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交易和回程
loading...
楊錚翻掌取出了禦靈牌,再次看了碧清蘿一眼,嘴角勾勒出淡淡冷笑。

碧清蘿方才被劇烈的爆炸鎮暈,到現在還沒有蘇醒過來,雪白的臉上兀自還帶著一絲痛苦之色。

楊錚從劍匣中喚出玄冥劍,一劍刺破她的掌心,取出一滴精血,按照秘法,用禦靈牌直接收了進去。

神識感應中,禦靈牌的禁製空間內,出現了一團淡淡的血霧光球。

那光球漸漸化為一道模糊人影,模樣與碧清蘿一般無二,隻是處於迷茫狀態。

做完這些,楊錚收起玄冥劍和禦靈牌,直接在旁邊盤膝一坐,修煉恢複了起來。

之前準備的安神符,全都用完了,現在隻能通過打坐來恢複。

兩個時辰悄然流逝過去。

旁邊忽然傳來一道低低的嚶嚀聲。

楊錚豁然醒轉,停止了修煉。

感應了一下,神識和法力都恢複了大半。

他站起身,雙手抱臂,淡淡的看著從地上爬起來的碧清蘿。

碧清蘿眼中的迷茫之色一閃而逝,爬起來後,飛快掃視了周圍一眼,待看到後方那片廢墟的山穀,表情才微微鬆了一下。

轉過臉,碧清蘿已經恢複了之前的清冷模樣,神色複雜的看了楊錚一會兒。

“謝謝你救了貧道。”

“發誓吧。”楊錚有些惡趣味的掃視著碧清蘿,“你不會是想反悔吧?”

碧清蘿臉色一沉,柳眉微微蹙了蹙。

“你……真打算要讓貧道為奴為婢侍候你?”

“怎麽?不想認?你倒是真能忍,還很會裝。其實一個多時辰前,你就醒了吧?我倒是很好奇,你為什麽不動手呢?反正那件事兒已經過去了。”

楊錚看著碧清蘿,嘲弄的笑了笑。

碧清蘿麵色大變,難以置信的看著楊錚,眼前這少年,簡直就是個妖孽,竟然能夠察覺到她早就蘇醒過來了!

不僅如此,明知自己蘇醒過來,甚至已經恢複了部分實力,他竟然還敢堂而皇之的在自己的旁邊修煉恢複。

他難道一點都不怕自己驟然發難,偷襲於他?

“你早就發現了?”

楊錚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沒理會她的問題,繼續道:“不願意給我當婢女?”

碧清蘿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徹底失去了鎮定,遲疑猶豫之色在眼眸中不斷閃爍,顯得其此刻內心十分的矛盾。

“貧道自幼出家,從未做過侍候人的活,隻怕做不好,無法令公子滿意。”

碧清蘿糾結了片刻後,冷聲說道。

“沒關係,我可以慢慢調教你。”

楊錚臉上再次浮現出惡趣味兒的古怪笑意。

碧清蘿聽到這話,臉色再次變了變,甚至不由自主的用手掩住胸口泄露出的風光。

先前在地窟中連番激戰,再加上楊錚燒死鬼樹時弄起的大火,碧清蘿的一身羽衣道袍,很多地方都被刮破燒壞,身上胸前,很多地方都露出了白皙柔嫩的肌膚。

她以為楊錚對她生出了其他齷蹉的想法,心底此刻十分羞惱。

“我對你的皮囊沒什麽興趣,畢竟,你年紀好像也不小了。再者說,像我這麽玉樹臨風,瀟灑不凡的小公爺,又是修仙者,什麽樣年輕漂亮的女人找不到?”

楊錚撇撇嘴道,擺出一副對碧清蘿不屑一顧的模樣。

他這副模樣,這番言語,大大刺痛了碧清蘿,令其又羞又怒,恨恨的跺了跺腳,道:“你既然瞧不上貧道,為何還要貧道做你的奴婢?”

“這是我的事兒,沒必要告訴你。你就說吧,願不願意?”

楊錚踱步審視著碧清蘿,目光炯炯,令碧清蘿臉色頓時變得青紅不定起來。

可惡!

碧清蘿咬了咬銀牙。

“貧道若不願呢?”

“看來你是想恩將仇報了?”

楊錚一臉譏誚的看著她,冷冷反問道。

“你的救命大恩,貧道可以用其他方法來償還,但為奴為婢,貧道實在……實在是有些辦不到。”

碧清蘿咬著嘴唇,似下定了某種決心的緩緩道。

她好歹也是煉氣九層的修仙者,給人當奴婢算怎麽回事兒?

修道十幾年,在修仙界和凡間也行走了十幾年,她早已養成了藐視一切凡人,超然塵世之上的心態,根本無法接受低頭侍候人的事情。

“嗬。”

楊錚撇了撇嘴,對於這樣的情況,似乎一點都不覺得意外。

“也行,我不是那種喜歡強迫他人之人。給你一次說服我的機會。”

楊錚接下來這句話有些出乎碧清蘿所料。

她還以為楊錚聽了自己不願的話,一定會勃然大怒呢。

碧清蘿沉吟起來,想著該如何才能說服楊錚,收回讓她做奴婢的話。

猶豫片刻後,碧清蘿張了張嘴,剛想問你想要什麽的話,忽然瞥見楊錚嘴角掛著的那一抹惡趣味兒的笑,她頓時意識到這句話的愚蠢。

這家夥分明就是不懷好意,看他的樣子,分明就是真想把自己“調教”成聽話的婢女。

呸,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貧道早年曾得到過一份兒傳承。這份兒傳承中,記載著詳細的煉器奧妙,貧道可以把它送給你,當做報答你救命之恩的酬勞,如何?”

猶豫了片刻後,碧清蘿咬著嘴唇道。

說實話,做出這個決定,委實有些令她心疼。

毫不誇張的說,若是沒有那傳承,她就不會有今天的成就。

哪料這話說出後,楊錚卻直接搖了搖頭,道:“區區一份兒煉器傳承而已,不夠。”

“你……你不要太過分!你都不知道貧道這傳承的價值,怎知不夠?”

碧清蘿認為楊錚是故意如此,就是想要羞辱她,不由羞怒的死死看著對方。

楊錚有完整的巫族傳承,其內也有一些煉器方麵的知識,還真不稀罕一般的傳承。

“我說不夠就不夠,你隻有一次機會,不要浪費時間。”

“那你說吧,除了為奴為婢之外,你究竟想怎樣才肯放過貧道?”

碧清蘿冷冷的看著楊錚。

“你接下來有什麽打算?”

楊錚沒有回答碧清蘿的問題,而是沉吟著問了她另一個問題。

碧清蘿想了想道:“貧道打算先回山閉關,好好休養一段時間,然後去西北秦嶺一帶碰碰運氣。你也看到了,貧道已經修煉到了煉氣九層,經過了這次的事情後,貧道自信,這次閉關,應該就能突破至九層巔峰,也該尋找築基的機緣了。”

以前她是不敢想築基的事情,因為她沒有突破築基的功法。

這次在九宮山地窟內,觀摩參悟石碑,她收獲不小,已經有了一些頭緒。

楊錚其實也猜到了這一點。

不過,他並不認為,碧清蘿真能在短期內築基成功。

修仙者從煉氣到築基,乃是一個極其重要的關口,隻有踏入築基,才能算是真正的踏入了仙道,築基之前,一切都是浮雲。

但煉氣期修士想要築基,可不是那麽容易的,尤其是在現在的九州修仙界,難度之大,可以說是無法想象。

且不說功法的問題,就是九州之地天地靈氣的問題,就足以卡死九成九的煉氣修仙者。

築基所需要的天地靈氣非常多,毫不誇張的說,若是沒有一處天地靈氣濃鬱到足以形成數裏靈雲的地方,即便是修煉到煉氣十三層,也毫無任何築基的希望。

煉氣期還可以通過打坐來慢慢提升凝練出法力,但築基則是需要實打實的吞噬天地靈氣才行,自身的作用已經微乎其微。

丹藥也好,靈石也罷,都隻能為修仙者提供煉化為法力的資源,卻無法助煉氣修仙者築基,唯有真正的海量的天地靈氣,才能令修仙者築基。

這是巫族傳承中提到的東西,楊錚相信絕不會有錯。

“西北秦嶺一帶?莫非那裏有小靈域?”

楊錚神色微微一動的看著碧清蘿道。

“不錯。”

碧清蘿點了點頭。楊錚現在在她眼中,已經被當做了高人的弟子,因此,他覺得對方知道小靈域之事,也並不奇怪,到是沒有多想其他。

“不過,貧道也隻是聽人偶爾談及,並未真正見過。據說,在秦嶺深處的某個神秘之地,有一處與世隔絕之地,其內靈氣濃鬱無比。隻是那處地方極難尋覓,且好像存在某種隔絕法陣,即便真能找到,若沒有得到裏麵修仙者的準許,也是無法進入的。”

楊錚心中萬分驚喜,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信息。

“把你所知道的九州修仙界的事情,都給我一份兒,還有你口中所說的這個地方的信息,也給我一份,再加上你的傳承,滿足這些條件,你我之間的事情,一筆勾銷。”

碧清蘿猶豫了片刻,咬牙道:“好。”

她一拍自己腰間的小袋子,霞光一閃,兩枚拇指大小的青色玉石,出現在了手中。

“這是兩枚神識玉簡,一枚裏麵記錄著貧道的煉器傳承,另一枚裏麵記錄著你想要的一切信息,貼在眉心用神識一掃便知真假。”

碧清蘿說完後,把兩枚玉石拋給楊錚。

楊錚接過手,狐疑的看了碧清蘿一眼,遲疑著並未按照她說的貼在眉心查看。

這女人太讓人難以捉摸了,楊錚有些拿不準她有沒有在這玉石中動手腳。

碧清蘿冷笑道:“你該不會以為,貧道真有能力在神識玉簡上動手腳吧?那你也太高看貧道了。”

楊錚想了想,拿起其中一枚玉簡,貼在了眉心。

神識探出,小心的掃描進玉簡內。

下一刻,楊錚隻覺眼前青光一閃,一行行的文字,出現在了眼前。

果然如同碧清蘿所說,這枚玉簡中,記載的是他目前最想得到的修仙界的信息。

令楊錚頗為意外的是,其中絕大部分的內容,竟然都是出自湖西散人的筆記,還有一小部分則是後來記錄上去的,應該是碧清蘿的見聞。

其內記載的內容豐富而駁雜,信息量十足,遠遠不是《仙緣錄》可比。

現在他總算是明白,慕容秋手裏的那本《仙緣錄》來自何處。

楊錚猜測,很可能自己手裏的這塊神識玉簡,就是屬於湖西散人本人。

甚至碧清蘿的煉器傳承,也可能跟湖西散人有關。

他隨即拿起另一塊玉簡貼在眉心。

神識掃進去,很快就驗證了他的猜測。

碧清蘿的傳承果然來自湖西散人。

這枚神識玉簡還有名字,名為《青溪煉器錄》,作者正是湖西散人,或者叫沈青溪。

掃描了大約一刻鍾時間,楊錚收起了兩枚玉簡。

“如何?”

碧清蘿看著楊錚。

楊錚點了點頭,道:“不錯,的確是我所要的,從此你我之間的事情一筆勾銷。”

“貧道已經兌現你所要的,現在你是不是也該解除留在貧道身上的禁製了?”

碧清蘿冷冷的道。

楊錚一臉詫異的道:“禁製?什麽禁製?”

碧清蘿揚起自己的右手,其手掌心處,赫然有一點紅色痕跡,正是楊錚兩個多時辰前,用玄冥劍取血時劃出的劍傷。

“你該不會敢做不敢認吧?”

碧清蘿冷著臉,不悅的看著楊錚。

楊錚搖頭道:“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沒在你身上留下什麽禁製。至於這傷口,的確是我用劍劃的,不過就是取了一點精血,以防萬一而已。”

碧清蘿冷眼盯著楊錚,足足盯了數十息,見楊錚依舊是一副不為所動的模樣,心中頓時一陣羞惱氣悶。

其實,在醒過來後,她也曾反複檢查過自己,卻在身上沒有找到絲毫異樣。

但通過此次的接觸和觀察,碧清蘿已經再也不敢小瞧楊錚,根本絲毫不敢再把他當做一般剛入道的小修士。

此人無論是心機還是手段,都令她非常忌憚,因此她根本不信,楊錚劃破她的手心,取她的精血,隻是為了以防萬一。

她覺得,楊錚肯定在她身上留下了什麽暗手。

“貧道不信!”

“愛信不信。”

楊錚撇撇嘴,一副愛咋地咋地的模樣。

“沒事兒我先走了。”

說完,也不管碧清蘿,楊錚直接沿著山道,向山外飛奔而去。

碧清蘿神色陰晴不定的盯著楊錚的背影,直至那背影消失在山間,她才恨恨的跺了跺腳,祭出一口飛行法劍,朝著另一個方向疾馳而去。

她現在沒有任何信心與楊錚爭鬥,決定先回山閉關潛修,等徹底恢複,並實力再提升一個層次,好好準備一番後,再來襄陽找楊錚。

……

下了山,楊錚一路施展神行術,朝著九宮山外飛馳。

剛到山下,遠遠便見到一些黑衣人在出口處徘徊。

楊錚心中一動,放慢速度,不疾不徐的朝那群人走了過去。

山下大道上的黑衣人,顯然也看到了他。

三道人影閃出,認出楊錚後,飛快的朝著他奔來。

“楊公子?!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來人赫然是慕容博觀和慕容秋一家三人。

奔在最前麵的是慕容秋,她神色憔悴,但俏臉上,現在卻寫滿了驚喜與興奮。

慕容博觀和慕容夏父子也是一臉驚喜,二人的目光,不由都向楊錚身後的方向掃了幾眼。

“見過慕容前輩,慕容兄!”

楊錚向慕容博觀父子拱了拱手,這才又向一臉關切的慕容秋笑了笑。

“慕容小姐。”

慕容秋俏臉微微一紅。

她方才太過興奮,以至於上來想都沒想的就拉住了楊錚的手,而楊錚為了表示自己沒事兒,反握住她的小手,並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

這親昵的舉動,令她心底不由浮起一絲竊喜和羞澀。

“哈哈,楊公子,老夫就知道,你肯定能夠平安無事的!”

慕容博觀父子相視一眼,皆爽朗一笑。

隻不過,兩人臉上依舊還掛著難掩的憂慮之色。

“你們為何沒有離開此地?”楊錚隨口問道。

慕容博觀道:“公子對我們父子三人有救命之恩,沒有得到公子的準確消息前,我等豈能就此離開?”

楊錚心中莫名感動,麵上浮現真誠笑意。

“讓三位掛懷了,楊某真是過意不去。”

慕容博觀遲疑了一下,問道:“楊公子,其他人呢?”

“此次山中出現了意外,除了我跟碧仙子外,其他人都葬身地窟。那地窟現在業已因爆炸而徹底坍塌,化為了一片廢墟。前輩無須再擔心什麽。”

楊錚心念一轉,就明白了慕容博觀父子心中擔憂什麽,笑著解釋道。

果然,聽到此言,三人臉色皆是一鬆。

“那我師父她老人家呢?她怎麽沒跟你一起出來?”

慕容秋不解的看了看楊錚身後的山道,向楊錚問道。

“她從另一條道走了。聽她說,是要回山閉關。”楊錚道。

慕容秋俏臉不由浮現出一抹難掩的失落,神色變得有些複雜莫名。

實話說,這一次碧清蘿的種種表現,著實顛覆了慕容秋對其形象的認知。

碧清蘿在他們一家遇到危險的時候,選擇了袖手不管,這給她的打擊很大。

“小秋,還是算了吧,走,咱們回家!”

慕容博觀拍了拍女兒的肩膀,沉沉一歎的道。

經曆了這番事情,慕容博觀徹底認清了修仙者的麵目,知道仙凡終究有別,自己這些人,在那些高高在上的修仙者眼中,終究不過是螻蟻而已,隨時可以犧牲。

以前在得知女兒擁有靈根,可以成為修仙者後,他萬分高興,十分希望自己的女兒能成為仙人。

但經此一事後,一想到那些所謂仙人的涼薄,他的心裏便十分不舒服,先前的那些興奮徹底被澆滅。

而且,那些仙人之間的殘殺和冷酷,也令他意識到,或許自己的女兒並不適合當一個修仙者,反而當個普通人,應該更好一些。

當然了,若是女兒能夠跟楊錚在一起的話,那又另當別論。

因此的,見到楊錚跟女兒現在雙手挽著,絲毫沒分開的意思,他心裏也是暗暗驚喜和欣慰,故作沒看見的寬慰了一句,便給兒子使了個眼色,扭頭往大道上走去。

“走吧,其他事情,回去的路上再說。”

楊錚見慕容秋一臉失魂落魄的樣子,便拍了拍她消瘦的香肩,寬慰道。

慕容博觀父子為了給楊錚和女兒製造機會,便依舊讓他們同乘一輛馬車,一行人重新上路,向襄陽城而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