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天巫靈域,蜀山小師祖?(求訂閱)
loading...
楊錚接下來與老國公商議的是關於建造靈官神廟的事情。

現在他已從東華神殿拿到了符詔,第一件事自然是在哪兒選址建造靈官神廟。

此事對楊錚而言,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楊錚拿到玄黃寶鑒,令其與巫門融合後,從中得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訊息。

玄黃寶鑒衍化的玄黃本源界,是能夠融合其他界麵的,這也是楊錚推衍天巫大道最關鍵的根基所在。

不過,如今的玄黃本源界,才處於剛剛衍生階段,能夠融合的區域並不大,也就是玄黃本源界自身十倍左右的麵積。

楊錚的第一個目標,自然是想先把祖洲島融合進玄黃本源界內。

接下來要建造的祖洲靈官神廟,將會成為掩藏玄黃本源界,並通過神道令玄黃本源界悄無聲息侵入三界之中的關鍵,容不得任何馬虎。

現在玄黃本源界隱藏在他魂宮的巫門中,並不能長久如此,必須要盡快融合進地仙界內。

與老國公商議一番後,二人的意見基本一致,都覺得大梁城北郊五裏外的萬歲山一帶,比較適合用來建造靈官神廟。

萬歲山並不高,隻有百餘丈,但其西鄰黃河,東南北三麵皆是平原,地勢開闊,很適合大規模建造城池。

若是普通城池建造在黃河邊上,自然是十分危險的,畢竟,黃河每年都有可能會決口,一旦衝下,即便是萬歲山,也可能會被衝毀消失。

但他們要建造的並不是普通神廟和城池,而是神道城,有著神道城的鎮壓,就是黃河也得乖乖蟄伏。

有黃河在,也便於在神道城中,另設一道水府,將來更方便與水族交流。

楊家不缺人也不缺錢,當日,楊錚便於老國公,以及幾名精通土木建築的建築設計師,一起來到了萬歲山實地考察,規劃布局。

耗費了兩日時間考察完畢,設計圖也按照楊錚的意思? 很快被設計了出來。

定下此事後,楊家便緊鑼密鼓,開始從各地調運材料? 著手準備建造靈官神廟和天巫城。

此城將是楊錚作為開辟天巫之道的根基? 也將是他在地仙界中? 衍道布道的中心,因此為其命名自要有所喻指。

在選址完畢的當晚,楊錚悄無聲息的獨自一人? 登臨萬歲山。

他在山頂向四野掃視一遍後? 放出神念,罩定了整個萬歲山及其周邊區域。

而後,一道黃霞從其眉心一閃而出? 隨即向四麵八方擴展而去? 很快便把整個萬歲山? 及周邊方圓千裏的範圍籠罩在內。

一股隱晦而浩瀚的氣息? 悄無聲息的自其眉心湧動而出? 落在了下方的萬歲山中。

片刻後? 原本隻是普通土石結構的萬歲山,顏色漸漸開始出現奇異變化,不斷加深,不久之後,便化為了一座幽黑色的石山。

萬歲山的地貌似乎並無什麽變化? 但那隻是表麵? 實際上? 此山已然被玄黃世界山改造成了真正的靈山。

大地之下? 一道道地脈之氣,飛快的朝著這邊聚湧而來,很快在地下連成了密密麻麻? 無數的地脈靈絡。

整個祖洲所有的靈脈根基,皆與玄黃本源界的界山連通,成為一體。

此地已然在悄無聲息中,成為了整個祖洲靈脈的根基中心,雖然外看靈氣不顯,但其內部靈氣的濃鬱程度,卻已在悄然之間,冠絕整個祖洲。

而玄黃本源界,也同樣從楊錚的魂宮內消失,融入了腳下的大地中。

以眼前這已被楊錚更名為天巫山的界山為中心,方圓千裏的範圍,皆為玄黃本源界融合後的天巫靈域。

此天巫靈域自有界壁屏障存在,不過平時不會顯現,依舊與普通地域一般無二,但隻要楊錚心念一動,隨時可把這方界域,化作獨立於三界的天巫界。

看著腳下這片大地,楊錚驀然間思緒萬千,豪情勃發。

這裏將成為他吞噬地仙界,乃至以後吞噬整個三界,衍化為玄黃天巫界的大本營!

大地深處,一座十八層寶塔赫然鎮壓在天巫界最底層。

在那十八層寶塔之上,有一個若隱若現的圓形光盤,其上散發著六道奇異神光門戶,赫然正是六道輪回的一個投影。

有了它的存在,今後祖洲生靈魂魄,不會再受地府管轄,將會在這裏直接投胎轉世,所去之地,也將僅限在祖洲大地之內。

人巫血脈,將會僅限在祖洲境內輪回轉世,也將會越來越純粹。

楊錚還有個想法,那就是等將來自己境界達到一定的程度,待掌控了整個地仙界後,他將設法打通地仙界和人間界的空間通道,爭取把地球的輪回,也納入玄黃天巫界的輪回中。

當然,現在想這些,顯然還有點太過遙遠。

不過長遠的規劃自然還是要有的。

計劃的第一步,自然是要先把整個祖洲納入天巫靈域之中。

設置完天巫靈域後,楊錚直接在這天巫山上施展巫舞,修煉了起來。

大地中,噴湧出濃鬱無比的天地靈氣,被楊錚吸收淬煉著肉身,滋養著先天木氣本源。

第二日一早,建造天巫城的工人們,陸陸續續開赴至天巫山下,開始在天巫山腳下,挖設地基,建造靈官神廟。

楊錚停止了修煉,悄無聲息的遁入地下,回轉大梁城。

有著巫門存在於魂宮,楊錚能夠實時了解到天巫城的建造進度和具體情況,且通過先前的試驗,已能確定,隻要身在祖洲,他已經無需特意回到天巫山,也能通過巫門,隨時隨地吸收天地靈氣進行修煉。

不過,天地靈氣雖然不缺,其他的資源卻缺的離譜。

靈官神廟雖然能夠用普通木石建造,再通過玄黃界山改造,令其變成真正的神道建築,但其內供奉的,用以汲取香火神力的神像分身,卻還需要用專門的材料煉製才行。

不止如此,接下來,靈官神廟招募的各神職人員,以及大批的神兵府靈兵,同樣也需要用資源,用錢養著。

皇帝不差餓兵的道理,楊錚自然清楚。

想要養活這些人,普通的錢財還不行,必須要用真正的神道靈物。

祖洲天地靈氣雖然在快速的恢複著,但其地方之內本來的資源,卻因過度的開發消耗,所剩無幾,接下來,必須要想辦法賺錢了。

這倒也難不住楊錚。

對於人族出身的楊錚而言,各種賺錢的點子,自然是不缺的。

不過,賺錢所要用到的第一桶資金,還得另想辦法。

未來祖洲靈氣徹底恢複後,肯定會成為地仙界中,不弱於其他仙島靈境的地方,且這裏還是此次量劫的氣運匯聚之地,三界中,必將有許多修士神仙,匯聚祖洲。

羊毛自然要從這些人身上薅。

第一桶羊毛,楊錚打算從蜀山派身上薅。

仔細盤算一番後,楊錚命人叫來了羅青雲。

“屬下羅青雲,拜見府君大人!不知府君大人召喚屬下有何吩咐?”

羅青雲來到楊錚院內正堂後,恭恭敬敬的向他行禮參拜問候道。

別看他是羅公遠的嫡係子孫,但卻不敢在楊錚麵前有任何的托大。

“羅靈將,客氣了,來,坐。”

楊錚笑嗬嗬招呼道。

羅青雲不知道楊錚找自己有什麽事兒,見楊錚對自己如此客氣,心中有些納悶,也有些惶恐,惴惴道:“屬下站著就好,府君大人有什麽吩咐盡管說,屬下必當竭盡全力去辦!”

“大家都是自己人,別這麽拘束嘛,來,坐!”

楊錚不由分說,把羅青雲按到了座位上,笑眯眯看著他。

羅青雲越發有些摸不著頭腦了,訕訕笑了笑,隻好坐了下去。

“羅靈將不必如此,算起來,咱們還是同門呢,此物你應該認得吧?”

楊錚取出了羅公遠給他的那枚劍符,向羅青雲亮了亮。

看到劍符,羅青雲臉色頓時一怔,接著騰的站了起來,瞪大眼睛,吃驚道:“府君大人,您,您手中的劍符,莫非是……”

“不錯,此劍符正是太上長老所賜。太上長老的意思,是希望我抽空去一趟東土蜀山,跟他學習道法。可惜前段時間,一直諸事纏繞,脫不開身,就沒能成行。現在到是有些空閑,我打算暫時離開祖洲,去一趟蜀山,不知羅靈將可有什麽辦法啊?”

楊錚點頭說道。

得到楊錚肯定的答複,而且劍符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也確實是羅家老祖羅公遠的氣息無疑,羅青雲的神色頓時變得無比精彩。

他隨即恭恭敬敬起身,再次向楊錚參拜,行了一個大禮。

“弟子羅青雲,拜見小師祖!”

這下輪到楊錚有些傻眼了。

“小師祖?你跟太上長老是什麽關係?”

“不敢欺瞞小師祖,弟子乃是太上長老的玄孫。”

羅青雲老實的答道。

楊錚手裏有羅公遠親賜的劍符,在他看來,楊錚必是羅家老祖在祖洲新收的弟子無疑。

他是羅公遠玄孫,甭管楊錚多大年紀,什麽修為,他都得管楊錚叫師祖。

聽了羅青雲的解釋,楊錚摸了摸下巴,有些哭笑不得。

自己的爺爺跟羅青雲是師兄弟,而羅青雲現在管自己叫小師祖。

若按蜀山派的輩分算,他爺爺豈不是也得管他叫小師祖?

這都什麽跟什麽啊……

“小師祖您真打算最近回蜀山?”

羅青雲喜形於色的問道。

“是啊,我現在修煉的功法,說實話,實在有點低級,而且還都是練氣期的,自然想盡快跟隨太上長老學習更高深的功法。”

楊錚雖得了巫門傳承,且還擁有巫道傳承,但他接下來要走的道,是天巫大道,若是隻修煉巫道傳承功法,那就等於還在走老路,肯定是不行的。

天巫大道的功法,他需要自己通過巫道傳承功法,再結合仙道功法,自行推衍修煉,從而另行開辟。

這既是他的想法,同時也是祖巫後土的意思。

既然祖巫後土特意安排了羅公遠在玄黃界山上等他,也沒有阻止羅公遠送他劍符,招他去蜀山,其意旨也是很明顯的,就是要讓他去蜀山尋找仙道功法。

不過,據羅公遠所說,他自身修煉的是六道傳承功法,而蜀山之內,除了六道劍脈之外,還有來自太清道祖的仙道一脈。

想來這太清道祖的仙道功法,應該才是祖巫後土讓他學習的真正目標。

“如此的話,那弟子立刻就去安排!正好,最近小靈域那邊的傳送陣即將開啟,等弟子安排好了以後,立刻親自陪同小師祖回蜀山!”

羅青雲無比興奮的說道。

“你跟著一起回去了,這邊仙靈兵招募的事情怎麽辦?”

楊錚沉吟道。

“無妨,交由其他蜀山同門辦理即可。不瞞小師祖,這次蜀山又秘密來了一批同門來,皆是築基期的天才弟子。弟子打算把他們都吸納入仙靈兵內,並安排他們輔助弟子,一起招募其他合適的仙靈兵。”

羅青雲向楊錚解釋道。

“哦?這些弟子,是從東土蜀山來的,還是本地蜀山劍派的弟子?”

楊錚眉頭微不可查的一皺道。

“自然都是本地蜀山劍派弟子。小師祖您先前不是要求了麽,神兵府的靈兵,不得招募外界之人,弟子哪敢違逆?”

羅青雲一臉正色的說道。

說完後,想了想,他又有些遲疑的開口道:“弟子先前怕有所唐突,沒敢動問,不知小師祖您為何如此在意,靈兵是外界修士,還是本土修士?”

“此事關乎我楊家的氣運,本土修士,土生土長,不會影響了楊家氣運,而外來修士就不同了,他們來曆複雜,萬一有那奪舍或轉世重修之人,混入神兵府,必會動搖了楊家氣運。我可不敢冒這樣的風險。”

楊錚鄭重道。

羅青雲恍然的點了點頭,道:“原來如此,還是小師祖您慮事周全。不過,弟子還是有些疑惑,若咱們隻在祖洲本土吸收招納人才,豈不是有些故步自封了?畢竟,這天下賢才多如過江之鯽,其中不乏絕頂之人,若是真遇到了,咱們也不吸納麽?”

這個問題,楊錚自然也考慮過,聞言正色道:“以後的事情,暫且不說,不過眼下,我並不打算招收外界修士,這件事,等我有了妥善之法,再另做計較吧。”

羅青雲張了張嘴,似乎還有話說,不過聽了楊錚這番說辭,最終又把話咽了回去。

“我知道你想說什麽。這件事,等我去了蜀山,與太上長老商議過後,再做決定吧。”

楊錚淡淡的瞥了羅青雲一眼,心中也有些犯嘀咕。

看樣子,這羅青雲應該一直都跟東土大唐的蜀山暗中有聯係,否則不會想著,自己這邊剛組建神兵府,那邊他就要把東土蜀山的人吸納過來。

“是,那弟子這就下去準備,您等弟子的消息吧!”

羅青雲躬身施禮,退出了楊錚的院子。

楊錚摩挲著下巴陷入沉思。

沉吟思量一陣後,楊錚離開府邸,去找了一趟呂岩。

“你確定要拜入蜀山派?”

得知楊錚的事情後,呂岩十分吃驚和不解。

他可是十分清楚楊錚的根腳,盡管他也曾跟祖巫後土的神念有過交流,甚至達成過某種協約,但對楊錚具體的事情,其實所知並不多。

他猜測楊錚其實就是祖巫後土選定的這一量劫天命之人,因此他實在有點想不明白,楊錚為何要如此做。

畢竟,作為巫族的天命之人,老老實實學習巫族傳承就行了,何必再投其他門派,另學功法?這不是本末倒置麽?

再者說,巫族的傳承,雖然有缺陷,但除了那六位聖人的親傳之外,卻也遠超當世其他各派功法吧?

“當然確定。不知呂兄有沒有興趣一起去?”

“為什麽邀請我陪你一起去?”

呂岩狐疑的看著楊錚。

“東土大唐可是你的主場,有呂兄你陪著,我這心裏也更有底氣不是?”

楊錚笑道。

“怕不是這麽簡單吧?你小子到底再打什麽鬼主意?”

呂岩可不信楊錚這套說辭,翻了個白眼道。

“實不相瞞,我想學習太清道法,但想必我即便拜入蜀山,恐怕也未必能獲得真傳。若是能得呂兄引薦,此事想來應該還有些希望。不知呂兄是否願意幫我?”

楊錚遲疑了一下後,決定還是如實相告。

呂岩轉世後得漢鍾離點化,才得以重新踏入仙道,也經漢鍾離的相助,才能來祖洲遊曆,從而獲得了如今的機緣。

楊錚覺得,即便他提前覺醒了前世記憶,但太清道祖應該還沒有放棄他,很可能依舊想要把他收歸門下。

畢竟,當初可是太清道祖把他的一縷真靈收走,並又送他去轉世重生,其目的便是想要收其為徒,湊齊八仙。

若八仙缺少了呂洞賓便不完滿。

何況,太清道祖門徒的確是有點太少了,而一般人他又看不上眼。

呂岩頓時不說話了,皺眉看著楊錚。

“呂兄若是不願也沒關係,我再另想他法。”

見呂岩如此,楊錚連忙又補充了一句,這的確有點強人所難了。

不過,呂岩沉默片刻後,卻搖頭喟然道:“罷了,既是定數,以我目前的情況而言,又豈能擺脫?此次就隨你去一趟東土,了結因果。不過,我可以幫你,但你可要記住,這次你欠我的一個人情,將來是要還的!”

“這是自然!”楊錚一臉正色的點頭道。

呂岩問道:“何時動身?”

“應該就在這幾天吧?我已命蜀山派弟子去準備了。”

“行,走的時候,給我發一道傳訊。”

說罷,呂岩飄然而去。

呂岩這邊的事情談妥之後,楊錚又找到沈若言,問了問她得意思。

得知楊錚要暫時離開祖洲前往東土,沈若言同樣也十分不解。

“這等時候離開,這邊的事情,難道你不擔心麽?”

“我又沒打算在東土待多長時間,隻是去一趟蜀山,很快就會回來。應該不會有什麽影響。”楊錚道。

“好,我跟你一塊去。正好,我也想去大唐的儒門書院一趟。”沈若言爽快答應道。

本來楊錚還想帶慕容秋一起的,不過,慕容秋自從幽山回來後,就開始閉關,絲毫沒有出關的跡象,看樣子應該是正在消化大巫九鳳的傳承,楊錚就沒去打擾她。

兩日後,羅青雲再次來到楊錚的院子,恭敬的告知他,一切已經準備就緒,現在就可以動身啟程,前往小靈域,等待傳送去蜀山了。

幾人收拾一番,在當日下午,跟老國公知會一聲後,便悄無聲熟的離開了大梁,徑往西北小靈域而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