,小靈域所在區域,其實正是祖洲玄黃小千界天地二門交界之地。

一旦等祖洲島的天地靈氣恢複到正常水準,那天然禁製就能自行開啟,祖洲島外的修士想要在想要進入祖洲,就隻有兩條路了。

要麽走地門,要麽走天門,除此外別無他途。

蜀山派所建的傳送陣,便是與地門相連。

可惜楊錚現在才剛令玄黃本源界與祖洲融合,天巫靈域範圍有限,暫時還無法控製祖洲島的天地人三門,現在隻能通過玄黃寶鑒,查知進出之人的來曆。

幾人進入小靈域後,很快被駐守在這裏的蜀山派弟子接了進去。

小靈域的內部是一座天然的山穀盆地,麵積頗大,足有數百裏方圓。

傳送陣建在了小靈域中央的一座名為飛靈城內。

此城最初時,隻是一個聚集了祖洲本土修士的城鎮坊市,如今卻已發展為一國規模頗為不小的城池。

飛靈穀內四麵的山崖間,也多有建築物,有的是木石結構的樓閣,有的則是直接挖設在山崖上的洞穴石窟。

如今祖洲島靈氣複蘇,小靈域內的靈氣,比外界還要更濃厚一些,沿途之中,隨處可見築基期的修仙者。

至於超過築基期的存在卻並沒有。

這自然是楊錚先前暗中通過玄黃寶鑒,更改了祖洲島天地規則所致。

畢竟不是誰都能像呂岩一樣特殊,如今隻要有超過築基期的修仙者出現在祖洲,第一時間就會被楊錚通過玄黃寶鑒感應到。

這樣的人,絕對是三界中的超級大佬,或者某個大能的轉世之身。

入城後,楊錚一行人,被蜀山派弟子恭恭敬敬,請到了飛靈城的城主府內。

“弟子黃霄拜見小師祖!”

飛靈城的城主,是一名四旬左右的築基期修士,修為已經達到了築基期大圓滿境界,他恭恭敬敬請楊錚在城主府正堂上首坐下後,連忙施禮問候。

“黃城主客氣了。”

楊錚笑了笑? 通過玄黃寶鑒查看了一下此人的來曆,心中頓時了然。

這黃霄的實際年齡要比看起來大不少,如今已是九十三歲? 在飛靈城駐守已超過了六十年之久? 且他也並非是外來修士? 而是祖洲島本土的蜀山劍派弟子。

此人其實不到三十歲就成功築基,最初在飛靈城擔任大長老一職,十餘年後才接手了飛靈城城主之位? 直至如今。

“在小師祖麵前? 弟子哪敢稱什麽城主?小師祖還是直呼弟子姓名吧,不然弟子心中實在惶恐不安啊。”

黃霄態度始終如一的恭謹。

事實上,自從得知楊錚的存在後? 黃霄便發動了所有關係? 把楊錚的情況仔細調查了一番? 結果得知了他的真實身份後? 著實感覺有些意外。

這意外自然還是跟老國公有關。

因為? 嚴格算起來? 他跟老國公楊忠武不僅認識,而且他還是楊忠武父親的師弟,也就是說,若是按照原來的關係,楊錚的爺爺都得管他叫師叔。

可現在倒好? 自己居然要稱呼自己晚輩的後輩為小師祖。

不過黃霄心裏也很清楚? 關係可不是這麽算的。

楊錚的身份實在太特殊了? 如今被太上長老看中? 等去了蜀山派,必可一飛衝天。

作為蜀山派劍脈外宗弟子,想要離開祖洲? 前往蜀山本宗,學習更高深的道法,不僅要看天賦,更要看關係。

他在祖洲這惡劣的環境中,能在不到三十歲的年齡築基,足見天賦是沒任何問題的,但卻一直隻能在此地駐守,始終沒被召回蜀山派,其根本原因,便是他屬於祖洲本土的弟子,在本宗根本沒任何關係。

黃霄心中也不是沒怨恨過,同樣,也不是沒想過其他辦法走關係,但卻都沒能成功。

眼下既然遇到了楊錚,而且還借此機會,與羅青雲搭上了線,那就得好好利用此次的機會,否則隻怕等自己壽元耗盡,也未必能結丹,那才真是欲哭無門了。

若是在沒有遇到羅公遠,拿到玄黃寶鑒前,別說這樣的待遇,隻怕楊錚連想進入小靈域,見黃霄一麵的資格都沒有。

而黃霄的這種低姿態背後的原因,楊錚自然也能猜到,卻並未點破。

像黃霄這種祖洲本土出生,天賦極為出眾的修士,尤其是卡在築基期大圓滿很長時間,他還是非常看重的。

這種人絕對是不可多得的後備人才,若是能收歸麾下,為其所用,一旦其成長起來,絕對會成為極好的臂助。

此人在飛靈城擔任城主一職,已長達五十餘年之久,對於管理方麵的經驗,遠超同齡,也絕對不是其他後輩能夠比擬的。

不過,想要把這種人收歸麾下,讓其死心塌地的為自己所用,難度顯然也不小。

“黃霄城主無須如此,再怎麽說,你我皆屬祖洲本土修士,且若我沒記錯的話,你跟我們楊家祖上應該也頗有淵源吧?”

楊錚笑著道。

“小師祖您說的是,弟子跟貴府祖上,的確曾有同門之誼,這是弟子的榮幸。不過,那都是前事,若早知小師祖您是太上長老弟子,小人哪敢放肆?”

黃霄垂手而立,眼睛悄然偷看了楊錚一眼,似乎有些拿不準楊錚如此說,究竟有何意思,因此態度反而越發謙恭,甚至於有些惶恐。

見他如此,楊錚眉頭不由自主的微微皺了皺。

這黃霄似乎比自己預想的世故啊,莫非他的棱角已被徹底磨平了?

這可不是什麽好事兒。

看到楊錚皺眉,黃霄心中一陣咯噔,以為自己那句話說錯,惹了楊錚不悅。

“是不是弟子說錯什麽話了?”

楊錚搖了搖頭,道:“你並沒有說錯什麽,不必如此。對了,我此次前往蜀山,打算帶幾個本土弟子一同去,不過目前還沒找到合適的,不知你心中可以推薦的人選?”

說這話的時候,楊錚淡淡的看著黃霄,一副很隨意的樣子。

黃霄聽到楊錚這話,神色有那麽一瞬間的失神。

“小師祖,弟子不敢動問,不知打算讓這些人去做什麽?”

“黃長老,小師祖讓你找人,你隻管按照小師祖的要求找就是了,你哪來那麽多問題?”

羅青雲皺著眉頭,有些無語的道。

他對黃霄這磨磨唧唧的性子,著實有些看不上眼。

在祖洲蜀山劍派內,羅青雲和黃霄之間,本是師侄師叔之間的關係,但羅青雲在蜀山劍派內的身份地位都十分特殊,還真沒人敢把他當晚輩對待。

“嗬嗬,少宗主說的是。”

黃霄幹笑兩聲,又看向楊錚。

“不知小師祖具體有什麽要求?”

“兩點要求,第一,必須是祖洲本土的劍派弟子;第二,天賦嘛,必須是在三十歲之前築基的弟子。”

楊錚不疾不徐道。

聽了這要求,黃霄一顆心頓時止不住的砰砰跳了起來。

自己這是完全符合要求啊,隻是,好像自己的年齡有點大了。

黃霄偷眼看著楊錚,惴惴問道:“沒有具體的年齡限製麽?”

楊錚搖了搖頭,道:“沒有,哦,對了,最好不要超過一百歲。畢竟,我帶這些人去蜀山,也不光是為了讓他們隨行伺候,主要還是看看,他們有沒有希望留在蜀山本宗修煉。”

聽到這話,黃霄眼睛不由一亮。

無論怎麽看,自己都好像符合要求啊!

到底要不要把自己也推薦上去呢,真是糾結啊。

“不知小師祖您急不急著要名單?”

“傳送陣什麽時候開啟?”楊錚不置可否的問道。

“明日辰時三刻!”黃霄連忙道。

楊錚微微頷首,道:“那最遲今晚得把名單給我。我至少得先見見他們吧?”

現在尚不到午時,距離晚間至少還有五六個時辰,足夠了。

黃霄沉吟了一下後道:“好,弟子這就立刻去挑選準備,晚宴時,帶他們來見小師祖!”

“可以。”

楊錚點了點頭。

“對了,你在飛靈城做了這麽長時間的城主,對城內各方勢力的情況,應該了解的很透徹了吧?能不能給我一份兒詳細的資料?”

“這個簡單。”黃霄一拍儲物袋,取出了一枚玉簡,雙手恭敬的送到楊錚麵前。

楊錚不由有些意外,他還真沒想到,這家夥早整理的有,且還隨時帶在身上。

接過玉簡後,楊錚道:“行了,你先忙去吧。”

“是。弟子已為小師祖和諸位準備好了豐盛的午餐,還請諸位跟隨府內管家,移步去後堂用餐歇息。”

黃霄向身後的一名隨從招了招手。

“好好伺候諸位貴人,仔細小心些,若是怠慢了貴人,仔細你們的皮!”

“大人放心,小人親自伺候,絕不會有任何差池!”

那名隨從神色一凜,連忙恭敬答道。

黃霄這才向楊錚一躬身,轉身快步離開。

幾人在後堂用過餐後,聚在一件休息室內,閑聊著。

“楊錚,你又搞什麽鬼名堂呢?”

呂岩對楊錚先前的那番做派,頗感好奇,早想問了,此事房間內隻剩下他們三個,再也按捺不住,問了出來。

“這不是無聊麽,找點事兒做打發時間。”

楊錚笑著道。

“我信了你的邪!”

呂岩翻了個白眼,頗覺無語。

“趕緊的,快跟我說說,你到底要幹嘛?”

“呂兄你現在是獨身一人,想幹什麽便幹什麽,逍遙自在,哪像我,身後還守著一份兒家業要發展壯大,自無法體會我現在的心情。”

楊錚苦笑道。

沈若言坐在楊錚的旁邊,看了他一眼,微微笑了笑。

她其實早看出了楊錚的心思,有心想要替他分擔一下,不過,楊錚自己處理的很好,她也就沒開口多說什麽。

“不會吧?你想收服剛才那個城主老頭?那老家夥都九十多歲了,才築基期的修為,能中什麽用?”

呂岩瞪著眼吃驚道。

楊錚也忍不住無語的翻了個白眼,他發現自己都被呂岩帶壞了,居然也喜歡翻白眼。

“呂兄,話不能這麽說。不過,說實在的,人家跟你比起來,好像連嬰兒都算不上吧?你也好意思吐槽黃霄老?”

呂岩登時鬱悶的瞪著楊錚,不樂意道:“你啥意思?什麽眼神兒?我呂某人明明才二十來歲好不好?你再說這種話,小心咱們友盡!”

呂岩從楊錚口中學會了這個很有意思的詞語後,一直沒機會用,今天終於用上,前一秒還一臉鬱悶,下一秒就有些洋洋得意,傲嬌的斜瞥著楊錚。

“別呀,你可是我的好大哥,好兄弟,友盡了我上哪再去找這麽好的知心朋友?”

楊錚表情誇張的連忙認錯。

“這還差不多。”

呂岩一臉得意與滿足。

“那老家夥心思有些複雜,城府很深,你確定真要收服他?用你的話說,這種人就是雙刃劍,一個搞不好,會反噬的。”

“這個我當然知道。可能有什麽辦法?島外的人,我更不敢用。隻能從島內尋找合適的人才。”楊錚歎道。

“也是。”呂岩附和道,“總之你自己還是多留點心,別出了什麽紕漏。”

“我省的。對了,呂兄對我先前所提之事,是否有了妥當的辦法?”

楊錚微微頷首,接著隨口問起了跟正宗太清道法有關的事情來。

“你要想學太清道法,隻能從鐵拐李那裏入手。正好,那鐵拐李如今好像也在蜀山。不過,我隻認得漢鍾離,跟那鐵拐李卻不熟,此事隻能等到了蜀山後,徐徐圖之。”

呂岩正色道。

“鐵拐李也在蜀山?”

楊錚一臉意外,這事兒他還真不知道。

先前他也向羅青雲詳細詢問過蜀山派兩脈如今的情況,羅青雲到是知之甚詳,且對他也是知無不言,把他想知道的,全都告訴了他。

不過,羅青雲卻並未提到過鐵拐李的存在。

他隻知道,蜀山派仙道一脈,不僅跟尹祖有關,同時也跟太清道祖的大弟子玄都大法師有關。

據羅青雲說,蜀山派的創派祖師,曾跟玄都大法師學習過一段時間,也正是有著這層關係,後來尹祖入蜀後,才在蜀山盤桓了很長一段時間。

聽羅青雲的意思,蜀山中珍藏的仙道寶典,更多的還是來自玄都大法師。

楊錚想學的太清道功法,其實是太清道祖的“一氣化三清”神通,而非尹祖所傳的《太上道德章》。

《太上道德章》,其實就是地球流傳的《道德經》,那書楊錚背的滾瓜爛熟,隻需窺得其中的玄門奧妙,便能慢慢參悟。

反而那“一氣化三清”神通,在太清道祖門下,好像隻有玄都大法師一人得到了真傳。

至於鐵拐李,他得太清道祖點化,學的也是元神修煉秘法,但是不是跟“一氣化三清”有關,現在還不清楚。

可以肯定的是,玄都大法師是絕不可能把“一氣化三清”神通,傳給外人的,蜀山藏經閣內,絕不可能有這門神通的秘籍。

“你小子不會是想學太上道祖的獨門絕學吧?”

似是猜到了楊錚心中所想,呂岩頓時吃驚的瞪大了眼睛,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楊錚。

楊錚默然無語的點了點頭。

呂岩頓時翻了個白眼,道:“你還真敢想啊!鐵拐李都沒資格學,我看這趟去蜀山,你怕是要白跑一趟了。”

“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了麽?”楊錚皺眉道。

“沒辦法,誰都沒辦法。很抱歉,這件事,呂某人怕是幫不上你什麽忙了。”

呂岩大搖其頭。

“我會釀酒。”

楊錚忽然沒頭沒腦的瞥著呂岩,說了一句話。

呂岩愣道:“你腦子壞掉了?說什麽胡話呢?你會釀酒跟這件事兒有什麽關係?”

“我會釀好多種不同的酒,雖不敢與天上的瓊漿玉液相比,但卻另有一番獨特滋味。當然,若能得到一些上好的材料,釀出超過瓊漿玉液的仙酒也不是不可能。”

楊錚自顧自道。

呂岩瞪著眼睛,不滿道:“你小子,話能不能說明白點?”

“聽說鐵拐李是個嗜酒如命的酒鬼?對了,好像你也挺喜歡喝酒的?”

楊錚似笑非笑的看著呂岩。

“嗬,合著你是連我也一起算計起來了是吧?沒錯,呂某人的確也喜歡喝酒,但卻並不嗜酒,休想用酒引誘我呂某人。”

呂岩不屑的瞥著楊錚,哼哼的冷笑連連道。

“那行吧,我本來還打算,以後每釀出一種不同的靈酒,就先請你品嚐一下。不過現在看來,某人既然這麽說,那就算了。”

楊錚嗬嗬笑道。

“哎,你真這麽打算的?每釀出一種不同的靈酒,就先讓我嚐嚐?真這麽想著我?”

呂岩眼珠一轉,狐疑的看著楊錚。

“那當然,咱們誰跟誰?你是我新結拜的大哥,我不想著你還能想誰啊?”

楊錚一臉正氣道。

“啊,哈哈,我想起來了,漢鍾離說過,鐵拐李的確嗜酒如命。你若是能搞到一些仙界少有的好酒,說不定還真能打動他。對了,那玄都大法師,好像也擅長釀酒,據說瓊漿玉液就是他調配出來的。你若是能調製出超過瓊漿玉液的仙酒,沒準還真能把他也引出來。”

呂岩仰天打了個哈哈,仿佛才想起這些事兒似的。

“話說,你可別騙我,你真會釀酒?我可從沒聽人說起過啊。”

“我會的東西多了,以後你多跟在我身邊瞧瞧,保管你大開眼界!”

楊錚嘿嘿笑著,露出一副用棒棒糖誘惑小朋友得怪蜀黍表情,看著呂岩。

呂岩右手忍不住的撚住麵前垂下的一縷長發,眼神古怪狐疑的看著楊錚,不過他的神色還是出賣了他,他顯然被楊錚這番話給說動心了。

祖巫後土選中的天命之人,想來應該有過人之處吧?

他的提議或許不錯?

以後沒事兒多來祖洲轉轉,說不定這小子真會給自己帶來些意想不到的驚喜?

他原本是打算,等這次陪楊錚入蜀一行後,便離開地仙界,去一些舊地,尋找自己昔日遺落的東西,順便盡快恢複修為,往天界去探探。

但現在忽然發現,楊錚這家夥好像變了個人似的,頓時被勾起了濃濃的好奇心。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